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二十二章 可乐的威力

第二十二章 可乐的威力

  这个称呼似乎比呼唤木子和艾俄洛斯稍微管用那么一点点,王重眼睛一亮,喊出了石破惊天的两个词:“可乐!火腿肠!”

  …………

  木子的世界是一片黑白。

  其实在他刚生下来的时候,这样黑白分明的世界并不是属于他的。

  他本有着一个幸福甜美的家庭,父母都是图坦卡蒙一个小领地的领主,坐拥着一块方圆数十里地的绿洲,那里的人都很友好,在绿洲内耕作、在沙漠中狩猎,作为领主的父亲在领地里素来有着贤主之称,而善良的母亲则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在所有人眼里这都是一个天作之合的家庭。

  那是一个无比美好的童年,木子在所有人的爱护和关心中长大,像一个妖孽一样的天才,早早的觉醒了新人类的力量,直到他三岁生日那天。

  父亲一大早就出门了,听母亲说是去给木子准备一份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联邦的可乐和火腿肠!

  他听说过那两种东西,简直就是用人世间最完美的词汇都无法形容出那两种神奇食物的美味,小木子从早上的时候就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定会是一个美妙的生日,如果不是他在玩耍时走进那间祭主所用的庄园的话。

  庄园里有着一口很普通的棺材,去年父亲祭主的时候,他曾远远的看到过一次,听说那是自己家族从黑暗时代就流传下来的传家宝,小木子不太明白这么一口古怪的玩意到底有什么好‘传家’的地方,倒是感觉这口所有人谈之色变的禁忌品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然后这口据说传了十几代都没有任何异样的棺材变了颜色,冒出那种淡淡的、蓝幽幽的光芒。

  棺材毫无征兆的就被打开了,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美丽而多彩的世界从此消失,噩梦也随之开始。

  他身边的一切都仿佛受到了诅咒,当天晚上,父亲在运送货物回来的途中听说是遭遇了大规模沙漠兽潮的袭击,整支小队尸骨无存,紧跟着母亲也病倒了,木子守在她的床前,仅仅只是三天,他亲眼看着母亲那满头的青丝在三天内就化为了森森白发。

  母亲似乎知道一些什么,看着守在病床前拉着她的手、哭泣着的小木子轻轻叹气,用那种怜爱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直到终无声息。

  领地为父母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可就在葬礼当天,那群袭击了父亲货物小队的兽潮又袭击了领地。

  各种各样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变异生物在领地中肆虐,将整个领地的一切都撕为了碎片、化为灰烬。

  可就像是没有任何变异兽能‘看’到他,也看不到那口棺材一样,遍地的废墟中,只剩下了他们俩。

  他颤栗、恐惧、不甘、后悔,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他一定不会去接触那口棺材,他觉得这一切都是那口不祥的棺材带来的!可每次到了画面的最后一刻,他却又都义无反顾的背起了它,他要研究它、征服它,至少,不能让父母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可这条路太漫长了,至今已经有十多年,他在不断的前行,实力的增长足以用恐怖计,可对这口棺材的了解,仍旧还只局限于简单的黑白二色、简单的生与死,或许掌握了一些关于棺材特殊的用途,但无法直指本质。

  这些深藏在他心中最深处的画面,此时正在木子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这是他几年前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的噩梦,一开始时他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可那种挣扎显然却只是无用之功,他一遍遍的沉沦在自己的梦境里,感受着梦境中那种让他最悲切的痛苦,然后在他最痛苦的时候,他又睡着了,又开始做着同一个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很微弱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木子……”

  前一个是自己的名字,领地中这样称呼自己名字的人太多了,让木子根本就难以在意,他这时还在群兽肆虐的画面中,或许是领地中哪个惊恐的熟人喊的,但仅仅只有三岁的他,除了惊恐和哭泣根本就无能为力。

  “秃子……”

  这个称呼让木子楞了楞,似乎想起了点什么,他狐疑的朝半空中看了一眼。

  直到一个更大的声音出现:“可乐!火腿肠!”

  ???

  如果脆弱,那木子现在已经是死人了,但他没有死,他活着,而且不断强大,这是他要弄清他的命运,找到他的归宿,无论生还是死,但绝对不是糊涂!

  “是……王重?”木子想起这个名字,眼前的画面顿时如同玻璃般破碎掉,他看到了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维度蜉蝣。

  木子的眼中透射出令人惊惧的厉色,原来是这些东西,竟然敢亵渎自己心中最神圣的地方!

  他的世界一向简单,生与死、黑与白,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没有任何中立的可能!

  他身上一股恐怖的魂力立刻荡漾开来,如同生死的判定!趴在他身上的那些维度蜉蝣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暗淡下去,如同无数尘埃,抖落一地!

  敞亮的通道随之出现在了他眼前!

  而在浮生门的另一道门户中,艾俄洛斯的眼睛也终于睁开了。

  刚才,他正经历着一场似乎永远都杀之不尽的战斗,无数恐怖的维度生物,六阶的甚至七阶的、乃至高高在上的八阶!疯狂的如山如海一般涌向他,他拼命的战斗着,不停的受伤,直到死亡。

  艾俄洛斯记得的师傅说过,这就是他的道,自然之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他喜欢战斗,特别是这种热血澎湃的战斗,他喜欢变强的感觉,只有在这样热血澎湃的战斗中,才能让他愈战愈强!

  别人的战斗有更多的目的,而他的战斗就是为了战斗!

  其实他很了解这里,甚至无比清晰的明白这里只是一个幻境,他甚至感觉自己随时都可以强行自我清醒过来,可那又怎么样呢?

  这样流着鲜血的战斗让他沉醉,那种真实的打击感、感受着周围那些强大维度生物那千奇百怪的、对维度力量的操控,让他如痴如醉,每一只新怪物的出现、每一次力竭的死亡都让他欲罢不能!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一个订阅,谢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2212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