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

  63

  云小鳞的第一反应是十分惊讶的, 他没想到这人竟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可转念又觉得古域掠奇的主人知道他们身份也并不是很难。等听到这人对他的称呼时, 云小鳞还是控制不住一阵羞窘, 他真不敢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会因为这个感觉很危险的男人的话而感到高兴。

  烛印和那男人继续交谈着。

  “那您知道封印之地有什么东西吗?”

  “据说那里有无尽的宝藏,能够让人拥有最强大的精神体, 还有让人长生不老的方法,当然, 这些都只是传说。即使如此, 这些传说也足够吸引人趋之若鹜,即使那里危险重重,甚至可能压根就找不到封印之地, 但仍有许多怀着贪欲的人,认为自己能够成为那个幸运儿。”

  “殿下,您是帝国的命运之子, 这是由您所掌握的命运——”

  云小鳞觉得这人的甚至都带上了一点蛊惑的味道。

  回去后, 云小鳞犹疑不定地问道, “殿下,你说那人说的话是真的吗?”

  烛印紧紧盯着云小鳞看了很久,然后突然一笑道,“这种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说着用手去挠云小鳞腰腹上的软肉,大声笑道, “你真傻!”

  云小鳞最怕被挠了, 又痒又难受, 拼命躲也躲不及, 烛印总是比他灵活矫健太多,力气也大许多。

  云小鳞在床上滚来滚去,想要躲避如影随形的五指,气喘嘘嘘,突然云小鳞一下结实地将他压在身下,眼神幽深地盯着他低哑着声音道,“你这小坏蛋,不要乱动了!”

  云小鳞瞬间被烛印的情绪感染,身子都僵住了,就算和烛印亲密接触那么多回,他还是每次在面对烛印的情绪时会不自觉感到激动、紧张,然后被带动起情绪。

  烛印吻住了云小鳞的嘴,在他身上四处游走点起火来,不久便是满室春光。

  等到凌千夜可以做星际航行后,几人便返回了贝2星球。临走前云小鳞将自己储物戒指里带的一些他制作的储物戒指、金银石手链还有一些处理过的材料,和古域掠奇换取了一些在星网上很少看到的材料。如今他也试着制作一些品级不太高的武器了,本来是想在星网上找星海掘沙寄卖的,一来是他觉得品相不太高,再来古域掠奇里他想要的材料实在太多了,便多数也和古域掠奇换了材料。

  为此他还趁这段时间专门给自己制作了一个容量很大的储物容器,做成了挂坠的形状,可是他母亲已经给了他一个项链,他便戴在了烛印身上,有种将身家都给了妻子保管的感觉,想想就很得意。当然他可不敢将自己的小心思告诉给烛印,要是烛印知道自己还将他当作“妻子”保管身家,肯定会想着法子惩罚自己。

  一想到各种惩罚,即使没有做到最后,云小鳞还是觉得很羞耻。

  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主要是他觉得自己的全部身家放在自己身上还不如放在烛印身上安全。

  云小鳞和古域掠奇进行交易、期间自己制作各种能够交易的材料、训器,也没有特意避着其他人。其他人见识到他购买了多、价格高的材料,又见他收在了自己的储物器中,一个个也是十分惊讶。

  尤其是元圆,他都怀疑自己到底和云小鳞是不是一个年级的学生了。他每天过着在宿舍滚来滚去的生活,挤出一丢丢时间完成课业已经是万分艰难的,可他为毛感觉他和云小鳞上的不是一样的课!

  还有原先云小鳞连学费都交不起,还找朱丸找过兼职他也是知道的,结果到现在云小鳞都摇身一变成个小富翁了!他觉得这真是太神奇了!

  元圆对云小鳞表达了明显的艳羡和崇拜,云小鳞心底倒是羡慕他呢,在他看来,元圆才是真正的命好,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功课就是最大的负担了,天赋都是国师一脉单传的,家里人也疼他。像他这样什么都要靠自己的,才是最羡慕元圆这种了。

  很快他们回到了贝2星球,云小鳞又回到了自己的往常节奏。

  布依师傅和燕老对云小鳞的旷课行为都表示了谴责,以他们的性子,恨不得24小时都钻研学术,像云小鳞天分这么高的,浪费一分一秒都是罪过。

  不久,烛印收到大皇子的喜帖,大皇子妃为他生了个大胖小子,这是皇帝和皇后陛下的第一个大孙子,不禁十分重视,一个月后要为小皇孙准备隆重的满月酒。

  虽然烛印和他父皇闹僵,但是他还是会偶尔联系他母后,而他大皇兄第一个孩子的满月酒,是怎么也要回去参加的。烛印问他想不想一起去,云小鳞想了想,他现在去在那种场合下站在烛印身边差不多就是自取其辱,摇摇头还是算了。

  他哥也来问他要不要跟着回去见见羽冬——羽云鹤现在的父亲,并一起参加宴会,云小鳞还是摇了摇头,他现在身份还不清不楚,跟着他哥一起出现在帝都星,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而向来能不动就不动的元圆竟然也来找他了。

  现在云小鳞偶尔还是会回自己宿舍的,毕竟元圆、朱丸、王蓝是他的舍友,也算他在学校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有时候烛印忙的时候,回去和大家坐在宿舍聊聊天,一起吃吃饭,都是很愉快的事情。

  这天下午下课早,元圆、朱丸、王蓝几人就把云小鳞拐回宿舍,天知道吃了一学期云小鳞做的饭,这学期再去吃食堂,他们简直觉得自己怎么那么悲惨!能抓着机会就将云小鳞拐回去给他们改善伙食。

  云小鳞觉得做饭是件很有趣的事,能够将那些食材处理成一道道美味的食物,而且还不用自己收拾碗筷,还有人打下手,当然他也愿意时不时做给这几个小家伙吃。

  将几人喂得瓜皮滚圆,元圆瘫在沙上都动弹不得了,朱丸才认命地去厨房收拾碗筷。

  吃饱了躺着就是元圆认为的人生一大幸事,每当这时他很轻松快乐的时候,他的量子兽大熊猫滚滚就会跑出来。滚滚还是云小鳞取的名,因为这只半大的熊猫最喜欢的就是抱着他们的小腿滚来滚去了,而云小鳞看来这是它的一大萌技。

  小白显然也很喜欢滚滚,自己跑出来和滚滚扭打在一块玩耍,滚滚看起来也很喜欢小白,还让它趴在自己胖乎乎的身体上睡觉。

  元圆瘫在沙上,对云小鳞道,“我爷爷和我父亲传信给我让我去参加小皇孙的满月酒,说我长大了应该代表家族多出来走走了。”

  “哼,我看他们就是懒得动——天啊,我也懒得动,天天窝在宿舍多好啊——”

  云小鳞满头黑线,这理由真简单直接——

  元圆翻了个身子,眼珠子转了一骨碌道,“小鳞,你和我一起回帝都星好不好?!我带你去我家,我家有很大很大的一片竹林,还有白色的房子,你会很喜欢的,我爷爷、我父亲也会喜欢你的。”

  云小鳞不知道元圆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满脸窘迫道,“还是别了——殿下和我哥让我跟着去帝都星我都没答应,我答应你了,他们会不高兴的。”

  元圆撇了撇嘴,突然又像想到啥似地道,“朱丸和王蓝也要回帝都星,要不你们一起到我家来玩吧!”

  元圆像个小孩子一样为自己要请小伙伴来自己家玩的想法感到很激动。

  朱丸恰好收拾完从厨房出来,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道,“好哎好哎,我还没到国师的祭庙做过客哎——而且我爸也让我回去跟着参加小皇孙的满月酒,说这是难得的认识帝都星上层贵族名流的机会。本来我还觉得很没意思,你们都要去的话就有趣多了!”

  一旁照着镜子精心护理着自己肌肤的王蓝听到转过头道,“这种宴会肯定又是一堆哨兵围着我转——哼,本来觉得很没意思的,不过如果你们要去的话,我还是会觉得有趣一点的。”

  云小鳞觉得自己宿舍这几个小家伙还是辣么可爱,可是他还是不想去。

  朱丸凑上前,倒坐在椅子上,将下巴搭在椅背看着云小鳞道,“实际上这种大人的宴会,他们要么是为了认识更多的人,要么是为了让我们认识更多的人,嗯,当然最重要的是为我们找到合适的对象。”

  “当然就会有很多大家族还未出阁的少男少女的家长,盯着烛印殿下呢——”

  云小鳞心里一跳,他也知道这是事实,一想到心里便有些紧张,但还是有些羞涩道,“我相信殿下——”

  “当然殿下对你的心意我们都是知道的,但偏偏很多人都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嗯,要是皇帝皇后陛下看上哪家姑娘公子了呢?或者哪个姑娘公子缠着殿下,殿下又不好拒绝呢?”

  元圆也在那应和。

  实际上朱丸也只是以揣度一般男生的心理来猜测烛印殿下的,但是云小鳞不知怎的想到了胡鸣——烛印的表弟,他想烛印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如果有第二个第三个胡鸣,他岂不是还是很危险?他觉得这样想很不信赖烛印,但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情感上的不安全感,恋爱中的想法又哪是那么容易被控制住的。

  想来想去,云小鳞还是决定和元圆一起到帝都星,他觉得让烛印殿下知道显得他太小气了,便没准备告诉烛印,想着到时候跟在元圆身边进去就得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