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五十章 现场解剖课

第五十章 现场解剖课

  “咳”索尔教授干咳了一声,示意马东坐下:“魂兽也是维度兽的一种,上课认真一点。”

  “是,老师!”马东打了个敬礼,洋洋得意的坐下,哥就是帅就是聪明真是连自己都嫉妒了。

  索尔没有理会马东,“维度兽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野生维度兽,形态各异,类人形或是兽态甚至植物形态,我怀疑维度生物本来不具备形态,是受我们这个位面的影像形成了一种拟态,这类野生维度兽的出现原因不明,只知道它们有可能在任何时间出现在任何地方,甚至是出现在联邦的重要城市中心,或许跟空间裂缝有关,但存在时间有限,除此之外,被击杀或是意外死亡,它们的躯体都会神秘消失。这让联邦一直无法弄到一具真正野生维度兽的尸体,我们对它们了解太少,野生维度兽一般具备很强的攻击性,一般遇到立刻回报城卫队,不要抱侥幸心理!”

  索尔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还有一种就是刚才马东同学所提到的魂兽,当英魂战士的魂海达成某中特殊条件时,会有魂兽的影子从高纬度中投射到魂海里,与英魂战士建立某中联接或者说类似灵魂契约,英魂战士可以短时间召唤它们出来作战,这也是我们目前研究维度生物主要的途径。”

  在自由联邦,每一个能召唤维度生物的英魂战士都是高人一等的,这点毫无疑问,这些人高于异能者,完全的地位超然,只是对于魂兽的研究也有很久了,却并没有更多的收获,这种神秘联系方式完全超出了现在人类的科技水平。

  索尔滔滔不绝的往下讲着,“经过我们多年研究,维度兽是一种人类意识的投影,比如刚才马东说的萝拉的爆熊,根据对萝拉的调查,她从小喜欢玩具熊,直到一天魂海中出现了熊的投影。”

  “老师,我喜欢球大的美女,从小就喜欢,我能召唤一个美女魂兽吗?”马东兴高采烈的说道。

  顿时整个班级都沸腾了,索尔有种掐死马东的冲动,“你这个问题问的好,维度生物究竟是生物,还是根据人类意识形态凝聚的某种力量,还有待研究,我们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智慧,魂兽似乎有人类意识,但实际上,我们称之为鹦鹉现象,也就是说魂兽其实是受人类影响,只具备一些基本的原始的生物本能,最多也就相当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这也是我们研究的瓶颈。”

  到目前为止,人类连维度兽到底应该怎么界定都没搞清楚。

  王重禁不住皱了皱眉头,这方面的知识他也查阅了不少资料,只是权限有限。

  如果说维度兽没有智慧的话,那辛巴算什么?那家伙的脑子跟一台超级计算机似的,这家伙的智商绝对可以完爆人类几条街,至于情感上完全不亚于人类,几岁小孩辛巴会气死的。

  “老师,如果出现了一只有高智慧的魂兽呢?”

  索尔微微一愣,表情有些兴奋:“也不排除未来会出现这种可能,那绝对是我们生物学界的历史性时刻,我想整个自由联邦的科学家都会集中过来研究它!”

  轰动全联邦尽管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但王重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想象那些疯狂的科学家,自己和辛巴不知道要被切成多少片

  “好了,理论知识今天就讲到这里。上一节课我给大家承诺过,弄几只撒哈拉食金蚁的尸体,都在实验室里,大家跟我来,尽情的解剖这个神奇的生物吧!”

  索尔教授说得相当的热血沸腾,下面的学生却大多数都是愁眉苦脸,尤其是女孩子。

  解剖课什么的,绝对是大多数学生心目中的恶梦。

  马东一副要吐的样子:“尸体这用词真不地道啊变异虫子而已,索尔老师也真是的,让不让我们吃饭了。”

  “知足吧你。”王重同学却是满脸的期待:“知道把一只撒哈拉食金蚁弄到天京城需要多大的投入吗?也就是索尔教授在联邦生物研究院有特殊关系才能弄到,一般学院也就能看看图片而已。”

  马东直翻白眼,“你这个变态,取向有问题啊!”

  看到大多数人都兴致不高,走得慢慢腾腾,索尔教授意味深长的说道:“忘记告诉大家了,精英班的斯嘉丽同学、米拉米同学以及其他好几位女学员也对这次解剖机会很有兴趣,申请参与,现在她们大概已经在解剖室了吧,你们可不要被女孩子比下去了。”

  短暂的宁静之后一群人跟打了鸡血一样,刚刚还在愁眉苦脸的马东瞬间变身超人,继承了阿萨辛家族的超级敏捷基因,冲在所有人最前面:“食金蚁什么的,哥最喜欢了!”

  宽阔的解剖室里,七八位大美女早已经等在这里。

  和她们一起等着的,还有足足十几只撒哈拉食金蚁,小狗般大小,全身长满密密麻麻的节肢,正被整齐的摆放在各自的实验台上。某些节肢偶尔还在一抽一搐的悸动着,这些变异生物都是宝贵的材料,哪怕是最低级的变异生物体内也能提炼出维度晶石,这也是现在最重要的资源,跟很多符纹科技相关,运输这些东西只能通过武装铁路,无论本身还是运费都不菲,这还真只有索尔的名头才好弄到。

  索尔教授随意的说道:“大家自由分配一下吧,两人一组。”

  “斯嘉丽同学,选我,我最会解剖了!”

  “米拉米学姐,哥绰号天京解剖一把刀,虫兽飞禽全部捞,选择我,这一定会是一堂让你终生难忘的解剖课!”

  一大帮男生都拼命的表现着自己,马东却一把就抱住了米拉米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学姐,不要啊,你们太残忍了,看到这些可怜的小东西全身冰冷的被横列在手术台上,还有那脆弱的抽搐学姐,我怕”

  米拉米无奈的看着他:“我看你是害怕,不敢解剖吧?”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1992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