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八十一章 鬼心影的邀约

第八十一章 鬼心影的邀约

  虽然有老波特住在这里,可萝拉完全没有要避嫌的意思,倒是没有少往这边跑。

  傍晚的时候萝拉又过来了,即便嘴里说着只是路过,可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她肯定是精心打扮过的,里面穿着一身碎花小裙,外面还搭着一个卡哇伊风的披肩,一惯都只能看到萝拉战士打扮的马东等人,差点被这突然转变的小清新风格给拽走了眼睛。

  童颜巨乳在这样的装扮下简直已经将特点突出到了极致,有句俗话说‘不能让男人用下半身思考的女人不是好女人’,虽然只是戏言,但却能概括很多男人的审美观念。

  当然,并不是约会,几天前那次惊心动魄的约会,有一次就够回味很久了,无论萝拉还是王重,显然都不是那种成天把谈情说爱放在嘴边的人。

  萝拉带来了关于伊凡雷帝的最新资料,是这几天她细细整理出来的,她也知道天京表面轻松,其实每个人都是用自己的方法调整状态,而资料,一些表面的情报反而会误导,到了这个段位,真的要拼硬实力了。

  但卡波菲尔却和雷帝有过最直接的碰撞,再加上萝拉本身作为十大世家继承人之一的身份,这次详细整理后才拿来的资料就相当具有精准性了。

  伊凡雷帝的实力组成和鬼武神皇有些类似,三核阵容组成了整支战队的骨骼。

  而其中,自然是以弗拉基米尔为重中之重。

  “冰系主宰天赋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拥有这种天赋的人,只要不夭折,几乎可以铁定进阶天魂期,甚至有很大可能闯过天魂期的生死关,这绝对是万人敌的体质,也注定会成为一个大世家的支柱。要知道,天魂期高手的寿命通常比普通人要长很多很多,一旦诞生一位,至少恩及、庇护数代,这也是弗拉基米尔在北区可以说一不二的根本原因,并不仅只因为他是伊凡雷帝这一代的长子,看起来他是所谓四大天王中最淡定的一个,可实际上,弗拉基米尔对雷帝家族的影响力、在整个北区那边的地位,恐怕也只有卡洛琳可以和他比肩,而不是鬼浩那种在鬼家有取代者的家伙可以比拟的。”很显然萝拉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不过,北区除了崇拜强者,也会敬重勇者,他们更喜欢直来直去的战斗和干净的胜负,而不会选择一些肮脏的手段,即便他们有那个能力。所以你们这一场应该不会受到太多场外因素的干扰,这点大可放心。”萝拉笑道。

  “谢谢你,也谢谢老波特的仗义执言。”王重已经从马东那里得到了消息,萝拉和老波特都很仗义。

  “是吗,空口说白话可不行!”萝拉眨眨眼笑道。

  “没问题,这个人情你记着,以后但凡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王重说道,自从认识以来,萝拉和老波特真的帮了许多忙,其实人家也用不到自己什么,但对天京和他的帮助却是极大的。

  “一言为定!”萝拉也是欣然接受,当然她也是随口答应,却没想到这个承诺在日后却挽救了波特家族。

  “说说他的神化冰异能吧,”王重微微一笑:“你可是和他交过手的,给点建议。”

  萝拉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软!”

  这大概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一个回答,作为唯一和那神化冰壁有过直接接触的萝拉,给出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字的评价。

  软?王重也陷入了沉思,他当然明白萝拉的意思,一个人的异能可以到了改变常规状态,这就说明他的控制力真的非同小可。

  “很奇怪吧,看起来那么坚硬的冰壁,可接触时并没有真正坚冰的那种质感,除了外形相似,让我感觉那已经不像冰,而像是弹簧,有很强的反弹性和韧性。”萝拉摇了摇头:“或许用尖锐的武器会比拳头更有效,可惜我当时并没有机会尝试。”

  “我这里倒是收集到几个弗拉基米尔在维度空间的战斗视频,你可以看看。”

  萝拉一边说,打开的天讯上已经在跳动着画面。

  镜头切得很快,有些模糊,像是偷拍,也像是在高强度战斗中因为剧烈晃动而造成的画面失真,但仍旧可以勉强看出那是弗拉基米尔和维度生物战斗的视频,实力大约在五阶左右,对铸魂期来说,五阶的变异兽已经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五阶的维度生物就更是碾压级的存在了。可,在弗拉基米尔的冰壁面前,这样强大的生物同样要吃瘪,无论是强大的维度生物异能,还是蛮横的拳头利爪,都很难迅速给那冰壁造成破坏性的打击,反而是被不断的反弹攻击生生耗死,接连转换了几只不同维度生物与他战斗的视频,结果几乎都是一样。

  王重看得很认真,放松只是一种态度,可并不是自高自大,如果说天魂期是人类修炼的尽头,那主宰异能就是一切异能类别的极致。

  这一点在这些视频中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更深层次的运用和更多的变化,让主宰异能对比其他异能始终保持着高出一个层次的境界,无论质还是量。

  不要说用异能抗衡,按照视频中的几只维度生物强度来判断,王重觉得就算是自己的维度浮游都不一定能与之争锋,浮游王吸收能量也不是万能吸收,而且维度浮游由自己召唤,还要受到自己能量制约以及这个世界规则的约束,毕竟这里并不是第五维度。

  而且,透过弗拉基米尔和那些维度生物的战斗视频,王重还看到了更多弗拉基米尔并没有在CHF上展现出来的强处。

  比如他强横的肉身和力量,比如,他几乎不输给自己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意志。

  这绝对是一个比鬼浩更难缠的对手,甚至比鬼心影更厉害,鬼心影天赋无敌,但天赋并不是这个阶段可以把力量发挥出来的,另一方面女孩子的体质确实会差一些,而弗拉基米尔绝对可以把力量发挥出来,而且出生于北地的他,更是得天独厚,在伊凡雷帝家族拥有冰系异能到达天魂期的强者不在少数,关于冰异能的使用和发展,绝对是可以给出最好的建议,让弗拉基米尔有选择性的发展。

  有天赋没指导,有指导没天赋都是不行,两者合一,弗拉基米尔的高度可想而知,只是冰系异能看起来普通了点,加上北地人的性格不爱装逼,……错了,诺拉白例外,才让他名气没有鬼浩和卡洛琳响亮。

  可在CHF已经证明,只有力量才是唯一的通行证。

  伊凡雷帝,将会是CHF以来最大的考验。

  ………………

  “王重队长在吗?”

  天京战队的别墅外面站着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男子,可胸口那个暗红色的骷髅头徽章,却表明着他那不太受欢迎的身份。

  鬼家!

  “有人想请王重队长一叙,晚上八点,月光酒吧。”

  消息带到,男子转身就离开了,马东却大为紧张。

  之前赵子墨的事儿明显和鬼家有关,以现在天京和鬼家的关系,这能是好事儿?原本是想把它当个屁放掉的,可偏偏,王重居然要去,而且还是单独过去。

  “宴无好宴啊哥们!我觉得最好不要去,就算这节骨眼儿上他们不敢明着来,可鬼才知道那边到底安排了什么陷阱等着你。”马东都愁死了,这哥们儿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王重却只是笑了笑,“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一方面鬼家就算有动作,在经历了这么都事儿也该知道收敛,而且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找他,而在月光酒吧,他和鬼家有交集的人只有鬼心影。

  王重过来的时候正好是傍晚,酒吧门口站着两个浑身黑衣的保镖,其中一个正是今天过去带话的人,看到王重,身为鬼家一员的他,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敌意,甚至,还带着些许难得从鬼家人身上看到的恭敬,微微欠着身子,恭敬的替他拉开了酒吧的大门。

  酒吧里的灯光略显昏暗,放着轻缓的音乐,吧台上也没有服务生,看来早已经被清了场,只有一个娇小的靓影坐在吧台前,自斟自饮。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鬼心影今天并没有带面纱,转过头来时,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得出来她心情并没有那么差。

  王重呵呵一笑,走过去在吧台上自己拿了个酒杯:“美女相邀,怎能失礼,不过以我们的状况,我倒是很意外。”

  鬼心影给王重倒上一杯,“如果我说,我的想法和哥哥不同,你信吗?”

  “谢谢。”王重接过酒,“当然信,你是你,鬼浩是鬼浩。”

  其实从接触鬼心影,到战场上,鬼心影掌握战力尺度,王重就能感觉到,换成是鬼浩,巴伦不死现在也肯定还在病床上,而且看得出,鬼心影很尊敬鬼浩,但却并不会受他影响和控制。

  一口喝掉,砸吧砸吧嘴,王重还是没喝出什么差别。

  见到王重这么信任她,鬼心影也是嫣然一笑,说实在的,换成是她可能都做不到,尽管她不可能去害王重,但万一呢?

  王重这人身上就是有一种这样的大气让人心生好感,或者说,他有他的原则和底线,和这样的人坐朋友不用担心有一天被卖了,而这时鬼浩绝对做不到的,大家之间别说外人了,连新生姐妹也要互相防着。

  “这可是正宗的高原骑士,现在已经很难找了,喝一口,再喝一口冰水,品位一下很有滋味的。”鬼心影笑道。

  “对我都差不多,再说,你也不可能天天请我喝,所以还是不要喝出感觉来的好。”王重笑道。

  “我倒是想天天请你喝,但你也不会答应啊。”鬼心影说道,很显然双方都明白这个意思,王重是不可能投靠鬼家。

  今天找他出来喝酒,并不是心血来潮,坦白说,鬼心影最近很烦,这几天,外界的风平浪静并不属于鬼家,家族内部早就已经是天翻地覆了,显然并不是完全因为赵子墨那点的破事儿。

  鬼浩已经注定被钉上鬼家的耻辱柱,被废除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是必然的,不止是因为他在武力上输给王重,更是在赛场、在心态、在各方面都输了个体无完肤,而在比赛中表现出色的鬼心影,则是已经通过长老会半数以上的投票,成为了鬼家新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鬼浩被降为第二。

  这不是说鬼浩没有机会,大家族讲究竞争和平衡,只有这样才能磨砺出最强的领袖,鬼浩的天赋依然是摆在那里的,但是他太不成熟了,这打击对他来说是一次非常及时的检验。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考虑,但是对鬼浩鬼心影兄妹的感情确实极大的考验。

  鬼浩和鬼心影是兄妹不错,但却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两人的感情虽不错,可两人背后各自的母系势力,这几天却早已是势同水火。

  继承人什么的,她并不在意,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慢慢帮助鬼浩、帮助自己的哥哥重新站起来,而且她也认为只要能汲取经验,以鬼浩的天赋足以当鬼家的领袖,可是内部的纷争不是她能控制的,越是看清,其实就越烦,想和人说说,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能说话的人,现在也多少明白,卡洛琳和蒂薇兰为什么能成为闺蜜了,有相当的级别,又没有直接利害冲突,性格和尺度又来合得来,人是需要沟通的。

  而她,明明几天前还是至亲的亲人,却眨眼间就闹到这样的地步,简直就是可笑。

  如果权力是这样的东西,她并不想要接受,曾经以为自己只是没有贴心的朋友,可现在,她感觉甚至连贴心的亲人都没有了。每个人都在算计,仿佛每一步、每一句话都有着各种各样的陷阱和目的,鬼浩现在把他成了仇敌,显然还没从错乱的心绪中出来,这次的惨败对他的打击太大,不但需要时间,也需要开解,想明白。

  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王重,心里强烈的觉得王重是可以说说话的人,哪怕不是说这些问题,随便说点什么,或者不说话。

  (二合一,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6979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