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5

  75

  佘信子离开后,一个黑衣人出现在羽岩面前道, “将军, 我们就这样放这个女人离开了吗?这个女人留着必定是个祸端!”

  “你派人监视她,但要注意不被她现。如今闹出这档事, 不管是把她留在羽家还是杀了她, 都会惹来她背后人的怀疑。我会将这事禀告陛下的,你做好自己的事便好!”

  黑衣人恭敬俯身行了个礼, 瞬间从房间内消失。

  不久,羽岩公开布声明, 他与佘信子离异, 佘信子带着羽奎离开羽家。一时间, 羽岩的形象更是落到谷底,虽然星际许多男人表示对羽岩的做法理解,但是更多的人却觉得,即使佘信子风评有亏, 两人好聚好散, 但为何羽岩对自己的儿子羽奎都这般无情,将他逐出了羽家?!

  而且羽岩这样迅的反应,并没有获得人们的一丝好感,毕竟佘信子和这么多男人厮混,作为她的丈夫,他们并不相信他一点痕迹也没现过, 但明显只是在丑闻曝光后才迅摆出一副一刀两断的样子。这样的架势太过无情, 而且说明羽岩压根就不是一个好男人, 更别谈一个好丈夫。

  即使如此,羽岩和佘信子公开离异的消息带来的震动也很快被更新刷新的消息湮没了,羽奎的家世评估分数降到了75,成为了所有候选人中家世评估分数最低的人,如此一来,吴秀还有王家的王橙都过了羽奎,而吴秀和王橙的分数一样,只是在项目上有些细微的差异。而这王橙,实际上正是王蓝的姐姐。

  在24小时结束之前,又爆出几波消息,比如谁谁谁家风好,心地善良,平日经常做好人好事,又比如谁谁谁平日里实际上是个仗势欺人的主,喜欢欺负同学啥的。

  等到第二天24小时后结果公布时,1oo来位候选人竟然现排名第一的已经是南朱雀星系领主之女朱雀,云小鳞位于第二,王橙、吴秀位于第三、第四,羽奎则在第五,甚至压根都没有翻盘的可能。

  羽奎看到自己的分数无疑是崩溃的,他压根都不知道外界生了什么,他的家世便降到了最低分数,他的平行数值也降到了8o,而百雀的品性数值升到了11o。

  看到各种不同分数的变化,云小鳞不由怀疑地看了看那只大乌龟,总觉得事情怎么怎么不对劲,说这只大乌龟准吧,那短短24小时之内收集到的数据产生这么大的变化,代表之前的数据分析不够准确吗?说不准吧,看起来还蛮像那么回事,挺能唬人的。

  据说在第一皇子妃人选有很大争议的时候,皇室便会选择用光脑分析来确定第一皇子妃人选,而结果通常都很准,所以人们对光脑的分析都是很相信的,而且大乌龟代表的光脑更是人们推崇的对象。

  如今云小鳞看着这只大乌龟,突然怀疑自己答应下这件事会不会太愚蠢了些——这样随机变动的数据,最后能确定他是第一皇子妃的人选吗?就算被这样的方式确定下来,他觉得好像也有些滑稽的感觉,并没有让他觉得多么的郑重。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他最关注的事情,他现在最关注的应该是综合评估分数已经过他的百雀,假如真爆出个黑马最后分数比他高,就现在而言这坑爹的光脑他觉得太可能了,难道他还真要将烛印殿下拱手让人,就算再丢脸他也不可能愿意做这样的事的。

  不过他当然不愿意丢这样的脸,而现在还剩下天赋值的一半以及预言评估系数还未评定,他是怎么着也要拼一把了。

  第二天便进行剩下一半天赋值的测试。天赋值之所以分为两部分,第一半实际上看的是候选人的先天品级和潜力,后一半看的则是候选人如今达到的成就。

  候选人可以从测试内容三选一,一个是进入训练舱进行模拟测试,一个是实地制造训器,另一个则是选择治愈狂化的动物。

  候选人年纪都比较小,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大部分都选择了进入训练舱进行模拟测试,模拟测试的内容更丰富,是他们习惯的,而且也不会有什么实际的伤害。

  云小鳞则选择了制造训器,这是他现在最感兴趣的,也是他做的最多的。自从纳米布沙漠之行后,他还没有制作过一件完整的训器,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产生了质的变化,他自己也很期待能制作出什么样的训器出来。

  而云小鳞最大的对手百雀则选择了治愈狂化的动物,吴秀和王橙则是选择进入训练舱进入模拟测试。云小鳞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不敢置信的羽奎,现在早已丧失斗志,也随大部分人选择了模拟测试,他心里知道外界肯定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了不得的大事,但是却只能在这里继续测试无能为力。

  还有少部分人也选择了制作训器和治愈狂化动物。

  很快测试开始,制作训器是在一间专门的处理室内,足足能够容纳下总共十来个选择制作训器的候选人。云小鳞在短短时间内已经想好自己要做什么,他想制作出一把武器,送给烛印殿下的武器。

  在更早的时候他就有这个想法了,可是那时候他觉得自己能力有限,如今从纳米布沙漠回来,他觉得自己肯定可以做到了。而且没有比在这个场合这个时间制作出一把武器送给烛印殿下更有意义了,仿佛在全帝国能够觊觎烛印殿下的这些出身不凡的少男少女面前宣示他对烛印殿下的所有权和势在必得的信心,他觉得这真是个不错的注意。

  很快云小鳞选好了需要的材料,月光神殿提供的材料很丰富,也有很多不错的,但是武器的主体和核心材料,还是得用云小鳞以前自己储存的。

  他选择用黑陨铁制作剑的主体。黑陨铁在星际是很常见的武器材料,不管是入门的新手还是训器大师,都喜欢用黑陨铁制作武器,但是不同的人不同级别的训导师驯化出来的黑陨铁性能差别都很大,但黑陨铁能够作为如此常用的武器材料,自然有它的优势所在。它韧性够强,足够锐利,极端环境也足够稳定,即使是离子屏障也能够破坏。

  而武器的形状他还是选择的最普通的剑。虽然现在武器制式丰富,很多哨兵的武器都选择和自己的量子兽拟态十分相近的制式,但是剑式仍是很多人青睐的样式,毕竟,最简单的便是最经典的,在强者手里能够达到一通百通的效果,足够简单,便也更少的局限。

  云小鳞觉得对于烛印来说,使用最简单的剑再合适不过了。

  月光神殿提供的材料有黑陨铁,还是上品,云小鳞不禁感叹果然皇室还是够壕。但即使是上品的黑陨铁原材料,还需要高强度的纯粹驯化,这就很考验训导师的能力了。

  云小鳞释放出精神力开始对黑陨铁的结构进行梳理。

  在帝都星中心城边缘高处的祭庙内,两个白胡子老头坐在茶室内对弈,其中一个正是国师元明,棋桌旁边摆着一面显示镜,里面正是云小鳞处理黑陨铁的样子。

  元明对面的白胡子老头漫不经心地将一粒棋子直插对方心腹,状似惋惜道,“这小子竟然选择了黑陨铁进行处理,莫不是太自大了些——即使是燕老这样的大训导师,要将黑陨铁锻化成完美的状态,至少也要一整天。呵,这小子莫不是想直接拿块石头交上来吧——”

  元明笑呵呵道,“陛下为何不能相信殿下的眼光呢,命中注定的东西,不能强求也无法改变——”

  对面老头正是烛印祖父烛原,十多年前将帝位传给烛印父亲后便在宇宙中四处游历,就连皇帝皇后陛下都有许多年没见过他了,谁知道他竟然会出现在祭庙中和元明在一块优哉游哉的下棋喝茶,顺便看一下他孙子的选妃测试。

  烛原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但看起来脾气好像仍不是太好,冷哼了一声道,“朕的皇孙可是命运选定的第一皇子,就凭这个小子,怎么配得上他呢——”

  “那陛下看上的南朱雀星系领主之女就配得上了?”

  “哼,至少比这个云小鳞强多了——”

  “怎么觉得陛下有种嫁女儿的心态呢——这云小鳞好不好,陛下心底再清楚不过了。”

  “朕可不知道他好在哪——”

  元明只觉得烛原年纪越大倒好像越活越回去了,也不再和他争,反正他也只是命运的启示者罢了。

  云小鳞并不知道不远的地方还有两个老头默默注视着他的情况,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在他的识海里渐渐显示出了面前这块黑陨铁的透视结构。他用他的精神力将黑陨铁里的杂质剔除,将他的结构处理得越完善,而黑陨铁此时周围已被一阵白光环绕。

  只过了大概两个小时,黑陨铁周身蓦然爆出一阵耀眼的蓝光,云小鳞欣喜地睁开了眼。

  而祭庙茶室内的烛原也蓦然停住了手,仿佛愣住了般,元明颇有些得意地笑了笑道,“怎么样?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燕老头会看上这小子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烛原僵硬地转过头,良久才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小子的处理手法很像一个人?!”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52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