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帝灵九劫 > 第256章 玄天剑碑

第256章 玄天剑碑

  “余辰师弟,你们也来逛街啊,”清玉看向来人微笑道。

  那名为余辰的锦袍青年向清玉点点头,道:“师姐说笑了,我那嫌功夫逛街,我是特地找清瑶师妹的。”

  “余辰,你找我做什么?”清瑶并不给锦袍青年好脸色。

  另一名蓝衣青年名为冼冲,出言帮腔道:“清瑶师妹,余师兄一直很想念你,他一听说你回来了,就打断闭关专门来找你。”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就不劳他挂心了,”清瑶声音很平静,就像面对一个陌生人。

  “清瑶师妹,我知道你还在为当年之事生气,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左右我,”余辰上前握住清瑶的手。

  这两人?刘凡心中疑惑,向清玉传音,道:“美女,这个猥琐的家伙该不会是清瑶丫头的未婚夫吧?”

  “没错,应该是前未婚夫,人家哪里猥琐了,是英俊好不好?”清玉斜了一眼刘凡,道。

  “这货还不叫猥琐,大白天的抓着人家女孩子的手不放,知不知道廉耻啊?”刘凡抨击道。

  清瑶挣脱余辰的手,怒喝道:“你干什么?余辰,你不要再纠缠了,过去的成为过去,过去的清瑶已经死了。”

  “青瑶师妹,不管是过去你,还是现在的你,一直在我心中都是一样的,”余继续缠道。

  “喂,人要有自知之明,人家清瑶都把你从心中抹出了,多纠缠无益,”刘凡上前帮清瑶解围。

  “小子,你谁呀?敢管本公子的闲事,”余辰双射出两道凌厉寒光瞪视刘凡。

  “他,他是我喜欢的人,怎么样?”清瑶挽住刘凡的胳膊说道。

  “清瑶师妹,你说真的?”余辰目露凶光,好像要杀人。

  清瑶直接无视余辰,肯定的答道:“当然是真的,要是没有他我已经死了,他舍命救我,可比你有担当多了。”

  他大爷的!这次又被人当成挡剑牌,刘凡心诅咒,青瑶美女不是把自架在火上烤嘛,看那货的杀人目光,多半是把自己恨上了,以后肯定会麻烦不断。

  “小子,我会把清瑶师妹的芳心夺回来的,”余辰也非常人,很快冷静下。

  刘凡眸光直视余辰,道:“没担当的家伙,她的心被我保管,你恐怕是夺不回去了。”

  “咱们走着瞧,我余辰要得到的,从来都没失手过,”余辰恨声道。

  “唉!逛街真没有意思,一路踩蚂蚁,还要跟一些无聊的家伙斗嘴,还不如回家睡觉,”刘凡故意刺激假情敌。

  “骗子,土老冒,真是不思上进,我带你们出来是为了长见识的,不许回去,”清瑶使掐刘凡的手臂。

  “有什么好看的,不是高楼就是大厦,”刘凡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有个地方你一定很感学兴趣,本小姐带你去看看,”清瑶拉起刘凡从余辰身边经过。

  余辰看到二人亲密的样子,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刘凡大卸八块,但不能明着来,他知道现在杀了情敌更加无法挽回清瑶的心。

  “他们这是?刚才还不是这么亲密的,”清玉顿时明白,原来是师妹拿救命恩人当挡剑牌。

  “喂,美女,你要带哥去什么地方?”刘凡好奇的问道。

  “玄天剑碑,会聚整个仙界天才的榜单,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诸多天才尽在玄天剑碑之上,你不想知道吗?”清瑶浅笑道。

  刘凡一听到玄天剑碑就来了兴趣,哈哈大笑道:“玄天剑碑,有点意思,天才榜我很想知道,更想知道他们的名字,待将来一个个踩。”

  “呵呵,真是大言不惭,你要踩剑碑上的天才?”余辰冷笑。

  冼冲也出言嘲讽道:“有些人哪,肯定来自那些犄角旮旯的穷乡僻壤,不知我剑碑天才的威名。”

  “怎么?不服,放马过来,”刘凡挑畔道,他想试试所谓中皇星天才利害。

  “就你,还不配我堂堂剑碑天才出手,”冼冲直接蔑视刘凡。

  “听起来你好像很利害的样子,不知在剑碑上排第几万名啊?”刘凡出言挤兑。

  这小子太小看自己了,冼冲顿时大怒,道:“你,你不会是瞎子吧,本少可不是排在什么万名之后,而是排名第6457位。”

  “哦,才6457位,也不怎么样嘛,本少只用一根手指碾压得你没脾气,还是用最小的小拇指,”刘凡竖起小拇指,面带戏虐笑意。

  清玉被刘凡的言语惊暴了,悄悄向清瑶传音,道:“师妹,你的情人大话连天,也太不着边际了吧?”

  “他的确有这个能力,”清瑶朝清玉瞪眼,道。

  “狂徒,去死,”

  冼被彻底激怒,右手掌向虚空一按,一方盘龙大印浮现,秩序神则飞舞化真龙,携涛天威势向刘凡镇压而下。

  刘凡无惧,立马起动阵法法宝,左手化形成一只巨掌托起盘龙大印,右化形成一根巨擎天巨棍,形小拇指,疾速向冼冲砸下去。

  轰隆!

  巨掌与大印撞在一起暴出惊天巨响,双双崩溃,秩序神飞舞,光雨给纷飞。

  可怕的力道将路人掀飞,不少受伤咳血。

  与此同进,巨大手指将冼冲轰飞,撞在一堵宫墙上,掉在地面上,连喷数口老血。

  不是他不强大,而是刘凡的化形阵法太恐怖,那一指相当于神劫初期强者全力一击,不是一般的仙灵修士能承受得了的,要是换着一般仙灵修士早已经生死道消。

  “好啊,不愧是我兄弟,这么生猛,那一指可与神劫强者比肩了,”矮胖子第一次见刘凡出手,被惊呆了。

  “师妹,土老冒竟然如此利害,难道他是神劫高手?”清玉吃惊的问道。

  “啥神劫啊!师姐你也太看得起他了,他才仙灵三层,不过他是一位强大的仙阵师,那一指不过是阵法之威罢了,”清瑶悄悄传音道,没有当众折穿。

  正当刘凡与余辰对峙之时,一队银甲卫士从远处奔来,显然是他们刚才的动静太大引来的。

  清玉惊呼:“不好!快逃,执法卫队来了。”

  执法卫队一来肯定没好事,刘凡祭出空间法宝将自己一众了收进去,拉着清瑶飞逃,空中留下重重幻影,冲向四面八方。

  执法队的人傻眼了,真不知道该朝哪个方向追,至于清玉和于辰几人是圣女宫和天皇宫弟子,他们可不敢轻易得罪,逃了就逃了。

  玄天剑碑位于中皇城中央广场,高达万丈,像一柄犀利天剑直插云霄,不知是何材盾,似金非金,也不知是何人所立,传说自古长存。

  剑身气势磅礴,笼罩无形道压,如大道化身,让临近之人感受无尽压迫,好似背负青天,只有那些惊才绝艳的天才才能对抗道压,在剑碑上留名。

  玄天剑碑不仅是天才榜,剑碑之下还是悟道的圣地,在此很容易触摸到大道,可与自身的道共鸣,助其升华,完善。

  剑碑广场四周到处都是人,从仙灵者到圣劫不等,全都在闭目打坐,各自演绎自己的道与法,秩序神则飞舞,瑞彩亿万条,剑罡纵横,掌风呼啸。

  “好一柄天之剑,不愧玄天剑碑之名,果然非凡!”刘凡赞叹。

  他感受到此地道易悟,道易明,易捉摸,如同身在一大道旋涡之中,稍一运转自身之道,道则就如潮涌动,不愧是悟道圣地,比之下界皇极宗所谓悟道圣堂强上亿万倍。

  “骗子,咱样?本小姐没骗你吧,”清瑶看向刘凡微笑道。

  “嗯,中皇星的修士真是好福气了,在此悟道一年比得其他地方悟上十年百,就算一头猪也能成道,”刘凡感慨万千。

  “臭小子,你啥意思?故意埋汰本皇是吧,”猪头怒气冲冲,朝刘凡直瞪眼。

  “口误,口误,”刘凡晒笑。

  “哈哈,真是个悟道的好地方,本胖这趟没白来,”矮胖子自个儿盘膝打坐。

  众人也不傻,马氏兄妹,茗儿,太微战神团团员纷纷找位置坐下打坐悟道,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场天大的造化,可使自身的道大大进一步,更臻完善。

  刘凡一步一步向广场中心行去,站立剑碑之前,道随心而动,万道虚影浮现,瑞彩亿万条从天而降,虚空绽放彩莲,道则如旋转的风暴环绕着他流转不息,不断与万道异相容合,促进其升华,进一步凝实。

  道则风暴涌动,如时空乱流,景象骇人,笼罩方圆十数里,将不少打坐之人掀飞,绞碎其领域,连神劫强者也扛不住。

  “他妈得,这是,他这是什么道,怎么如此可怕,”许多人被道则风暴所伤,口鼻溢血。

  其实这并不是刘凡有意所为,也不是他能伤到神劫,圣劫强者,而是他以自身之道勾动天地大道到至,众人实则是被大道所伤。

  “这是就骗子的道吗?未免太非凡,太恐怖了”清瑶美眸睁得大大的,有点难以致信。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dilingjiujie/5967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