59.59

  59

  云小鳞一行的行程定在暑假, 在这之前他们要去一趟古域掠奇地下市场。据说古域掠奇地下市场是能和星海掘沙相媲美的星际两大流通市场,只是星海掘沙走的是明路子,在星网上都可以进入,客流量要大很多, 而古域掠奇则是黑白通吃,更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 在星网上注册了一个明路子的子公司,可是最大的本体还是得到小巨鳞星系边缘的巨蜥星才能一见。

  当然, 古域掠奇地下市场也有许多星海掘沙所没有的,比如帝国所禁止流通的许多关于人体、异兽以及许多植物的制品,当然,此类物品也不是随便人都能见到, 得有一定级别的通行证才能进入此类禁止性物品的市场。

  在四月小长假时,云小鳞几人便启程往古域掠奇地下市场去。从贝2星球往小巨鳞星系距离十万光年, 没有从贝2 星球到巨蜥星的直达飞船, 只能穿过虫洞到达小巨鳞星系的行政星巨鳄星, 然后从巨鳄星通过非正常航道到达巨蜥星。

  云小鳞一行为免引人注意, 都稍作乔装打扮, 不过即使如此,一行人的外貌和周身气质还是太过惹眼,尤其看起来还很脸嫩。

  云小鳞本以为古域掠奇所在的巨蜥星环境会很恶劣, 结果落地后出乎意料地现植被相当茂盛, 而古域掠奇地下市场实际上也没有在地下, 则是在茂密的森林里。

  飞船停在巨蜥星的自由港口上, 一辆圆球形的破旧光车立即停在了他们面前,一个一头卷的大男孩伸出脑袋,一脸热情道,“几位要坐车吗?!”

  凌千夜直接坐了上去,烛印身后的容引质疑道,“这是黑车?!”

  凌千夜挑了挑眉没什么耐性道,“你以为这里是帝都星吗?”

  容引被激起了怒气,烛印瞧了他一眼,拉着云小鳞的手跟着上了车,容引乖乖闭了嘴。

  这圆球光车看着又破又小,装下他们十一个人倒毫不费事。凌千夜说了声,“到古域掠奇。”

  前座的大男孩愣住了,回头奇怪地瞧了他们一眼,不过什么也没说,飞快地驾驶他的破旧圆球光车在路面上滑翔着,一会就升上了半空,从自由港口开阔的空域上飞进了茂密的丛林中。

  丛林里的大树有百米之高、数人合围之粗,光车在大树间灵活地穿梭着,为了躲避粗壮的枝叶,时不时还做个高难度的大幅度旋转。

  元圆悲催地晕车了,小脸蛋变得煞白,半死不活地靠在云小鳞身上。

  烛印不客气将元圆推到羽云鹤身上,面无表情道,“照顾好自己媳妇——”

  元圆一个激灵就坐正了身子,没过一秒又难受得不行,倒在了羽云鹤身上。羽云鹤瞧瞧小脸煞白的元圆,也没忍心不管他,揽住他的胳膊将元圆身子固定好,又摸了摸他额头,用精神力让他稍微好受点。

  没一会就到了古域掠奇地下市场的大门口,云小鳞给卷男孩支付了车费,还多给了点小费,卷男孩收到后高兴地离开了。

  古域掠奇市场门口有两根很高的石柱,石柱上面是两只巨大的鬣蜥连在一起的形状,烛印看了眼冷冷道,“是鬣蜥的标本——”

  云小鳞抬头瞧了一眼,觉得看着有些瘆得慌,元圆本来晕车就不太舒服,听到后竟然直接跑到一边大吐特吐了起来。云小鳞将水囊递给他漱口,又拍了拍他的背,担心道,“你还好吧?”

  元圆吐过后要舒服了许多,漱了口擦擦嘴转过身瞧见羽云鹤,一想到自己在心上人面前出了这么大的糗,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一路都跟在云小鳞身边,都不好意思往羽云鹤身边凑了,烛印对这个高亮度电灯泡表示很不满。

  古域掠奇市场门口有两蹲长牙獠兽带两翼的石像,云小鳞看着有点像华夏传说中的穷奇。几人到门口,右边的恶兽像仿佛动了一下,只听一道浑厚的仿若地域传出的凶恶男声道,“来者何人?!”

  凌千夜上前出示了邀请帖,恶兽双瞳中的红光闪过,将几人放了进去。

  进去后穿过一段长廊,长廊两边隔一段距离都摆着骷髅头,各种骷髅头都有,有人类的,有异兽的,也有普通动物的,都不重样。云小鳞觉得这长廊和星网上星海掘沙的有点像,只是古域掠奇的要惊悚得多。

  穿过长廊便是一处开阔的大厅,触目所见全是高高挂起的黑幔,一道道的黑幔隔出了许多个空间,不时从黑幔中闪烁出诡异的光芒。元圆不禁挨得离云小鳞近了些,过了一会好像又觉得云小鳞没啥安全感似的,还是捱着羽云鹤了。

  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各种奇装异服的,也有各种奇形怪状的,像云小鳞一行这么脸嫩又这么正常的人物,倒显得另类了。尤其他们一行基本上各个都长得不错,尤其烛印、羽云鹤和凌千夜,即使乔装打扮后还是漂亮的惊人,一路引来特别多肆无忌惮目光的打量。

  几人倒是淡定,直奔主题。

  在正当中的墙壁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类似水晶球的东西,水晶球投射出红色的文字映在墙上,除了帝国通行文字,还有很多种云小鳞不认识的文字。羽云鹤给两个不太明白的小家伙解释道,“这个是古域掠奇布的任务,不过这任务并不是只布给星际人类。”

  除了烛印和凌千夜,其他人都一脸懵逼地看着羽云鹤,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云小鳞惊讶道,“哥,你是说还有非人类也能做任务?”

  一旁的凌千夜挑了挑眉笑道,“呵呵,像你的小灰是难得能缓解精神力狂躁的动物,接受个任务帮助治疗一下精神力狂躁的哨兵,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众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似地拍了拍自己胸口,还好不是他们想的那样。羽云鹤瞧了凌千夜一眼,眼神带着毫不避讳地不信任和怀疑,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云小鳞不疑有他,便也只将任务面板上的其他文字都当作星际人类的少数语系了。

  凌千夜带着几人直往里走,走到水晶球下面的一个小黑屋里,里面坐着一个披着黑斗篷的干瘦的老女人,手下还有一个小的水晶球,双手放在上面隔空操作着,很像云小鳞上辈子印象里的老巫婆。

  凌千夜直接将邀请帖出示给了老巫婆,道,“我们要领取纳米布沙漠封印之地任务。”

  老巫婆都没带正眼瞧他们,像是砂纸磨过的嗓音道,“一个任务同一个时间只能被领取一次,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人领取过了。”

  云小鳞心里一沉,暗道他们来一趟巨蜥星不容易,难道还得再来一趟?

  凌千夜不为所动,又从怀里摸出了个其貌不扬的石头出示给老巫婆看,只见老巫婆眼神抖动,迅将石头夺进怀里道,“你们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打败前一支领取任务的队伍,一个是让对方和你们合作。”

  没有丝毫犹豫,烛印道,“我们要向那支队伍起挑战。”

  老巫婆盯着烛印瞧了许久,久到云小鳞都以为她瞧出什么的时候,老巫婆才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道,“小年轻长得到挺俊俏,只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老身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既然如此,你们到右边的黑屋里出挑战申请就可以了。”

  “只要你们打败那支队伍,就可以替代他们领取纳米布沙漠封印之地任务。”

  一行人往右边小黑屋走去,云小鳞疑惑道,“为什么我们不争取合作要提出挑战?”

  烛印故作不满道,“你是不信任我的实力吗?”

  羽云鹤十分看不得看似高冷的烛印皇子殿下总是在他弟弟面前撒娇地样子,偏偏他单纯的弟弟还十分吃这一套,不等云小鳞说上几句烛印爱听的话,羽云鹤直接道,“能领取纳米布沙漠封印之地任务的人,肯定都不是善茬。他们答不答应十分难说,即使答应,我们处于后来者都十分被动。还不如按照古域掠奇的规则,实力决定一切。”

  云小鳞和元圆一脸受教地点了点头,烛印看着羽云鹤的眼光越不满,心道即使是大舅子,为毛还是看起来这么讨厌!

  进了黑屋,烛印向里面的管事提出了对领取纳米布沙漠封印之地任务的队伍的挑战,才知道这支队伍叫星盗兵团。那管事瞧了瞧他们一群看起来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一眼,眼里满是看着蠢瓜的轻蔑。

  知道那支队伍的名字后,烛印神情也不禁变得严肃起来。很快挑战就布到了大厅里主墙的投射屏幕上,许多看到挑战的人都出了并不善意的哂笑声,“这哪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挑战星盗兵团!是嫌自己活腻歪了么?!”

  “呵呵,只是可惜那几张俊俏的脸蛋了——”

  “啧啧,倒可以考虑让阮老大手下留情,不弄坏这几张漂亮的脸蛋,不管活的死的都可以尝一下鲜——哈——”

  突然这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周围的人都没看清,只见这嘴里不太干净的人胸口豁然出了一个大洞,黏稠的鲜血滴滴答答滴在地板上。那人眼神不敢置信地瞧了瞧自己胸口,就直直倒在了地板上。

  凌千夜厌恶地瞧了瞧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另一只手从怀里拿出块帕子擦了擦手便嫌弃地丢在了地上。他嘴角勾出一个戏谑的弧度,对烛印和羽云鹤一脸明显的嘲笑道,“你们倒真是好涵养——”

  烛印微微皱了皱眉,并没应话。

  云小鳞也被刚才那一幕瞎懵了,不自禁离凌千夜更远了点,心道这人难道一言不合就掏人么?!瞧了瞧和他一样动作的元圆,心道有个和自己一样怂的小伙伴这感觉真是太好,不用显得那么丢人——

  很快就有几个身穿黑制服带着黑色面具的人将那人的尸体清理走,明显是古域掠奇的工作人员,然后一切就像从未生过一样,也没人来追究凌千夜的责任。只是刚刚还讨论得肆无忌惮的人好像被按了消声键一样,再也不吱一声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