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6

  66

  宴会上的人都惊呆了, 不知道云小鳞扮作的这女子是什么身份, 是国师独孙的女伴, 就连拒绝了那么多少男少女邀舞的第一皇子殿下也邀请她跳舞, 这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周围被烛印拒绝的很多少男少女无不在一边默默委屈地咬着小手绢,看着云小鳞的身影那叫一个嫉恨, 简直恨不得用视线将他那身礼服都烧穿!

  当然,场中的云小鳞也是十分惊讶的, 他不知道烛印为什么拒绝了那么多人后,明明没有跳舞的兴趣为何还要邀请他跳舞。

  这时音乐变得更加热烈起来,烛印一下将云小鳞拉入怀里,将他搂得更紧,凑到他耳边暧昧道,“元圆那小家伙根本不适合你,要不你做我的女伴吧!”

  这下云小鳞有些恼怒了,不自禁推了烛印一把, 他可不知道烛印竟是这么轻薄的人,竟敢背着他调戏别的女生。虽然这女生是他假扮的,可是烛印也不知道啊,这让他十分生气。

  可是烛印将他箍得太紧,他压根就没将烛印推动分毫,烛印还越得意, 凑得更近道, “呵, 还这么烈, 更是我喜欢的款了!”

  云小鳞现在满心都觉得又恼又怒,还委屈得不行,心道烛印殿下竟然是这样的么?!虽然他不想相信,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让他喉头鼻尖都酸得不行。

  本来的欣喜甜蜜得意好像瞬间都变成了苦的□□,好不容易捱到一曲终了,云小鳞趁烛印没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推开跑了出去,回到了自己原先那个不引人瞩目的角落,一屁股坐在朱丸身边,纱帽都未摘,生气地往自己嘴里塞起东西来。

  朱丸不明所以道,“你怎么还生气了?和殿下还跳了一支舞不应该很高兴吗?”

  瞧着人跑远的身影烛印本想追上去,可是又被应酬的人围了过来,他瞧了瞧人跑向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个明显的幅度,心道小家伙竟然这么容易就生气了!

  他给几人示意,让人尽量不要往小家伙藏身的角落去,这番动作小家伙还往哪里藏,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上了他呢——

  而另一边元圆自云小鳞被烛印邀请去跳舞了后,鼓起勇气也邀请羽云鹤跳一支舞。这次羽云鹤跳的男步,他跳的女步,两人在舞池中起舞,也比他和云小鳞两人刚刚好多了。元圆沉浸在自己美得不行的泡泡里,压根就没注意云小鳞的动静。等到一曲终了,羽云鹤又反过来邀请他跳了一曲,并在他耳边笑道,“我们一下场肯定又会有人来邀请我,与其这样还不如和你跳呢——”

  这话本来也没太多意思,可是元圆听后却觉得美滋滋的,更是美得云里雾里,更不知道云小鳞和烛印的刚刚那一出了。

  虽然人们对云小鳞加班的女生这么突然离开烛印殿下,理都不理还带着恼怒的样子十分好奇,可是烛印殿下明显不太喜欢他们过多的窥探,再加上羽云鹤和元圆在舞池中的搭配也十分吸睛,便都将目光投向了他们两人。羽云鹤和元圆直跳了三才下场。

  不过元圆自此倒是重色轻友将云小鳞和朱丸都一股脑丢在脑后了,基本上变成了羽云鹤的小尾巴,羽云鹤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每次只要有人来找羽云鹤跳舞或是显得亲密点,他便拿着那双圆溜溜的黑眼睛哀怨地看着别人,只让别人眼中仿佛出现了一只亚成年熊猫泪汪汪卖萌的场景,实在忍不住拒绝它的心愿。羽云鹤倒一直获得安宁了。

  朱丸和云小鳞默默围观了一下,云小鳞觉得更心塞了,塞东西塞得越努力了,就算今天的宴会让他很不高兴,他还是觉得吃够本更划算,谁让他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呢——等到快散场时,元圆才恋恋不舍地回来,云小鳞和他为了不引人注目,觉得还是最好提前一点离场。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烛印直接向云小鳞走了过来,拉着他的手道,“宝贝你怎么生气了?我还没生气你不跟我一起来却偷偷地跑来呢——”

  云小鳞顿时愣住了,结巴道,“你、你知道是我?”

  烛印轻声笑道,“瞧你那笨乎乎的样子,一下就看出来了。”

  云小鳞脸烧得红透了,觉得自己刚才那样好像有点无理取闹,不过他现在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但即使如此,他也要和元圆先离开了。

  烛印又一把拉住他道,“宝贝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云小鳞觉得自己肯定色令智昏了,竟然对烛印的提议很心动,有其他根本完全无法拒绝向他软语撒娇的烛印。

  可是他摇了摇头,还是拒绝了,虽然这提议很动人,但是想想现在的场景还是会有一堆麻烦的,还是摇摇头狠心拒绝了,和元圆离开回了祭庙,天知道大晚上还要爬那么一长溜的阶梯真不是什么好的感觉,他好像有点理解为啥元圆和他的家人不愿意出门了。

  晚上云小鳞觉得很疲惫,以为自己第二天很难起来,想着在人家做客起得太晚不太好,还特意给自己调了个闹钟。结果第二天很早他就醒了过来,他躺在床上心跳得很快,再想入睡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索性穿衣洗漱起来,出去时现天色竟然还未转亮。祭庙的源自十分清幽,环境也好,大清早在里面转转也是件很不错的事。

  今天下午他们就要回贝2星球了,烛印和他哥也要和他们一起,谷雨节他们总共也才放了三天假。云小鳞还想去百兽园看看他的那些小家伙们,还有笨蛋一号机器人。现在又有了燕老的课业任务,再加上随着他训导能力的增长,还帮助百兽园治疗了许多动物,有百兽园自己养着的,也有客户寄养的宠物兽,他在百兽园的地位也变得然自由了很多,一个月去上一两次大概也差不多了。

  只是因此每次他去的时候笨蛋一号机器人都一副哀怨的表情,活像一个被负心汉抛弃了的弃妇。百兽园也没再给东十一号区安排专门的管理人员,平常都是由笨蛋一号机器人管理,云小鳞时常去看看解决笨蛋一号机器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现在每次去,小金蟒都不能像以前一样趴在笨蛋一号机器人的脑袋上颐气指使了,不禁让云小鳞有些失落。

  祭庙的院子还蛮大的,云小鳞胡乱走来走去,现自己竟然好像迷了路。好在前面就是一处院子,瞧样子应该是有人的,将他领回去应该不是难事。

  结果他往里一直走去竟然没看到一人,然后看见元圆的祖父盘腿坐在树下泡茶,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元圆祖父瞧见云小鳞,一脸慈祥地笑着像他招了招手,让他坐在自己面前,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云小鳞恭敬地行了个晚辈礼,“国师大人——”接过热茶抿了一口,满满的竹子清香,还蛮好喝的。

  元圆祖父笑呵呵道,“不必这么客气,跟元圆一起叫我爷爷就好了——”

  “元圆经常和我们说起你,总是说你如何如何的厉害,做的菜是如何的好吃——”元圆祖父说着还拿出一副渴望的眼神看着云小鳞。

  云小鳞被一个长者这样看着,不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脱口而出道,“如果元爷爷你们喜欢的话,今天我来做午饭吧。”

  云小鳞以为元圆祖父会委婉拒绝的,接过现他眼冒精光,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元圆祖父继续道,“元圆这孩子,从小被我们宠大的,自理能力也不强,我们做长辈的也很感谢你们这些小朋友在外面对他的照顾。”

  “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这些老头子也操心不了那么多咯——”

  说着元圆祖父微微眯起眼睛,藏起眼里的精光道,“听说你们过段时间要一起去纳米布沙漠寻找封印之地?”

  云小鳞迟疑了一瞬,还是点了点头。

  国师大人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长须,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是你们的命数,不管或迟或早,不管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你们都是要必须前去的。与其如此,倒不如一往直前,何必瞻前顾后——”

  云小鳞将自己心底的担忧忍不住说了出来,“国师大人,古域掠奇的主人和我们说,我们会打开封印之地的秘密,也会打开潘多拉的魔盒。我担心因为我一个人的执念,给星际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

  国师神秘莫测地轻轻笑了起来,“历史的巨变总是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酝酿了久到所有人也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它不是一朝一夕生的,也不因为以为一个人一件事生的。该生的总要生,而你只是时间的那把钥匙而已。”

  “人类生存并不断进化的秘密,和可能毁灭世界的潘多拉的魔盒,生存总在毁灭之中,毁灭却让生存能够穿过宇宙的无垠之河。”

  “亲爱的孩子,你们总要直面并一往直前的。背负着自己母亲的名誉和背负着命运所授予你们而你们不自知的使命,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吧。”

  云小鳞觉得国师大人的话让他有些云里雾里,但他知道国师大人并没有反对他们去纳米布沙漠的封印之地,即使这可能带来巨大的灾难,但从其中云小鳞也猜到,里面也可能埋藏着对星际人类的未来而言至关重要的秘密。

  为了生存与未来在,这是必须被打开的,虽然所有的一切,都并不是那么清晰,就像远方的星空一样,引人向往却又扑朔迷离。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