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5

  65

  云小鳞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了, 参加这样的宴会找个女伴一起是很正常的事,像他不就是也假装元圆的女伴进来的。可是真看到烛印身边站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他心里还是忍不住泛酸的厉害,尤其这女人一身贵气,一看就出身不凡。

  云小鳞忍不住心里一边为烛印找借口又一边泛酸。

  一直吃得很开心的元圆注意到云小鳞的失落,往他视线的方向看过去, 忍不住叹道, “大皇子妃今天可真漂亮——都说生了孩子的女人身上会散出温柔的母性光辉, 好像真的如此。”

  云小鳞一愣,惊讶地看着他, “那个女人是大皇子妃?!”

  元圆装作没看穿云小鳞失落地点点头道, “是啊, 能和烛印殿下一起进来,也是皇家给她的莫大的荣耀了。”

  云小鳞还记得朱丸说过大皇子妃是吴秀的姐姐, 如今一看, 大皇子妃和吴秀还是很像的,只是大皇子妃五官更为大气富贵, 吴秀五官更偏向清秀一点。

  等到烛印挽着大皇子妃走到大厅的中心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时,云小鳞见到作为近亲站得离的很近的吴秀, 一双火热的视线焦灼在烛印身上, 和宴会中许多少男少女的目光一样, 只是他的视线因为近水楼台显得更加的灼热和志在必得。

  云小鳞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自己喜欢的人被人□□裸地觊觎, 这种感觉并不太好。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光明正大站在烛印身边, 然后向所有人宣告烛印殿下是属于他的,想想就觉得这种感觉肯定很好。

  皇帝陛下在开场做了致辞和祝福,皇后陛下站在他身后,场中的人们都带着敬仰和膜拜的目光看着他们。致辞后皇后陛下走向大皇子妃说了几句话,大皇子妃腼腆地笑得很开心;皇后陛下又拍了拍大皇子妃身边的烛印殿下,也说了几句,烛印一直板着脸看不出反应。

  距离太远,云小鳞和元圆都听不清他们说的啥,仿佛就隔着一重喧闹的背景在看默剧般,但又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看。

  皇后陛下和皇帝陛下准备离场,皇后陛下才转身像才看到大皇子妃身后长得和他几分相似的吴秀,不禁又温和地和吴秀说了几句话。

  也不知说的啥,云小鳞只见吴秀激动着一张小脸变得通红,那架势都像把他许配给了烛印殿下似的,可云小鳞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接着皇帝和皇后陛下便离开了,剩下的宴会便由大皇子和大皇子妃主持,烛印殿下、二皇子帮着他们招待客人,而小皇子则负责在宴会里各种玩耍。宴会后第一支开场舞,便是一个云小鳞并不认识的年轻将军邀请小皇子跳的,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开场舞后,不一会舞池中便许多成双成对偏偏进入舞池起舞,不得不说,这些能在这样的场合悠然起舞的都是样貌、身段、架势、舞姿样样都拿得出手的,不管实际上如何,看起来还是十分赏心悦目。

  云小鳞和元圆一下就在其中现了王蓝的身影,和他跳舞的男人十分高大俊朗,看着王蓝的眼神带着克制的迷恋,王蓝却还和平日一样只是旁观地享受着哨兵对他的殷勤和迷恋。

  这时他们身后响起一道声音道,“你们竟然躲在这?!让我好找!”

  两人回头现是朱丸。朱丸走过去坐在云小鳞身边,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热情道,“小鳞,你这样穿可真漂亮!保管你去跳舞的话会迷死那一堆哨兵!”

  “可你们竟然躲在这只顾吃东西,实在可惜了!”

  云小鳞满头黑线,“你不觉得我这样穿很奇怪啊?!”这看起来像裙子好不好!他一个大男生穿裙子怎么都有些奇怪吧!

  朱丸摇了摇头,很真诚道,“一点都不奇怪,很好看!我都很好奇殿下看到你后的表情了!”

  云小鳞不禁觉得有些羞涩,可是看着人群关注的中心,不断有各种漂亮的少男少女上前邀请烛印跳舞,虽然烛印一个都没有答应,但还是觉得很心塞,忍不住一直往嘴里塞东西泄愤,但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宴会的中心看,准确来说,是盯着烛印身上看。他一直都知道,那个人是如此是耀眼,只是在这样聚集了帝国贵族名流富豪的宴会上,显得尤其突出。

  云小鳞忍不住心里有一些失落,他觉得现在的他和烛印比起来,就像他现在离烛印的距离那样,显得那样远。

  这时,云小鳞看到了他哥身边也为了一圈的少男少女,和烛印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尤其他哥现在对感情还二愣二愣的,处于礼貌或其他,时不时接受了一些少男少女的邀舞。

  等到其他少男少女意识到羽云鹤比烛印殿下是更容易攻克的对象后,围向羽云鹤的少男少女更多了,毕竟羽云鹤的外貌、架势、能力也是极为出色的,尤其比烛印还多了几分温和。

  云小鳞忍不住看看身边的元圆,现小家伙果然气得不行,连小脸蛋都鼓起了,手上不断地一点一点撕碎着桌上的餐巾纸,小模样看起来委屈得不行。

  元圆注意到云小鳞的视线,也转过头看他,觉得幸好还有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突然只觉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拉着云小鳞的手热烈道,“小鳞,我们也去舞池跳舞吧!”他也要让他的云鹤哥哥看看他也是有女伴跳舞的!

  云小鳞愣住了,道,“我不会跳舞,更不会跳女步啊!”一瞬间他竟然否认的不是这个提议,云小鳞不禁觉得自己的心理果然还是很微妙的,他希望烛印能够注意到他。

  朱丸在一旁两只眼睛也变得热烈起来,兴奋道,“这主意听起来真不错!跳舞很简单的,小鳞你只是下场跳一支而已,学会三个步法就可以了。”

  说着站起来给云小鳞演示道,“右、后右、弧形——”便是右脚右挪一步、左脚后右一步,右脚再弧形挪一步就可以了。“其他元圆配合你就可以了。”

  最简单的步法,虽然和那些舞技高的比起来这舞步有点太拙劣了,但看着这两个躲在角落里神伤,也不是不可取的。

  云小鳞有些迟疑,元圆立即兴奋地鼓动他,朱丸也在一边煽风点火,云小鳞终于答应了。在一旁看着别人对烛印献殷勤,肆无忌惮地觊觎他的人而他什么都不能做,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恼火了。

  朱丸还是坐在角落里看着,他觉得自己接下来一定会看到有趣的一幕,他做好了随时偷偷录下来的准备,他预感会有天大的八卦生!想到此他心里便十分的激动!

  云小鳞重又戴上了因为吃东西摘下来的纱帽,元圆牵起他的手,两人走向场中滑入了舞池。

  音乐声起,云小鳞才现有点上当受骗了,哪有朱丸说的那么简单!他现在个头稍稍比元圆高一点,元圆跳男步不能说技艺精湛,只能说正常,但是架不住云小鳞舞技实在太拙劣了,两人一配合下来,云小鳞时不时就要踩到元圆的脚,或者撞到他,实在是让人没眼看。

  元圆因为国师一脉单传的孙子的身份,基本是就是未来的国师,再加上他的量子兽基本是也是风靡帝国的存在,基本是一出现也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虽然大家都不清楚他的女伴是什么身份,可是看着两人的搭配,女伴比元圆还高出一点,两人跳得乱糟糟的十分滑稽,在舞池就更加引人注目。

  不过大家觉得这形象和元圆的人设很相符,便都怀着善意的笑,谁让国师家族的量子兽实在是男女老少通吃,而元圆的量子兽又是唯一的一只亚成年大熊猫,简直就是帝国吉祥物般的存在,没有谁会真对元圆起什么恶意。

  但是对云小鳞就不一样了,他们还是觉得这女孩实在是太笨拙了,看起来很滑稽,心底忍不住生出一点嘲笑和同情。

  元圆和云小鳞费劲心思的配合,也没现他们已经成了众人的焦点,毕竟在舞池里那一对对技艺高的俊男靓女对比下,他们两人实在是太过滑稽而引人注目了。

  好不容易一曲终结,两人终于忍不住松了口气,天知道他们觉得难受极了,还不如默默呆在一边吃东西围观呢,就算憋屈难受了点,但实际上也没少块肉。

  他们出了舞池,只见烛印朝他们两人走来,烛印向云小鳞伸出一只手,道,“能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一支舞吗?!”

  云小鳞惊呆了,心道烛印认出他了吗,可是看着对方言笑晏晏、温和有礼的模样,应该不会吧,他觉得烛印认出他来应该有点惊喜,然后还有点恼怒,毕竟,当初烛印让他跟他一起到帝都星被他拒绝了,现在又跟元圆在一起。

  但是烛印现在看着十分温和的样子,一点也不像现了。

  云小鳞不知道有些庆幸还是有些酸酸的,将手搭在了烛印手上又滑入了舞池,天知道刚刚是谁默默在心里说不要再跳舞了!

  云小鳞紧张地被烛印搂着,可是现烛印的舞技要比元圆好多了,不管是他错乱还是笨拙的舞步,烛印都能跟上,还能巧妙地将它变得自然而流畅,云小鳞忍不住找到了些感觉,更加放飞自我,尤其在感受到周围那重重灼热而嫉恨的视线后,云小鳞觉得自己的舞步更加放飞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