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7

  67

  云小鳞不知道自己怎么回自己的院子的,他觉得仿佛醍醐灌顶, 但仿佛又更加乱成一团浆糊了。中午他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虽然元圆说祭庙不忌荤食,但云小鳞还是克制着没有做很多肉, 做了一个鸡汤烧竹笋, 上汤白菜, 竹笋野菌清汤,还有几个素菜。

  本来元圆瞧见没几个肉还老大不乐意,可一尝到那味道, 便只觉美味极了。云小鳞觉得熊猫就是最爱吃竹子的, 便做了许多竹笋、竹笋之类的, 结果元圆和他祖父、他爹果然很爱吃。

  即使是他看起来很严肃的父亲,神情也不自禁缓和了很多。吃过午饭,云小鳞和元圆收拾一下自己东西, 便离开祭庙与烛印、羽云鹤汇合,乘坐烛印的专属飞船离开了帝都星。

  云小鳞几人将纳米布沙漠一行定在暑假,他们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在纳米布沙漠找到封印之地,而他们平常还有课业, 进入高等院校为期六年的课程中,一年级、二年级和四年级的课业任务是最繁重的,尤其对云小鳞和元圆而言是打基础的时候, 对课业不能轻易忽视。而现在云小鳞有燕老盯着, 日常晚上小童也会盯着他的学习, 他轻易也放松不得。

  等到这学期期末的时候, 云小鳞申请了初级训导师考核,他是一年级学生中唯一一个申请的,然后很顺利地通过了。不过自从他被燕老收为学生后,大家也基本对他种种在训导天赋上面的表现不足为奇了。

  就训导能力而言,云小鳞算是新生中的佼佼者了,不过自从他的身世曝光后,大家对他的天赋的接受程度高了些,只是还是有许多嫉恨他和烛印殿下关系的人会不将他这点能力放在眼里,毕竟在他们看来,初级训导师也不能代表什么。

  对他们来说,通过初级训导师考核只是时间早晚的事,而帝国很早成为初级训导师而停步于此的人不在少数,即使对于星际第一军事学院的天之骄子来说,成为初级训导师、中级训导师,也都是大部分人能够做到的,只是再往上成为高级训导师乃至大训导师便难上加难了。

  当然,云小鳞对于学校对他看不惯的人也不是太在意,毕竟烛印殿下太过耀眼,酸葡萄心理是避免不了的。而云小鳞也有更多更重要需要自己关注和操心的事。

  很快到了暑假,云小鳞给去纳米布沙漠的一行人都每个人制作了一个储物戒指,帮他们的武器也都强化了一遍,还带上了充足的食物、水和材料。

  他们并不知道纳米布沙漠在哪个星球,只有巨蜥星上才有一个传送入口,为古域掠奇所有。纳米布沙漠任务的领取期限为一年,如果过一年未完成任务或压根没进去,则古域掠奇会重新布任务。

  而以往领取任务的队伍压根都没出来过,所以古域掠奇基本上每年都会布一次。

  在进去的前一刻,云小鳞都是十分忐忑的,他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意外,其实他也没有太大的信心。这次的任务他们只告诉了自己的己亲,知道的人并不多,令云小鳞惊讶的是,他们的父母都没有阻止他们进入纳米布沙漠。这让云小鳞百思不得其解!

  以他前世的经验来看,父母都是将自己的孩子看得很重的,绝对不可能允许他们去这么危险的地方、接受这么危险度任务。

  但是星际人类和自己孩子相处的模式好像并不太相同,在他们看来,十六岁以上的孩子足够决定自己的人生了,人类从古地球进入宇宙,进入星际时代,面临的险境不计其数。

  在最初的星际拓荒时代,人类的科技还没有这么达,在宇宙中随时都可能遇到意外,人类是如此的脆弱,以至于暴露太空,缺乏氧气,伽马射线暴,太空碎片,重引力,在古地球难以想象的危机,在宇宙中比比皆是。

  直到那时,人们才意识到,古地球对于人类来说是多么宝贵的一座花园,它孕育了生命,让生命茂盛地繁衍,在洪荒的宇宙中,古地球多么像一座传说中的伊甸园。只是伊甸园永远是毁在人类自己手中。

  离开古地球走向宇宙最初的那一段时光,对于整个人类而言是难以想象的,其中的苦难和生命的轻易毁灭,都已湮灭在时空长河中,可是对于难以想象的灾难的恐惧和克服灾难挣扎生存的勇气,却刻在了人类的基因里。

  因而对于星际人类而言,因为危险,便不去触碰、固步自封,让自己的孩子呆在温室花园里,才是真正的怯懦和软弱,并不是真正的爱。即使现在星际时代看起来是足够的和平繁盛,他们的孩子可以在温室花园里过完一生。

  云小鳞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他能想象到人类最初的脆弱生命面对未知的宇宙是如何会轻易的烟消云散,但是他还是对他这一行伙伴很感激。

  从古域掠奇传送到纳米布沙漠很顺利,传送门在他们身后消失,但他们只能找到封印之地并打开封印之地的秘密才能从封印之地的出口离开,因为古域掠奇的传送门只是单向的。

  触目所及全是绵延的沙丘,有的能高达成百上千米,看不到边际,沙漠被风揉皱随意地铺在地上。炽烈的阳光灼烤着沙漠,即使他们才刚踩上这片土地,他们便感觉到一阵难耐的干渴。天气无风,视力足够好的话却能看到沙丘侧翼的沙尘像一道纱布一样吹越峰脊,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沙漠地貌显得如此的嬗变,只是在时间长河中,所有的星球,也只如沙漠一般而已。

  云小鳞觉得这片沙漠有种神奇的感觉,那沙脊是如此的立体仿佛几何测量一般,却又不仅仅因此,但更多的他一时也难以理清,他只是对这里有种没来由地熟悉感、依赖感和归属感,仿佛他就属于这里,他能感受到它的时间、它的沧桑和它的哀伤,这股情绪来得如此莫名其妙。

  阳光变得越来越强烈,空气中仿佛弥散着一层热离子雾,他们找到一处沙丘的背阴处,那里的温度会稍微低一点。这时,他们现了一件足以让他们震惊以致恐惧的事情,他们的精神体无法具形了!

  现这个状况后,只有云小鳞、烛印和元圆稍微淡定点,烛印是因为自己足够强大,云小鳞是因为小白没有具形多久,一时无法触他也不会太难以接受,而元圆则纯属懒得动弹了,这里实在太干旱太热,他也完全不想把滚滚放出来,即使滚滚这时无法具形,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烛印让几人都保持镇静,寻找封印之地所在的方向。

  “在水与沙的交界/

  在沙与石的交界/

  曾经它拥有所有/

  现在它一无所有/

  最伟大的与最渺小的/

  都将同埋时间之海”

  这是进来之前古域掠奇的主人给他们的线索,但是这几句话并没有告诉封印之地的具体位置,众人还是一头雾水。

  烛印看了看四周,指了一个方向道,“我们往这个方向走。”

  容引和熊旯不问缘由对烛印是一股脑的服从,其他几人却是一脸懵逼。

  羽云鹤反应了一会道,“殿下的意思是在水与沙的交界,在沙与石的交界,是指封印之地的位置吗?”

  烛印点了点头。

  元圆坦诚道,“即使如此,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指的是哪里啊——”

  “按照正常来讲,风应该是从戈壁吹到沙漠,而我们身处沙漠之中,所以应该往气流吹来的方向走。”

  “可是如果沙漠里要吹东南西南风呢?——”凌千夜显然对这个判断也不是很信服。

  “你们看沙丘的沙脊形状是相当规则的,可以判断这里多数的风向都是一致。”烛印冷冷道。

  几人不再犹豫,便往逆风的东南方而去。但在沙漠里行走的感觉并不是太好,不过除了元圆身体素质稍微弱一点,其他人都还能坚持下来,几人便对元圆更为照顾一点。

  因为不知道可能要在沙漠里呆多久,大家的水都喝得相当节省,不过他们带了足够的水,好在他们的精神体虽然不能具形,但是储物戒指还能用。

  等到了傍晚,沙漠边缘的落日又大又红,十分漂亮,沙漠中从东方吹来一层冰冷的雾气。云小鳞几人又惊又喜,没想到纳米布沙漠竟然会有水汽,这会让他们的日子好过一点。天知道他们即使带了足够的饮用水,但是纳米布沙漠里灼热干燥的空气和风沙让他们足够难受,而且尤其在一望无垠的沙漠里的那种荒凉空虚感实在让人觉得有种压抑的恐惧。

  他们兴奋地往东边而去,“在沙与水的交界”,他们迅反应过来封印之地的方向一定在水汽飘来的方向。在日光剩下最后一丝余晖的时候,烛印让大家找块合适的地方搭帐篷休息。

  元圆一人体力最弱,勉强跟着大家的度,这时候早已经累瘫了,听到就躺在沙子里大口喘气休息起来。这时他觉得他屁股好像被啥东西硌住了,随身一模拿到眼前晃了一眼扔到一边,可陡然回过神来觉得好像不对劲,立马爬过去一看,只见竟是一节白骨!元圆吓得大叫了一声。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