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1

  61

  这时一旁的元圆道, “小鳞,你有所有者想要的东西吗?”他迟疑了下还是道,“其实我也觉得希望能够拍下这头玄雷异兽。”

  云小鳞看得到支持者精神一震,眼冒精光道, “你是有什么预感吗?”

  说着云小鳞用手指戳了戳元圆软软的腰,元圆一愣, 凭着半年舍友的默契,瞬间反应过来道,“其实我也觉得应该救,不过我还没有我祖父我父亲精神力强大,只是一种模糊的预感而已。”

  一旁的烛印和羽云鹤不禁都微微皱起了眉头,云小鳞连忙继续道, “这头异兽也带不回贝2星球, 我会放了它让它离开的。”它觉得这头异兽父母应该也是很强大的异兽, 应该也有自己的家, 只是巨蜥星太混乱,在巨蜥星放了它又被人捉住怎么办, 他还顾不及那么多,只觉得总会有法子的。

  云小鳞见烛印和羽云鹤虽然还是不赞同的神色,但总归没再反对, 便一鼓作气按下了竞拍按钮给出了对价,“一颗九转仙草种子!”云小鳞没注意到身后的凌千夜在他出价一颗九转仙草种子竞拍后打量的眼神。

  场上顿时嘘声一片, 虽然九转仙草是传说中的极品材料, 基本没人见过, 但是九转仙草的种子偶尔也是在星海掘沙或者古域掠奇能见到的,不过也是数十年一见的频率。但关键是这九转仙草的种子他们就没听说谁培育出来过,但九转仙草的种子价格又很高,因而在一般人看来买九转仙草种子的人基本都是傻子,花那么多钱买一颗不会芽的一无是处的东西。

  这九转仙草种子和九转仙草听起来像差不多,实际上天壤之别。

  不过让他们惊奇的是,那代表所有者的信号灯亮了,主持人热情妩媚的声音道,“恭喜云烛拍下这头玄雷异兽,请在今晚的节目结束后在银管事的带领下来做交割。”云小鳞使用的是自己在星网上的化名云烛,听到这个名字烛印是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其他人都眼角抽了抽。

  很快人们的注意力被场上吸引了,主持人简单介绍后,两个哨兵出现在场上,释放出自己的量子兽开始厮杀起来。周围人群一阵喧闹,看得特别投入。

  其他人惊道,“这是私斗!”

  私斗是帝国禁止的,但是它与古地球的斗兽、拳击之类的有差不多的兴奋点,特别能激起好战的哨兵的战斗因子,在黑市基本无法禁止。稍微好点的只是点到为止,而没下限的基本死伤不负。而在黑市上进行私斗的哨兵,不一定被逼的,当然有的是家境困难,但也有许多是纯属为了泄自己的暴虐欲。

  这时场上出现两个健壮的男人,一人的量子兽是头黑熊,一人的量子兽是条眼镜蛇,都是很凶猛的品种,熊旯两旁的容引和叶仪调笑道,“这人是你亲戚吗?”

  熊旯听后还特认真地思考了一番道,“嗯,不认识。”

  这比斗场上的私斗和当初学校里的表演赛当然完全不同,两人一出手基本上就是招招致命,见血受伤是常态,更有多数甚至死在比斗场上都不少见。

  场上的黑熊动作明显要笨拙很多,但是却十分凶狠,尤其被那条眼镜蛇咬了几口也丝毫不减狠厉。而两人则拿着武器在场上厮斗,明显眼镜蛇的主人在武艺上要更高一筹,很快两人就见了血,黑熊的主人看着要伤的更严重些。

  主人受伤流的血更加激了量子兽的凶性,黑熊和眼镜蛇从相互试探性地攻击狠狠地缠斗在了一起。眼镜蛇粗长的身躯缠在有点臃肿的黑熊身上,用自己的毒牙咬在了黑熊的后脖颈,黑熊则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眼镜蛇的七寸。

  场上观众的情绪越激昂起来,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地兴奋地叫嚣着几近疯狂。云小鳞只觉后背一阵寒意上涌,看看身边几人,除了烛印、他哥还有凌千夜似乎淡定,就连容引、叶仪几人似乎都被挑起了战意,眼睛里冒着精光。

  就在这时,人们看见黑熊一口将眼镜蛇的头从七寸处咬掉,眼镜蛇的身子软下来掉在地上,被厮斗磨得丧失理智眼睛红的黑熊用自己笨拙的爪子抓起眼镜蛇的身子,三两下塞进了自己嘴里,只剩下眼镜蛇的头掉在地上还在抽搐,一对蛇眼死死盯着。

  眼镜蛇的主人顿时凄惨地大叫一声到底,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迷了,即使是昏迷,大概也好不到哪去了。

  场上观众俱是倒抽一口气,量子兽将对方量子兽吃掉的私斗还是少见,即使是战场上都是少数,毕竟量子兽不是真正的动物。

  但一瞬间,回过神来的观众出剧烈的喧嚣声,为方才刺激的一幕兴奋地尖叫、喝彩起来。裁判上场示意黑熊的主人取得胜利,黑熊的主人站起身得意地踢了踢倒地不醒的对手,举起双手向观众致意。

  这时,落在地上的眼镜蛇的头突然如一记离弦之箭,猛地咬在了黑熊主人的脖子上,死死不放口,任黑熊主人和黑熊如何折腾都不放。很快伤口见骨,鲜血喷涌而出,转眼之间,在眼镜蛇头消失之前,黑熊主人便倒地死亡,黑熊也消失了。

  观众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呆了,可是接着却是越疯狂兴奋地尖叫声,像是要将这地下市场都掀开。

  云小鳞瞧瞧身边的元圆,现他和自己一样都觉得毛骨悚然,不禁像找到同伴一样心有戚戚焉,这古域掠奇地下市场实在是太恐怖,他们真不想来第二次!一想到三天后他们向星盗兵团起的挑战,云小鳞不禁头皮麻。这星盗兵团绝对比这些人更残忍更难对付,到时候周围也有这么多疯狂的观众,云小鳞觉得实在是太可怕了。

  比斗场上没有真正的胜利者,只是取悦了观众的疯狂而已。

  散场后古域掠奇将那头玄雷异兽要交给云小鳞,那玄雷异兽对云小鳞也十分戒备,只要他一近身便狂躁地怒吼。云小鳞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试图安抚一下它,安抚的时候还有作用,可精神力一旦撤出,那玄雷异兽对他照样十分凶狠。云小鳞他们准备住在附近的酒店,没有合适的存放地点,便提出让古域掠奇多保管几日。

  很快到了三日后,烛印几人对星盗兵团的挑战也在古域掠奇的比斗场上进行。在此之前,烛印几人都没有见过星盗兵团一面,自然也没有所谓的协商,一切都由古域掠奇居中安排。

  这天比斗场上的观众依然很多,星盗兵团只有七人,他们选择团战的方式,而非一比一,星盗兵团出了五个人,烛印一方也出了五个人。

  星盗兵团的头子是个脸上有道贯穿刀疤的男人,即使如此仍可以看出他当初的样貌十分俊美,添了道刀疤后显得十分狠厉,尤其这人的眼神,一看就是见过很多血的,和他们这种学校里虽然有天赋但是没怎么见过血腥的半大青年不同,当然,云小鳞觉得可能凌千夜是例外。

  星盗兵团选了五个实力最强的上场,烛印这边是羽云鹤、凌千夜、容引、熊旯石进五人,烛印没有上场,因为他的量子兽会暴露身份,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云小鳞和元圆瞧见对方周身狠厉的气势,坐在台下不禁很紧张。周围人幸灾乐祸的嘲笑声不绝于耳,“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阮老大可是过着刀口舔血日子的人,哪是他们这些一看就是金窝里长大的小鸟能比的!”

  “可惜了那么几张漂亮的脸蛋喽——有命来没命回啊!”

  “别说,上次那个出手狠厉的大美人,啧啧啧,还真是够味!”

  “咦,我还是喜欢那个穿白衣服的,长得可真美——你有没有觉得他有点像原来的星际第一美人朱翎夫人?!啊!朱翎夫人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

  “朱翎夫人?!就是那个最近曝出来和别的男人私通生下了一个十七岁大的儿子的朱翎夫人?”

  “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够劲?!”

  “老兄,你那都过时啦,我还是更喜欢佘夫人那款的——”

  “哎,啥都别说,都是羽岩那男人一个人艳福最好!”

  场上比斗准备开始,周围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场上,

  云小鳞几人听得怒火噌噌噌往上冒,烛印让几人沉住气。

  阮老大的量子兽是一头体型巨大的黑狼,和阮老大一样,脸上有一道贯穿的伤疤,眼睛散着狠厉的红光,十分渗人。其他几人的量子兽看着也都不是好惹的,不过都是白兽族品种,没有巨鳞族和飞羽族的。

  一旁的叶仪不禁担心道,“这星盗兵团果然不一般,不知道云鹤他们能不能拿得下——”

  几人都默契一致地看向烛印。

  烛印抿紧嘴角道,“初生牛犊不怕虎,可以一拼。”

  几人不禁心里一紧。

  羽云鹤五人的量子兽一亮相时,观众不禁给了喝彩,周围还想起了口哨,还有人可惜道,“天啦,这么好的品相,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可惜,到了巨蜥星可是没有尊老爱幼的传统。”

  羽云鹤几人的量子兽都是亚成年体,虽然比这群星盗的量子兽品相要高,就连阮老大的量子兽都不过面前是个一品七级,其他都是二品,甚至有一个三品的,而羽云鹤和凌千夜的量子兽是一品九级,容引和熊旯是一品七级,石进是二品六级。

  但是品相只是代表精神力的起点和可能到达的重点而已,即使是羽云鹤他们高品相的量子兽和那群星盗的比起来,还是阮老大他们胜率更大。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