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76

  76

  元明脸上的神情也不由变得严肃起来, “你是——指那个人?!”

  烛原缓缓地点了点头。

  “可、可是那个人消失了那么多年!那人消失之前云小鳞这小子还没出生呢——”

  “不会错的, 绝对是那人的手法——”烛原像泄了劲般连手指上的棋子都掉落在了棋盘上, 往后靠在了软垫上。

  元明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将棋子放回原处, 像是劝道, “都这么多年了, 还何必耿耿于怀呢——”

  烛原起身, 拂了拂衣裳并不存在的皱纹, 叹道,“罢了罢了,小印的伴侣,都随你们去吧——”作势三两步就到了门口要离开。

  元明并未起身, 仍是不紧不慢的语气道, “你不想找到他吗?”

  门口的身影顿了片刻,傍晚的夕阳照进来, 皆白的须上仿佛镀了一层金光,在最后的灿烂里仿佛带着一丝燃烧余烬的哀伤。良久,烛原都没有说话,等到元明再看时,他早已离开了茶室,甚至离开了祭庙, 又到了别人找不到的地方。

  元明又轻轻叹了口气, 再看那面显示镜内, 只见到云小鳞将赤焰石嵌在了剑柄上, 完全融合后一催动,这把剑便出整个摄人心魄的冰蓝色光芒。

  即使是隔着显示镜,元明都知道这是一把极品宝剑,那流畅犀利的剑身,和剑身上纯粹如黑夜的黑色,仿佛能斩断世上一切阻碍一般,如果拿到星海掘沙拍卖,至少是上百亿的价格,可是即使如此,这样的东西也是有价无市。

  元明仿佛自言自语地叹了口气道,“命运注定的,又岂是一个?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呐,大灾大难,便有大能出世,只望众生泯泯,能平安无恙——”

  云小鳞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终于将送给烛印的剑制作出来,他给它取了个名字叫“鳞印”。这时候其他候选人基本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也是刚好在最后时间截止前恰好完成,连最后的打磨都有些慌张。

  当云小鳞将鳞印交给光脑检测时,大乌龟仿佛等得累了一般打了个长长的漫不经心的呵欠,它将鳞印放在测试台上,当看到测试台出因为品级过高无法显示等级的红色警示信息时,顿时睁大了两颗绿豆眼,连忙将鳞印拿到身前来检测。

  别看它是只大乌龟,关键时刻身体还灵活得很。

  不一会,大乌龟便露出一副受到极度震惊的表情,看了看手里的剑,又看了看云小鳞,若不是它一直守在这,亲眼所见,它简直无法相信这把剑竟然会是这么小的小孩就制作出来的。大乌龟在心里给自己刷了无数遍屏,“这就是神迹啊!”

  虽然作为星际最先进的光脑,按道理应该是最讲究科学的,可人们都不知道它这个光脑里,住着一颗向往神迹的心。所以自从知道它要为命运选定的第一皇子测试挑选伴侣后,它是无比之乐意的。如今瞧着云小鳞,这个传说中为烛印殿下所认定和青睐的恋人,大乌龟突然有种福至心灵、被一道神光劈中的感觉。

  天赋值的另一半分数很快出来,云小鳞仍旧得了72分,和原先的72分加起来足足有144分,而这一轮百雀得了55分,和原先的65分加起来在天赋值一项上得了12o分,在云小鳞品性分数没有变动的情况下,综合分数也反了百雀。

  而云小鳞在天赋一项上出其他候选人的也就更多了,实际上这些候选人都是帝国的佼佼者,在天赋一项上绝对都是在同龄人中杰出的,只是和云小鳞比起来,便都不太够看了。

  而实时得到结果的外界更是震惊了,星网上对云小鳞的评论莫不风向一变,全是赞叹他百年难得的天才,纷纷看着展示出来的鳞印流口水,无数哨兵蹲守星网默默刷屏流口水,纷纷叫着“这辈子能得到皇子妃制作的一把宝剑,就是死了也值了!”

  星网上全都默契地一致改口把云小鳞叫作皇子妃,而且一点违和也不觉得有。

  如果云小鳞知道外界的一切的话,一定会感叹,原来才能才是最能根本改变人们看法的东西!如果你是天才的话,便好像一切都能被理解了,天才是人类会本能崇拜的事物,是人类对智慧和生存崇拜的体现,越了样貌,越了家世,过了权势与财富。当然,如果是一个拥有颜值的天才,那毋庸置疑便会引起人们毫无理智的膜拜。

  当然,这样的疯狂是在第二天结果出来后云小鳞最新的照片布到星网上的时候引起的轩然大波了。

  这一天的测试过后,候选人们还需要在月光神殿过一夜,等待第二天预言符合系数的公布,然后得出最后的成绩,最终确定第一皇子妃的人选。

  不过到这个时候,一般人都知道自己肯定没有什么希望了,而目前分数最高的便是云小鳞和百雀,这些不知情的候选人们认为羽奎也是有机会的。

  毕竟预言符合系数这种东西,在他们看来是可以被皇族操纵的,如果他们中意哪一个候选人,那么将这候选人的系数抬高,其他人的系数压低,那么这个人被选上也不是很难的事。虽然预言符合系数是由星际光脑来操作,但是他们还是觉得星际光脑最终还不是听从人的指令。

  这一夜云小鳞本以为自己会很不平静,结果却很快就睡熟了过去。

  而皇宫东南烛印的宫殿内灯火还十分通透,烛印坐在书桌前,靠在椅背上瞧着桌上投影的屏幕上显示的云小鳞制作出来的鳞印以及云小鳞最后的分数,眼中是幽深而又带着掠夺的神色。

  一名云小鳞从未见过的侍从站在他对面,恭敬俯身道,“殿下,我们真要如此做吗?即使不这样,皇子妃殿下也完全能够胜出。”

  烛印轻轻笑了一声,那声音虽在笑,却带着十足冰冷的意味,另对面的侍从不寒而栗,“呵,只要是小鳞的愿望,我当然会满足,但是有人竟然敢试图操纵我,那我自然也得让他们脸面好看点。”

  侍从不敢再一言,道了声“是”后便恭敬离开了。

  烛印伸出手指摸了摸屏幕上鳞印的照片,脸上的笑容带着些不正常的热切来,自言自语道,“小家伙,这把剑不会就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吧?真可爱——”

  第二天上午,预言符合系数便出来了,与此同时,所有星网公布的综合分数同时刷新,一时间,除了云小鳞之外,所有候选人的预言符合系数全部都是零,最后分数也全部变为零,而只有云小鳞的预言符合系数是1oo%,最后灼眼的成绩挂在屏幕上。

  所有的候选人顿时全都傻眼了,就连云小鳞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于大部分候选人而言,本来对第一皇子妃的位置已不报什么希望,可是最后结果为零的分数这也太莫名其妙了些,也让他们感到有些屈辱。

  面对一道道愤恨的视线,云小鳞真想表示自己也很无辜,但是他在烛印殿下的事上是不会有丝毫妥协和心软的。

  皇帝和皇后陛下瞧见最后的结果,虽然也觉得有些滑稽,可是之前的测试已经让他们完全认识到云小鳞不仅仅是他们所了解的那样普通,大概只有云小鳞这样不世出的天才才是能配得上他们儿子的人物。如今在他们看来,云小鳞已经完全变成了天才般的人物——

  而自从朱翎夫人的事件曝光后,皇帝陛下只会觉得羽奎是让皇室更抹羞的存在,已经完全不将他考虑在范围了。

  经过如此一番大的折腾,全帝国都知道云小鳞已经成为了第一皇子妃的人选,不久皇室言人宣布,在云小鳞满二十岁后,将会为烛印和他举办婚礼,而订婚仪式则确定在三个月后。

  在帝国的人们的期望中,这将会是一场盛大而奢华的婚礼。

  但是,没能等来烛印殿下与云小鳞的订婚仪式,帝国边境全线传来异兽大举进攻的消息,其中尤以小巨鳞星系受到的攻击最为强烈。

  为了保证边境居民的安全,边缘星系驻军已经竭尽全力抵挡在最前线,争取为边境居民的离开争取更多的时间。

  在全线边缘星系告急的消息传回来后,帝都星政军便启动了最高警备状态,皇帝皇后陛下调配了大量的军队和物资支援前线,可是不久,小巨鳞星系传来噩耗——胡勘上将战死了!

  一瞬间胡勘上将战死的噩耗传遍了整个帝国,胡勘上将作为帝国最勇猛的将军,竟然战死在异兽攻击的最前线,这对于帝国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一场翻天覆地的海啸,基本上都快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异兽一时间变为最可怕的代名词。

  但对于帝都星的脑中枢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却是确定能够代替胡勘上将的人选,并及时稳定民心、军心!否则人心动荡之下,如此危急之间,异兽很快能以摧枯拉朽般的气势迅占领帝国的大半星球和领土,对于帝国公民来说,这是十分危险的事!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60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