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4

  74

  在他们看来最大的对手怕就是羽奎了, 烛印殿下的未婚妻,还被皇帝陛下、皇后陛下认可,样貌、天赋、家世样样都出众。当然,样貌被评估为1oo的南朱雀星系领主的长女百雀, 一时间也成为了他们关注的重点。

  当然,外界对云小鳞前期评估的一般天赋值的满分也十分惊讶, 虽然燕老也将云小鳞收为关门弟子,并曾公开支持云小鳞,可见他的天赋的确是不错的,可是很多不了解的星际公民,对云小鳞的印象还停留在孤儿院出身的普通人身上,连精神力都无法具形,如今突然被星际最先进的光脑评估为天赋值满分, 不禁十分惊讶。但这个能搜到的资料一时在星网上也搜不了多少, 倒也不如样貌评估分数的噱头大。

  至于品性, 倒是星际公民最不关心的评估事项了,虽说品性应该是评估一个人相当重要的指标, 可是在这些候选人身上, 大家的分数只要不是特别高或特别低, 都不会是他们十分关注的事项。而家世的评估分数, 云小鳞几乎是所有候选人中最低的了,而且其他人最差的都有8o分, 这差距不可谓不大。

  对于各项评估分数在外界引起的轩然大波, 这些在月光神殿枯坐的少男少女们还不知情, 不过每个人对自己的初始评估分数和最后的评估分数都是知道的,同时各项最高分和各项最低分也会让他们知道,但是其他人的分数他们便不会知道了。

  总共一百零二位候选人通过测试的成绩并不长,很快第一轮的初始评估分数便在外界公布出来了,外界还有好事者专门列出了好几个榜,一个是第一皇子妃候选人综合值排名榜,一个是第一皇子妃候选人单项指标评估分数排行榜。

  目前综合值排行榜排名第一的是羽奎,样貌1o5分,家世11o分,天赋值6o分,品性95分;第二则是南朱雀星系的百雀,样貌1oo分,家世1o5分,天赋值65分,品性95分。羽奎在云小鳞后面测试,样貌也被光脑给出了1o5分的评估分数。

  星际吃瓜群众又乐滋滋地将羽奎和云小鳞的照片拿出来对比,羽奎遗传了佘信子的美貌,而佘信子也是原来的星际第二美人,羽奎的样貌在星际吃瓜群众看来,的确是十分好的,尤其和云小鳞的照片比起来,他们更相信光脑对羽奎的评估分数,而不是对云小鳞的。

  而云小鳞虽然在样貌和天赋值上得到了满溢12o的分数,但实在是家世给出的分数太低,他如今只排在第十。

  期间分数虽然都有微调,但是第一次重大的转变在数小时后,飞云族现任族长布了一项声明,承认云小鳞为飞羽族嫡系子弟,虽然这一切云小鳞并不知情。飞羽族的现任族长如今还是羽岩的兄长羽冬,自上次事件过后,羽岩便一直没能再任飞羽族族长。

  当然,这一副声明是无法说服原先知道朱翎夫人事件的吃瓜群众的,但是声明提到,烛印殿下一行到达了封印之地,从封印之地现的东西可以充分证明云小鳞是羽家的血脉,但是因为干系重大,羽家不会将封印之地找到的证明向世人公布。

  当然,封印之地一行的几人知道他们并没有看到声明能够直接证明云小鳞血脉的证明,但是他们并不会对羽家将云小鳞认回去有什么意见。而会有意见的人,也不会知道这样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很快,云小鳞在家世一项的分数就上升到了95分,这样他一瞬间便比羽奎高了12分。

  其实对于外界来说,飞羽家族这样的举动他们还是很难理解的,不说云小鳞的血脉一时还很难说清,就说这羽奎,也是飞羽家族的嫡系子弟,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们布承认云小鳞血脉的生命,怎么看都十分微妙。

  一时间,星网上刷满了关于云小鳞的□□和羽奎的正面消息,两人间的分差不断缩小,这样的动作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实在是太明显了。

  而在月光神殿里打坐的候选人们对于外界生的一切都并不知道,羽奎则在知道自己分数、并看到最高分最低分后,便笃定家世最低分的一定会是云小鳞,毕竟除了云小鳞,家世评估分为6o的再没有第二个人能成为第一皇子妃候选人了。

  这样一算下来,他的总分一定过了云小鳞,而至于其他人,他并不是那么担心。

  就在羽奎认为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外界又出了一道重磅消息。有人将羽奎母亲和别人私会的照片到了星网上!一时,这照片比第一皇子妃候选人的综合评分榜传播得还快!

  关键是这照片尺度还无比之大,而照片里男人还不是同一个。尽管佘信子以美艳著称,但曾经也是能和星际第一美人朱翎夫人比肩的美人,如今星际人类衰老得慢,即使佘信子已近4o,其实样貌看起来与二八佳人看起来也相差不大,相反更多了许多成熟抚媚的诱惑,是年少的女孩所难以比拟的。

  一时间佘信子和许多男人的艳照几乎是以光的几何度传播的,吃瓜群众抱着各种各样的心理围观,有纯属抱着掠奇心理赞叹佘信子的身材和美貌以及成熟风情的,也有调侃照片里不同的十来个男人,虽然都其貌不扬,但无一不身轻体壮、肌肉强健的,也有的在那搬出朱翎夫人的八卦,嘲笑羽岩虽以前身为飞羽族族长,贵为帝国上将,迎娶了两大星际美人,结果头上都绿成了草原。

  就连皇帝皇后陛下也没料到这样的闹剧,而羽奎作为被他们认可的第一皇子妃人选,母亲竟然作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还被曝光出来,在星网上被大家作为掠奇的噱头和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时间连皇室的脸面都十分难看。

  羽奎的综合评估分上家世一项跌为8o,云小鳞也受到波及跌到85。本来佘信子的艳照曝光与云小鳞关系并不太大,但佘信子作为羽岩的现夫人,曝出如此丑闻,短时间内自然会对整个飞羽族的声誉造成重大负面影响,而才被飞羽族公开承认的云小鳞便算作牵连了。

  世界上最恶心的事情大概也不过如此,不是和你最厌恶的人都得你死我活,而是和你最厌恶的人变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要对付他们反倒需要有剜肉疗伤的勇气。当然,云小鳞也不知道这24小时之内如此多的变故和风波,便也不用为这样的事情感到糟心了。

  却说飞羽族的主院今天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日子了。在看到佘信子曝出的丑闻后,羽岩连忙从中央防卫星系驻地赶回了帝都星,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他坐在自己的房间面色黑沉如水,看着面前低眉顺眼、面色苍白的女人时,天色都还未黑。

  佘信子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不对,她想过,她想过当羽岩知道她背叛他时,看到他的愤怒她会多么的痛快,但她没想到竟然会是以爆出这样一个惊天大丑闻的方式曝光出来。

  她一直做事都相当狠辣而小心,与那些男人混在一处都是在拉米顿酒店的专属房间内,而拉米顿酒店的房间是全帝都星最豪华也是安全性最高的。据她所知,帝都星不少贵妇人和自己丈夫面和心不和,各自玩各自的,都是在拉米顿酒店包的房间,也从来没出过这档子事。

  当然,也有吃瓜群众扒出了佘信子与人厮混的地点一直都是拉米顿酒店,拉米顿酒店的声音一时还真有些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帝都星有些龌龊事的贵族们都不愿再到这里来,而全星际的人们来到帝都星都想参观一下引起这么大风波的所在地拉米顿酒店。

  羽岩看着佘信子脸色黑沉如水,一言未,佘信子微低着头,面色苍白,眼神晦暗未明。像是终于绷不住,佘信子扑到羽岩跟前,抱住他的双腿小声啜泣道,“羽君,是我对不住你——我不该背着你与那些人混在一起。”

  羽岩还是未一言,佘信子只感觉背上仿佛有一道蚀骨的狠毒视线侵蚀着她,仿佛要腐烂她的心脏。她不禁浑身止不住抖,带着恐惧的啜泣声强自道,“我、我也是被逼无奈的,谁让你、你每次都不肯碰我呢——”

  佘信子只听到一道冰冷透骨的声音轻轻“呵”了一声,羽岩伸出两根手指仿佛嫌恶似地掐住了她下巴,狠厉的视线盯住她道,“当初是你自己心甘情愿选择的,既然按耐不住寂寞,就不要进我们羽家的大门!”

  “今天你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滚出羽家,还有你的儿子,也一起带走。”

  佘信子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虽然她知道应该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听到羽岩要将羽奎也毫不留情地赶出羽家时,她却是没法接受了。她不敢相信地质问道,“羽君,就算你想赶我走,可是、可是奎儿还是你的孩子啊!”

  羽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眼里闪过冷厉的光芒,“我从未碰过你,羽奎又怎么会是我的儿子?!呵——让他冠了十八年的羽姓,你也该心满意足了。”

  佘信子像受到惊吓般一下松开了羽岩坐到了地上,“怎、怎么会?!”

  “怎么不会?!以你的能力,还不足以让我中了你的致幻剂受你摆布。即使是你以为的那唯一一次,也并没有生你以为的事。”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佘信子在羽岩面前反倒不再那么恐惧起来,她大声地笑起来,有点像失心疯一样,她抹了抹自己眼角的泪,笑道,“羽岩啊羽岩,我既然是个笑话,你又何尝不是?!明明知道奎儿不是你的儿子,你既然抚养了十八年!而那个女人的儿子,明明是你的种,你却将他丢在了孤儿院门口。呵呵,真是好狠辣的手笔,我们这些妇道人家可真是望尘莫及!”

  羽岩不禁死死皱紧了眉,强压住心头蓬勃上涌的怒气,如闪电般出手狠狠卡住了佘信子的喉咙,“不想找死的话马上给我滚!”

  佘信子轻轻推开了羽岩的手笔,优雅地起身掸了掸自己脏皱了的华丽的衣裳,抿了抿自己耳边弄乱的丝,一点也不见方才的失魂落魄道,“既然羽上将高抬贵手,我当然要走!”

  说着一步一摇离开了房间,只是末了回过头来瞧着羽岩,眼里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情绪道,“羽君,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再见!”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43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