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1

  71

  烛印仔细描摹了云小鳞的样貌许久, 终是狠狠吻上了他的嘴唇,仿佛带着狂风暴雨般的摧毁和□□,让嫩色的唇绽放出鲜艳的颜色来。

  当烛印猛烈吻上云小鳞的那一刹那,天光顿时驱逐了黑暗,四处变得明亮起来, 他们仿佛落入了一片大草原中,周围都是柔软的青草和鲜艳的鲜花, 远处绿树上莺啭鸟鸣,清澈的河流从不远处流过, 仿佛遗失的乐园。

  云小鳞自睁开眼的刹那便恢复了神智, 但还不知道自己周身产生的变化。他明显感觉烛印看着他的眼神有些不正常, 幽黑的眼瞳隐隐有些红, 不由得担忧地轻抚上他脸庞。

  烛印却像是受到莫大的刺激一般,更加猛烈地亲吻甚至撕咬云小鳞起来。

  云小鳞担心唤道,“殿下?”

  覆在他身上的烛印有一瞬间的怔愣,却又迅不管不顾起来, 空气里弥漫出一点轻微的血腥味,云小鳞感觉到烛印像是更加兴奋, 又像要拼命地克制一般。

  云小鳞看到了烛印眼中看着他的浓烈的yu望,不加掩饰、如此直白而强烈, 他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烛印现在有些接近疯狂的状态, 但是他的眼神又是如此的克制平静而幽深, 仿佛最平静的海平面下掩藏着最爆裂的海啸和火山。

  但是云小鳞心里却克制不住对眼前人的温柔, 如果是他想要的, 他愿意都给他,而他意识到自己内心是如此无法克制对对方强烈的爱意,也会为如此接近对方而感到欣喜。

  接下来的事情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中。

  当烛印进入的那一刻,云小鳞感觉有些茫然,并没有很强烈的疼痛,他本来以为这样的环境下没有良好的润滑,这样的烛印也显得太过心急和粗暴了些,他可能会十分疼,如果运气不太好的话,可能还会撕裂出血。毕竟,他对这种事的印象大部分还停留在上辈子的意识上。

  结果他现自己的身体接受程度出乎意料的好,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般的向导都是这样。在刚开始的一阵不适后,他渐渐感到了一种奇异的kuai感,让他忍不住将烛印抱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想要离得再近一点、要再近一点。

  感受到云小鳞的迎合,烛印变得越兴奋了。

  霎时周围腾起一阵云雾,云小鳞的量子兽变成了一头漂亮而灵动的白色巨兽,一双冰蓝色的眼瞳散出着令人心折的光芒,仿佛充满了对世间的善意,但又像最清晰的琉璃一般,映射着世界原本的样貌,慈悲而不纵容。

  烛印的黑色巨蟒明显也有狂化的迹象,它紧紧地将小白圈在自己的怀里,缠了一圈又一圈,毫无保留地宣告自己的所有权一般。

  等到云消雨散,云小鳞已经被折腾得昏睡了过去,没有克制的烛印精力实在旺盛得不行,即使云小鳞觉得自己现在体质和精力都比以往强了许多,但是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此时周围又恢复了黑暗,不过和最初狂躁虚无的黑暗不同,此时的黑暗仿若星空,上面满布着有若星子的点点白光,让人一时误以为自己是处在宇宙中的一颗美妙而没有被人现过的星球一样。这里所看到的星空,要比贝2星球看到的更大,除了身下的那片土地,周围仿佛都是星空。

  这样仰望星空的感觉容易让人有种漂浮的感觉——

  但是烛印现在并不关心这样的事情,云小鳞昏睡过去后他便一直单臂撑着自己的脑袋看着云小鳞,眼睛一眨都不眨,qing事过后他平静了些,只是那双幽黑还似红的眼瞳显示出了他只是得到满足后稍事休息的猛兽而已,即使如此,这个时候他还是不会忘记时刻守着自己的所有物。他眼神里毫无保留的占有欲是如此的□□直白而强烈,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事物加起来都没有眼里的这个人重要。

  云小鳞醒来看到的便是烛印这样的眼神,他忍不住一阵心悸。瞧见云小鳞醒来,烛印又急不可耐地覆上去想做同样的事,云小鳞用力挡住烛印,带着些惊慌道,“殿下,我还有点疼——”

  烛印一副不接的表情看着他,像是看出了他的拒绝,但也没有强求,只是眼神里的伺机而动太过明显。

  云小鳞觉得自己后面不禁一阵酸软。其实他后面现在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实在是可以说天赋异禀了,可是现在状态的烛印明显不是很正常,而且那方面的精力实在太好了些。他现在毕竟要多考虑一下烛印殿下现在的状况和他们的处境,虽然说实话那样的事他也感到很快乐,但是现在的状况他得让自己考虑更多。

  不过即使云小鳞暂时拒绝了,却现烛印还是以一种锲而不舍的眼神看着他,仿佛要那样看着他等到一个可以的答案一样。

  云小鳞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尴尬道,“天、天黑了才可以——”

  烛印没有丝毫犹豫道,“你闭上眼就可以——”

  云小鳞以为烛印只是嘴滑而已,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问道,“这里是?!”

  虽然没将问题问出口,烛印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并明显有些得意和愉悦道,“这里是我们两个人的结界,只有我们两个人,任何人也无法进来。”

  云小鳞担忧道,“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烛印脸上露出不高兴和不解的神色来,“我们为什么要出去?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好吗?!我不希望别人打扰到我们。”

  瞧着烛印越幽深的眼神和欺身向前的姿势,云小鳞徒劳挣扎道,“可、可是,外面有人在等着我们啊?我哥、元圆,皇帝皇后陛下,我师傅和燕老,还有很多很多人——”

  烛印越不满道,“那又有什么关系?!没了我们,他们照样生活,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的离开对他们压根就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但如果没有你,我会受不了的!”

  “可是回去后我照样还在你身边啊!”

  烛印冷哼了一声,不作回答,却是直接用行动表示自己的不满来,将云小鳞重新又压倒在地上,不满地轻轻撕咬起他的嘴唇,挑拨起云小鳞的敏感地带来。

  刹那间周围的景象又开始扭转着生变化,云小鳞现他们躺在一张柔软的黑丝大床上,身下是又厚又柔软的羽绒,周围是一栋白色的石头垒成的高高的房子,能够望到蓝色没有边际的大海。一波又一波温柔而又有力的海浪涌动拍打着海岸,应和着烛印在云小鳞身上的动作。

  云小鳞觉得自己还试图和烛印讲道理的做法明显是不可取的,但他似乎感觉出来,他们之所以困在这,是因为烛印并不想出去,而殿下会变成这样,却是在离开石洞之时生的一切造成的。但当时的景象,云小鳞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其实如果能和烛印一直呆在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云小鳞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很诱人的想法,可他知道这不是清醒的烛印的想法。

  烛印身为帝国的第一皇子殿下,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他也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更重要的是,这些都不是他们真正的意愿。也许,哪天,当他们年纪足够大时,他们可以尝试一下现在的生活,但肯定不是现在,也不是由现在这样不太理智的意志所控制。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云小鳞来说就像罂粟花窟一般,甜蜜美艳而又散着危险的光芒,他沉沦在烛印带给他的快乐里,却还要试图找到劝说烛印愿意离开的方法,这样的日子不太正常,但是又极易让人麻痹,愉悦的感觉总是让人不太容易清醒。

  这样的日子云小鳞觉得大概过了有一个多月,但他现在的时间感已经不是很准确了,现在他也现了,只要他沉醉在烛印带给他的愉悦里,周围的景象便会不断颠倒着,黑夜白□□阳日落也不断没有规律的变幻着,而只要他稍微清醒着时,周围便是稍微平静一点的白天。

  转变生在云小鳞以为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一天。

  这天,烛印把云小鳞又叠样那样后,将云小鳞轻轻搂在怀里,神色变得严肃起来,道,“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本来被折腾得很累的云小鳞顿时脸上露出惊喜来。

  烛印不满道,“你就这么想离开了吗?”

  云小鳞小意讨好道,“没有,没有——”天知道烛印如果想要在离开之前再来个够本的话,他可真吃不消。

  不过烛印只是看了看他肚子,眼里露出些不甘,又不得不妥协,最后什么也没做,只是将云小鳞抱在怀里让他好好睡了一觉。

  云小鳞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可是他被折腾后实在是太累了,难得被烛印这样温情对待而不是只想对他做某些不可言说的事,一下就睡沉了过去。

  等到云小鳞醒来时,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贝2星球他们家里的床上。一见他醒来,大花便兴奋地凑上来用自己的大毛脑袋蹭他的身体,小灰也抱住云小鳞的手掌欢快地蹭着。

  小白见到久别的两个小伙伴也很高兴地跑出来遛圈,大花和小灰和小白在一块玩耍起来。当然,如今的小白体型已经变得有大花那么大,大花和小灰初时还有些奇怪,不过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后,便将那点疑惑全数丢在了脑后,和小白欢快地玩耍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16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