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九章 主宰的尊严

第九章 主宰的尊严

  王重的脸上似乎看不到任何多余的情绪,没有丝毫迟疑,立刻拳化掌、掌化影,层层叠叠的掌影在冰牢中化出完美的弧线,在那几面透明冰壁的映照下,让人感觉有如同万花筒般的千万掌影在冰牢中呈现、翻腾,炫丽夺目无比!

  百叠掌!

  气势一凝、掌影一收,万千的掌影在瞬间尽皆汇聚于一处,若不是这一掌,恐怕普通观众永远都无法想象百叠掌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伤害。

  穿透、震荡、爆裂!

  冰牢狠狠一晃,没有之前强劲冲击时那种剧烈的撞击感,却是一种闷劲、层层叠叠,让整个空间都为之一荡,巨大的气浪透过冰壁传递出来,扩散到全场,而与此同时,很显然掌劲的震爆效果对冰壁更好,可问题是,这是冰王子的冰壁,并不是一般冰壁只有刚,它是刚柔并济。

  砰砰砰砰砰……

  连串的噼啪爆裂声也随即炸响,有数以百计的气劲,透过冰牢的壁面,密密麻麻的散开了透射出来,犹如崩射的散弹!

  王重能感觉到穿透性的震荡力量并没有破坏冰层的内部结构,如果说之前冻结自己的冰棺是一种纯粹的坚硬,那此时的冰壁就仿佛已经有了生命,让整块冰面都呈现出无与伦比的韧性,卸掉自己的劲力,冰壁昂然而立,仍旧以无比恒定的速度朝中央缓缓挤压,而且,越往中间收缩,四周的冰壁也变得越厚。

  王重的脸上仍旧看不出丝毫紧张,维度力量已在霎那间涌现,想要撕裂整片空间,从维度中穿行出去,弗拉基米尔笑了,如果这么轻易能走他还算什么冰系主宰。

  王重位移的维度技能直接撞在冰壁上被弹了回来,铸魂期的维度技能在弗拉基米尔看来非常low,他的冻气是有生命的,并不会给任何人设立坐标的机会,只要在开始的时候做到冻结,这种程度的维度战技完全不够看,或许他对空间主宰的鬼心影没办法,但王重这种程度还是比较轻松的。

  “惨!”马里奥真的感受到了绝望,完全不处于一个对等阶段,在所有主宰级里面,弗拉基米尔绝对是最可怕的,无法想象他在寒气更重的北区是何当的唯我独尊,这种寒气,他的地狱火都会被冻结。

  “王重的符文战技也完全用不出来。”夏尔米也叹了口气,战技不外乎是魂力的运用,也就是能量使用,而冻气真的会破坏这一切的过程。

  弗拉基米尔真不是针对谁,他是针对所有人。

  萝拉很焦急,她最清楚对方有多么可怕,连维度生物都能轻而易举的冻结,这已经是非人的状态了,那王子一样的外表下,拥有着寒冰恶魔一样的力量,王重很强,但他是凡人,凡人的极限战技在超人的面前也是苍白的。

  可以说现场所有人都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冰系主宰,能让嘴强王者这样的程度毫无办法,感觉就算是墨问也很难有办法,五行体虽然拥有对五行的超级抗性,但说真的,差不多也就是神化火的对抗性吧,除非他有别的办法,否则,谁都不是弗拉米米尔的对手。

  其他选手也是默然,当然相当一部分还是比较爽的,王重也该跪了,他这么一路搞下去,他们也太没面子了,但是可以想象,这一战之后弗拉基米尔的声望和统治力将会上升到什么地步,鬼浩……还是一边去蹲着吧。

  战场上,王重的动作要快了,必须有破解之法,否则如果被冰牢完全挤压到中心,那恐怕连发力的动作都再也做不出来,这冰牢和先前那冰棺的冻气级数可完全不一样,不是他那点神化火异能可以强行以力破解的,可是说真的,各种战技步伐,其实本质的杀伤还是二重劲,而这种力量根本没用。

  只是眨眼间冰牢内部的空间已经进一步缩小,挤压的速度虽慢,可恐怖之处就在于恒定,不知不觉的已经将空间压缩了一半有余,留给王重的,大概也就仅剩下四五个身位的空间。

  四周的看台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盯着台上,无数天京的粉丝都紧张的拽着自己的领口,有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有的则是捂着嘴巴,瞪大眼睛。

  王重难道要被生生挤压死?

  一力降十会,以力破法,任凭你逆天的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狗屎!

  冰牢中的王重已经迅速做出了另一个姿势,这次也不是攻击,一股剧烈的维度空间波动猛然荡漾开。

  还是维度力量!竟然激发?

  不,不是在冰牢内部,而是在冰牢外面!

  空间在弗拉基米尔的头顶上波动,一大团巨大的‘奶白’从另一个空间中冲了出来。

  它长着一对绿豆大小的小眼睛,嘴巴却比脸盆还大,躯体椭圆、半透明,萌新萌新。

  维度浮游王!

  仿佛就像是本能,出现的一瞬间,浮游王的大嘴已经猛然张开,这四周那纯净的冰系能量在它眼里无异于一顿饕餮大餐,一股巨大的漩涡气流瞬间在它的大嘴中聚起,天空中一直在持续飘落的雪花、四周那无尽的冻气疯狂的被它吸收。

  还有这手!

  天京的无数粉丝差点就要欢呼出声来,可还不等这股惊喜扩散,一道白光已从维度浮游王的下方陡然冲起。

  轰!

  倒冲的大腿如同一发恐怖的炮弹,狠狠的踢在大白那贪婪的大嘴下巴上,张开的大嘴瞬间被砸拢合闭,咔嘣咔嘣,感觉连牙都崩碎了一地。

  毕竟是特殊召唤生物……

  物理防御太低了,被这一脚直接踢晕,失去控制的意识压制不住那些疯涌的寒气,先前被它吸收掉的寒气反倒成为了内外夹攻的帮手,如同漏斗蒸汽般冲它的鼻子、耳朵乃至大嘴裂缝中冲射出来。

  咔咔咔咔……

  所有的寒气瞬间凝结!将晕厥的大白直接冻成了冰雕,还是一座有着无数从它身体里四散支出的冰柱的冰雕……

  哐当!

  巨大的冰雕垂直下降,砸落到地面上发出巨响,里面的大白已经直接消散无踪。

  这、这样就解决掉?那只干掉了鬼浩的维度浮游王,竟然……

  不等粉丝们从大白被秒掉的震撼中回过神,一道与众不同的火光已经从冰牢中闪耀起来,那是两道螺旋的火光,夹杂着难以描述的金色,一左一右操控在王重的身侧两旁,王重可没天真到维度浮游王能够解决弗拉基米尔,但是这分神就足够了。

  王重手中多了两把高速旋转的火焰十字轮,纯力量或许不够,但是融合战技就一定够!

  带着旋转火光的十字轮轰然切入正面的冰壁中,这是从卡尔哪里得到的,战斗的经验在于举一反三,在于临场应变,并不需要风的助威,旋转一样,王重在这方面的控制肯定比卡尔强,不同脱手的攻击,十字轮不断得到王重力量的加持,火焰也在不断的被压缩,然后切入了冰壁之中。

  呲呲呲呲……

  如同两把大凿子一样狠狠的凿入冰壁,上帝……起作用了!

  几乎是绝境的情况下,各种战技都不好用了,王重竟然变身伐木工!

  十字轮不停的深入、穿透,眨眼间已经有半边轮影没入那厚厚的冰壁中,肉眼可见无数的冻气和寒气正疯狂的修补着被十字轮切割的冰层位置,并且试图将十字轮彻底冻结下来,但问题是弗拉基米尔的寒气虽然强,却更分散,而王重的所有理论都集中在切割面上,在这一点上产生了足够的优势。

  弗拉基米尔也没想到王重还有这一手,连忙调动寒气就修复,双方进入了白热化的博弈,成败在此一举!

  天京的粉丝们已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内心都在呐喊,冲出去,冲出去,冲出去!

  仿佛是听到了呼唤,王重松开了十字轮的瞬间,全身如同坦克一样突进——靠山崩!

  沿着被十字轮切割开的槽痕,一大块厚厚的坚冰被王重可怕的力量生生冲得崩飞了出去,狠狠砸到数十米外的竞技场防护罩上,强劲的冲击力和冰块自带的可怕寒气生生将级别一提再提的防护罩都撞得黯然失色、险些崩溃。

  而与此同时,一道人影已从破开的冰牢中冲天而起。

  啪啪啪啪……

  腿脚一蹬,借助气流,身子在空中一个完美的螺旋变向,对准弗拉基米尔的方向,两道精芒从王重的瞳孔中射出,犹如压抑已久的释放,是时候给弗拉基米尔一点颜色看看了!

  杀!

  轰!

  几乎没有留给弗拉基米尔任何反应的时间,炮弹般的冲击已到他身前,弗拉基米尔也只是个人,不是神,他调动这种无差别范围封锁,堪称神一样的力量不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反应毕竟还是慢了一点。

  原本可以瞬间凝结的冰墙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组成完美的防线,弗拉基米尔仅仅只来得及在手臂上凝结出一面宽不过尺的冰盾,如同流星般的拳头已经狠狠的砸了上来。

  轰!

  弗拉基米尔英俊的脸上狠狠的挨了王重一拳,恐怖的力量轰得弗拉基米尔爆退,一直都习惯掌控一切,这大概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敌人的狂暴。

  这一战王重可是从来没有被憋成这样,疯狂的力量一下子倾泻出来!

  轰轰轰轰轰……

  “啊哒哒哒哒!”

  王重的拳头如同惊雷爆雨般密集,又如同陨石流星般沉重,每一记攻击都必然激荡起一圈可怕的气浪,弗拉基米尔被打只有防御的份儿,体表覆盖了一层冰铠一样的东西,但是依然被轰得不受控制的往后不停倒飞,在手臂前凝结的冰盾,结了又碎、碎了又结,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仓促、更加薄小,直到最后一面冰盾破碎,沉重的拳头狠狠的砸到他封挡在身前的双臂上。

  轰!

  弗拉基米尔再也吃不住那股沉重的力量,冰盾和冰铠炸裂,整个身体如同流星般被直接冲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到场边防护罩上。

  砰!

  整个防护罩再次变得微微一闪、瞬间昏暗,轰隆隆的震响声在整个竞技馆中回荡,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脚底有轻微的波动震颤。

  弗拉基米尔的整个身体呈大字贴在透明的防护罩上,就像是被粘在上面了一样,顿了一秒,才滑落下来,砸在地上。

  天讯和现场,一片寂静,刚刚还处于绝望中的王重又反击了,熟悉的味道,这是王者哥的节奏,这是要翻盘的意思,没有绝对的力量,只有绝对的战技!

  被压抑依旧的拥趸彻底沸腾了,真的,一直打到现在,很多人大气都不敢喘,一直被压制,一直处于绝望状态,但这一刻,反击开始了!

  王者无敌!

  “可怕的火焰十字轮,神奇的嘴强王者!绝地反杀,在逆境中奋斗、在绝望中坚持,从不可能中去创造可能,这就是战斗的最大意义!”若智的声音已经接近疯狂,解说CHF那么多场比赛,坦白说,还是只有嘴强王者的比赛最带感,仿佛连自己的思维都会被他带得很有灵性、很有节奏感!经常脱口说出一些让自己都感动莫名的相当有水准的哲理。

  选手区中的高手们则是死寂,这王重真的是……不知道绝望是什么!

  弗拉基米尔的主宰冰异能相当可怕,冻气的级别本身就要高出神化异能一个层次,以王重的神化火异能,原本是根本就没有可能破开那冰牢的,主宰异能和神化异能,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级别上就直接高了一级,但是,嘴强王者融入了技巧,无限旋转变量的十字轮模式让他的破坏力在那瞬间超越了极限!

  说真的,真不是谁在这种困境中还有这种判断和胆量,就算有,也不一定有足够的力量去支撑,而王重做到了。

  那现在局面逆转了,只要主宰力量无法起作用,那拼近战,说真的,虽然很花哨,但弗拉基米尔真不够看。

  卡尔、蒂薇兰、艾拉西、波波等人相互窃窃私语着,似乎,王重要赢?又要赢?

  不得不说,豪门心里是酸楚的,这一个接一个的,各大豪门的脸都被打肿了,这以后怎么见人?难道弗拉基米尔也要完?

  只是王重也太大条了一些,竟然不趁机追击,显然未竞全功啊!

  而在伊凡雷帝这边,诺拉白、波摩等人则已经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一个个脸色苍白,紧张?担心?

  错!

  诺拉白只是感觉全身有点冷:“麻蛋,要出事儿!”

  “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怼过……”波摩也是感觉头皮发麻:“我觉得我们可以退后一点,万一被冻死就冤了……”

  原来还倒在竞技场上的弗拉基米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轻轻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鲜红的鲜血,弗拉基米尔的眼神很妖异,全场也是一阵议论纷纷,好像挨了王重一顿暴揍却并没有受什么伤。

  “冰铠和冰盾挡住了大多数的攻击,弗拉基米尔的身体也强韧,不会有大问题。”卡洛琳淡淡的说道,很多人都被弗拉基米尔儒雅的外表迷惑,这家伙可是北区一哥,北区别的不论,肉体力量绝对是不会差的。

  王重更清楚,所以没有追击,那并不是机会,而是个陷阱,弗拉基米尔的冷静就在等王重放纵的那一刻,连斯嘉丽和德赫亚一战都会翻盘,就更别说这种级别了,稍微一个自满得意就会满盘皆输。

  两个争锋相对的敌手四目相投,弗拉基米尔笑了,非常畅快的大笑,有点兴奋也有点狂躁,血的味道,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竟然又人可以让自己受伤!

  听到弗拉基米尔的笑声,雷帝备战区中的所有队员瞬间本能反应一般,噌噌噌的赶紧往后退了一大截,就差没挤回到选手通道里面去了。

  而在台上,从弗拉基米尔额头上滑落的鲜血已经瞬间凝结,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双手微微往身后一摆。

  呼哗,天空中蓦然响起一道凄厉的呼啸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空中已然乌云密布,空气多了很多细小的结晶体,这些结晶体不断的清晰成型,悬浮空中如同奇观,但没人有心情欣赏这个。

  比先前更加恐怖的冻气出现,弥漫在四周,仿佛再次升级,而且,不是小段的提升,而是恐怖的直接拔高一大截,不要说肉身,感觉连灵魂都会被那恐怖的寒气直接冻结起来,弗拉基米尔跟鬼浩不同的地方在于冷静,力量的暴涨却并没有疯狂,他把寒气

  呲呲呲呲呲呲……

  VIP席上的不少大佬都是眼前一亮,只见无数的霜纹瞬间在整个竞技馆防护上的出现,并且飞快的蔓延,那可是联邦为了半决赛专门提升了级别的防护罩,竟然也被冻结?虽然只是薄薄的霜层,但以这足以抗衡极限英魂战士攻击的防护罩,居然没有能力将那薄薄的霜层给破除?这……

  王重的表情凝重起来,这已经超过了他的火焰异能对抗极限,冰系主宰……这家伙的冻气难道没有极限?

  几乎是瞬间的突进,绝对不能让他完成!

  弗拉基米尔的嘴角此时微微翘起,对王重的突进冲击直接视若未见,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这些人太不了解真正的冰系主宰了,更不了解在铸魂期就达到如此境界的自己,只要自己愿意,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是自己不能冻结的!包括光!当然,更包括那个突进中的对手。

  只是一念之间,仿佛天地都受之操控,数之不尽的冰霜在半空中已然成型,就像是一柄柄凝结的冰剑,布满整个天空,这是主宰的天赋,凝聚得太快,快到连大屏幕摄像头都完全捕捉不到它们凝结的过程,就像是凭空出现。

  弗拉基米尔的嘴唇微微蠕动,吐出一个清脆的音节。

  “灭!”

  ——绝望凛冬!

  哗!

  那漫天静止悬浮的冰剑仿佛在瞬间活了过来,本该是出于绝对静止状态的冰能量因子竟然在剧烈活动,让那些冰剑的剑刃表面不停起伏,就如同是在燃烧。

  而与此同时,这些无数‘燃烧’着的冰剑已然轰然射落下来,根本不管王重的冲击,因为那可怕的范围面积,已经直接覆盖了整个竞技场台面!

  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狂暴的冰剑水银泻地般砸落,发出轰鸣、震动着全场,冰剑冲击爆裂,化为非固态也非气化,而是带着剧烈的寒气,如同‘沸腾’的液态!

  霎那间,整个竞技馆都炸裂、在沸腾,台上更是白雾蒸腾、寒液飞溅,真是如同寒冰地狱一般。

  开始的瞬间,还能看到王重爆射的身影,以及那闪耀出来的熊熊火光,混杂着十字轮的螺旋痕迹,朝弗拉基米尔爆射,可仅仅只是短短一两秒钟,爆射火焰十字轮就已经湮没在那漫漫无边的蒸腾白浪中,就像是被迅速的抵消、浇灭了一样。

  在寒冰主宰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浮云,真的是苍白无力,这根本没任何技巧可言,弗拉基米尔就是清晰的告诉全世界,老子就是最强的!

  好一会儿,那漫天的冰剑才落尽,在场中化结为冰,而竞技场四周弥漫着的无数雾气、寒气,包括防护罩上凝结的冰霜,也都如同被吸收一般,没有丝毫浪费,飞快的凝聚到中央位置来。

  尘归尘、土归土。

  当一切动荡和异像消散,出现在所有人眼中的,豁然已是一块占据了足足半个竞技场的巨大玄冰!

  在竞技馆四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炫目刺眼,即便已经完全收拢了寒气,可光是看着它,都已经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彻骨的冰寒。

  整个竞技馆,整个天讯、乃至整个联邦所有观看着这一战的人,在这一刻都鸦雀无声,死寂一片,弗拉基米尔非常满意眼前的这个大冰块,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它。

  王重太天真了,真以为他那点神化火焰加上十字轮就无敌吗?不分个人还是团战,不分实体还是能量,这都是足以冻结一切的,冰系至尊的绝望寒气!

  尽管透过与寒气的链接,弗拉基米尔还能隐隐感觉到被封在里面的王重的细微气息,确实顽强,但已经结束了。

  没有人可以从这块玄冰中破出来,这里面带有他的强烈意识和魂力控制,这是作为冰系主宰最高成就的,至尊的尊严。

  (二合一,求一张月票支持,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393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