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十五章 刺杀(三更求月票!)

第十五章 刺杀(三更求月票!)

  “玩玩玩,小兔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看看你们王重哥多用功,不然能上天京英魂学院?马上给老子滚回家学习去,不许打扰你王重哥!”隔壁梁大叔提着棒子出来,吓得一帮小兔崽子四窜,小区里鸡飞狗跳,热闹极了。

  每次回来都是差不多的场面,但却让王重感觉由衷的亲切。

  小粽子是他小时候的绰号,名字里有个‘重’字,平时身体又不好,怕冷,成天被爸妈把他裹成个粽子样。

  他一边笑着和小区里的叔叔婶子们打着招呼,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屋子不大,简单的两居室加一个小客厅和厨房,有一个月没有回来,屋子里已经铺上了薄薄的一层灰尘。

  王重直接挽起袖子,开工。

  虽然是养父母,但王重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和亲生的有什么不同,床头那边有一个角落里堆满了各种手工做成的木质玩具,小木马、手拉车、简易的积木,这些小时候的玩具,都是父亲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就着院子里昏暗的路灯,熬着一个个通宵、黑着眼圈儿做出来的。还有床上的暖水袋,王重小时候特别怕冷,母亲每天都会把暖水袋装得暖暖的替他暖热被窝,屋子里有太多承载着自己童年时的回忆,除了那用无止尽的病痛折磨外,至少在精神上,王重觉得自己一直都很充实。

  能挺过那段艰难的岁月,靠的远远不止是自己的努力,父母的鼓励和乐观感染了他,虽然偶尔也会有疑惑自己亲生父母到底是谁的时候,但说实话,那种偶然才想起的事儿,即便在小时候也从没有占据过王重太多的时间,现在就更不会了。

  等二人回来的时候会有一个惊喜,王重打算在市区那边买一套好点的住房,自己是不怎么在乎这个,但父母年纪也不小了,让他们享受更好的人生,显然是最能让做子女的感到快乐的事儿。

  想着那一幕,王重忍不住就傻乐,今年下半年除了chf,大概就是这事儿最让他期待,只是,不知道爸妈出去游了一圈回来,突然发现自己还在读书的穷儿子变成了亿万富翁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噌……

  沉浸在假想中的王重突然警觉。

  背后有人!

  这时候靠思维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几乎是下意识的,那种危机感操控着身体,脚下一转,身子已如柳絮飘摆般微微一晃。

  一柄刃口上带着些许绿色寒光的匕首紧贴着他脸颊飞射过去,竟然还淬了毒,王重刚才都能闻到那匕首上的腥臭味儿,如果真被擦中,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很强烈的杀气反应!

  此时他身子才刚刚转了一半,眼角余光已看到了那个将自己全身都包裹在黑色斗篷中,从衣橱里冲出来的身影!

  王重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冷静,紧跟着就是排山倒海般、挟带着恐怖高温的手掌如同化形的巨手拍了上来,完全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

  和帕帕达的那种火焰攻击所不同,这火焰虽是糅合的掌力,可却竟然像是刀子一般锐利,锋芒毕露,对准的也是自己致命的心口!可怕的火焰异能更是顷刻间便已笼罩在王重身上……

  藏在那黑色斗篷下的双眼自信无比,刻意的潜伏下,还从来没有猎物能逃出他的手心,尽管第一击的失手让他有点意外,但这不算什么,一个优秀的刺客杀手总是有着无数多的后着变招,只要潜伏下的攻势开始发动,对方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生死攸关,王重的眼神陡然爆出匪夷所思的光芒,一拳轰出。

  砰

  力量与力量的碰撞,破碎掉的却是那记火焰掌。

  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一声闷哼,黑斗篷用比冲上来时更快的速度被砸飞了出去,撞破了旁边的窗户,直跌下三楼。

  空中弥漫着被击溃消散的火元素,以及那如同震荡了空间的波动拳痕迹。

  王重一个箭步追出,可迎向他的却是一团浓郁得化不开的特殊紫色烟雾,瞬间遮蔽了王重的视线和感知,等他快速从那紫雾中退出时,黑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在地上流下几滩淡淡的血痕。

  “有东西掉下来了?”

  这时楼下窗户里才有邻居探出头来。

  “刚才好像什么东西爆炸了?”

  “出什么事儿了?”看到浓烈的黑雾,整个小区都惊动了:“天哪,那烟雾是怎么回事儿?”

  王重显然没有多作解释的打算,趁着大家发现之前退回了房间中。

  这显然是蓄谋已久的一次谋杀,出手的更是绝对专业级的杀手,实力或许还不足为惧,从那记火焰掌的威力非常惊人,已经达到了铸魂期的巅峰。

  问题是对方是谁,为什么要杀他,而且怎么会潜伏在这里?

  就像知道王重要回家一样,提前埋伏在了屋子中,非但抹去了一切进入的痕迹,甚至一直处于龟息状态静候时机,而人在回家的时候会特别的放松,以至于王重都没有察觉。

  看着从墙上抽下来的淬了毒的匕首,尽管对毒素并不是非常了解,但光是上面的腥臭气息,隔着半米远闻到,都能让人感觉头脑昏沉。

  王重看着地上的血迹皱起眉头,会是谁呢?

  …………

  ‘沙沙沙沙’

  雪花闪烁的屏幕逐渐清晰,定格在一个昏暗的环境中,粗重的鼻息声从那片昏暗中传了出来,紧跟着,屏幕狠狠一晃,就好像是拿着屏幕的手已经失去了再次握紧它的力量,将它掉在了地上。

  透过镜头,能看到在那昏暗且灰蒙蒙的天色下,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正依靠在一棵大树前,他整条左臂软耙耙的垂着,刺破血肉的森白断骨就那么突在皮肉外面,不停的往地上淌着血,胸口处还有一个肉眼可见的清晰拳形凹洞,打得整个胸腔都半陷了进去,压迫着他的心脏和呼吸系统。

  (三更完毕,双倍第二天,还是需要伙伴们的鼎力支持,感谢大家!!!)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3312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