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0

  7o

  在石阵停下后, 石像不复方前灵敏, 慢腾腾回归原位, 这时只听祭坛一声轻响, 祭坛上面露出一个奇怪的凹印出来,除此之外再无什么其他变化。众人有些不明所以,突然元圆出声道,“这个凹印和那只引路星虫是不是有点像?”

  几人一脸你想象力好丰富的表情看着他, 云小鳞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很有道理——”几人不约而同纷纷望向洞口处还在好奇地朝里张望的引路星虫,后面跟着一群让人头皮麻的密密麻麻的虫子, 当然,除了叶仪和袁蛛之外,因为他们量子兽的缘故, 两人对这种虫子之类的还是适应良好。

  几人又看了看云小鳞, 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这虫子看起来最听云小鳞的话了。云小鳞一副你们逗我玩的表情,但是被大家炯炯有神的表情看着,还是不情不愿地上前,看着那只引路星虫,那只引路星虫歪着脑袋和触角, 蜡质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云小鳞突然现, 他要怎么和一只虫子沟通, 让它乖乖躺到祭坛上去?!

  而且以这只虫子不太那么美妙的体型, 好像爬到祭坛上是件不太可能的事。

  没想太多时间,云小鳞索性准备将引路星虫抱起来,却被烛印按住了身子,自己代替将引路星虫一下抱起来了,云小鳞明显感觉那只引路星虫的身子明显僵硬得像石头一样,连触须都没有颤动一下,只是一双无辜的蜡纸角眼还在费力地扭过头看着他。

  云小鳞真不明白,这时凶神恶煞的引路星虫为什么时时刻刻都不忘记在他面前卖萌?!

  将引路星虫放在祭坛上的位置后,刚好严丝合缝的卡住,祭坛出了一阵轻微的机卡转动的声音,可是转瞬有没有动静了,仿佛刚刚的都是错觉。

  元圆奇怪地嘟囔了一眼,道,“难道我猜错了?”

  烛印刚准备将大虫子抱下来,几人只听到他出一阵鸣叫声,听不懂虫语的几人更懵逼了,云小鳞道,“它这是不想下来的意思?”

  引路星虫的鸣叫声更明快了,仿佛是在确认云小鳞的想法。

  云小鳞看着这只大虫子急切向他卖萌讨好的样子,突然想到自家里的小灰和大花,每次这样讨好他的时候,好像都是想要他用精神力给他们梳理,每次用精神力给它们梳理时它们就会舒服地呼噜呼噜,还会露出柔软的肚皮让他抚摸。

  想到此,云小鳞试着将自己的手掌放在大虫子的脑袋上,一丝精神力析出进入大虫子的精神力和全身游走梳理,云小鳞感叹自己的精神力竟然还能用。

  几人不知道自己怎么竟然从那只大虫子的表情上看出了满足的表情,虽然很诡异,但是他们真觉得自己的感觉无误。

  这时,大虫子身上慢慢散出点点白光来,那白光像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十分漂亮,然后点点白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云小鳞觉得自己的精神力像大虫子疯狂地涌去,直到整个石洞已是满室白点星光,大虫子慢慢虚化在了空中,直至消失。

  而大虫子原先卡住的凹印内出现了几样东西。云小鳞收回手,有些失神地看着,难道大虫子竟然就这样消失了?不知为何,他心里弥漫出一股难过的情绪来。

  几人没有急不可耐地拿出凹印内的东西看,而是等着云小鳞反应。元圆轻声提醒了他下,云小鳞回过神来,拿出凹印内的东西,只见是一张旧图纸和一本旧书册,云小鳞一脸没有反应过来的懵逼,看看烛印,又看看他哥,最后将视线定在凌千夜身上,“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凌千夜并没有因为历尽百般辛苦找到的东西像个玩笑一样的心虚,淡定道,“你先打开看看——”

  云小鳞将那张旧图纸打开,现是一张星空图,星空图上有些地方被重点标记了,但他也看不出个什么特别来,但他没瞧见烛印和凌千夜两人瞧见星图后不正常的眼神,这时元圆心急地凑过来,伸出手指捏住图纸想让自己看得更清晰点,突然整张图纸像被点着一般,出点点星光瞬间消失了,几人顿时一脸懵逼地斯巴达表情!

  云小鳞看看几人,现烛印和凌千夜都是一副心疼的表情,不过烛印要克制点,凌千夜却是心疼难忍了。

  云小鳞愣道,“怎么了?”他问烛印。

  烛印语气没有太大波动道,“这是一幅我们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广阔的星图,要比我们现在的星图大上数百倍不止——”

  云小鳞瞪大了眼,虽然烛印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云小鳞意识到了这张星图对于帝国来说无与伦比的价值,更广阔的星域,意味着更多的资源、财富和权力。

  这时,云小鳞突然现刚刚消失的星图出现在了他的精神识海内,他张口欲言,可那个瞬间瞧见了凌千夜太过的表情,加上以往对凌千夜种种的不信任,云小鳞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想等到更为保险的时候给烛印和他哥说。

  几人纷纷将目光投到了云小鳞手中的旧书册上,这次没有生刚刚的意外,但是云小鳞打开书册后,现真的只是本普通的书册,不禁都有些难掩的失望。

  不过云小鳞才翻了两页,眼神亮得不行,对几人道,“这是真正的宝贝!”他随手一翻竟然翻到了提高九转仙草培育成功率的方法,还有很多没有见过的材料驯化、武器制造方法,而上面有的驯化出来的材料和武器,很多都是目前极少见到的极品,还更有品材料和武器。

  这时云小鳞才注意到书册封面上有列模糊的字迹,费劲才能辨清写的是金石本草纪录,云小鳞不禁心中一凛,心道这书和金石本草纪肯定有关系,只是具体是何关联可能只能找机会问布依师傅。

  几人都一脸震惊狂喜,毕竟对于星际人类来说,没有谁能抵挡得了极品材料和武器的诱惑。

  云小鳞将这本在他看来相当于秘籍宝典之类的东西给其他几人传阅,但其他人都对训器一途研究得不深,对这本真正的宝典也只能看个表面和大概。

  最后金石本草纪录又回到了云小鳞手上。这时储物戒指打不开,云小鳞将它交给了烛印保管,他总觉得重要的东西放在烛印那要更安全。

  几人在石洞里察看了一番,再也没现其他特别的东西,便准备原路返回。这时突然整个石洞震动起来,几人惊慌四顾,只见震动从祭坛之处出,整个祭坛此时摇晃的厉害,并以肉眼可见的度裂开,只在一瞬间便化为齑末。

  还没明白过来到底生了何事,整个石洞都开始剧烈地旋转起来,站都没法站稳。几人围成一个紧密的圈防止丢散,却只见整个石洞瞬间化为黑色虚空,周围旋转的扭力撕扯着他们,力道大得让他们没能坚持一会便不禁被撕扯开了胳膊,然后纷纷散落在虚空之中。

  只有烛印还紧紧抱着云小鳞不让他离开自己的控制范围。

  这时只见一道强烈的白光笼罩在云小鳞和烛印周身,白光中渐渐显出两道强烈的虚影,虚影渐渐变幻到足以看清是一条巨大的黑蟒和一只白色巨兽以一种奇异和谐的姿势紧紧缠绕在一起,两只巨兽缠绕的身子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最后仿佛融为了一体,然后瞬间没入了两人的身体。

  云小鳞身上散出强烈的光芒来,而烛印身周却萦绕着浓重的黑暗,白光与黑暗相互缠绕,状似角力又似亲密追逐。两人在强烈的撕扯之力中早已昏迷过去,可是即使昏迷也不忘紧紧拥抱着对方,不让对方有丝毫离开自己的可能。

  此时只见云小鳞样貌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幻着,变化的无比的美丽,还带着一丝清冽的诱惑之感,其实原先的云小鳞长相也是颇为清秀可爱的,此时却像是被月光洗涤过一般,从骨子到肌肤匀理,都是如此的美丽诱人,若是有人能够看见,会现这是与烛印、羽云鹤和凌千夜都完全不同的一种美,可此种美却更加的动人心魄、引人向往,不似烛印的克制强大,也不是羽云鹤的清逸出尘,更不似凌千夜的惊艳妖娆。

  其他人早已不知散落何处,只有烛印还紧紧抱着云小鳞,等到黑白两光没入完全时,烛印睁开了双眼,如果云小鳞此时也睁开双眼的话,便会现,烛印此时的眼神太不正常,眼神玄黑近似红,带着一种强烈的掠夺欲,仿佛走火入魔一般。

  此时周围已全然华为虚空,除了云小鳞身体散出的白色光芒,再无一处有亮光,四周全是浓稠的黑暗,烛印也完全靠云小鳞身体的光来照亮他。而云小鳞身体的光也早变成了的柔和的屡屡白光。

  烛印看着云小鳞的眼神带着近似狂的迷恋,他伸出手指轻轻抚摸怀中人的脸庞、闭上的眼睛、嘴唇,眼睛带着一丝不解的疑惑,但又是更多不管不顾的疯魔。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