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七十八章 霸王的煞气

第七十八章 霸王的煞气

  马东虽然有些担心,但他相信王重,赵家已经不止一次针对他们了,不搞死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搞死,面对敌人,一味忍让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而对于阿萨辛家族来说,扩张天京事业就肯定触犯一下势力,这是必须在血与火中成长的。

  “需要时间去专门准备武器吗?”龙美尔很欣赏王重这样的个性,军人出身的他,历来就不喜欢世家那些背后阴险的动作,只要规则范围内,他愿意给王重一定的优待:“除了十字轮,其他武器都不在限制。”

  “不用了。”王重笑着走到旁边的兵器架,笼斗的场所自然不会缺乏兵器,都是KD重工的精品,当然,也只是精品的程度。

  他顺手拧起了一柄巨大的短柄斧,有点像诺拉白的擎天斧,在空中随便挥劈了几下,激荡的罡风呼呼作响。

  旁边诺拉白的眼睛一亮,左顾右盼,咧开嘴,我说什么来着?斧头才是这世界最强的武器!嘴强王者果然有眼光!

  说实话,尽管立场不同,但来自北区的这帮人都很欣赏王重,这才是真汉子,爱恨分明,不像某些怂包,一听世家的名头自己就先跪了。

  只是,其他人却未必有诺拉白的这么乐观。

  擎天斧是很刚猛,大开大合,是对付这种凶残变异兽时比较好的选择,但即便是诺拉白自己,一对一还行,可是五个,那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何况这还是笼斗,再好的技巧也根本施展不开,人类的智慧在于利用地形拉扯,各个击破,放到到这么狭小的空间,什么斧都不好使,何况还有一个马东在旁边碍手碍脚。

  坦白说,他想搞死赵子墨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如果他以为自己能凭这把斧子就在笼子里活下来……

  只能说,太自负,也太自大了。

  “还以为会有什么针对的大招,只是斧头……可惜了,”雷恩·斯图亚特微微摇了摇头:“他可以选择用稍微温和些的方式,这个人太直接也太单纯,弄死赵子墨对他固然是一劳永逸,可要想不付出同样的代价,他还没有这个实力。”

  “笼斗从黑暗时代起就一直是贵族的游戏,平民不了解很正常,他对其中的危险和局限只是一知半解。”

  “如果是在开阔地形,利用大开大合的斧头和他的鬼步身法,同时放弃那个马东,那或许还是有机会抗衡一下的,至少撑过十分钟没问题。”

  “很欣赏他的勇气,可是在笼子里……几乎必败无疑。”

  “用盾更好,毕竟要求只是撑过十分钟。”

  “太拘泥于形式,太急于证明,还是幼稚,他并不了解笼斗,用斧头属于想当然了。”

  四周的私语声在响起,显然在场的人都是有足够眼光去看这样的比赛,但只是旁观者的想法。

  墨问带领的天极战队则是静静的看着,不得不说,他又要提升对王重的评价了,杀伐果断,赵子墨这种人一旦放过了,后患无穷。

  从王重拿起斧头的那一瞬间,墨问就感觉到了,仿佛王重和那柄斧头有一种难以用言语来描述的契合。

  墨问从来都不是用眼睛去看东西,心眼感受到的世界是奇妙的,组合在墨问脑子里时有着另类的画面,在那画面里,人是人,物是物。

  可是,王重拿起斧头的瞬间,墨问却感觉那柄斧头消失了,或者说,是与他的身体合在了一起。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契合!

  墨问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可心里却已然明了。

  他似乎已经能提前预知到结果,也终于明白王重为什么敢冒这样大的险了,只因,这样的险在他看来或许根本就不算‘险’!

  甚至,他似乎终于发现了王重的秘密。

  什么刺客、战士、重装、远程……一个人能身兼如此多职,直到此前一刻墨问都还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世界原本就不可能有人拥有如此多的精力和智慧去练这么多的东西,王重大概也没有去专门练过,可他能展现如此多的职业技巧,只因他掌握的是武器真正的核心!

  人器合一!

  铁笼已经嘘开了一条小缝,王重站到了笼口。

  整个笼子此时正散发着鲜血的余温和腥味。

  几个漆黑的身躯,几条粗如柱子般的手臂,以及几双铜铃大小的绿眼珠,死死的盯着这两个即将进笼的人。

  一只大脚轻轻一踢。

  骨碌碌……

  赵子墨瞪大双眼、死不瞑目的人头滚了过来,停在王重和马东的脚下。

  嗬嗬嗬嗬!

  轰轰轰轰!

  几只嗜血铁猿王开始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绿亮的小眼珠里带着兴奋和躁动!

  刚才那两个人类实在太弱了,根本就没有玩儿够!

  赵子墨那狰狞的人头让马东一阵反胃,感觉整个肚子都在抽搐。

  先前挤兑赵子墨时他还是相当硬气的,可现在却感觉两条腿儿有点发抖,颤巍巍的说道:“兄弟,这是玩儿命啊,刚才头脑一热……话说,有把握吗?要不让我还是去弄套铠甲先?”

  房间里并没有嘲笑声,都知道马东不是战斗型,看那细胳膊软腿儿的,铸魂初期都是抬举他,能陪王重站到笼子外面,能这样直面嗜血铁猿王还没有晕倒,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需要莫大的勇气了。

  “呵,以你的实力,穿了铠甲也挡不住。”王重倒是相当坦白。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样子,但你能安慰我一下吗……”马东也是哭笑不得,定定神,咽了口唾沫、抹了把嘴,然后狠狠的拍了下自己胸口算是壮胆:“妈的,人死鸟朝天,跟你混了,怕个卵!干他丫的!”

  王重微微一笑,当先大步迈进了铁笼。

  或许是被这小个子凛然无畏的气势所震慑,这个提着斧头的人类,和刚才那两个哭喊的家伙不太一样,几只怪物都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攻击,而是相当谨慎的窜到了笼子的各个方位,半挂在笼壁四周将王重和缩在他身后的马东围在中央打量着。

  这是几只个头在三四米左右的巨型铁猿王,近距离细看,外型和阳光时代的银背大猩猩有些相似,只是更高、更壮,更聪明,也更‘黑化’。

  和维度生物不同,变异兽虽然普遍被认为低了维度兽一个档次,但那并不代表全部,且光看视觉,明显更加的充实,更具冲击感,那身漆黑的皮毛上沾染的点点腥红散发着让人心悸的血腥味,肯定是沾过不少的人血。

  聪明、狡猾、残忍、嗜血、好斗,擅长群斗更是它们的本性。

  笼中寂静无声,嗜血铁猿王那粗重的喘息声在这份宁静里也显得格外的清晰。

  笼外则显得要相对轻松一些,赵子墨的死已成现实,坦白说,现场不少人是暗爽点赞的,从个人的角度来讲,赵子墨确实不是一个让人喜欢的家伙。可站在家族的立场,无论王重现在有多打的声望,他终究只是个平民,‘弄’死了一个赵子墨,他必须付出点什么,比如生命。

  这是世家的底线,而王重现在所面临的局面,在他们看来也太过一目了然了。

  “这人有致命四败。”雷恩微微一笑,或许在这届CHF上的名气不如墨问他们,但,无论阅历还是眼光,他都绝对有说话的资格。

  “哦?”

  “狭小的空间限制了发挥,招数就不要说了,巨斧沉重,在这样的空间甚至挥动不易,此其一。”

  “嗜血铁猿王不惧异能,看得出他此前对阵鬼心影那一战,或许有一些异能的底牌,可在这里将毫无用处,这是第二。”

  “对笼斗陌生,不了解笼斗的禁忌。看看他的站位,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背靠着笼壁,可他却选择了笼子中央,那里或许有更多腾挪的空间,但同时也将自己置身于所有嗜血铁猿王的包围中,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的行为。或许他认为自己还有维度战技,可却不知道铁笼上所布的法阵会限制维度战技的施展,加固维度壁障,根本就无法在铁笼里撕裂空间,此其三。”

  雷恩淡淡的说道:“看王重的姿态并没有要放弃马东的打算,有前面三点,再加上一个拖油瓶,他还能拿什么活下来?”

  只不过大家都不觉得王重会放弃马东,但要兼顾,就太不切实际了。

  笼子里的血腥味不断的刺激着铁猿王,马东躲躲闪闪的眼神更是让几只畜生读懂了他的害怕。

  看来和前面那两个人类也没什么区别。

  呼!

  一只其中最粗壮的,像是头目的铁猿王,第一个打破了平静的节奏,从挂壁的笼子上朝着王重直接扑了上去!

  足足两三吨的巨大身躯离开笼壁的那一瞬间,整个笼子都被摇得乱晃,巨大的黑影瞬间笼罩了王重的头顶,嗜血铁猿王的嘴里滴淌着粘粘的唾液,那个人类身上流动着的血液的味道让它忍不住为之疯狂!

  扑过去,用身体碾压、用力量征服,咬死他!

  巨大的破风声从上空响起,没有太多技巧性,有的只是速度和力量!

  笼斗就是笼斗,更小的空间、更短的距离,技巧只是花哨的东西,在这里,力量和速度代表一切!

  嗖!

  可想象中拍脑袋如拍烂西瓜般的场景却并没有发生,

  一只有力的胳膊夹住马东,将他整个人如同玩具般带起,这一刻马东真的觉得自己好娇嫩。

  王重的眼中精芒一闪,一股狂暴的气劲猛然炸开,犹如凭空刮起一阵飓风,席卷四周,无法想象的霸气和愤怒从内心席卷而出!

  下一秒,战斧已经抡起。

  配合着刚才轰然爆开的气劲,狭小的房间中顿时生起一股让人凛然的气势,仿佛无数的能量、不,仿佛连整片空间、整个世界都正在朝那斧头上汇聚!

  轰!

  几乎没用任何停歇,白光撩上!

  太快了!

  如果说铁猿王的速度是五,那这挥斧的速度就足有十!

  它甚至都没有看清这一斧究竟从何而来,只是感觉到眼中白光一闪,巨大的冲击已经从正面冲来。

  砰!

  就像是那种一刀狠狠砍进西瓜里的声音,号称坚不可摧、防御无敌的铁猿王,竟然被一斧爆头!

  擎天霸王斩!

  王重一手夹着马东,单手持斧,斧刃直接卡进了嗜血铁猿王的整颗脑袋里,而那足足两三吨重的身子,此时就这么被王重单手顶在半空中不停的抽搐!

  一斧!只是一斧!

  原本还议论纷纷的小房间里,此时瞬间就陷入绝对的安静。

  似乎,有点低估王重的爆发了。

  毕竟在比赛中的王重,展现得更多的一直都是各种技巧和华丽的武器,可现在……

  这是,诺拉白的绝招?可是,怎么能爆发得这么快!

  诺拉白都差点惊掉下巴,就算是自己,用这招好歹也要先热热身呢,王重这是完全没预兆啊!

  不过,如此威力惊人的斧劈绝招,不管是不是诺拉白的‘正品’,都绝不单单只是一个简单的战技所能达到的攻击效果。

  弗拉基米尔等人微微变色,谁也没想到,王重竟然可以把二重劲运用到武器上,这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杀伤也是两个概念。

  这样的复合攻击看似简单,却必然是体力、魂力、精神意志等等各方面的组合产物,但越是这样,对身体的负荷和喘息越大。

  在笼子里,只是瞬间,场中的其他四只嗜血铁猿王已经在暴怒中合围,一拥而上,根本不会给猎物喘息的机会

  四面八方都是黑影,满场都弥漫铁猿王的凶气!

  王重顶住那只铁猿王的手中战斧轻轻一震。

  蓬!

  刚才那一斧头劈进头颅里的各种错乱罡气、力量纵横,就像烂西瓜炸开的镜头,铁猿王的整颗脑袋竟然爆碎!

  非只是在铁笼中溅射,肆掠的力量带着那些花花白白的、脑浆混合着鲜血、肉块的碎末,竟波及溅飞向到整个现场的所有人!

  这股飞溅的血雨非同小可,蕴含着刚才那一斧的所有暗劲和力量,在铁猿王的脑袋中形成如同高压般的效果再炸开,力量更强!

  幸好,能呆在现场的都是四强的高手。

  (二合一,,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6958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