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章 剑盾之争

第一百章 剑盾之争

  卡洛琳面不改色,对于家族的额外动作,她是知道的,也并没有反对,如果能收拢王重作为手下,对斯图亚特绝对大有裨益,尤其是用他制衡墨问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个人情感是要为家族服务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王重能和卡洛琳发生什么,在斯图亚特家族看来,给王重这么一个机会就已经是泼天大恩了。

  卡洛琳微微一笑:“派任何人上都有可能吧,不论王重队长还是弗拉基米尔,都是很有智慧的战术高手,陷阱也好、反陷阱也罢,想要百分之百算计对方,很难。大概,还是要看运气了。”

  墨星辰微微一笑,墨家和斯图亚特家族的关系还算融洽,其实也是双方在某些大方向是一致的,共同维护着联邦的稳定团结,斗争是为了团结,没有斗争就没有团结。

  竞技台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主裁隆梅尔宣读双方名单时的那些垫台等等也都撤去,在裁判的示意下,王重和弗拉基米尔并没有拖沓,同时上前递交了先锋战的名单。

  现场顿时安静了不少,所有人都翘首以盼。

  “格莱对阵波摩!”

  名单念出,顿时就是一片惊讶声,多数人以为天京肯定会放一手,毕竟天京就只有格莱和王重这两个点,格莱每次都排头,太容易被对手抓住针对,大多数人觉得通过之前的战斗已经很了解王重,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变化’这个词是天京最常见的现象。

  或许,这可以叫做以不变应万变。

  而伊凡雷帝那边倒是显得比较中规中矩,保留弗拉基米尔和诺拉白这两大王牌,应该是想针对王重和格莱的,最稳的波摩首战抢夺先手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不过,以这样的排布,天京显然占到便宜了,避开弗拉基米尔和诺拉白,格莱对波摩显然要略微占一点优势,更偏重于防御的重装,其最大的重用往往是在团战中才能发挥,单挑场上的表现反而很一般。

  只是,弗拉基米尔的脸上却似乎并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冰王子永远是那么的自信,不管王重和弗拉基米尔怎么想,天京的粉丝们对这个结果显然相当满意,兴奋的在看台上开始呼喊起格莱的名字,而当格莱淡然的走上场时,那温文尔雅的风度,更是让狂热的氛围再次降临,现场呼声如潮。

  “宇宙第一美男子隆重登场!”

  “没有什么是我家格莱一炮不能解决的事儿!如果有,那就来两炮!”

  “一炮就轰死那只大笨象!”

  “不要!不要浪费我家格莱的炮,向我开炮!求求你,向我开炮!”

  女观众在尖叫,看台上污得一塌糊涂。

  呵……

  一丝冷笑出现波摩的脸上,双腿狠狠一蹬。

  轰!

  红光闪耀,巨影从天而降,狠狠的砸落在格莱的面前,激荡的灰尘弥漫,碎裂的地板以他的脚为中心,朝四周疯狂的蔓延出大片裂痕!

  巨大的块头在格莱面前就像是一座小山,因为刚刚落地,那庞大的体型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身上的肌肉不同于普通重装那种单纯的大,而是无比的结实,一块块的呈块状隆起,让人感觉那不像是肌肉,反倒更像是一块块覆盖在他身体表面的岩石!

  哗……

  他缓缓站起,手中那面巨大得有点不像话的盾牌,对其他任何人看来似乎都会是拖累行动的累赘,可在波摩的手里,却只如同是玩具一般的轻巧。而那深邃的狂烈的视线,让他的双眼看上去就像是正在燃烧,似乎下一秒都能喷出激光或者火焰来,一股令人窒息的威猛气势瞬间油然而生,带给人强烈的冲击感!

  对面的格莱则是空着手,对阵一位重装,空手显然是最尴尬的选择,那强悍的防御力就算拿着尖锐的兵器都难以破防,何况空手?

  可无论是看台上的观众、亦或是负责解说的若智,几乎都没有任何想要吐槽的欲望,这可是天京、这可是格莱。对于这支CHF里最奇葩的队伍,别说空手上场,就算他突然变根绣花针出来,都肯定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选择空手就意味着要吃速度了,至于攻击力的问题,曾经用百叠掌击破过赵天龙防御的格莱似乎并不缺乏,”若智飞快的说道:“但这毕竟是波摩,本身就和赵天龙同一个层次,而使用重盾的传统重装防御,在对抗掌法、劲力这方面,显然要比赵天龙的金刚不坏之身更强一些。所以就攻防两端来说,我认为波摩更强。当然,决定胜利天枰的显然并非只有攻防两端,更重要的则是速度,否则空有防御只能挨打,而空有攻击,打不到对方也是白搭!而在速度方面,格莱显然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是的,上一场八强时,天京也正是靠着格莱神奇的发挥,才挤掉了鬼武神皇!能和鬼武烈那样的顶尖刺客拼速度的格莱,自身的速度可想而知!想必这会是让波摩感觉最头疼的地方。”相比起一身石头肉的波摩,帅气的格莱显然更得陈鱼儿的亲睐:“期待格莱能继续上一场神奇的表演!”

  现场和天讯上此时也都是尖叫声一片,场中已经就位的两人则已瞬间进入状态。

  面对着格莱,波摩能感受到那种透自骨子里的深邃,拿弗拉基米尔的话来说,天京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同时拥有着两个让他都看不透的人,一个自然是王重,而另一个就是格莱,许多人都觉得诺拉白有克制格莱的本事,可波摩和弗拉基米尔却十分清楚,诺拉白太不稳定,这样的攻坚战不容有失,年轻固然有冲劲,固然有情绪爆发创造奇迹的时候,但更多的是一个小失误就葬送全局。

  一丝红色的能量在波摩那岩石般的肌**隙中渐渐闪耀,而波摩的身周的气场,竟然随着这能量的提升而逐渐隐没了。如果闭上眼睛,你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就像是一大块普通的石头。

  岩化?

  格莱的眸子里也闪烁着兴趣,土系异能?不太像,和厚重的大地比起来,他那种岩化,更像是冰冷的冰块,应该是更接近冰系的另类分支,亦有可能是冰系、土系的结合,此时尽管没有气势的溢出,却能感觉到那种高度的力量浓缩。

  绝对是个高手,而且,不仅仅是纯粹的防御型那么简单,格莱身子微微一侧,左手背到身后,右手伸前。

  “请。”

  一股柔和的魂力顿时从格莱的身上荡漾开,如同威风轻拂,拂过波摩的身体。

  “呵……”

  岩石般的眸子猛然一凝,波摩的左脚微微一蹬。

  轰!

  仿佛是刻意挑起开战的信号,一股恐怖的、纯粹的力量从他的脚下迸发,坚硬的地面瞬间龟裂,肉眼不可见的力量顺着那龟裂的缝隙猛然传递。

  噌……

  格莱瞬间从原地消失,战斗打响,刺客的速度、战士的体魄,看似精瘦的身材却拥有着不可思议的爆发,仅只是霎眼间就已经出现在波摩的身前。

  这速度??

  即便是早已对格莱的速度有一定评估和心理准备,波摩似乎也是吃了一惊。

  而大屏幕的表现中,波摩则似乎是被格莱的速度完全惊呆了,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和防御,众目睽睽之下任由格莱一拳轰在他胸口上,居然连半点举起重盾防御的意识都没有。

  一掌切入,感受到对方身体的强横反抗力,格莱并没有放弃机会,瞬间那白皙却能生撕野兽的手掌,连续十三章拍在了波摩身上,一直硬挺的波摩终于被轰了出去,飞出十多米,拎着他那碍事的大盾滚了出去。

  全场目瞪口呆,这蠢大个是来搞笑的吗?

  你当格莱的速度是假的?

  这尼玛就结束了?

  看台上一片鸦雀无声,南面看台那些来自伊凡雷帝的壮汉们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格莱却只是微微一笑,对方似乎是对他自己的防御很有信心啊,承受拳头时相当的技巧,奇怪的岩石般的肌肉帮他卸掉了至少六成的冲击力,根本就连他的皮毛都没有伤到。

  哗啦啦……

  不等看台上的观众们合上自己张大的嘴巴,波摩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冲着格莱呵呵一笑:“有点意思,但是这样的攻击是打不倒北区的战士。”

  这尼玛……

  “纯爷们儿、真汉子!”

  “娘炮!用点力,爷不疼!”

  南面看台上一大片光膀子的雷帝粉瞬间就狂躁起来了,疯狂的在看台上拍打着身前的铁栏杆,狂吼乱叫。

  “靠,这家伙和王者哥学的?”

  “战斗民族果然牛逼啊。”王者粉们则是目瞪口呆,这可是半决赛,面对天京的小王,敢这样玩儿的,先不说实力,这胆子绝逼也是没谁了。

  一丝笑意挂到格莱脸上,左手五指此时微微一扣,魂力荡漾,下一秒,格莱已经再度出手。

  恐怖拳压还隔着数米时便已到了足以让人难以呼吸的程度,这次,波摩可没有再硬抗,手中足有两米高的重盾灵巧挥舞。

  ‘轰’

  拳头与重盾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明显能看得出格莱这一拳的威力提升了数倍有余,可怕的爆发,巨大的冲击力将两人同时朝后推开。

  噔。

  格莱似乎被震飞了出去,而波摩则只是左腿狠狠往后一撑,便已吃住那反冲的冲力,和估计的一样,如果不使用百叠掌之类的招数,以这个格莱的空手攻击应该很难攻破自己岩化的防御。

  对方不选择武器,恐怕是近身战技有着绝对的自信,很轻视他的防御能力啊,不等波摩脑子中这个念头转完,一记足以让他感觉到威胁的攻击已经再次从头顶落下。

  那是一记可怕的鞭腿,仿佛泰山压顶般砸落。

  这么快?

  波摩微微吃了一惊,却不知道刚才格莱根本就没有被反震力冲飞,而是借着那反震力,身子在空中‘呼呼呼呼’的连转了三四圈,竟巧妙的将那反冲力牵引利用,汇聚在腿上。

  轰!

  巨盾再次顶住,却没了刚才的轻松感,携着反冲力的腿力,力量竟然大得惊人,远比先前格莱的拳头沉重数倍有余,将波摩举着盾牌的手臂都震得微微一颤。

  好强的借力手段。

  波摩的眼中闪动着难以抑制的光芒,还以为这小子是个软脚虾,只能仗着速度和自己游斗,可没想到还真有点蛮力,小瞧他了。

  被震开的格莱似乎又有要继续借力的势头,波摩眸子中精光爆闪,巨盾猛然挥击,反守为攻。可,巨盾还未轰到,格莱借力的下一击已然完成。

  轰~~

  比上一腿更强、力量更大。

  波摩早有准备,巨盾再次顶住,沉重的轰击声满场可闻,紧跟着,便是格莱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轰轰轰轰轰~~~

  拳脚相交、巨盾抗击,格莱的身影如乳燕投林,波摩的重盾则如铜墙铁壁,两人一个是进攻专家、一个则是防守专家,动作干净利落得完全没有任何一丝的多余,格莱的力量远远超乎普通人的想象,完全不像一个偏向技巧型的战士,每一记重击都荡起恐怖的震响声,在整个竞技馆中回荡。

  而一直被诟病速度慢的重装波摩,非但防御力上表现出了墨榜重装的超强水准,更可怕的是竟然能完全跟得上格莱的速度,这尼玛还是重装吗?而且,那好歹是三四百斤的重盾啊,拧在他手里简直就像是完全没有重量一样,像匕首一样灵活。

  “嗬嗬嗬嗬嗬!干掉那个娘炮!”

  “好讨厌的野蛮人,我家格莱要打你居然敢还手。”

  “天京加油!格莱加油!”

  看台上在短暂的平静之后迅速的火爆起来,两边的粉丝都在隔空呐喊、加油打气。

  弗拉基米尔目光灼灼,太了解波摩,这样的速度差不多已经算是他的上限,但对面的格莱,却还一直收着呢,这明显是在逗波摩,让你开局的时候硬抗人家拳头装逼。

  “呵,报复心还挺强……”弗拉基米尔微微一笑:“应该要出手了。”

  故意放缓的速度一方面是试探,另一方面也是故意让对方适应,不得不说,这格莱真强,就像是石头缝里冒出来的一样,这种综合素养简直逆天,而且性格上更是完美,难怪私底下也有一种传言,说是格莱是不是喜欢……,否则以格莱的强势,真没必要在没什么前途的天京干耗,拼死拼活。

  战斗中的习惯性变化,往往就是要命的时刻,波摩显然已经有所警觉,可该来的终究要来,台上的格莱目光微微一凝,压迫性的攻击中,身法陡然在波摩眼前加快。

  来了!

  波摩早已防备,可这陡增的速度和刚才让他适应的速度完全是不同的两个层次,别说本身速度就跟不上,肌肉的记忆更是让他无法再这瞬间做出更精妙的反击。

  几乎只是一霎眼,仅只慢了半拍的巨盾缝隙中,一道黑影已经直接切入进来。

  格莱的双眼闪烁着炙白的光芒,手中早已是虚影重叠,万千的掌影在这霎那间直接印到了波摩的身上!

  波摩的脸色微微一变。

  明知道对方是刻意在掌控着比赛的节奏、调整自己适应的节奏,明知道他会突然提速、甚至都已经预判到他提速的时机,提前在做准备,几乎可以说已经做到完美了,可竟然还是没能防住,意识和反应终究是两回事。

  所有的掌力在霎那间汇聚,根本没有留给波摩任何反应的时间,层层叠叠的掌印已然尽数轰中。

  轰轰轰轰轰~~

  波摩的身子直接如同炮弹一样被轰了出去,狠狠的撞射出数十米远,砸得地面凹陷、碎石飞溅,瞬间将他整个掩埋。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这……挂了吗?

  毕竟这可是能直接破掉赵天龙金刚不坏之身的攻击,如此近距离全吃,让人实在难以想象还有谁可以抗得住。

  可,格莱似乎并不这样想,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身法已经展开,紧随着被轰飞的波摩跟进,手中层叠的掌印再现。

  噌!

  格莱冲的快,对面的反击来得也快,一道巨大的黑影激射,从波摩落地的凹坑中朝着格莱冲击。

  这黑影的速度奇快无比,远超波摩极限,格莱也是吃了一惊,双掌下意识一格挡。

  轰~~

  是波摩的巨盾,被格莱双掌挡住,可巨大的冲势却生生将格莱冲带得朝后方倒飞,足足退出十数米远才卸尽那巨盾之力,而被波摩身子砸凹陷的地面也在这瞬间炸裂开来。

  波摩的身影从凹坑中一跃而出。

  哗啦啦啦……

  他脸不红心不跳,除了胸口已经被百叠掌拍得破破烂烂的衣衫,似乎刚才的攻击根本就没有让他受伤一样,波摩顺手扫掉了身上的碎石和尘土,顺便将那间已经破破烂烂的衣衫也直接扯掉。

  “吼!”

  站起来的波摩双目爆睁,一声巨吼,肉眼可见波摩那赤裸的上身,原本岩石般的肌肉竟然在剧烈的起伏,一道道力量波纹炸开。

  砰~~

  呼……

  一口长长的浊气,从波摩的嘴里像蒸汽一样喷了出来,形成雾气、在他身周弥漫,格莱的脸色微微一凝,只见那浑浊的雾气渐渐散开,露出波摩的身躯来。

  似乎,和刚才有点不太一样……

  原本是土灰色、且相当坚硬的岩石肌肉,此时竟然变得比刚才看起来柔和了不少,本该坚硬的岩质层变得微微软化,但却更加结实,一股股腱子肌在他的皮肤下像钢筋一样缠绞着,呈现着一种独特的韧性。

  而在那皮肤的表面,一条条长长短短的疤痕更是让人触目惊心,似乎在他身上根本找不出一块完好的皮肤来,难以想象拥有这么多疤痕的男人究竟经历过怎么样的磨练。

  硬接了格莱的百叠掌竟然没事儿,这可是碾压赵天龙几条街了,都说北区的重装才是真正靠谱的,就是指这个了。

  看台上的许多王者粉都看呆了,北区真男人,那可都是铁与血锤炼出来的,训练方式原本就和帝国那边很像,根本不在乎死伤,每一个战士都要经历严酷的考验,甚至其中不少方式还都残留着黑暗时代的痕迹,身为北区老大的雷帝学院尤其如此,相比之下,CHF的大多数战队简直就是‘娇嫩’得可以滴出水来,或许平时看不出来,但在一些关键的战役,和真正面对挑战的时候,这种训练的差别是非常巨大的。

  重装,最终是要能挨打,否则就是个屁。

  南面看台的光膀子粉丝们已经彻底兴奋了,疯狂的呐喊着、拍打着,铁制的围栏都被他们拉的‘哗哗’作响,让人毫不怀疑这帮家伙绝对能空手直接把那边看台都给全拆掉!

  王重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凝,吸引他注意的显然并不仅只是波摩身体上的疤痕,对方的肌肉发生了变化,但具体是怎么样的变化又不太说的上来,很诡异的感觉。

  魂力和气劲重新在格莱的双臂上凝集,能感觉到对方肌肉的变化有一定古怪,但,在感知中,力量和气势却并没有任何的增长。

  格莱依然是面色不变,这种连恫吓都不算上,一次打不倒那就再来一次,格莱左腿微微后撑,摆出攻击的姿态。

  可面对刚刚占尽优势的格莱,对面的波摩却只是微微一笑,把手中的大盾放下,活动了一下双臂,冲着格莱勾了勾手指。

  这是在挑衅?一个重装连盾牌都不要了?

  全场爆炸,在天讯上格莱的粉丝可是远超波摩,一下子一边倒的碾压了过去。

  “装逼遭雷劈啊,刚刚才被打飞也敢这么嚣张?”

  “我这爆脾气!再赏他几巴掌,看他吐不吐血!”

  “这是脑子被打坏了吧”

  ………………

  噌!

  不等看台上观众们的咆哮声爆发,格莱已如离弦之箭般冲射了过去。

  重叠的掌影在空中拉出长长的圆弧,飘逸的身法更是比之前更快。

  疯涌的掌影在刹那间完成了最完美的汇聚。

  百叠掌!

  以波摩的速度,这样的掌法他根本无法抵挡,而他也丝毫都没有要抵挡的打算。

  轰轰轰轰~~~

  沉重的巨响,就像是那种攻城的闷锤砸到厚重城墙上的感觉,格莱的脸色猛然一变,自己百叠掌的掌劲在攻击的瞬间竟然有种石沉大海的感觉,对方那产生过些许变化的肌肉,竟然完美的吃下了百叠掌所有的力量,层层叠叠像是有生命一样,这是什么防御?

  (二合一,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280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