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8

  68

  听到元圆叫声,几人纷纷围上来, 仿佛察觉到异样, 烛印命容引和熊旯挖开周围的沙子, 露出一片片白骨, 有兽骨也有人骨, 有羚羊的脑袋和架骨, 也有人的骷髅和腿骨, 此时无早已消散,天上升起了一轮又大又亮的月亮。

  帝国拥有无数颗星球, 在人类聚居数量多和比较重要的星球, 都会有模拟古地球日升日落、月亮阴晴圆缺的设置,但是像贝2星球、帝都星还有一些较为特别的星球,则是尊重星球原本所处的空间位置,并没有进行特别的模拟,不过也会对整颗星球的气候环境进行改造。毕竟,帝国所拥有的星球中, 适宜人类居住并不是那么多,即使现在的星际人类对宇宙的适应比古地球人类已经强了很多。

  在月光的浸润下,沙漠里的骷髅头显得特别的安静,但是埋在风沙中多年,也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几人一时对自己心里的想法从背脊冒出了一股冷意。明显他们已经进入了一片死亡的沙漠之海, 为何还有如此诡异的感觉!

  这片白骨之地四周都是稍高的沙丘, 中间一片洼地, 烛印没让几人有太多震惊的时间,便让他们迎着月光的那片沙丘之下搭帐篷休息。

  这时,众人现更为要命的事情出现了,他们的储物器打不开了!里面有帐篷、有水、有食物,如果打不开了他们该怎么办?!

  几人一时六神无主,如果困在纳米布沙漠却没有食物和水,他们感到一种强烈的恐惧。只是几人都算第一军事学院中的佼佼者,一时都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没让自己失态。

  羽云鹤安慰道,“我们刚抵达纳米布沙漠的时候储物器都能打开,也许这只是周期性的,明天中午就能打开了。”

  众人点点头,心里燃起一簇希望的小火苗。

  夜晚的沙漠气温骤降,四周一无所有的沙漠之地,竟然不知不觉以缓慢却可见的度生长出了枯萎的草干和枝丫,迎在银白的月光之下,柔缓而令人感到宁静。四周响起静谧的嘶嘶声,应该是沙漠里的动物都出来活动了。

  大家纷纷割了些干草过来,在沙漠里点起了火堆,毕竟夜晚太冷,而且火光能威慑一些沙漠动物,让他们的境况安全一点。

  几人围着篝火,云小鳞觉得昏昏欲睡,一下以下地点头啄米,烛印索性揽过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昏昏欲睡的云小鳞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这时响起一阵尴尬的饿肚子的鸣叫声,元圆睁着一双无辜的圆溜溜的黑眼睛看着众人,道,“我饿了。”

  羽云鹤摸了摸他脑袋,道,“我给你去找点吃的。”

  容引、熊旯和叶仪一起起身跟着去,储物器打不开,大家都没有吃晚餐,没几个能像云小鳞一样不吃晚饭就睡得着。

  几人度很快,不一会就抓到了足够的食物,有沙蛇、沙鼠,还有一些能吃的沙漠虫子。除了原婷瞧见那些虫子面露黑色外,其他几人倒都是不挑的。

  熊旯在外围用刀子熟练地处理了几条沙蛇、沙鼠,将内脏之类的埋在沙子里,找到几根枝丫便将找到的吃食串了起来放在火上烤。

  不一会就传出蛋白质被烤焦的香味,元圆不争气地忍不住流了口水,几人便先将烤好的沙蛇分给了他和原婷。虽然没有调料,肉吃起来也有些柴,但肚子饿了能有吃的都不错了,大家也不是很挑。到后来,虫子都被大家瓜分殆尽,不过从头到尾,羽云鹤都没怎么吃,元圆知道他有点心理洁癖,不到撑不下去,他不愿意吃这些东西的。

  元圆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道他的云鹤哥哥会不会嫌弃他,他可是真饿了,饿的时候只要是能吃的他都会吃的。他很快吃完抹了抹嘴,有些心虚道,“云鹤哥哥,你不吃点东西不会饿吗?”

  羽云鹤瞧了瞧他,倒没有嫌弃,只是摇了摇头,他想着如果明天储物戒指能打开,便有食物和水了,一晚上并不是大问题。凌千夜奇怪地看了羽云鹤一眼,然后给了个不屑的眼神。

  云小鳞靠在烛印怀里一觉睡到天亮,中途因为睡的姿势难受迷迷糊糊醒过,但是鼻尖闻到那股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云小鳞又忍不住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醒来时,天色蒙蒙亮,云小鳞从烛印怀里挣扎醒来只觉得全身有点酸疼,感受到他的动静烛印也转醒过来,惊讶道,“你怎么醒这么早?”

  云小鳞将脸埋在烛印胸前跟没睡醒似地蹭了蹭,也没回答。这时周围又起了白雾,天还将明未明,白雾仿佛随着夜消失的足迹慢慢侵延。

  云小鳞感受到一股冷意,不禁搓了搓胳膊。他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的储物戒指,果然现还是打不开。

  烛印像是瞧出了他的失望,安慰道,“等大家都醒后,我给你捉点吃的来,等到中午说不定还是能打开储物戒指的。”

  云小鳞感到很奇怪,“难道这里有特殊的能量场?就像只有日光最大的时候,才能支持我们的精神力打开储物戒指,等过了这个时间段,我们便打不开了?”即使如此,最高能量波段的时间段他们也无法释放出自己的量子兽。

  烛印点点头,“可能如此。”他没有说出来,也可能是他们刚到达这里的那段时间的能量波动,让他们能够打开储物器,以后也可能都打不开了。

  云小鳞瞧瞧四周,除了不太合群的凌千夜,大家都相互靠着睡着,尤其元圆还四仰八叉睡在羽云鹤跟前,身上盖了件衣服。

  很快日光渐亮,除了醒来比较早的羽云鹤早早去附近察看地形,其他几人都没有转醒的迹象。这时烛印和云小鳞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云小鳞起身摇了摇身边的元圆,现元圆浑身颤了一下,醒来时双眼呆滞,叫他也没有反应。云小鳞心中咯噔一下,又跑过去叫离得近的原婷和叶仪,却只见原婷醒来后全然当他陌生人,警惕而充满敌意地等着他,而叶仪和袁蛛却直接亮出了武器对他进行攻击。

  幸好云小鳞相较一般的向导而言体能素质还是比较好的,躲过了两人的攻击,可没过多久,场面顿时混乱起来,除了呆滞的元圆和警惕观察形势的原婷,凌千夜、叶仪、袁蛛、容引、熊旯五人部分敌我混乱厮打起来。

  即使现在大家无法使用精神力和量子兽进行战斗,但是手上的武器还是十分锋利的,明显几人都被迷失了心智,几乎用了十分狠劲去拼杀,就像对待敌人一样。

  烛印要保护云小鳞和元圆不被误伤,又要阻止几人间相互的致命攻击,但即使如此,场面还是很快见了血。

  听到动静的羽云鹤很快转回,瞧见这情景,立马帮烛印一起稳控起场面来。而羽云鹤一出现,元圆便像找到目标一样不管不顾朝羽云鹤冲过来,眼见袁蛛本来劈向熊旯的利刃就要刺到他身上。

  羽云鹤一个如轻风回雪的飘逸身影,将元圆带出了险境,手法身段之利落,让人都来不及反应。

  元圆好像压根没注意到刚才的险境一样,一双眼睛只顾炽热地看着他。羽云鹤有些头疼地问烛印和云小鳞两人,“这是怎么了?”

  烛印面色严肃不一语,云小鳞摇了摇头。

  烛印看了看羽云鹤,道,“只能先将他们打晕了。”

  两人点头示意,一起冲入混乱的场面,烛印负责处理攻击性、战斗力最强的凌千夜,方才只是那么短的时间,凌千夜便让叶仪和袁蛛见了血,而瞧见血的凌千夜越性狂起来。

  迷失心智的凌千夜好像战斗力越强了些,烛印对付起来还花了些时间,不过烛印战斗力至少在凌千夜之上,虽费了些功夫,还是将他敲晕丢在了一旁。

  而另一边要应付叶仪、袁蛛、容引、熊旯四人的羽云鹤实在有些勉强,尤其元圆还老是要围在他身边乱转,云小鳞将元圆箍在一边,可是元圆像是中了魔障一样,虽然呆滞,但是劲一下大了很多,有时都能拖着云小鳞在沙地里滑行。

  将凌千夜制服后,烛印帮助羽云鹤处理容引和熊旯,羽云鹤一下轻松了很多。接着神奇地现,即使容引和熊旯和其他几人一样像陷入了魔障,但是对烛印的攻击还是十分地克制,好像容引和熊旯两人宁愿相互攻击,也不愿攻击烛印。

  云小鳞看见这幕倒是挺惊讶的,心道这两人对烛印殿下还真是忠诚!

  叶仪和袁蛛已经受伤,容引和熊旯对烛印的攻击又十分克制,很快两人便将场面控制下来。

  此时天光已大亮,云小鳞试着打开自己的储物戒指,现终于能打开了,不禁松了一口气,要是没有药物,叶仪和袁蛛的血一直流的话处境便很危险,即使在外界哨兵的身体自愈能力是相当强的,但是在这里,一切都不好说。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