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灵九劫 > 第186章 宗门任务

第186章 宗门任务

  经此一战,没有人再来找不自在,因为罚跪实在是件丢人丢到家的事。

  七人大摇大摆离去,各自去寻找自己的洞府,临行前,刘凡送给每人一件阵法法宝以防身。

  在星陨峰山脚下,刘凡终于找到自己的洞府,这里简直就是鸟拉屎的无人区,全峰最垃圾的区域,他心中那个气啊,恨不得不把那个垃圾执事痛扁一顿,这明显故意在整自己,多半又是罗义那卑鄙的家伙在暗中使拌子。

  不过没关系,刘凡的神精比较粗大,经受得起打击,洞府差可以重新布置,灵气稀薄可以布置上好的聚灵阵,安全问题就更加简单了,自已布置一座攻防一体大杀阵,就算仙灵境老祖来了误入其中也要吃大亏。

  无人区也倒挺安静,正好适合修练,刘凡将此洞府重新开辟,布置好阵法,安置好玉床,石凳石桌,并从此紫玉仙府移出许多普通灵草种植在其中,一切算是安顿好了,在皇极宗终于有自己家了。

  所有阵法起动,整座洞府可以算得上是固若金汤,九座聚灵阵发飚,灵气如潮水般灌输进洞府中,形成灵雾,几乎化不开,其浓郁程度简直超越了各峰真传弟子的洞府。

  灵气暴动,向星陨峰山脚流去,一群好奇者纷纷赶来,他们见识到了一道罕见的厅奇观,天空中出现数十上百个气旋,灵气如洪流冲进一座外观看似简朴的洞府中,足足持续了大半天才停下来。

  有人想进洞府一探究竟,刚一接近大门,就遭到恐怖五色雷霆轰顶,惨叫着倒退了出去,全身被电得一片焦黑,伤痕累累。

  “什么人擅闯本少的洞府?”

  刘凡听到惨叫声,来到洞府门口,就看到自己的洞府围了一圈人,在议论纷纷,有人羡慕,有人嫉妒,还有露出贪婪的目光。

  “这位师弟,别误会,我们见灵气暴动,过来看看,没别的意思,”有人上前善意的打招呼。

  “这样啊,继续看吧,”刘凡应了一声,不再理会众人,冲上虚空,向着天柱峰飞去。

  这个,外门弟子是做要为守门做杂役的,要么种植灵药,要么喂养灵兽,要么做杂务。

  一路上刘凡都在考虑一个问题,怎么解决自己的劳役问题,如今自己被分配去喂灵兽,这么恶心的事竟然让自己做,让自己吃灵兽还差不多。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主义,只要到执事殿发布一个任务,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反正自己灵石多多,几乎花不完。

  刘凡一进执事殿,迎面走来一名青年男子,一副自来熟,主动招呼:“这位师弟,你让我好找啊,老天啊,终于出现了。”

  “怎么,你是来找我麻烦的?”刘凡立即把脸沉了下来。

  “师弟,你误会了,我怎么敢找你的麻烦,那罚跪的滋味可不好受,”那青年笑呵呵的说道,似乎没什么恶意。

  不是来挑事的,刘凡放下心来,他仔细打量此人,看起二十五六岁,国字脸,身材魁梧,修为达元劫三层中期,实力还算强大,比起那些天骄之辈还是要弱一些。

  他冷冷的问道:“不知师兄找我何事?”

  “师弟,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钟相成,内门弟子,昨天接了一个宗门任务,特来邀请师弟一起去发财,”那青年答道。

  “钟师兄,我这实力恐怕胜任不了你的任务,你还是另找他人吧,”刘凡正在心烦自己的杂役,可没心情执行什么宗门任务。

  “师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嘛,你的实力有目共睹,许多内门弟子甚至真传弟子也不是你的对手,”那钟相成说的到是实话,是真心想与刘凡组队。

  “好吧,但我必须先解决自己的杂役问题,”刘凡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不为别的,自己来到皇极宗,一点也不熟悉,正想找个人了解一番。

  “这个简单,师弟你发布一个杂役任务即可,有的是人抢着做,一年大约要五六十万上品灵石,”钟相成说道。

  接着,刘凡就在执事殿发布一个饲养灵兽的杂役任务,一年七十万上品灵石,不到一刻钟就被人抢走。

  无事一身轻,刘凡终于感觉自由了,便向钟相成问道:“钟师兄,现在说说你接的任务吧?”

  “师弟,这个任务是调查一庄我皇极宗人员失踪案,其中牵连数十名皇极宗弟子的生死之秘,还包括十名内弟子和三名核心弟子,所以有一定危险性性,当然了贡献点也相当高,达三十万点,”钟相成向刘凡介绍此任务,陈述利弊。

  “好,我应了,钟师兄,就我们两人吗?”刘凡问道。

  钟相成答道:“当然不是,一共有五人。”

  钟相成带领刘凡出了宗门,在山门外遇到另外三人,正是纪诗韵、女暴龙和一名黄衫青年。

  “你,怎么是你?”女暴龙见到刘凡就来气,很想扁他一顿。

  “师姐,你好像对我非常不满,我哪里得罪你了?”刘凡也怒目相视。

  眼见二人剑拔弩张,纪诗韵当起了和事老,“两位,之前都是误会,不要再计较了,我来介绍下,这位是天一峰的邢建君师兄,这是龙清绫师姐,我叫纪诗韵,不知师弟怎么称呼?”

  “我叫刘凡,”刘凡答道。

  五人乘坐飞舟一路向东飞行,十天后到达辽州境内的凤虞城,此城不大,方圆五千里左右,位于辽州西北部的崇山峻岭之中,是方圆百万里内唯一的一座城池。

  “各位,难道这就是皇极宗弟子出事的地方?”刘凡不解的问道。

  “没错,皇极宗五六批弟子都是在此失踪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纪诗韵答道。

  “能给我讲一讲整事件的事的前因后果吗?”刘凡觉得要弄清来龙去脉,必须从头开始调查。

  钟相成接过话题,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本宗派出五名内门弟子前来凤虞城邹家收取上贡,五人就此莫名失踪,连同邹家一起失踪此后宗门连续出五六批人,还是全部失踪。”

  原来邹家是皇极宗的附属家族,世代受皇极尝保护,当然每年要向皇极上贡家族总收入的四层,为了防止邹家叛逆,皇极宗也在其族体内种下符录印记,相当于奴印,世世代代必须听命于皇极宗,否则受符印反噬,全族将惨死。

  “既然这样,此事还得从邹家查起,”刘凡建议。

  “你到是想得简单,邹家都消失了,怎么查?”女暴龙对刘丹就是看不顺眼,冷言冷言说道。

  “雁过留声,车过留痕,邹家人消失,住的地方还在吧,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我想邹家人不可能是全部死了,很可能是一次有预谋的叛变,全部躲在某个神秘的地方,”刘凡沉默一会,说道。

  “好,刘师弟分析得有道理,其实邹家早有叛逆之心,不干受皇极宗束缚,随着邹家出了一位仙灵境的老祖,其行事作风越来越明显,”钟相成看向刘凡说道。

  当天晚上,五人夜探邹家帮故地,这里原本是豪华的府邸,繁华的商楼,现在却是一片死气沉沉,商楼不见了,府邸半毁,还能听到凄厉的哭泣声与阴阳怪气的尖啸声,不时有黑气从地底冒出,化着人影重重,走近一看什么也没有,此地给人一种阴森怖的感觉。

  “太可怕,那些好像是鬼影,”

  五人进入遗址,感觉阴风扑面,令人胆寒,纪诗韵怕怕的说道,声音都有点发颤,这里她算是唯一的女生,至于女暴龙比男人还男人,根本不怕。

  幻相惑人心神,刘凡感觉到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便运转凤凰道眼查看,双眸神化绽放,堪破一切虚妄,见到了不可思异的一幕,府邸还是那座府邸,根本不是残破半毁的样子,不过地上血变斑斑,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却见不一具尸体,他心中疑惑,难道所有人都被活捉了不成?

  原来如此,这是一座高明的幻阵,足以以假乱真,迷人心智,看到的一切皆是幻相,不明真像之人进入其中肯会吓得半死。

  “哼,装神弄鬼,看本少破了你阵法,”刘凡大吼一声,震得众人神志一清。

  “什么,刘师弟,你说这是一座阵法?”纪诗韵有些难以致信。

  “没错,你们看吧,这才是此地的真实场景,”刘凡运转凤凰道眼,显现出真相。

  “我明白了,这多半是邹家之人故布疑阵,一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刘师弟还是不要破阵的好,咱们将计就计,等待邹家的人出来,一切都会明了”钟相成也是个才智过人之辈,很快就想通一切。

  此时,不远处有脚声传来,虽然非常轻,还是被五人捕捉到了,邢建君小声说道:“有人出来了,大家快隐匿气息躲起来。”

  刘凡撑起一座隐形阵法,说道:“不用担心,快进入我的隐形阵法,只要咱们不释放元力波动,即使仙灵境老怪来了也难以识发现。”

  五人一猪入阵后,很快就有十多人从隐形阵法旁经过,全都是邹家之人,钟相成一眼都认出来,以前还与其打过交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lingjiujie/5967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