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0

  6o

  几人难得来一趟巨蜥星, 更没来过古域掠奇,都好奇地在里面逛来逛去,现两侧那些黑幔围起来的都是一个个小摊主的摊子。

  但是这些黑幔明显不是看起来的几块黑纱布而已,倒像是一个空间法阵, 一进去就别有洞天,空间各式各样, 里面摆的东西也是稀奇古怪什么都有,就连摊主都是各式各样的奇葩。

  有的特别热情,浓妆艳抹,神情里透着狡诈,一看就是钻进钱眼子里的;有的一脸冷漠,只顾自己做自己的, 对进来的客人都不屑抬眼看看, 货物上兜明码标价, 把钱放到钱罐子自动取货走人就行。

  除了烛印、羽云鹤和凌千夜, 大家对摊子里的商品都特别稀奇,容引和熊旯年长些见得多些要好点, 云小鳞和元圆基本就是处于看见啥都很稀奇的状态了。虽然时不时看到的人体、异兽或动物制品,看起来不那么美妙,但也有很多在全息星网难得一见的东西。

  云小鳞欢快地在买买买了一堆放在自己的储物戒指里, 上次回去后他又将自己和烛印的储物戒指扩容了,完全能满足他仓鼠般的囤物欲。每次看上一样材料或一件东西, 烛印和羽云鹤都争着给他付钱, 不过每次烛印都比羽云鹤快那么一点点。

  羽云鹤回头一瞧, 就现同样看上各种东西的元圆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希冀地瞧着他,他无奈叹了口气,给元圆把钱都付了。

  其实元圆对他的心思他也不是不明白,但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他觉得自己一直都将元圆当作弟弟看,尤其他身为长子,母亲一直被关在飞羽族禁地,他身上一直肩负而无人能言明的责任,让他从未有过多心思去想这些事情。

  即使他在外人看来是如何的出众,也没人能知道他表象之下所付出的努力,和年幼时的仿徨。当然,将他过继的伯父是知道的。

  但是对云小鳞的感情就要单纯了许多,云小鳞是他被抛弃了十六年的亲弟弟,他心疼他,他也因为天然地血脉相连而喜爱他,他能直接而毫无顾忌地对云小鳞好。

  不等羽云鹤一脸云淡风轻的表情之下纠结太多,就有一身黑色制服,戴着半张银色面具的管事上前对几人道,“我们里面有些更有意思的东西,不知几位是否有兴趣一看?”

  他们向星盗兵团起的挑战很快便安排在三天之后,并在红色屏幕上公示了出来。他们这几天都是空着的,本来就准备在古域掠奇地下市场好好逛逛,毕竟难得来一回。

  只是一行人基本都没来过,一时逛起来也跟初来乍到的人一般只能看个表面新鲜。如今有古月掠奇的工作人员主动提出橄榄枝,他们自然不会拒绝。尤其看了这么久,他们也是看出了点门道,这个管事戴着半张银色面具,应该还是地位比较高的管事。

  这管事引着他们进入了大厅后面一条蜿蜒而下的长廊,长廊不透光,狭长幽深,只两边挂着的骷髅头里散出一点幽绿色的光芒。

  这长廊看着幽深似没有尽头,但往下走的时空感却像被压缩了般,云小鳞觉得这长道就像被人撸动着一样,看似只走了一步,却已经走出好远。

  大概不是云小鳞的错觉,用了比意料中短了很多的时间,他们便到了一处很开阔的地方,周围的形状有点像古罗马斗兽场,但是四周都是嶙峋高耸的石壁直到顶,才豁开一个圆形的大洞。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地下拍卖市场,看起来竟然像是天然形成的石洞,这个洞看着有百米之高,一个足球场来大。

  四周全是观众和看客,人很多,各种人都有,十分热闹,中间摆着个大笼子,里面装着一头生着四翼四足玄色怪兽,滚圆的眼瞳里冒着凶光,在笼子里愤怒地狂嘶吼着。

  这里没有贵宾包间,管事将云小鳞一行引到了前排的贵宾席上。周围的眼光带着兴味地打量他们,不过不知道是看到管事的身份顾忌古域掠奇,还是眼前有更大的乐子,也没太过肆无忌惮,很快收回了目光看回了场中。

  笼子旁边站着主持人十分奇特,半身黑色的西装半身红色的长裙,半头大波浪长半头齐耳短,面孔倒是长得十分相似,只是竟也一半性感妩媚一半禁欲冷漠,身材也是一半汹波翘臀,一般修长玉立,但是整体就不是对称的一半一半,倒是以一种奇异而又不违和的方式组合了起来,看起来有一种奇特的诱人感觉,仿佛只要有人将眼光注意到Ta身上就想一直看着Ta,想要将Ta看个透彻寻个答案似的,只是这答案绝对又寻不着。

  云小鳞几人也是看呆了。

  主持人妩媚的声音道,“据大家所见,这是头s级玄雷异兽,虽然受了伤,但买回去调养后还是不错的战力。”

  说着瞬间变成了冷漠中性的男声,“当然,如果不想要活的,大家也知道,这s级玄雷异兽可全身上下都是宝,只要找到训器大师,炼化出来的材料可都是上品乃至极品。”

  云小鳞心头一震,心道这笼子里的竟然是异兽!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异兽,本来还十分好奇,关于异兽的危险可是听说了很多,星际人类和异兽的战争也持续了上千年,虽然目前是相对和平时期,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异兽在边缘星系对人类造成的骚扰还是从没断过。

  不管是课本上还是星网的宣传,云小鳞一直都以为异兽是十分狂暴而危险的,可是看着笼子里的这头异兽,他却总觉得有点不是那种感觉,虽然这头异兽在笼子里也十分地狂暴。

  就在这时,这头玄雷异兽仿佛听懂了主持人的话,狂躁到了极限的边缘,头部一时竟然虚幻出了一张人脸,那人脸一瞬间就消失了,但后来又像烟花般出现过几次。

  云小鳞惊呆了,愣愣地看了旁边不为所动的烛印,还有一旁不觉稀奇的羽云鹤,觉得这世界好像越不对劲了。当他看到那张人脸时,心里异样的感觉越浓重了,尤其他看清那玄雷异兽瞬间显出的样貌还是个半大的少年。

  但周围的人群却仿佛更加兴奋了,一个个急不可耐地催促主持人报价。

  烛印时刻关注着云小鳞,瞧见他的异样,捏了捏他的手心。凌千夜凑过来带着点恶意地解释道,“少数高级异兽能够幻化出人类的样貌,这样的异兽能力更强,在古域掠奇这样的地下市场自然更受大家欢迎。这头玄雷异兽还是幼体,以后被调教好后潜力很大。”

  云小鳞有点泛恶心的感觉,烛印冷冷看了凌千夜一眼,凌千夜只觉背脊一寒,觉得无趣地耸耸肩便不再多说了。

  主持人妩媚的声音道,“呵呵,大家不要心急,还是老规矩,谁要能给出让所有者满意的对价,谁便能将这玄雷异兽带走。”

  在古域掠奇地下市场珍贵的拍卖物品,向来不是用通用货币付账,而是以让所有者满意的对价计算,然后再付给古域掠奇十分之一的佣金,佣金通常规矩由买方给,当然有时候买方很满意的话也会愿意出。

  一时间,场上纷纷给出竞价的不少,给出的各种对价都有,极品武器和材料,店铺、产业、甚至还有星球的,即使如此,最多的还是通用货币,毕竟,在没有所有者心仪的物品的情况下,一切都不如货币来得实在。

  主持人旁边代表卖者的信号灯一直未亮,这是冷漠的主持人声音道,“我可以给大家个提示,如果你们谁有九转仙草愿意交换,所有者肯定会同意的。”

  场上顿时嘘声一片,九转仙草谁不想要啊!能够治疗精神体于危倒,还能给精神体升品,虽说s级的玄雷异兽难得,但是九转仙草更难得啊!

  场上嗓门大的人叫道,“周大美人,你就别开玩笑了,甭说我们有没有九转仙草,就算有谁愿意拿出来换啊?!”

  主持人微微翘起嘴角道,“那各位就继续竞价吧——”

  云小鳞听到忍不住手指一动,烛印看着他微微皱眉道,“你想要用你的九转仙草种子来换这玄雷异兽?!”

  云小鳞瞪圆了眼睛,心道烛印怎么知道他的想法,下意识否认道,“没,但九转仙草种子在我那也不一定能芽。”

  到现在那两颗种子都没有芽迹象呢,小金蟒在他的精神力识海缩得越来越小了,布依师傅告诉他,小金蟒有可能会变成一颗蛋,它在自我修复,当它再破壳而出时,应该就能将修复得差不多,但也很可能会把他忘记,而且在破壳也不知道多长的时间。

  这是看天时地利和运气的事,有可能很快就破壳,也有可能要等很久很久——

  不过他觉得他在储物戒指里培育的那颗九转仙草有隐隐破土的迹象,他能感觉到。

  烛印摸了摸云小鳞耳侧,拉回他的注意力——云小鳞每次和他说着说着总是很爱走神,严肃道,“这种高级异兽是很危险的东西,而且是不允许带回中心星球的。”

  云小鳞看着烛印眼神里满是不赞同,烛印很少有反对他的时候,通常都是云小鳞要干什么、要什么东西,烛印都是支持他的,不管多么危险,在云小鳞看来多么不可思议,比如这次的纳米布沙漠封印之地的任务。

  云小鳞本来就不太坚定,可是被烛印一反对,倒是让他想得更清楚、更有勇气地说出来,“可是我觉得这头玄雷异兽也是有智慧有灵魂的生命,它不应该这么被对待。”

  烛印不为所动,“能够得到高级异兽的人都不简单,也可能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你将九转仙草的种子给他,如果他培育了出来,将九转仙草用来做不太好的事情呢?”

  九转仙草基本上是传说中的极品材料,就连上次的十颗不一定能芽的种子,也不知从何而来,但也价值连城。想到九转仙草如救命仙丹般的作用,云小鳞一时还想象不到它能有什么害处,顶多只能想到这九转仙草用来救了什么恶人会带来什么不好的结果。

  可是,以九转仙草的神奇作用,让它真正被培育出世,惹来的世人的贪欲,假如有心人以爱恨嗔痴贪恋狂——人的七情六欲作为催化剂,意图借此挑起祸端,那么后果是很难预料的。这才是烛印想警示云小鳞的。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