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7

  77

  对于烛印和云小鳞来说, 最开始的战争消息对他们的影响不是很大,毕竟前线有帝国的数千万军士,和所有人一样, 都以为这只不过是来势更为凶猛一些的异兽来犯而已。

  云小鳞将鳞印送给了烛印, 还将这把剑的名字公布了出来, 星网上一片叫嚣着虐狗的哀嚎, 还有许多段子手在星网刷评诸如“爱他就要送他自己亲手制作的宝剑”、“这是第一皇子妃才能有的大手笔”、“你送我宝剑,我回你以#宝剑#”、“呵呵, 我不能制作宝剑, 但我可以把我的宝剑无时无刻送出去——”以及“你的宝剑谁稀罕, 谁知道几秒还是三分钟——”星网上的话题顿时转变到了一个少儿不宜的范围。

  但是当胡勘上将战亡的消息传来后, 星网上顿时早已没了第一皇子妃和第一皇子的热门八卦,就连云小鳞的照片也没能掀起太大波澜,大家都陷入了惊惶之中。

  而烛印在胡勘上将身边呆了八年,胡勘上将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有着亲缘关系的大舅,更是亦师亦友。即使云小鳞能感受到自从封印之地一行回来后,烛印变了许多,瞳孔是不是隐隐透着幽黑玄红的颜色也没有消失过, 但是毋庸置疑胡勘上将的死对烛印来说震恸很大。

  烛印向皇帝陛下和帝国军事委员会提出了前往小巨鳞星系接任胡勘上将指挥第七军团的申请, 一时帝国军事委员会陷入了剧烈的争议。有的认为现在前线形势如此危险,身系帝国命运的第一皇子前往小巨鳞星系深入战火的第一线, 实在不恰当;也有人认为即使烛印殿下天赋强大, 但毕竟资历轻、经验浅, 连胡勘上将都没能守住的前线, 派烛印殿下去也根本无济于事,很可能只会给帝国带来更大的损失。

  当然,也有人认为烛印殿下是最合适的人选。在如此危急的情势下,连驻扎小巨鳞星系的胡勘上将都无法抵挡,可以说帝国目前更找不到第二个比胡勘上将更厉害更熟悉小巨鳞星系的人来接手第七军团。

  与其如此,烛印殿下反倒成为更合适的人选,因为烛印殿下在小巨鳞星系呆了八年,对小巨鳞星系足够熟悉,而且因为他第一皇子的身份以及和胡勘上将的关系,接受第七军团也会更容易。更重要的是,持这种观点的人对烛印殿下有很强的信心。

  在帝国军事委员会争论不休的时候,这天,烛印带着云小鳞去了祭庙。

  在祭庙的神像前,烛印请求国师元明为他和云小鳞主持婚礼。听到烛印猝不及防的请求,国师元明和云小鳞都唬了一跳。

  连云小鳞都不知道烛印的目的。自从第一皇子妃的挑选测试完后,烛印便和他住在了皇宫外的属于烛印名下的别院内,这天早晨烛印压着云小鳞这样那样一番后,两人匆匆用过早饭,烛印便带着一头雾水的云小鳞来了祭庙,然后猝不及防地提出了方才的请求。

  国师元明没有立即答应下来,而是问道,“在云小鳞满二十之后,殿下就可以迎娶他了,为什么要急于这一时?这样也显得很仓促——”

  “我已经向帝国军事委员会提出前往小巨鳞星系接手第七军团,再回到帝都星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只有早日娶到小鳞,我才安心。”

  云小鳞不禁浑身一震,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烛印要前往小巨鳞星系。虽然自从胡勘上将战死的消息传来后,他知道烛印殿下就在谋划许多事情,但是他不知道他要代替胡勘上将接手第七军团驻扎在小巨鳞星系,如今帝国最为水深火热的地方。虽然这很像烛印殿下的风格,但云小鳞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担忧。

  元明貌似思考了一番,抹了抹自己的白胡子对云小鳞道,“小鳞你愿意吗?”

  云小鳞看看烛印,只见恋人的神情是如此地坚毅,眼神是如此的幽深,即使三个月后的订婚仪式也无法如期举行,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奢华的仪式只不过是虚无的表象而已。

  云小鳞没有丝毫犹豫道,“我愿意。”

  即使烛印的表情是如此是坚毅冷漠,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心荡神旌的动摇。

  烛印将云小鳞抱在怀里,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头上,一缕白色的精神力从双方的额间析出,缠绕着对方轻轻游动。国师元明大人在一旁做了个手诀,闭上眼睛轻轻念着祷词,烛印和云小鳞的精神力最后化作一个白色的细环,最后套在对方的无名指上,不时,只见双方额头上现出一滴红色的血印,然后白色指环的精神力和血印都消失在对方的身体里。

  两人不禁睁开眼睛,眼里满是纯粹的欣喜,烛印给了云小鳞一个珍而重之的轻吻。

  云小鳞抬起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不禁觉得有些神奇,他现只要用自己的意念催动,无名指上的白色指环还是会显现出来,白色的光芒轻盈而柔和,他觉得很美。

  他知道这是最高的灵契伴侣,与对方共享生命、精神力和灵魂,永远无法背叛!

  烛印单膝跪地,抬起云小鳞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他无名指上的白色指环,云小鳞只觉得一阵颤栗的感觉直接传上来。

  不久,烛印的任命还是颁布了下来,他需要尽快赶到小巨鳞星系接手第七军团,自然他基本上也不会再回到第一军事学院上学了,当然以他可以提前毕业。

  离开的前一晚夜晚的星子特别多特别亮,夜空也黑得特别纯粹。烛印的别院是座位于帝都星中心城半山腰的别墅,从窗外能看到美丽的山谷和夜空。

  夜晚的风轻轻拂过窗帘,带来一丝凉意,晦暗的室内,只能隐约见到烛印在云小鳞身上努力耕耘的身影。云小鳞本以为烛印在离开前会可着劲地折腾他到天明,却没想到烛印只是克制地要了两次,便意犹未尽地躺在他身侧将他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的肚腹,带着一丝别样的柔情。

  这是很奇怪的举动,但云小鳞满脑子想的却是第二天烛印殿下就要离开帝都星前往小巨鳞星系,并且不准备带上他,而他第一次违背烛印殿下的意愿自作主张,他要偷偷摸摸登上烛印殿下的飞船,跟着烛印殿下一起前往小巨鳞星系。

  在这之前他试图提出过这个请求,却被烛印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云小鳞无法忍受自己的恋人在战火的前线,而他自己焦急地等在后方,什么也不能做。于是他自己做了这个大胆的决定,并且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

  他现在庆幸烛印只要了两次而没有做到天亮,这样让他第二天偷偷跟在烛印身后时不至于身体太疲累而耽误。

  第二天天还未亮,烛印已经起来收拾好前往帝都星的军事航空港。

  他走之前云小鳞还装着睡得很熟没有醒来,烛印以为是他昨天累到了,没忍心将他叫醒,也是不太忍心眼睁睁的离别,只是轻轻在他额上印了一吻,又温柔地抚摸了几下云小鳞的肚腹,便离开了。

  烛印走后云小鳞没听见动静后,便一骨碌爬起来,迅洗漱穿戴好,便远远坠在烛印的队伍后面。烛印殿下要前往小巨鳞星系接手第七军团的消息早已向外界公布,如今前往航空港虽然也是简便出行,但是还是有了一列侍卫队跟着。

  今天听到消息赶到航空港为烛印送行的人们很多,他们带着强烈的希望,希望烛印殿下能够抵挡住异兽的攻击,守住帝国的领土;而且他们对他们的第一皇子殿下怀着一种强烈的热切。在人群中没有看到烛印殿下送行的准第一皇子妃,人们不禁对云小鳞都微微有些不满。

  而这时,云小鳞趁着人群混乱,早已打晕一个小士兵乔装打扮混到了飞船上。只可惜他打晕的这个士兵兵衔有点低,只能在飞船底层,而且还是守门的,完全看不到烛印殿下人影。

  这时飞船已经起飞,烛印听见脚步声从舷梯上下来,他忍不住抬头好奇看了一眼,瞧见一身军装的烛印,身后还跟着几个副官。

  这样的烛印对云小鳞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肩宽腿长,深色的军装完全勾勒出了烛印诱人的身材,透露出一股强烈的禁欲气息,让他忍不住想要撕裂这层禁欲的屏障,看这人为自己疯狂的样子。

  云小鳞忍不住有些看愣了眼,等到烛印注意到这道特别的视线时,他才回过神来惊惶地低下头,有些心虚地眼神乱瞟盯着自己的鞋尖,却见到一双军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听到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天知道这个士兵叫什么名字,云小鳞不禁有些紧张,准备胡乱编造一个,心念电转间瞧见这士兵的身份标识上写着“孙小力”,急急忙忙答应出来。

  烛印语气没什么情绪道,“嗯,你以后就跟在我身边。”

  烛印身后的几个副官不明就里,这个“孙小力”原来的长官瞧着他,不禁露出些怀疑的神情。

  云小鳞心里咯噔一下,心道烛印不会就认出他了吧,虽然有些忐忑又有些心虚,但是能跟在烛印身边,比当一个普通的小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一面总归是要好很多的。
  浏览阅读地址:/dihuangzifeidalianjishaoxiang/8667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