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4

  64

  小皇孙的满月酒安排在谷雨节, 谷雨节学校会放三天假。云小鳞对银河帝国的节日也感觉很神奇,到现在,其实大家都不太清楚谷雨是什么意思了,但是许多二十四节气还有中秋、重阳这些古老的华夏节日都保留了下来,二十四节气本来是根据古地球围绕太阳运动的位置来划分的,到现在对很多星球来说压根都不太适用。

  但是星际人类过这些节日比云小鳞原来的世界都过得重视, 即使他们对这些古老节日的意义已经不太清楚, 但是他们认为这是古地球遗传下来的古老而神秘的精神财富。即使是在科技和力量都相当达的星际时代, 人类还是信仰着时间长河中人类历史远古的那些传说,并相信着时间与命运的神秘力量, 对自己从古地球而生衍的根保留着强烈的精神依赖。当然, 经常一小假一长假什么的, 不管大人小孩也都很开心。

  在烛印和羽云鹤都离开贝2星球后,云小鳞和元圆、朱丸、王蓝几人一起也坐飞船往帝都星去。

  王蓝家实际上在东北方向的萤火虫星系, 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不过在帝都星也有住宅。这次小皇孙的满月酒也收到了请帖,而王蓝一向对这种宴会很是热衷, 很享受被众人围绕的感觉,自然是要去的。

  宴会在第二天晚上, 当晚朱丸和王蓝各回各家, 云小鳞跟着元圆去了他们家, 嗯, 准确地来说应该是祭庙。

  世人众所周知, 帝国国师一脉单传, 住在帝都星中心城西北方的祭庙中。祭庙建在高地之上,能够俯视整个帝都中心城的全貌,将整个银河帝国最繁华的样貌收入眼中,其中最耀眼的自然是皇族居住的皇宫。

  飞船只能停在山脚,不能直接到达祭庙,元圆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阶梯一脸苦瓜样道,“我从小就最不爱离开家了,不管是离开还是回来,总要爬这么长的阶梯,比我在学校加起来的运动量还大!”

  云小鳞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你小时候读书不是要天天爬吗?还没习惯?”

  元圆皱着鼻子,“从小到大都是老师上门来教的——其实我爷爷和我爹也不喜欢出来。”

  云小鳞满头黑线,心道这果然符合他们量子兽的风格!

  花了半个小时,云小鳞和元圆才爬到祭庙门口,其实云小鳞觉得自己可以更快点,可是元圆走一段便要休息一会,叫着自己累。云小鳞瞧他那样觉得他也不算顶累,坚持坚持也是没问题的,元圆便放出自己的滚滚抱着云小鳞的大腿撒娇打滚卖萌要休息。云小鳞觉得这实在是犯规!

  祭庙的门口是两根很高的黑色石柱撘成的石坊门,四周都是葱葱郁郁的竹林,三面环山,往下放眼望去便是触眼的繁华。

  石坊门口站着几人,三人当前,一个满头白长须,应该是当今的国师大人元圆的祖父,另一人和元圆长得差不多,只是眉目间要多许多温柔,应该就是元圆的爹,而另一人看起来要严肃很多,不苟言笑,将元圆爹抱在怀里,应该就是元圆父亲了。

  元圆才一瞧见,立马撒欢地跑过去抱着他爹撒娇起来,滚滚也很高兴地蹭了祖父蹭爹爹、蹭了爹爹蹭父亲,几人看见元圆都是满眼的喜爱和宠溺,就连看起来严肃点的父亲,被滚滚蹭后都额角明显地抽了抽,将滚滚抱起来,嘴角露出不明显的笑意。

  云小鳞瞧见眼前一幕,说实话心里还是很羡慕的。他一直知道元圆家里人对他都十分宠溺,只是如今一见,云小鳞才觉得自己原来也这么希望能够享受被家人宠爱,他一直以为自己并不是那么在乎的。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他会那么快地接受朱翎夫人和羽云鹤,明明最开始他根本就和他们接触不是很多。

  云小鳞也来不及胡思乱想,元圆很快将他拉到他家人跟前热情地介绍了他。元圆家人都很好相处,一言不合就放量子兽出来卖萌,这一招兼职百试百灵,就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任谁都要答应他们的要求。他现即使元圆的父亲看起来那么严肃,只要元圆爹和元圆放出自己的量子兽,便会节节败退,压根不能坚持自己原先的要求。

  莫名地云小鳞也想起了他哥。元圆对他哥的心思是从来不遮掩的,还十分单纯而热烈地向他哥示好,只是他哥一直看起来都好像只是将元圆当弟弟看待,从没给过回应,虽然没拒绝,但云小鳞也总觉得那不拒绝大概是怕元圆伤心。

  可是如今一看,他哥和元圆父亲倒有那么点像,只要元圆放出自己量子兽,他哥好像也是没辙的样子,基本都是有求必应。

  一想到元圆很可能成为自己嫂子,云小鳞总觉得这种感觉有点爽雷爽雷的,不过一想到自己将来有个量子兽是熊猫的小侄子,自己能够从小熊猫玩到大熊猫,好像也是不错的事情。

  元圆家人对云小鳞都很热情,好像压根就不知道帝国关于他身世流言的样子。他们那种热情和普通对自己孩子同学表示欢迎的那种热情有点不一样,这种热情和宽和仿佛出自他们天性中的那种懒散和随遇而安,以及对外界的友好。云小鳞心里不禁放松了很多,他本来还是很忐忑的,毕竟这可是国师家里,是帝国然的家族,而他如今缠绕周身的流言,他自己让自己不必那么在乎,可是在自己在乎的朋友的家人面前,他还是多少有点顾忌的。

  进了石坊门,云小鳞觉得仿佛进入了一道结界一样,和外面看着以为的样子大有不同。一进去里面铺着青色长石,中间有道太极图形的水池,四周是,木质长廊,上面爬满了花架。

  后面一进是神舍,神舍门口摆着两口大水缸,水缸里各有一座伸出来的石像神龟,里面有各种钱币,大水缸旁边有两个巨大的银杏,看着至少有上百年的树龄了。

  神舍背后才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元圆这才意识到其他人大概也是祭庙里的类似神职人员之类的。因天色太晚,元圆家也没有太多的讲究,云小鳞并没有先去神舍里祭拜,只是绕过神舍到了后面休息的房舍。

  实际上云小鳞并不太相信那些神灵之类的事情,就算他觉得他所在的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经很玄幻了,但他觉得关于哨兵向导,都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只是他理解得不是那么透彻罢了。

  当天晚上用过以素食为主的晚餐后,元圆带着云小鳞在祭庙周围转了转,云小鳞现四周有很多竹子,真的还是蛮像熊猫生活的地方。

  这天他们也算奔波一番,两人觉得累,晚上很早便一块睡觉去了。元圆的房间并没有云小鳞想的那么古老,还是很现代化方便舒适的。

  直到第二天早上,云小鳞才想起来他要跟着元圆去参加宴会的话,他连一件像样的礼服都没有,因为他压根就没参加这样宴会的机会,他之前也没想到过。可是晚上宴会就要开始了,他再去买好像来不及。

  元圆知道后便将自己的一套没穿过的礼服送给了他。这礼服是红白相间颜色的,有点像云小鳞印象中的汉服,但是和汉服又不太一样,是窄袖长裙,中间有条红白相间的腰带,腰间有金玉配饰。元圆爹从小就喜欢将元圆往可爱打扮,很喜欢看自己儿子穿这样衣服的样子。可是元圆觉得麻烦,更喜欢穿简单方便的现代礼服。

  云小鳞无语道,“这是裙子吧?!我穿这个太奇怪了!”

  “很多男生的向导都会穿这种礼服的,有些普通男性也会穿,并不奇怪。”说着又找了一顶白色纱帽出来,得意道,“你也不想被殿下和云鹤哥哥认出来吧?到时候穿上这衣服、戴上这帽子,当我的伴进去肯定就不会被认出来了。”

  “如果你穿一般的男士礼服,很容易被认出来的。”

  云小鳞想想也是,如果被认出来还是会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禁鬼使神差地便答应了。

  元圆的祖父和爹爹都是不爱动的性子,有他参加宴会,他们就压根不去了。

  山下有光车等着,他们到了山下才换上礼服,便去小皇孙举行宴会的地方。

  宴会在皇宫最豪华的宫殿举行,很多人都很少能有进宫的机会,而这次因为大皇子妃诞下小皇孙,皇帝皇后陛下高兴,很多以往都不够格参加宴会的人都得到了邀请帖,一时间十分热闹。

  距离云小鳞上次来皇宫也没相隔太远,可是皇宫太大,当时云小鳞也没去太多地方,又不欢而别,对这举行宴会的宫殿竟还是全然陌生的。

  侍卫见了元圆的邀请帖,很恭敬地将他放了进去,两人很顺利地进了宴会厅。只见宴会厅有很大的舞池,有明亮而奢华的水晶灯,还有很多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的身影,为了突出自己的美丽,不少人、有男人也有女人,都费尽了心思将自己打扮得漂亮夺目,而其中不乏各种千姿百态、不拘一格的礼服。

  云小鳞现自己的礼服真不算出格的,只是他戴上一顶纱帽,遮住了半张脸,看起来有点雌雄莫辩,许多人都将他当成了女性,一些男人还十分殷勤地上前示好,不禁让云小鳞觉得有点尴尬。

  云小鳞心里清楚,大概这些人看他与元圆一道进来,都将他当作了元圆某个近亲家里的姐姐或妹妹了。毕竟国师地位然,很多人还是十分乐意搭上关系的。云小鳞都显得冷漠而有礼地拒绝了他们,便和元圆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躲起来吃东西。

  等到来宾都到得差不多时,这时云小鳞看见烛印进来了,身旁还有一位漂亮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心里便一下像被揪紧了似的难受。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