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灵九劫 > 第182章 三害

第182章 三害

  青州城中的吉祥赌坊是全城最大的赌坊之一,这里人潮涌动,赌客云集,来者非富即贵。

  此时,刘凡、小美女,还有猪他们进入了吉祥赌坊,当三个奇芭组合一出现,立马引起一阵骚动,回头率百分之百。

  猪头则化着巴掌大小蹲在刘主的肩上,样子十分可爱,唐玉儿是大唐皇最宠爱的小公主,美丽如精灵,引人注目,刘凡算得上是一个帅锅,两人站在一起如一对金童玉女,让人既羡慕又嫉妒。

  “赌神来了,快让路,”

  刘凡喜欢赌大小,便二十九号赌桌行去,猪扯着嗓子就吼开了,它虽然变小了,声音却非常宏量,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出于礼让,不由自主分开来,让出一条通道,不为别的,只为一睹美丽公主的风彩。

  小美女突然看到熟人,上前打招呼,“萍儿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唐萍儿是一位亲王之女,名符其实的郡主,青州有名的美女,小美女的唐姐,比小美女大三岁,不知为何染赌博的恶习,现在是出了名的女赌徒,她几乎十赌九输,每个月都要给赌坊送不少灵石来。

  当她看到小美女时,吃惊的说道:“玉儿,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萍儿姐姐,我不是来赌博的,有赌神在,哪用得着本公主出手,”小美女一指刘凡说道。

  “玉儿,他,赌神,你真会开玩笑,”唐萍儿自己就是个赌徒,怎么可能相信世上有赌神。

  刘凡打量唐萍儿,微笑道:“美女,你遇到本少,就是时来运转了。”

  “切,吹牛又不犯死罪,”唐萍儿根本不相信刘凡的话。

  “美女,事实胜于雄辩,本少就让你见识一下赌神风采,这回开大,压一百万上品灵石,”刘凡说到做到,立马下注。

  “小,小,小,”

  唐萍儿哪肯相信刘凡,十万上品灵石压小,一个劲的大声呼喊,结果令她大失所望,真的开大。

  接着,又连开九把,刘凡都压中了,赢了九百万灵石,而她连输九把,输了一百四十万灵石。

  旁边有不少赌客见识到刘凡的利害,也跟着压注,一个个赚得盆满钵的,笑得合不拢嘴,还嚷嚷着继续跟注。

  “美女,你太自不量力了,敢跟本赌神作对,只有死的多活的少,”刘凡面带笑容,得瑟道。

  唐萍儿知道刘凡在作作弊,却怎么也看不出来,心很是不服气的问道:“你,你是怎么压中的?”

  “美女,你这个问话不觉得很幼稚吗?我是不告诉你的,”

  刘凡怎么可能暴露自己的秘密,他继续压注,在凤凰道眼的透视下,一切无所遁形,连压连中,有时也偶而故意输几把。

  一天下来,刘凡赢了三亿多上品灵石,那些赌客跟风压注,也赚大发了,吉祥赌坊可是倒了大霉,一天就尽流出八亿多上品灵石,可谓损失惨重。

  后为唐萍儿也不敢跟刘凡作对了,反而跟着压注,一天时间赢了五千多万上品灵石,把过去两年输的全都赢回来了。

  “死淫死败类,利害啊,没想你还真是个赌神啊,”小美女竖起大母指夸赞。

  接下来十来天,刘凡每天都来赢个两三亿灵石,吉祥赌坊的老板想死的心都有心了,这样天天亏个近十亿灵石,要不了几天就破产了,他真的想派人干掉刘凡,可小公主与他整天形影不离,还有一个郡在旁边,根本没机会下手。

  吉祥赌坊的老板实在没办法,只好找刘凡谈判,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答应每天交一百万上品灵石的保护费,赌坊才得以保平安。

  此先例一开,刘凡就找到一条全新的发财之路,收保护费,全城五十多家赌坊一个都没逃掉,每天自愿上交一百万上品灵石的保护费,要是谁敢不交的话,他立马登门大杀四方,保证让他输得脸绿。

  收保护费需要人手,他让唐萍儿和唐玉高薪招募了许多纨绔子弟当打手,就连唐玉的三哥也参与其中。

  各大赌坊的老板真的恨死刘凡了,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可是有许多皇族子弟参与其中,他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忍气天声。

  唐氏皇族子女和城中纨绔跟随刘凡收保护费得到莫好处,便卖力干实事,还帮着他出谋划策,这股邪风越刮越猛,迅速漫延到其他行业。

  刘凡亲自到各大商会帮人导购,在他的火眼精金透视下,一切封印都无所遁形,因此各商会的精品宝物大量流失,还是以非常低的价格卖掉众商会不得不屈服,请他作客卿鉴定师,每天上交上百万平安费。

  同样的,夜市也无法脱魔掌,只要刘凡带领一群人到,准没好事,他们的摊位上就会有大量珍品被挑走,还是当场破开封印,气得各摊主吐血,最终结果是各摊主只要摆摊就要交一万上品灵石的保护费。

  城中四五十家斗兽宫也被刘凡盯上了,倒了大霉,他每天都去极限挑战,只要战胜比自己强几三个档次的妖兽就会获得压注金额的十倍赔偿,因此各斗兽宫损失惨重,在威胁无效的情况下,不得不屈服,每天上交一百万灵石平安费。

  短短一个月不到,全青州城就被刘凡等搞得污烟障气,怨声在道,大部行业都要交保护费,就连卖烤肉也不放过,每天要交一千块上品灵石的服务费,当然了刘凡为他提供特制香粉,生意变得更好了。

  现在刘凡成了守街老鼠,人人咸打,上书“除三害,送瘟神”的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三害就是指的是刘凡,小公主唐玉儿,还有猪头,城中一切乱相都是他们仨在幕后操控的,现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一出门,就会被扔臭鸡蛋,烂菜叶,甚至有人想用大粪浇灌。

  当然了最高兴的是各大酒楼和花宫,每天都高朋满坐,客似云来,因为众多皇子和纨绔每人都手握十数亿灵石,花都花不完,每天大部时间都留恋于花宫和酒楼之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而那些跟随唐玉儿的皇女和千金小姐们全都被污染了,变成腹黑的小富婆,身家亿万,灵石无处花,每天都留恋于歌舞会与酒楼,整天喝得醉生梦死,夜不归家。

  这下,可急坏了纨绔和千金小姐们的父母,自己的子女全都被带坏了,眼睁睁看着他们沦落,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唐岳手握标语急怱怱的向唐皇会报,“不好了,陛下,出大事了。”

  唐皇被打扰,有点不高兴,厉声问道。“唐岳,出什么事了?看你慌慌张张的。”

  “陛下,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唐岳递标语,答道。

  “除三害,送温神,是什么意思?”唐皇接过标语,不解的问道。

  “陛下,三害指的是那刘凡、玉公主,还有那头猪,他们不知用什么方法现在组织起来一帮皇子皇女和纨绔子弟在全城收保护费,把全青州城搞得乌烟障气,怨声在道,”唐岳一五一十的讲述道。

  “我太小看这小子了,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心机如此深沉,懂得借势用势,竟然搅起如此大的风波,”唐皇脸若冰箱,寒声道。

  “陛下,此人迟早是个祸害,不如”唐岳做个杀的手势。

  “不,不,唐岳,这小子阵法水平几乎近仙阵师了,连仙级妖皇斩杀不少,咱们未必杀得了他,而且他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不过骗点灵石罢了,只要送他离开,就万事大吉了,”唐皇老谋深算,决不做没把握的事。

  “可是,可是,陛下,他现在坐收财源滚滚,玩得正开心,怎么愿意离开呢,”唐岳说道。

  “会离开的,我推荐他和玉儿一块去北冥最强大的宗门“皇极宗”,肯定不会拒绝的,等会儿你把推荐书和手谕亲自交给他,”唐皇说罢,手指金光闪烁,在虚空中烙印两张符书交给唐岳。

  次日中午,唐岳找到刘凡,将两道符书交给他,,冷冷的说道:“刘公子,这是陛下让我转交的符书,请过目。”

  “多谢!”

  刘凡接过符书,道了声谢!手谕上书,“小友你乃天纵奇才,不应该窝在青州这种小地方,应该去更大的舞台,本皇推荐你去全大陆最强大的宗门皇极宗,玉儿随你同去,帮我好好照顾她”。

  他明白,这是唐皇要撵自己走了,也罢,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在青州城长住,这段时间自己也确实把动静搞得有点大了,惹人反感,当然了,能去皇极宗说不定也是一种莫大的机遇。

  要离开青州城了,刘凡花费近五千万上品灵石,在醉仙阙宴请众皇子皇女和诸纨绔子弟,众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喝得昏天黑地,天酩酊大醉,一直到第二天上午,酒宴才结束。

  刘凡和唐玉儿刚刚出城,就听到城中敲锣打鼓,大肆太祝,人们欢呼:“三害除,温神走。”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lingjiujie/5967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