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八章 王重的异能

第八章 王重的异能

  全场一片死寂一片,从弗拉基米尔爆发开始,人们都有点跟不上,坦白说,有点被吓到了,枪法、刀法、远程、刺客,竟然还有类似奈皮尔·墨的灵魂战技,而且还融合到神化异能中,最后一击,还带有点鬼心影的必杀战技的味道,多角度糅合。

  以往都是嘴强王者这么吊打对手,这次反过来了。

  普通人的视角有点不同,他们在意的不是天赋,而是弗拉基米尔恐怖的近战能力,感觉好华丽,可以吊打嘴强王者,全场一阵且窃窃私语。

  “这是什么天赋啊!”

  “他到底是战士,还是异能者啊,有人能告诉我吗?”

  “蒂薇兰的枪、卡尔的刀、卡卡尔的弩、奈皮尔·墨的分身……这、怎么可能做到!”

  “冰系主宰分支异能罢了。”奈皮尔·墨撇了撇嘴,有点不服气,神化级的力量只是基础,冰系主宰超越的地方就在于不局限于寒冰的基本能力,看起来弗拉基米尔很夸张,固然有一定的天赋,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主宰类的本能,就如同镜子一样的效果。

  旁边的墨问则只是微微一笑,这个他是赞成的,但只能有一半,有些人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领悟,但主宰天赋确实会容易一些,尤其是这种,威力上倒并不差,可实际上最终决胜的还是异能本身,想靠战技打垮王重是根本不可能的,只是弗拉基米尔的性格不会随便玩,故意收敛寒气以王重练手,八成是有其他的用途,否则完全可以以主宰级寒气压制。

  即便是拥有五行体的他,面对这样的寒气恐怕战力也要大打折扣。

  此时裁判的读秒声已经及时响起,按照规则,这样被彻底限制了行动自由的封锁,和降服、被击倒是差不多的概念,十秒的预判读数是最基本的,这还是在隆美尔能感觉到冰棺中王重气息尚存的情况,如果是连气息都没有,那这种时候已经可以直接判负,连读秒都省了。

  十、九……

  而天讯和普通看台上早就着急的不行了,这冰棺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有一种钻石的硬度光泽,而且厚度也跟刚才不可同日而语,在那一瞬间弗拉基米尔把散乱在四周的神化寒冰冻气一下子全部凝固,他的连番乱战可不是为了显摆,也是为了布局。

  ……八、七……

  所有人的心都揪紧了……

  一点火红的色彩在冰棺中的王重身上闪耀了起来,大家知道王重有可能具备火焰异能,因为前面已经两次出现火焰翅膀,只是一直没见他使用火焰异能,可是从对神化寒冰的抗性来说,十有八九是拥有火焰异能的。

  但普通的火焰异能是根本无法抵抗冰系主宰的冻结,这一点火苗却是个希望,能不能?能不能?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期待奇迹的降临,要知道只是随便的力量就可以把火焰爆熊彻底冰封,何况还是如此全力的战技,王重身上的寒气至少翻了数倍,换除了墨问之外的人,说不定直接就冻毙了,那一点微弱的火苗就像是最后的希望。

  只是那点红色始终被压制在冰棺之中,无法燃烧起来,甚至有些虚弱,弗拉基米尔也有些失望,他感受到王重顽强的生命力,说真的,铸魂期能抵挡他冰系冻气的人真是不超过一只手,就算不死也要受伤,这种冻气的侵蚀力直透魂海,非常恐怖,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震惊,可是作为半决赛的对手,他希望对手能有点抵抗力。

  ……六、五……

  王重依然没有放弃,那丝虚弱的红色不断的起伏,试图燃烧,但是在冰系主宰的冻气之中,哪儿有火焰存在的余地,尽管弗拉基米尔只有了五成力。

  在场的高手都能感觉到弗拉基米尔的轻松,他热热闹闹的玩了一轮,最终轻松解决,那一手近战,就足以碾压在场绝大多数了,可是至少还能抵挡,而这冰异能,已经绝望了。

  诺拉白撇撇嘴,这些人就是太天真,他早说绝望了,老大非常的不厚道,平时训练是可以练,但是一旦惹恼他一动寒气,经常把所有人动成冰棍,美其名曰锤炼寒冰抗性,……可在怎么抗也没用啊。

  三……

  正当所有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冰棺中的王重双眼突然冒出火光,那孱弱的火焰陡然膨胀,红光瞬间充斥着整个冰棺,像是一个燃烧着的硕大红宝石。

  二……

  天京的队员一个个都紧张的喘不过气了,无论弗拉基米尔的近战怎么厉害肯定是打不过王重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冰异能,能不能抵挡得住!

  斯嘉丽脸上没有丝毫的开心,她和所有人一样,所有的胜利都是为了王重这一战,一定要挺住!

  一……

  轰……

  冰棺炸裂,热浪冲天而起,整个擂台上碎冰激射,打在四周的竞技馆防护壁上啪啪啪啪啪如雨落般密响,一朵蘑菇云一样的水蒸气瞬间蒸出。

  王重也是大口的呼吸着,平复着翻腾的气血,终于出来了,其实他不是不知道弗拉基米尔的用意,这种想法对别人来说可能猜不到,他又如何感觉不出四周的寒气逐渐浓重,以弗拉基米尔的控制,随时都可能产生恐怖的冻结。

  但是问题在于他的火焰属性一直有问题,自从点燃命运石产生火焰之后,火焰抗性极高,只是力量上却受到了很奇怪的压制,平时顶多就能放个小火苗,用来烧烤都嫌小,为这事儿还被木子嘲笑过。

  王重自己分析过,这可能源自于体质、命运石、以及超强火焰抗性的不协调,身体并不能平衡,这种情况下需要外界的刺激,尤其是生死关头,让自己的达到这种平衡,对付火,无疑最好的就是冰,而一般的冰完全不够,级别一定要,最高级别,毫无疑问,从品质上,弗拉基米尔的寒冰是完美的,从理论上,铸魂期的魂力也是刚刚好能形成压制,却又不至于瞬间要了王重的命。

  可以说,弗拉基米尔就是王重等待很久的钥匙,一把完美的钥匙!

  看着自己浑身燃烧的火焰,王重感觉非常非常的温暖和舒服,虽然他没有时间领悟太多的火焰技能,但抵挡主宰寒气却是够了。

  弗拉基米尔笑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神化火焰属性,果然没有看错,前面看到那火焰翅膀时就感觉有点可能,只是太不稳定,王重自己似乎也控制不了,看来是在隐藏,面对自己竟然也隐藏到这个地步,冻气开始弥漫在弗拉基米尔的周围,呈现前所未有的“沸腾”状态。

  天讯上是热闹的,但是现场却并没有,因为半拉子的神化火焰异能只是堪堪能够抵挡而已,他会激发一个真正可怕的弗拉基米尔,对于雷帝这边的人来说,他们觉得王重挺可怜,老老实实呆在里面多好,非要出来找别扭。

  现场整个擂台,乃至包括整个竞技馆,仿佛都开始整体的瞬间降温,虽然只是降温,但这可只是铸魂期,在有能量护壁的阻隔之下,能达到这种效果,也是CHF第一人了。

  紧跟着,天空中竟然有雪花飘落,先是一点点,如同冰晶般透明的雪点,这些雪片都带着极强的寒气,连竞技台之外的观众都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而赛场上空区域飘落的雪片更加的晶莹透亮,越是这样,寒气越浓重,雪片落地就是一块冻结,而落到王重身上更是跟火焰异能碰撞发出滋滋的声音,但这样可怕的雪花,对弗拉基米尔而言却是无比的温暖和享受,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会如同鹅毛般拂过他的身体,轻轻滑落,让他的身上片尘不染。

  冰王子脸上的笑容依旧,可和他平时那种礼貌式的笑容不太一样,现在的笑容中充斥着一种明显的兴奋和昂扬的战意,堪可一战!

  王重瞬间出手,他已经感觉到了警兆,对方冻气的级别又提升了,而且是一整个台阶的提升,先前的冰枪阵和此时那种冻气的威胁相比,感觉简直就像是毛毛雨,完全不能以一般的神化异能的量级去衡量冰系主宰。

  噌!

  身影如闪光,王重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但异能更快!

  更快的闪光是那瞬间凝结的冰壁,那雪花不是用来杀伤的,而是把整个战场布置成最适合寒冰主宰发挥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弗拉基米尔的出手更是随心所欲,基本无法预判。

  超快凝结的冰壁,王重想要变向已经来不及,但根本不需要后退,燃烧着火焰的王重冲刺的速度不降反增,狠狠的撞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可怕的气浪瞬间朝四周冲击开,弗拉基米尔神奇的冰壁都被这剧烈的冲击给撞得狠狠的凹了进去,无数蛛网般的裂纹顺着那凹陷处疯狂蔓延,仅只是堪堪维持在崩溃的边缘,王重的全力重击竟然没有撞破,王重也感觉到这冰壁的可怕,并不是单纯的硬碰硬,而是带有很强烈的吸附性,同时甚至还有冻气到一定程度的粘着力。

  没有任何停顿,一个二度发力,王重的身体机能反应可是超快,撞破冰墙杀向弗拉基米尔,冰王子的脸上略带嘲讽,本质上王重依然是个战士,而战士是打不过异能者的。

  噌……噌……噌……

  又是三道冰壁阻隔在路上,让人绝望,与此同时,弗拉基米尔的双手非常潇洒的一挥,两道冰壁横切面轰隆隆的杀出直接阻隔了王重左右两侧的去路,而在王重的身后,一道冰墙也立了起来,恐怖的魂力操控,这种控制真不是铸魂期的战士可以承受的,这消耗更是无法想象的,但这就是冰系主宰,弗拉基米尔在做出如此恐怖的异能的时候,其实消耗并不大,一般异能者在操控的时候其实是强行趋势,所以消耗大,而主宰系,那是命令。

  王重都没有回头感受到身后的异状立刻腾空,但迎接他的却不是蔚蓝的天空,而是一面从头顶盖下来的更宽阔的冰壁,将上冲的王重拦住,狠狠撞下去,如同一个牢笼般将王重彻底封住!

  弗拉基米尔张开双臂,全场的寒气像是活了一样跳跃着沸腾着,像是在为它们的王者欢呼,而王重则是被献祭的祭品,冰壁从四方上下靠拢瞬间衔接,王重又一次被封锁在冰棺之中,这一次更难,同样是异能者,王重虽然拥有神化火焰,但说实在的异能水平大概也就是小学生,跟弗拉基米尔的掌控力天差地别。

  可怕的冻气和魂力在他身体周围旋转飞舞,双拳交替的距离在缓慢的并拢。

  “合!”

  弗拉基米尔一声清喝,清脆的声音带着魔性,引导着冻气和异能。

  哐哐哐哐……

  围住王重那四面八方的冰壁发出颤抖而沉闷的声音,竟然开始不停的相互挤压,就像是一个大铁闸,用那种缓慢但却恒定的速度往中间收拢,因为摩擦挤压体积而崩碎出来的部分则迅速分化为纯粹的寒气和冻气,一层层的裹到这巨大的冰牢外层,不停的加厚、加固!

  冰系主宰——冰狱寒笼!

  这……这是要把王重活生生挤死?

  王重的眼中精芒爆闪,没有丝毫的迟疑,他清楚异能上的差异,虽然可以抵御寒气,想要融化这坚冰完全不可能,但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冰壁压缩空间。

  身子一沉,左腿成弓、右腿成箭,左手前伸、右拳拉杆蓄积!

  火焰瞬间在拳头上迸发,激荡的魂力猛然凝聚、螺旋,所有的力量在瞬间集中到拳头中、仿佛连同那冰牢内的正片空间都被巨大的力量给拉的扭曲起来,带着无穷战意的火焰从眼中迸发,重拳出击。

  暴走火焰二重劲!

  轰轰轰轰轰……

  狂暴火焰拳狠狠的轰在冰壁上,试图阻隔冰壁的碾压,冰壁确实收到了一定的阻碍,但加厚的速度明显高于王重破坏的速度,更多的冻气和寒气正在疯狂的填补着那些裂纹的缝隙,冰壁也如同有生命般在飞快的自我修复。

  (二合一,求一张月票,谢谢,白天的温度竟然到了38 ,简直是疯狂,关键我还没开空调……)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379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