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9

  69

  云小鳞取出石枯草制成的粉末, 敷在叶仪和袁蛛的伤口上,可以帮助他们缓解疼痛、抑制出血;又拿出夜熏草液, 凑到几人的鼻端让他们闻了闻,又倒出点抹在他们的印堂、太阳穴和人中上, 可以舒缓精神力,让精神力恢复镇定。

  没多久,几人悠悠转醒, 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陷入一副很疲累深重的样子。

  只是叶仪和袁蛛看到自己的伤势时,还是不免惊讶了下。云小鳞简单将刚才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元圆在一边挠了挠自己脑袋道,“难道是食物的原因吗?”

  云小鳞疑惑地看着他。

  “昨天小鳞你睡着后我们几个觉得肚子饿,就将沙漠里捉到的动物烤来吃了,云鹤哥哥没有吃,你也没有吃,所以你们没事,是因为这个吗?”

  几人觉得这个猜测很有道理。

  一旁的熊旯道, “可是殿下昨晚也吃了啊?”

  众人一脸你傻的表情看着他, 殿下能和一般人比吗?

  凌千夜在一旁心里道,“也许是血脉?”

  因为叶仪和袁蛛受伤, 几人也不能急着上路,云小鳞索性将自己储物器中的东西拿出来, 给大家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几人看他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锅碗瓢盆, 又拿出了肉菜蛋米和水, 简直惊讶极了!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谁会在宝贵的储物器中装上这些杂物,实在是暴遣天物!

  可是现在他们实在是太感谢云小鳞的这个习惯了!

  相较其他人,叶仪和袁蛛要平静许多了,毕竟在无云星上他们还是看到过比较多的这种情况。

  而烛印和羽云鹤脸上都是一副不自觉的与有荣焉的表情。

  云小鳞担心过了时间,这些锅碗瓢盆放不回去自己背着就糟糕了,午饭也没做得太复杂,但是对于身处沙漠里的人来说,实在是不要太丰盛了!

  几人饱饱地吃上一顿,又吸取了前车之鉴,背上足够的食物和水,还有睡袋,便出了,叶仪、袁蛛的行李则由容引和熊旯给他们背上。

  一路朝东行,很快他们便现了海,沿着海边向南走,按照他们原先的判断,觉得应该能到达“沙与石的交界”。

  大概过了三天,沙漠与海岸交界的延长线仿佛还遥遥无期,但他们现了人的踪迹。

  他们本以为这可能是沙漠上原著居民的踪迹,但还未找到沙漠原著居民之前,他们便遇到了黑沙暴。

  黑沙暴出现在毫无预兆的中午,几人正在休息整顿,顺带把午饭解决了,突然远处传来隆隆声响,像大地被碾过一般震颤咆哮着,还来不及反应,只见不见其顶的滚滚沙尘席卷而来,这沙尘暴应足足有上百米之高。

  几人在无法释放出量子兽的情况下,压根躲不过这黑沙暴,还会被吹散不知道落到哪。混乱中不知道是谁叫了声,“往海边跑!”

  几人未加思考纷纷拼劲力气跑向海边,容引和熊旯跑在前头噗通几声就跳下了海,剩下几人才到海边,黑沙暴已经卷起暗无天日的尘沙将他们湮没,海水也大浪滔天地翻滚起来,没有跳入海中的几人也被卷入了海里,在海里完全无法控制地被拍过来拍过去,众人早已分散,只有烛印紧紧拉着云小鳞还没失散,心里叫苦不迭,海里压根就不安全好不好!

  这时黑沙暴席卷着海水越狂烈,海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海水中失散的几人纷纷出现在漩涡边缘上,随着漩涡的边缘不可控制地越陷越深,最后消失在海里。

  沙漠上的黑沙暴是什么时候停的,云小鳞几人并不知道。等他们醒来时,却现自己落在了柔软的沙滩里,身旁是珊瑚海礁,头顶是大海游鱼,而他们所处的地方,和6地上没有什么区别。

  几人纷纷转醒,都从对方的脸上的看出了惊诧和不知所措,这个地方实在太奇怪了。

  他们仿佛受到一种神秘的吸引,吸引着他们朝一个方向走去,即使连烛印,都没有出声制止或警示他们。

  天色渐暗,那处方向显出白色星星点点串联成串的亮光来,像夜空中的星河,又像黑暗中的夜光珠帘,散着诱人的美丽。

  直到走到近了,云小鳞才惊呼出声制止几人,“大家停下来!是引路星虫!千万不要碰到!”

  几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解,什么是引路星虫?!为什么云小鳞的声音这么恐慌?!

  云小鳞也是第一次见到,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引路星虫,据金石本草纪记载,引路星虫早已在星际宇宙中消失,这种生物其实是一种昆虫,能够分泌白色透明的黏状胶质液体,串连成珠,将过往的猎物粘连其上,而这种黏状胶质液体里含有神经毒素,能够瞬间麻痹猎物,让猎物无法动弹,但不会死掉,然后引路星虫会将猎物捕获吃掉。

  这种引路星虫能达半米之长,即使是大型猎物也难逃它的毒爪,而它之所以叫引路星虫,则是因为它的白色珠帘会散出一种诱人心魄的光芒,迷惑猎物朝着它走来,并自行步入囚笼成为它的盘中餐,当然,引路星虫的行事作风远远没有它的名字那样动人,将活的猎物生生吃掉在自然界中对于许多动物虽然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在人类看来还是过于惨不忍睹。

  云小鳞是在金石本草纪中看到的,再加上引路星虫神秘的吸引,所以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走到近了才突然清醒一瞬制止几人。

  其他几人听都没有听说过引路星虫,听了云小鳞的解释后,都不禁有些心有余悸。

  这时传来一阵阵渗人的窸窸窣窣声,瞬间只见密密麻麻的八爪小虫子朝他们蜂拥而来,而这些小虫子其实不小,足有半个手掌大,只是和隐藏在白色珠帘一角的引路星虫而言,的确算是小的了。

  云小鳞几人现隐藏在白色珠帘一角的引路星虫,蜡质的硕大眼瞳上倒映着他们的眼神,像是看着势在必得的猎物,不禁感到一阵深深的恶意。

  几人纷纷拿出武器,对付眼前的虫子起来,只是这虫子实在太多,用武器压根就不好对付,没法释放出量子兽的他们压根施展不开。

  这时云小鳞现有虫子爬到了自己脚面上,还不停往小腿上怕,不禁一阵恶寒,死命地抖腿跺脚起来,可是那些虫子的八爪像是吸盘一样,怎么也抖落不掉。突然,云小鳞只觉脚面一痛,一阵轻微的血腥味散出来,顿时整片虫群好像都受惊了,纷纷愣在了原地,还有几只毫无防备地被他们几人砍死了掉落在地上。

  虫群顿时退散开去,那只大的引路星虫从白色珠帘上爬了下来,因为身体很是庞大显得有些笨拙,摇摇晃晃又很是急迫的样子,引路星虫好不容易爬到云小鳞跟前,睁着那双无辜的蜡纸大眼看着云小鳞,头上的两只触角耷拉下来,像是臣服的样子,屈腿蹲在云小鳞面前,好像刚刚想把他们当食物的压根就不是他一样。

  看到一只硕大的虫子在自己面前卖萌,云小鳞觉得自己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看看身边几人,都是一副万分震惊的样子,只有烛印一副觉得理所当然的模样,云小鳞不禁有些无语,心道这人觉得他的王霸之气就是用来征服这些虫子的么?!

  眼前白色珠帘缓缓打开,为他们让开了一条路,元圆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云小鳞问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云小鳞底气也不是很足道,“应该可以了吧——”

  几人不再犹豫,纷纷穿过白色珠帘,仿佛错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云小鳞当先穿过去,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硕大的引路星虫对着后面的几人龇牙列齿一副凶狠的样子,那引路星虫瞧见云小鳞回头,瞬间摆出一副温顺无辜的样子来。

  云小鳞觉得这虫子肯定成精了!

  众人一路往里走去,两侧满是白色的珊瑚海礁,除了外面的虫子,再没有其他一点动物的身影。里面十分寂静,不久就到了一个洞口,穿过洞口豁然开朗,云小鳞几人看到了十二蹲威武的雕像环绕周围,中间则摆着一处祭坛,祭坛上空无一物。

  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几人回头一看,只见那只大的引路星虫跟在后面,它身后又跟了一堆小虫子,正一脸希冀地看着他们。

  几人心里一阵不妙的预感,突然一阵颤动,只见周围的雕像迅地转动起来,他们身处的中心和周围的石像分成了两个圆圈,正以不同的率转动着,而石墩上持着武器的雕像不断变幻着,毫无预兆地就开始攻击他们起来。

  几人第一反应竟然是不约而同地看向云小鳞,不知道是质问他这下怎么没有作用了还是希望他再次挥神奇的作用。

  对付不断变幻移动的石像的攻击对于几人来说还不是太困难,几人将云小鳞和元圆围在中间,烛印、羽云鹤、凌千夜分布三个不同的方向,其他几人辅助,应付起来还算自如。

  这时只见石阵变动,即使内圈和外圈分成两个圆以不同的率转动着,石像却开始以某种不规律的运动,从外圈滑进来攻击他们,而且每次攻击不过三式便迅退开回到外圈,外面其他的石像再接上,每次攻击都有不同方向的三座石像一起出。

  元圆在一边奇怪道,“这些石像难道看得懂我们的阵势,然后根据我们的阵势调整攻击吗?”

  云小鳞觉得也有点像。

  石像攻击的率越来越快,等到最后三座石像一起的攻击最后变成四座一起,六座一起,最后甚至九座一起。

  外面的几人有点难以招架了,尤其叶仪和袁蛛受伤后虽然已经差不多痊愈,但还有些虚弱,很快就支持不住,几人让他们俩到围起来的中间休息,剩余七人苦苦支撑。

  突然,烛印迅道,“云小鳞顶上!”然后飞出阵去,直击最后留阵的三座石像之一,两招之后,一脚将那蹲石像踢倒在地,顿时整个石阵像被卡住一般,轰隆隆停了下来。

  而云小鳞一激灵反应过来之际,顶上去接了石像三招,只觉得那石像一招像有千钧之力,他胳膊都快震碎了。幸好他平常体能还比较好,要是一般的向导,定是接不下这样力道的一招,更别说三招了。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