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四十三章 冰谷之下

第四十三章 冰谷之下

  大家都在劝,被卷进绝冰风雹中还能活下来,除非是英魂期战士,其实大家心里都在悲痛哀叹,但这时候却必须劝,想找?根本无从找起,只能凭白让艾蜜莉尔也送了性命,这种时候,只能为王重祈祷,祈求老天开眼了。

  “如果,你说的是错的,我一定……”艾蜜莉尔咬着牙,终究还是没有把‘后果’说出来,她心里其实也明白,自己去找也是白搭,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只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反倒是格莱的话让她心里重新有了希望,虔诚的祈祷。

  格莱笑着,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敷衍:“相信我,我绝不只是长得帅而已。”

  他话音刚落,众人原本悲痛哀叹的气氛顿时有点凝固。

  格……格莱,竟然也会开玩笑?!

  海曼都张大了嘴,四周原本颓丧的氛围瞬间变型,刚才还剧疼的伤处似乎都感觉变轻松了。

  啪啪!

  “好了!”格莱拍了拍手,走过去将半昏迷的考尔比背起:“暂时,就由我来领队吧,大家抓紧,我们到雷帝城去等王重学长他们!”

  迷雾山谷的入口处,恐怖的绝冰风雹已经冲了出来,席卷着天地、破坏一切。

  费尔提科并没有进入风雹范围,作为伊凡雷帝家族北川军团的成员,早在昨天的时候他就已经通过天象察觉到风雹的来临了,看着天京战队所有人进入迷雾山谷的时候,他就皱起了眉头,但限于规定,他只能在战队放弃比赛发出求救信号、或是在全队都陷入无法抵抗的生死关头才能出现,他不能提醒天京的人。

  但是,他太了解绝冰风雹的威力了,哪怕作为英魂期的战士也无法抵挡这样恐怖的自然风暴,已经在山谷中直面风雹的天京战队,感觉就有点悬了,尽管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出救援信号。

  直到看着那猛烈的风雹席卷过这一带冲往远方,费尔提科才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也是有点拿不定主意。

  天京战队没有发出救援信号,按照规则,他在只能作为暗哨存在,不能介入,甚至都不能靠近其十里范围内,但是,万一天京战队现在急需救援呢?很可能,风雹将他们直接全军覆没了,甚至连救援信号都来不及按。

  人活着,运气很重要,费尔提科只能如实汇报。

  …………

  一片无尽的黑暗中,斯嘉丽的意识一直在模糊的状态下,很长一段时间内,她都感觉在飘荡,天旋地转,让她潜意识里害怕极了,但,那双强有力的手臂始终环绕着她,还有那个宽厚的胸膛所传递出来的温暖和踏实,只要这个胸膛和这双手在,她就感觉那些恐惧都在离自己远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消失了,好像被重重的砸在地上,但奇怪的是,身体却并没有被砸的疼痛。

  只是,脑袋里始终是晕晕沉沉的,无论她有多么想清醒过来,可就是没办法让思维变得稍微清晰一点。眼皮无比的沉重、全身每一处骨头都疼,脑袋有时候像要炸开一样,身体也处于一种极端的煎熬中,时尔热得发烫,时尔又寒冷得如坠冰窟,这种感觉简直是难受极了。

  作为一个新人类,她从小到大就没有生过病,只是听许多人说过‘凡人’的疾苦,她脑子里偶尔能闪过一个念头,觉得自己好像是感冒了?不不不,这肯定比感冒要严重得多。

  而更让她害怕的是,那双在感觉中始终抱着她的手似乎有抽开的迹象。

  寒冷、疼痛、恐惧都在袭击着她,尽管整个意识都处于昏沉中,但她还是本能的紧紧抱着那个胸膛,不肯让那双手抽离。

  一股古怪的力量从外部透进了自己的身体,好像是魂力,如同轻轻的按摩般,抚平着她受伤的内体,与此同时,一种异样的温暖开始传递,黑暗中好像闪烁着火光,持续不熄,替她驱散着严寒。

  模模糊糊的感知逐渐感到安宁,恐惧的内心也逐渐平静,斯嘉丽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等她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抱着一个充满男性气息的身子,斯嘉丽先是微微一楞,随即就听到一点微弱的鼾声。

  是王重?

  他右手正搭在斯嘉丽的额头上,持续的魂力还在透过那里往自己身体里输送着。

  用魂力疗伤,这是每一个战士都应该学会的基本急救技能,魂力本身就是一种具有保护性质的能量,但需要水平相当高的人,才能找到被救人的波段,并加以引导,让受伤者的魂力渐渐复苏。

  同时,她还注意到了王重的左手,只见那只左手正平端着,掌心处正腾着一簇巴掌大小的火焰。

  这是……火焰异能?

  王重似乎也很疲累,魂力和异能同时动用,持续时间肯定已经不短,斯嘉丽可是感觉自己昏迷了很长时间,这么久持续输出魂力和维持异能取暖,这得需要多强的掌控力?需要消耗多大的心力?难怪以王重这段时间所展现出来的恐怖精力,这时候都忍不住半睡了过去,但即便睡着,魂力和输送和异能的维持竟然都一直没有断掉。

  斯嘉丽不敢动弹,或许是怕打扰王重的沉睡。

  她感觉自己的心正在砰砰砰砰的直跳起来。

  从小到大,除了爷爷和爸爸,她还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靠近到这样的距离范围内,感觉和爷爷、爸爸的怀抱一样温暖可靠,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

  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欣喜,一种心如鹿撞般的欢愉。

  斯嘉丽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有点舍不得离开,或许,就这样一直抱着也挺不错的,在这寒冷的绝冰禁区中,这一刻却感觉犹如在天堂。

  突然,那微弱的鼾声停了下来,斯嘉丽赶紧闭紧了眼睛。

  只听王重轻轻咳了一声,感觉他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是怕惊醒自己,挪动得相当的轻微,枕着自己脑袋的手臂都不敢乱动分毫。

  斯嘉丽突然就脸红了,虽然很舍不得这份温暖,但她觉得,王重的手肯定已经麻了。

  她眨了眨眼睛,装着刚刚醒过来的样子。

  “醒了?”王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紧跟着就是关心的语气:“感觉怎么样?”

  斯嘉丽感觉整个心里都暖暖的:“好多了,谢谢。”

  她勉强撑起身来,刚才倒在王重的怀里还不觉得,这时身子一动,顿时感觉全身乏力,虽然魂力已经运转,但伤势可不会立刻就好,毕竟王重并没有治疗系的异能。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3444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