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九十九章 马东的异常

第九十九章 马东的异常

  “校报?”

  海曼不屑的说道:“是天京晚报!哈,这下咱们可要火了!对了王重,马东呢?那家伙自称经济学大师,白捞了一个领队,这种时候该他跳出来搞点宣传,配合下声势了嘛,咱们几个社团今年的赞助费能不能翻番就看这波了!”

  王重摊了摊手:“我可不知道他在哪里,最近那家伙都不怎么回宿舍。”

  “哼,这家伙最近有失职的嫌疑啊,当初缠着斯嘉丽和米拉米非要当领队,现在三天两头看不到人。”海曼学姐表示很不爽。

  “马东最近确实有点奇怪。”斯嘉丽想了想:“昨天米拉米学姐还和我说,他们最近都没怎么在一起。”

  “不会是他们两个吵架了吧?”海曼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没有,米拉米学姐前天还让我问问王重呢,这两天忙着比赛,都给忘了……”斯嘉丽有点抱歉的说道。

  王重皱眉摇了摇头,自己也不知情。

  这两天又忙着比赛,对自家哥们关心确实不够,是自己疏忽了。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开始的,确实感觉马东有点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整天碎碎念,但一直没有多想,还以为他是和米拉米起了什么小矛盾之类,看来有必要找那家伙好好问问了。

  “算了算了,你先去了解情况,宣传什么的靠后吧。”海曼摇了摇头,兴冲冲的扬了扬手里的报纸:“我去找巴伦,那家伙知道自己上报纸的话,肯定得腼腆死了,哈哈!”

  想着粗壮的巴伦看到报纸时羞红脸的表情,斯嘉丽和王重也忍不住好笑,但海曼的目的太明显了,斯嘉丽忍不住调侃道:“海曼学姐是想去一年级看格莱吧?”

  “切,姐是见色忘义的人吗!”海曼翻了翻白眼,但是她嘴角的笑容还是出卖了她。

  每年学院里的一年级总是最勤奋那批,新生嘛,就该有个新生的样子,最早进学院、最早进课堂,海曼过来的时候,战士系一年级的早课已经开始了。

  只是,和往常的早课有点不同,不止是一年级,许多三年级的学姐学长们,包括三年级的导师们居然都聚集在这边,人山人海说不上,却把一个小小的训练场围了个水泻不通,连外面过道上都挤满了人。

  “瞧,那个就是巴伦呀!”

  “近距离看好像也没那么威猛啊!”

  甚至还些女生表达了对巴伦的兴趣,其实女孩子之间的话题要比男生来的更加大尺度,海曼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巴伦的女粉丝从审美上来说确实与格莱那边的风格完全不同,远远看到蕾·莉也在人群中,海曼挤过来打了个招呼,有点好奇:“蕾·莉,这什么情况?”

  “呵,还不是因为昨天巴伦和格莱的表现太抢眼了嘛,”蕾·莉笑呵呵的说道:“格莱还好些,因为一直都很强,可巴伦表现出来的进步就太大了,三年级战士班的几个导师就想过来取取经,看看他今天的训练流程,我也跟着导师过来看看。”

  “这么拽?”海曼愣了愣,很快就笑了起来:“那导师们恐怕得失望了。”

  别人不知道,可身为九人小队的一员,巴伦每天在奇葩社训练室里的撞墙训练,还是都有所了解的,基本上都能看得出那才是巴伦最近突飞猛进的基础,当然,魂海崩溃后奇迹般的破而后立肯定也是最大的一个因素,导师们光看巴伦在学院课堂上的表现肯定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的。

  今天来上课的时候,班上这些同学的热情简直让巴伦有点措手不及,那看到他后一窝蜂涌上来的阵势,吓得巴伦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地方。

  经历了昨天的大战,巴伦也坦然多了,不过这么多人的关注还是让他有点不自在,主要是周围看他的人太多,不单自己班上的,还有训练室外边的过道上、窗户旁,挤满了人,随时都能听到那嗡嗡嗡的议论声中夹杂着自己的名字,这样的关注确实有点不太适应。

  听说旁边还有好几个三年级的导师,这只是一年级的早课而已……

  他忍不住又朝窗户外边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海曼学姐和蕾·莉学姐,海曼学姐还冲自己挥了挥手。

  海曼学姐也来了啊……巴伦的脸就更红了,骨子里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只是承担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

  重装班的晨练进行的如火如荼,有这么多人的关注,年轻人的火力旺,自然都想表现一下,当然大家也知道这些人都是来看巴伦的,巴伦自己倒是很快平静下来,学长曾经说过,做自己就好,所以几分钟之后巴伦就旁若无人的进入了自己的平时状态。

  被几个教三年级的同事吹捧得云里雾里的赵刚导师就开口了:“巴伦,克罗夫,出列,对冲训练!”

  巴伦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站了出来,旁边克罗夫稍微一愣,也站了出来。

  作为重装班的班长,克罗夫在一年级重装班上的实力是最强的……曾经。

  以前虽然不至于专门去欺负巴伦,可经常在他这类弱者面前秀个优越感什么的却是家常便饭。

  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但克罗夫始终不太相信,巴伦的实力真的就那么强?他平时根本就没有表现出来过啊!

  克罗夫想试试,说不定这就是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

  围观的老师和学生都安静下来,巴伦和克罗夫来到场中,这是重装最常见的对冲练习,就是拼爆发力和防御力,这是重装的基础。

  两人的魂力都凝聚起来,眼神变得格外凛冽,作为一年级的佼佼者,克罗夫是算是圈子里的风云人物,被“寄予厚望”,虽然不能放在联邦范围,但在天京学院内确实不能算差了,一旦进入作战状态,气势立刻起来。

  相比之下,巴伦的状态很奇怪,因为距离很近,跟昨天的比赛不同,大家感受的更清楚,从气势上,明显克罗夫更强一些,巴伦……难道昨天的战斗还没恢复?

  “开始!”赵刚一声令下,克罗夫就如同发狂的野牛一样冲了出去。

  轰……

  下一秒,克罗夫感觉自己像是遭受到武装列车的碾压,瞬间身体就飘了起来,好柔和……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克罗夫算是今年招收的天赋最好的重装了,作为撞击主动方,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蕾·莉和海曼一点都不奇怪,要知道巴伦的撞击是连阿道夫的高手都能重创的,克罗夫这种程度竟然还该主动攻击,这真是自己找死啊。

  周围的导师纷纷点头,这才叫重装,平静的时候气息藏而不露,只有攻击的瞬间才像只猛兽,战士分院有出头之日了,这个巴伦一定要重点培养,赵刚扫过其他人,发现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看着地面,看到克罗夫的样子,真没人想试了,战场上是看个热闹,但亲身体验,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课程照旧,但是众人看巴伦的眼神跟以往完全不同了,但巴伦却没有因为周围人的变化而改变自己,他想变强,因为他知道他还完全没有达到学长的标准。

  一下课,海曼冲着巴伦连连招手,巴伦赶紧一路小跑过来。

  “你们班里的身材都不错啊!”海曼笑得花枝招展:“可惜了,要是不穿衣服就好了。”

  巴伦尴尬的挠了挠头:“啊?”

  “瞧你那傻样!”海曼笑着拿出报纸递给他:“看看,好事儿!”

  “这是什么?”巴伦接了过来,翻到头版头条那一页时,瞬间被自己那张照片给震得有点傻了。

  “可以啊巴伦,头版头条的特写。”蕾·莉也和他开起玩笑来:“把咱们全队的风头都抢光了,必须请客呀!”

  “啊!好的!”巴伦下意识的答应,然后回过神来,脸上顿时尴尬:“蕾·莉学姐,我、我没钱……”

  “瞧你那点出息,没钱我借你!”海曼顺手勾住巴伦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你请客,我付钱,学姐够意思吧?”

  突然被海曼这么成熟的美女近距离接触,一股女子的幽香瞬间浸透心肺,巴伦的耳根子都红透了:“我、我……”

  “什么你你我我的!”海曼瞪了他一眼,在他耳朵边压低声音说道:“附属条件,帮我叫上格莱!ok?”

  “好了,海曼,别欺负巴伦了。”还是一旁的蕾·莉看不下去了帮巴伦解围,海曼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调戏男生。

  巴伦连忙点头,这个,他确实有点受不了这种氛围。

  当巴伦要请客的时候,格莱欣然赴约,其他的人都是一概拒绝的,包括海曼,显然海曼学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找马东?这家伙开价太高了,斯嘉丽……都是女孩子不方便,王重吗……怎么说呢,经过这段时间的事儿,连海曼都觉得有点压力了,毕竟人家是队长,相比之下,巴伦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她相信,格莱一定会上钩的。

  吃饭的地方是海曼定的,天京市一家不错的馆子,海曼虽然算不上什么豪门,但是家庭情况确实不错,在现在的天京市也属于精英阶级,加上她自己的能力,确实有随性的本钱。

  吃的东西到不贵,花式烧烤,加上啤酒,氛围非常好,不得不说,一个豪爽的男人就能很带动气氛,何况是一个豪爽的大美女。

  蕾·莉也好,巴伦也好或者海曼也好,这三个都是不怎么讲究的人,吃了一会儿三人都盯着格莱。

  “格莱,你在这种地方吃饭也能吃的这么优雅?”蕾·莉都忍不住了,作为女孩子,她和海曼在格莱面前都相形见绌,这简直是贵族啊。

  格莱微微一笑,“啊,我吃东西比较慢,巴伦,你那张照片很帅。”

  听格莱这么一说,巴伦倒是不好意思:“其实应该拍王重学长的照片才对……”

  “学长的心很大,也不太在乎这些虚名。”格莱说道,喝了口啤酒。

  海曼看不下去了,“格莱,你是爷们,敢大口点喝吗,来,先干一个!”

  格莱不为所动,“我的体质对酒精不是很适应,学姐尽兴,可以让巴伦陪你多和点,巴伦,你受伤那段时间,学姐可是每天都去照顾你,是不是应该跟学姐走一个。“

  巴伦立刻站了起来,“学姐,我……不会说话,先喝十个!”

  然后一杯接一杯……咕噜咕噜咕噜……就这么十大杯喝了下去,格莱也呆了呆,巴伦也太实诚了吧,一般人顶多三个就可以了。

  海曼不答应啊,身为女中豪杰,她怎么能怂,“巴伦,这可不行,当初要不是你的勇猛哪儿还有现在的我,姐姐陪你喝十个!”

  剩下蕾·莉和格莱面面相觑,气氛彻底被两人调动了起来,只是格莱也在不知不觉中把话题岔开了。

  不是每个人喝酒都喝得那么高兴的。

  比起海曼那边的欢声笑语,王重看到的一幕就让人有点皱眉了,酒吧,王重是过来找马东的,已经扑空了好几处马东平时爱去的地方了,好不容易才在这里逮住他。

  酒吧中响着清淡的音乐,灯光暗淡迷离,马东正坐在一个角落里喝着闷酒。

  身前的桌子上已经横竖倒着两三个空瓶,都是高度的烈酒。

  马大社长头发乱糟糟的,西装领带也不知道拉到了哪里,他双肘撑在桌子上,眼神涣散的盯着手中那只酒杯,酒杯里还有半杯金黄色的液体,散发着浓浓的酒味,在他五指的转动下轻轻晃荡着。

  他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隔了许久才自嘲似的笑了笑,然后将酒杯凑到嘴边。

  一只大手横伸过来,拽住那只酒杯拖了过去,重重的垛到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马东被吓了一跳,稍稍清醒了一点,抬头看到是王重,他又笑了起来,伸手去抓酒杯:“哈,还是咱俩兄弟亲,来来来,正好陪哥们喝几杯!那谁,再拿个杯子!”

  王重也不说话,连喝三杯,然后看着马东,“酒喝了,说吧,出什么事儿了。”

  (这次头晕症状恢复有点慢,四天了,明天还要去看专家门诊,伙伴们多多包涵,也多多支持,求一张月票,一个订阅,感谢支持!)(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2179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