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

  72

  云小鳞醒来没多久,烛印便将做好的早饭端了进来。云小鳞记得离开时是白天, 可现在却已经是早上, 虽然那个地方的时间是作不得数的,云小鳞还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现在瞧见烛印端着早餐进来, 云小鳞觉得很惊奇, 虽说以前烛印对他也很好,可他是知道他是不怎么下厨的, 当然烛印一直对他的厨艺很喜欢。

  云小鳞连忙起身道, “等我去洗漱。”

  烛印连忙按住他, 故作委屈道, “你想让我做的早餐冷掉吗?”

  云小鳞想想也是, 吃完洗漱也一样。他接过烛印给他做的早餐,一边喝粥, 一边抬眼小心翼翼地瞧着烛印, 还要装作不让对方现自己的偷瞧。但他有些灰心地现, 即使烛印现在看起来很平静正常,但是眼眸里微微露出的玄红色还是暴露出来。他不禁有些担忧。

  烛印嘴角弯起一个调笑的幅度, 凑过去舔了一下云小鳞的嘴角。

  云小鳞脸顿时以肉眼可见的度红起来, 觉得一群草泥马奔过脑海, 心道真是要命了, 为啥殿下变得这样毫无顾忌地撩人了, 他有点招架不住了怎么办!

  烛印瞧见他的反应嘴角的幅度更大起来, 故意道, “我只是尝尝我做的早餐方味道——嗯, 好像很不错。”

  “殿下还没吃?一起吃吧!”

  烛印眼里兴味的光越浓重,毫不犹豫地一把捧过云小鳞的后脑勺用力地吻了下去,末了还故意咂咂嘴唇道,“味道真不错——”

  云小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早知道这样他说什么也要去洗漱了再吃早饭!虽然烛印一点也不嫌弃反倒还意犹未尽的样子。

  黏黏糊糊将早餐吃完,烛印道,“我们得去帝都星一趟。”

  云小鳞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

  等到他出来登上去帝都星的飞船,看见星网上的新闻才现了不对劲,震惊地对烛印道,“为、为什么这时间不对劲了?!”

  烛印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怎么了?”

  “时间为什么过去了半年?!”虽然山人不知岁月,但这也太夸张了吧!

  烛印却一副不足为奇的样子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帝国所覆盖的面积之广阔,是自星际时代以来前所未有的,因此花费了无数人力、财力,才将整个帝国的时间进行有限的统一。”

  “但那也仅局限于帝国能够控制的地方,而我们的结界是帝国所无法控制的,所以里面的时间和外面的不一样很正常。”

  云小鳞目瞪口呆,半年啊,他们消失了半年,虽然他觉得自己挺孤家寡人的,可是这世界上还是有许多关心他的人啊,他能预感到下次他上星网的时候布依师傅和小童一定会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了。早知道,他也应该去见一下燕老的,燕老年纪那么大了,他还这么刺激他,真是太不应该了。

  再一想想烛印的身份,第一皇子消失半年,怎么着也是轰动帝国的大新闻,他们刚回到贝2星球,烛印就要急着回帝都星,也是情理之中。

  一个多小时后,飞船便到达了帝都星,降落在了皇族的专属航空港内。

  才一下飞船,云小鳞便看到好大的阵仗!航空港通道两侧全是皇宫列兵,个个身高腿长、威武挺拔,皇帝皇后陛下在通道尽头等着他们,还有大皇子和大皇子妃,二皇子烛云、小皇子烛黎。

  但令云小鳞感到刺眼和不爽的是,他竟然从人群中看到了羽奎,而这家伙竟然就站在皇后陛下的身边,这实在太奇怪了!谁知道这半年竟然生了什么事!

  皇后陛下瞧见消失半年的儿子,不禁激动得像他们迎了过来,羽奎也一直跟着他身边,而皇帝陛下要矜持许多,脸上表情都看不出太激动来,烛印的几个兄弟也只是站在原地未动,除了烛云脸上有明显高兴的神色外,其他几人的神色都似乎有点微妙。

  烛印拥抱了自己的母亲,对一旁热切地看着他的羽奎视而不见,对皇后陛下直接道,“母后,我已经和小鳞缔结伴侣了。”

  皇后陛下脸上的神色有些愣怔,又有些难以言喻,看着云小鳞久久没回过神来。他早就注意到烛印身边的人了,可是云小鳞变了许多,他一时都未能确定,如今再细看,心中却是大惊,只觉得这云小鳞比以往更要漂亮了许多,和他原来那个星际第一美人的母亲比起来,都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多了一分难以说清的味道。

  云小鳞没想到烛印这么直接,可是想到他们在烛印一直称作的结界里过的没羞没躁的生活,觉得他们和伴侣也差不多了,至于那个仪式,并不是最关键的东西,最关键的,是他们双方的认定。

  但是烛印这样直接而毫无掩饰地说出来,还是当着皇后陛下,云小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些羞涩地叫了声皇后陛下。

  皇后陛下看看云小鳞,又看看身边的羽奎来,脸色不禁有些尴尬,而一旁的羽奎,却是霎时脸色变成了土色。

  云小鳞心里升起不太妙的预感。

  果然只听到已经走过来的大皇子道,“天啦,三弟你竟然已经和这身份不明的人缔结了伴侣?!但这羽少爷可是对你满腔痴心,父皇母后都已经向外界公布他可是你的未婚妻啊!”

  云小鳞感觉自己好像受到暴烈一击,用力克制住自己的身体才没丢脸地摇晃起来。烛印眼里闪过狠戾的光芒,嫌恶地看了羽奎一眼,对皇帝皇后陛下道,“这人与我没有关系,云小鳞已经是我的伴侣。”

  他的语气显得十分平静,仿佛这是再确认不过的事实,但是他的态度,却又显示出无人能变的强势。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周围耳目也有许多,皇帝陛下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难堪,冷着一张脸径自先离开了。

  皇后陛下看看身边一脸泫然欲泣的羽奎,又看看变得有些不一样、好像更无法改变他意志的烛印,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只觉得自己当时就不该心软,怎么现在弄下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

  等回到皇宫,云小鳞才模模糊糊将事情原委弄清了个大概。

  原来羽云鹤和元圆他们回来后带回了他们消失的消息,刚开始皇室还瞒着,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烛印又是第一皇子的特殊身份,皇帝皇后陛下也不免着急了起来。

  可是派了许多精锐力量,都没能找到他们的丁点消息,甚至出动了军队也是如此,万般无奈之下,皇后陛下只得求助了国师大人。

  可没想到连国师大人都没法感知烛印的生死,更别说感知他们的存在,以国师在帝国的威信,皇帝皇后陛下和全帝国的人们算是默认烛印殿下很可能已经永远无法再回来。

  烛印消失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帝国陷入一片哀痛之中,这时候羽奎的母亲提出来,羽奎愿意为烛印殿下守丧,成为他的未亡人。

  皇后陛下初时并没有答应这样荒唐的提议,可是羽奎母亲将羽奎代入宫,让皇后陛下看到羽奎的确是对烛印殿下如何如何的痴情,而羽奎是真心甘愿成为烛印殿下的未亡人,即使烛印基本上已经无法再回来也没有关系。他们对皇后陛下说这是羽奎的一个心愿。

  正值悲痛的皇后陛下看到有人对自己的儿子这般痴情,而且羽奎在他看来,无论是身世、样貌、天赋,样样都是上佳,这样的一个孩子,即使在烛印消失后,还愿意嫁给他,皇后陛下终还是没忍拒绝。

  只是没想到一时的心软,最终变成了乌龙,皇后陛下看着羽奎魂不守舍、受伤的神情,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这孩子。

  皇帝皇后陛下一直没有承认烛印的说法,也就是没有承认云小鳞作为烛印的伴侣身份,同样也没有答应要解除羽奎作为烛印未婚妻的身份。

  皇后陛下看了看羽奎,张口欲言,这时皇帝陛下轻轻拍了拍他手背,在先开口道,“想要成为帝国的第一皇子妃并不是这么轻易的事,云小鳞要想成为第一皇子妃,需要和羽奎之间进行一场比试。”

  烛印丝毫不为所动道,“并不需要。”

  哪知一旁的云小鳞这时开口道,“我愿意。”他想堂堂正正站在烛印身边,而且他也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而且瞧了羽奎一眼,实在不巧得很,他实在看这家伙看不太顺眼。

  皇帝陛下看了云小鳞一眼,脸上的表情不假辞色,“既然如此,那我们三天后便会为你们安排一场比试。”

  云小鳞毫不示弱道,“如果我能胜出,希望陛下到时候不要食言。”

  皇帝陛下不禁怒目,“你!”

  一旁的二皇子烛云却是不禁笑出来,“呵,你这小孩可真有趣,帝国的陛下当然一言九鼎!”

  皇帝皇后陛下都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二皇子的说法,一旁的羽奎趁人没有注意的时候,眼里露出了狠毒的光芒,他才不信他会输给这个杂种!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25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