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灵九劫 > 第99章 远行

第99章 远行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此次回归,刘凡不仅实力大增,还带回来如此多宝物,真是令人眼花燎乱,就连凌震天都不得不惊叹这个小外孙手段过人,资质逆天,众人各分得不少福利,一个个欢天喜地,心花怒放。

  随后凌府摆下盛宴为刘凡与凌玉朗洗尘,刘凡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大家频频向其敬酒,相谈甚欢,他的经历成了众热议的焦点,酒宴一直持续到大半夜才结束。

  现在几乎整个东凌大陆各大势力都在通缉刘凡,他成过街老鼠从喊打,近一个月他足不出户,一直待在凌府修练,修为进一步巩固,提升到先天五层后期,同时将各功法术法重新梳理,并且摒弃了鬼王宗的御魂战诀,只保留了勾魂、荡魂与镇魂三大攻击魂技。

  说实在的,那御魂战诀与天元幽冥诀一比,简直就是个渣,其实刘凡有点后悔抢夺此魂技,结下鬼王宗如此大敌。

  外面风云变幻,刘凡消失的这段时间,各大城池的大街小巷贴满了他的高额悬赏令,就连凤凰城也不例外,百万上品灵石外加天级丹药和宝器使人风狂,而且是多个宗门同进发布的通缉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时间众多高手都追踪刘凡,恨不得掘地三尺将他找出来,连许多不问世事的老家伙都出动了。

  刘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凤凰城不能再呆下去了,这些人来势凶凶,自己一旦暴露,就会连累到家人,因此决定远行,随后将身上大部分修练资源交给了母亲,只留下三十万上品灵石和少量丹药,并且将紫蛟留下来作为隐形杀手锏以保护家人。

  第二天傍晚,刘凡辞别母亲与外公等人,易容成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普通青年出了凤凰城,一路向北飞行,这次母亲凌香兰虽然有点不舍,并未阻拦,还是支持儿子出去历练,这是无奈之举。

  飞棱疾速划过天际,瞬息千百里,飞快越过千山万水,红日西下,刘凡乘飞棱已经远离凤凰城十几万里,眼前是荒无人烟的连绵群山,山峰高耸入云,山顶云蒸雾练,山下是巨大的峡谷,被郁郁葱葱的丛林覆盖,林间不时传出清脆鸟鸣与暴怒的兽吼。

  红日彻底西沉,黑夜降临,夜晚活动的凶兽与猛禽逐活跃起来,刘凡不再肆无忌惮的飞行,必须找上地方休息,强大的神识向外扩散,很快找到一个没有强大妖兽的小山谷,迅速降落下去,藏身在一棵参天大树上。

  当当

  轰隆

  山谷的正北方有人在激战,光华闪耀中,照亮了半边天,几道人影在空中不断闪展腾挪,刀光剑影不断激烈硬拼,山谷很快被夷为平地,鸟兽四散逃窜。

  ‘啊啊该死的李卓阳你敢伤我,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一名白裙少女被一名青衣青年击倒在地,发出一声惨叫,连喷数口鲜血,衣襟染成一片鲜红,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看向青衣男子愤怒的大声叫骂。

  那青衣男子发出阴阳怪气的坏笑,缓缓降落,手中长剑寒光闪闪指白衣少女,冷声道:“宁雪儿,你还是那天真可爱,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敢威胁我,今天你们兄妹两个是在劫难逃,青鹏蛋是我的,你也是我的哈哈”

  “你你李卓阳,你就是个人渣,畜牲,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白裙少女苍白的脸色变了又变,神情惊恐无比。

  “宁雪儿,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一人渣,禽兽不如的畜牲,那又怎么样呢,你哥是个好人,是个偏偏君子,他救得了你么?反正你今晚是我的哪,”青衣男子说罢,快速制住宁雪儿,伸出魔爪去撕扯她的衣裙。

  哧啦宁雪儿的衣襟被撕下一大块,肩膀露出雪白的肌肤,她立即发出惊恐的求救声:“哥,哥快救我。”

  “妈的,李卓阳,你要是敢动我妹,我让你不得好死,”旁边有三人正在激战,一名二十来岁的锦衣男子着急的怒骂道,此刻他正被两名仆从打扮的中年人缠住分不开身,而且自己也是全身伤痕累累,应付两名先天六层的家伙已经倍感吃力,眼看自己的妹妹就要被糟蹋,心中无限悲愤,却是无能为力。

  “哈哈,宁中飞,你这个废物,是不是脑子有毛病,现在自身都难保了,还口出狂言,等着吧,我就当着你的面玩死你妹妹,让她在屈辱绝望吧,谁让她以前不识抬举,尽敢三次番四次拒绝本少,今天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们,”青衣男子,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那双魔爪娴熟而快速的拨去少女的上衣,只留下一件红色的胎衣,雪白的肌肤全部暴露在色琅的眼前,傲人的小山峰在轻轻颤抖,小脸通红,叫骂声不断,她真的绝望了。

  “是吗,我到是觉得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你,你这样的人渣,神仙应该也不会救你,”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虚空响起。

  刘凡立身虚空,身上神红色神光环绕,背后灵光冀缓缓扇动,仿佛天神降世,在夜晚显得格外神圣,他指间黑色光华闪烁,一指点出,简直快若惊虹,击中青衣男子的手腕,一团血雾暴起,手掌齐腕而断,地上留下一只血淋淋的手掌掉。

  啊李卓阳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身形暴退,快速远离了宁雪儿,他发现自己的右手没了,而且伤口血流不止,难以愈合,剧烈的疼痛如万箭锥心,豆大的汉珠不断漱漱滑落,心中不由得生出莫名的恐惧,能无声息的对自己出手,此人来路不简单啊,今天遇上高手了,而且还是一个狠人。

  他忽然发现飘浮在虚空的刘凡,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你是谁,我与你无怨无仇的,为何废我右手?你要知道与我李家作对的都是没好下场的。”

  李卓阳中气虽然在责问刘凡,其实心中极度恐惧,一点底都没有,只是故作镇定罢了,今天有可能在劫难逃,眼前这个小子看起来比自己还小几岁,竟然无法看不清其修为,那眼神更是冰寒如两道利剑,看自己仿佛看一个死人一般,一种让人无力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你马上就要死了,李家是什么东西,就算李家再利害,你死了之后也不会有人知道,安心的上路吧,”

  刘凡冷笑,心中最讨厌就是这种势凌弱的,无恶不作的家伙,出手就是杀招,眼前的家伙不过先天四层,元力更是弱得可怜,灭他只是几个呼吸间的事,太阴噬灵印带着无边的威压,向李卓阳镇压而下,黑色光华耀眼夺目,骷髅流转,仿佛要撕死虚空。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李卓阳心中一紧,见势不妙,立马祭出一座金色六面塔形宝器迎向太阴噬灵印,当,刺目的光华散开,金塔被强大的攻击力被震飞,总算挡住了太阴噬灵印致命一击,不过也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塔身裂纹密布,咔嚓不断,全部碎裂成碎屑。

  噗

  李卓阳虽然逃过一劫,但是金塔与自己心神相连,法宝被毁,同时也身受重伤,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立即急速逃遁,向两名仆从大声叫道:“许冲,孙六,本少爷快要死了,还不快过来救驾,给我杀了这个小杂碎。”

  “是,少爷,”

  那两名中年仆从见自己家主子有危险,便舍弃了宁中飞,一刀一枪环红红色光华从刘凡背后攻来,两人都是火灵体,实力还相当强,玄铁带着呼劲风直刺他的腰部,阔面大刀砍向其颈部,来势凶猛而且奇快无比。

  “公子,小心后面,”宁雪儿此时已经整理好衣衫,换了一套了蓝色长裙,显得十分清新脱俗,只是面色还是有些苍白,此她正在一旁疗伤,见此情况大声提醒道。

  刘凡强大的神识早就捕捉到二人的偷袭,立马撑起地元盾,符纹流转,光华夺目,黄色的光罩完全将自己保护在其中,整个人没挪动半步。

  砰砰刀枪击中光罩,荡起一阵阵波纹,却依然固若金汤,那两名中年人连环杀招无功,反而被强大的反震之力震飞,气血翻涌,差点喷血,心中大吃一惊,好强大的防御法术,自己二人的联手杀不知超级斩杀入过多少高手,今天失手了,长久以来总算是碰到硬点了。

  他没事,好利害的防御法术,宁雪儿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心中有些欣喜,也有些疑问,不知这位公子从何而来,难道是那些大宗门的天才弟子?

  “找死,”

  刘凡大怒,转身看向两名中年人,恨恨的大骂道,出手无情,九条如实质的冰龙咆哮,龙吟阵阵,带着彻骨的寒意,冻结虚空,所过之处土石草要皆冰,瞬间将两名中年人淹没。

  咔嚓,咔嚓两个蓝色冰雕快速碎裂冰渣,掉了一地,两人形神俱灭,仿佛没来到这世上一样,就此消失。

  194
  浏览阅读地址:/dilingjiujie/5967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