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

  62

  不过令人出乎意料的是, 在刚开始被星盗兵团的出手牵制后,羽云鹤几人很快就能跟上星盗兵团的节奏。尤其凌千夜出手风格诡异而狠辣, 和星盗兵团相较手段也不显委婉, 而容引和熊旯配合默契,竟能牵制住对方三人, 让石进还能帮助凌千夜对付阮老大。而羽云鹤则和阮老大的副手缠斗在一起。

  星盗兵团整体的配合比羽云鹤几人更好,但羽云鹤几人量子兽三族类品种都有, 挥空间更大。

  云小鳞这是第一次看见凌千夜的量子兽,是一头带翼恐龙的模样, 体型十分巨大,阮老大的黑狼在它面前不太够看。但是带翼恐龙只是亚成年体,黑狼十分强壮而又灵活,带翼恐龙几乎抓不住,反而有时会让黑狼袭击到后背。在石进的配合下, 凌千夜才没有被阮老大袭击受重伤。即使如此,凌千夜和石进两人在阮老大的攻击下,很快就见了血。

  场上目不转睛的观众很快变得兴奋起来, 就像热油里溅了水滴一样。羽云鹤给自己这方施了一个训导师的治愈术,能够舒缓量子兽因遭到攻击感到的疼痛和狂躁,让它们迅恢复。

  阮老大见状,试图摆脱凌千夜和石进两人朝羽云鹤攻去, 他没想到这几个毛头小子还有个战斗力这么强的训导师, 这种在哨兵的战斗力简直就像作弊的存在。

  毕竟哨兵的战斗力强大, 但是随着战斗时间的增长和战斗的焦灼, 双方的量子兽都很容易狂躁然后被对方找到破绽。而羽云鹤的存在,能够及时舒缓量子兽的狂躁,让自己的量子兽一直处于更好的状态。

  不过阮老大没想到凌千夜和石进比想象中难缠,一时情急之下,不顾头尾向两人中稍弱的石进攻去。石进的量子兽是头亚成年雄狮,狮子感受到威胁,出长啸的怒吼,和黑狼直面拼去,结果一下被黑狼咬住了后背,狮子出痛苦的怒嚎。

  凌千夜的带翼恐龙趁机一口咬在了黑狼身上,将它从石进的量子兽身上掀开。黑狼被甩开几十米之远摔在地上,又很快腾地一下站起身子向羽云鹤攻去,不过能看出来受了伤没有之前灵活了。

  石进的量子兽则没有那么完全,挣扎了几下想站起来结果还是瘫倒在了地上,石进捂住胸口吐了一大口血,不得已将自己的量子兽收了回去。

  凌千夜的带翼恐龙也迅扑了过去。而此时羽云鹤被阮老大的副手缠得正紧,压根无暇顾及。

  凌千夜迅转过方向,直接一记利爪将阮老大副手胸口贯穿,阮老大副手回过头惊讶地瞪大了眼瞧着身后偷袭的凌千夜,像是完全没反应过来一样,迅倒地抽搐了几下就死了。

  羽云鹤也没反应过来,脸上溅满了血滴,俊美出尘的容貌一时带着一股血腥的无辜,这一切让场上的观众兴奋得难以自制。

  凌千夜本以为偷袭了阮老大副手能够让羽云鹤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谁知道羽云鹤竟然像呆愣了一瞬,而这一瞬已经足够阮老大的黑狼扑到他身后。

  凌千夜觉得自己那一瞬间绝对是被魔怔了,竟然不受控制地用自己身体替羽云鹤挡了黑狼致命的一记攻击,血溅当场。

  羽云鹤的量子兽迅喷出一道烈火,一层青绿色的火焰将黑狼包裹其中灼烤,黑狼像是忍受极大的痛苦在场中不断翻滚。此时容引和熊旯已经解决了其余的三个星盗,场上胜负已分。

  场上观众虽然十分惊讶,但他们并不很关心胜负结果,相反这样出人意料的结果更让他们兴奋。

  古域掠奇的工作人员帮忙将受伤人员抬到了休息室,除了死掉的阮老大的副手,阮老大和凌千夜都受了重伤。烛印和云小鳞几人到休息室时,羽云鹤正在给凌千夜治疗。

  凌千夜受了重伤,几人得在巨蜥星多呆几天。熊旯想到啰嗦的贝伦校长有点头疼,“他肯定又会念叨我们跟在殿下身边不让殿下学好——”

  烛印瞥了他一眼,眼里的质疑不言而喻。熊旯心道他又说错话了。

  几人住在古域掠奇很近的一家酒店,拖一直带着他们的银管事找了个当地的医生给凌千夜治疗。医生给凌千夜察看了番,道并没有伤到要害,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但至少要一周之后才能坐飞船进行星际航行。

  银管事临走之前对烛印道,“印少爷,我们主人对几位客人很感兴趣,想在今晚见见你们。”说着给了烛印一张请帖,上面有见面的地点和时间。

  约的时间在晚上七点,凌千夜得人看着,石进受了伤也不方便出去,羽云鹤觉得凌千夜救了自己,便要求留下来照顾他,元圆也跟着留下了,叶仪提出星盗兵团可能在巨蜥星上还有团伙,他和袁蛛、原婷留在这保护几人安全要好点。

  最后只有容引、熊旯跟着烛印和云小鳞去古域掠奇主人约定的地点。

  古域掠奇的飞行器晚上六点左右到酒店门口接了四人,在巨蜥星茂密的森立里弯弯绕绕飞了许久,到了一处树枝盘绕、暗黑风格的建筑门前。

  立即有人将他们迎了进去,这里的侍应生看着和古域掠奇的风格很像,可能是同一个人所有。

  进去之后才现这里类似云小鳞印象中的舞厅,里面灯光昏暗,各种牛鬼蛇神在其中疯狂地随着节奏扭动着,舞台上还有各种暴露的女人和妖娆的男人在跳着挑逗的舞蹈。

  云小鳞瞧着舞台上那些女人男人的装饰只觉目瞪口呆,那些人基本只遮住了重要部位,而那为的一名女人胸前的重要部位上甚至都没有遮挡,只是在两点上贴了一小圆红色的绸布,绸布中间挂着一缕长的流苏,而下面的重点部位上也只有短短的流苏遮挡着。

  流苏随着舞蹈不断地摇晃摆动着,周围全是火辣辣的视线盯着台上的女人。

  云小鳞觉得自己眼睛都快没地放了,再看看身边三人,目不斜视,当没看到似的,他可惊讶了,心道他们还是男人不。

  没成想烛印恰好转过头看他,云小鳞觉得好像有点心虚的尴尬,烛印凑上前作势捂住他的嘴道,“小家伙,你可要管住自己的眼睛不要到处乱看,否则到时候可要惩罚你!”

  云小鳞默默推了推烛印继续往前走,不应他的话,他可不想被惩罚啥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的。

  躲过群魔乱舞的一群人,不少火辣□□的视线焦灼在烛印身上,直让云小鳞心里泛酸,好在烛印都不为所动。

  弯弯绕绕,舞厅里又光线昏暗,云小鳞觉得自己脑袋都有些转晕了才进了一道黑帘子,进去才现从外面完全看不清里面,但是从里面却能将外面看得十分清楚,尤其是舞台上的艳舞和舞池中的景象,视角特别好。

  里面靠墙摆着一张黑金绣色长塌,上面慵懒地躺着一名脸上带着鎏金玄色面具的男子,瞧见烛印好像微微愣住了,看到云小鳞后视线在云小鳞身上黏着的时间好像更长。

  不过这男人城府太深,看着只是将几人通体打量了番,并没有其他过多的反应。面具后面出并不真实的浑厚男声,“呵呵,竟然就是你们这些毛头小子打败了阮老大一伙?!真是不可限量——”

  “不过你们为什么要去纳米布沙漠寻找封印之地?不会是小孩子的好奇和心血来潮吧?”

  烛印自然地坐在了一侧的椅子上,拉着云小鳞坐在了旁边,容引和熊旯站在他们身后。

  “阁下特意要见我们,想必不是为了说这些吧?我们是好奇还是心血来潮或是别的原因,按照古域掠奇的规矩,并不是你们需要关心的内容。”烛印回应道。

  “呵——真有意思!当然,只是我个人的好奇罢了。而见你们并给你们一些忠告,则只是为了履行封印之地守门人的责任罢了。”

  “守门人?!”云小鳞惊讶道。

  “古域掠奇是封印之地的守门人。”

  “当每一次有人领取封印之地的任务时,我们都会根据心情,来选择是否给出一些忠告。”

  “封印之地埋藏着星际人类再次进化的秘密,但当它被打开时,也会释放潘多拉盒子里的恶魔,”男人顿了一下解释道,“潘多拉盒子来源于古地球的一个传说,呵呵,和封印之地的传说大概是一样的。”

  “但在你们决定打开封印之地的秘密之前,你们需要意识到它可能会给星际人类带来的灾难和后果。这并不是小孩子的玩意——”

  “每一次有人领取任务,你都会给他们说一次吗?”云小鳞好奇道,他觉得这人的话像老生常谈,但是如果真如他所说,打开封印之地的秘密会同时打开潘多拉的魔盒,他因为自己一个人,如果给整个星际人类带来灾难,他是不是要考虑放弃这次的任务。

  呵,他又哪里来的自信他们一定会完成任务呢?!至今为止都没人能完成的任务,甚至都鲜有人生还,他们能不能找到封印之地都难说。而且他们都到了巨蜥星,半途而废实在是心有不甘,就像被大人的恐吓吓退的小孩子。

  男人笑道,“当然不会,你们是第一个。”

  烛印道,“那您又为何相信我们一定能到达封印之地并打开封印之地的秘密呢?”

  “因为你啊,我的殿下”,男人转而看向云小鳞,“还有你,未来的皇子妃殿下。”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