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十章 颤抖吧,这卑微的世界!

第十章 颤抖吧,这卑微的世界!

  选手区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不得不又说鬼浩,这恐怕连鬼家都要承认,同样是掌控超凡力量,但鬼浩就是那么歇斯底里狂妄无知,而弗拉基米尔则是冷静控制达到最强效果,力量是用来掌握的,而不是被力量迷失。

  “这就是伊凡雷帝家族最强的血脉传承,九阶冰魅血脉!”卡洛琳轻声说道,对于高层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想都弗拉基米尔竟然可以完全继承,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儿,在血脉力量日渐薄弱的今天,真不知道雷帝家族做了什么。

  那是远在黑暗时代,这只可怕的维度生物降临的时候摧毁了北区五大主城,最终是在无数的牺牲和让人绝望的消耗之下才勉强战胜的,光是那一战就几乎让整个北区损失了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

  那也是目前记载中,在地球上降临过的最强的冰系维度生物,几乎可以称之为冰系至尊体。

  伊凡雷帝的初代始祖得到了它的血脉传承,可直到现在多少年了?弗拉基米尔是除了初代意外,唯一一个完全继承的血脉,这样的寒气,根本不是的神化火异能所能抗衡的!

  至于更强?

  人类从来就没有那样的火焰抗性,人类也从没有战胜过火焰至尊,无论是任何哪一种!

  原因有很多,从认知来说,冰系至尊体基本上还是与自然环境对抗的,在到达一定程度后,法则力量会束缚它,温度就无法继续下降,所以降临后力量消耗过大,最终会被战胜,但如果是火焰类,焚烧却是不会停止的,除非将整个世界都焚烧殆尽,否则没有人可以消耗它。

  即便是在黑暗时代,也始终没有过火焰至尊降临过,这或许也正是人类的幸运之处,更是自然规律的界限,世界的自我保护,并不是所有的维度生物都能降临,越强大越罕见乃至可以毁灭世界的,自然越困难。

  所以,这冰系主宰就代表着无敌。

  弗拉基米尔轻轻伸手抚摸到那光滑的冰面上,就像是在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不,那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冰了,它的内部在凝结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结晶,发出钻石般的光芒。虽然是由极度的低温凝固成型,可这早已不是常规意义的物理冰块了。

  这是来自维度世界的,‘维度冰晶’!

  或许是震撼于这可怕的冰晶,亦或许是被弗拉基米尔那温柔的抚摸刺激。

  “冰王子!弗拉基米尔!”

  “北区之王!永恒的主宰!”

  狂热而躁动的呐喊声从北区雷帝的看台上爆发了出来,震响着整个竞技馆,与早已经一片死寂般的天京粉丝、王者粉儿们形成鲜明的对比。

  而在天讯上,更多的雷帝粉已经沸腾,疯狂,就算是不了解所谓的‘维度冰晶’,不了解这样层次的冰系主宰是一种怎么样的概念,可光是那恒立在现场的巨大‘冰块’已经足以震撼人心。

  卡洛琳、鬼心影甚至的墨问,眼中都有着深深的忌惮,伊凡雷帝,弗拉基米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冰系主宰不算无解,无解的是能在铸魂期就将冰系主宰的能力发挥到如此巅峰的状态!

  只有真正了解主宰异能的人,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特别是鬼心影,同为主宰异能,曾以为自己已经很努力很拼命的在开启这块巨大的天赋宝藏了,甚至曾无数次以为这就是主宰异能在铸魂期的极限。

  可是,如果和弗拉基米尔对冰系主宰的掌控程度比起来,自己对空间主宰异能的掌控,恐怕还不足他的三分之一。

  诚然,冰系比空间更好掌控,但这其中的悟性和努力也是有差别的,那完美的外表之下,付出了多少?当然另一方面,冰系的培养伊凡雷帝是最专业的,有一个很好的引导也是天时地利人和,可以说弗拉基米尔具备了成就王者的一切要素。

  有今天,是必然!

  即便是传奇级别龙美尔等人也都叹了口气,说实话,他们原本是很看好王重的,骨子里也希望王重可以创造奇迹,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这样的力量根本无解,以维度冰晶的品阶,别说铸魂期的战士被困住,就算是英魂期也一样无解!CHF什么的,绝对属于横着走的级别!

  全场一阵沉默,龙梅尔感觉到王重越来越微弱的生命火焰,不能让这样的天才死在这里,胜负已分。

  “我宣布,第四场……”

  隆美尔举起了手,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不管输赢,王重的智慧都是联邦的宝贵财富,趁早把比赛叫停说不定还能救他一命。

  可,声音才刚刚出口就嘎然而止,连同伊凡雷帝那边格格不入的疯狂庆祝也像是被冻结了一样……

  那是?

  火焰。

  一丝跳动在冰中的火焰……王重还没放弃???

  厚厚的冰晶层并不像之前的普通冰块那么透明,王重的身影只能看到个模模糊糊的大概,但那丝在冰层最中心跳跃的火焰也十分模糊,如同一丝细微的火苗,若隐若现,随时有可能熄灭。

  但,毫无疑问,它存在着。

  天讯上一片沉默,没有一个弹幕,所有人只是看着微弱的模糊的火光,还在无力的挣扎,不肯放弃,是的,嘴强王者一路走过来,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曾放弃。

  人们只能咬着牙,期望奇迹再次出现,天京学院,天京城的街道都已经停滞,所有人都看着附近的大屏幕,沉默,等待,握着拳头,等待,他们做不了什么,只能祈祷,只能希望……

  选手区这边则更多的是感慨,这王重简直就是个打不死的小强,都这样了还不肯放弃,可是挣扎更显得可怜,这差距是碾压了,别说王重,在黑暗时代都没有。

  “靠,这要是能翻盘,我直播吃十斤翔!”一个弹幕孤零零的飘了出来,一贯热闹不太讲究的天讯上却没有丝毫的回应,没人愿意搭理这个白痴。

  弗拉基米尔能感受得到,也能看得到,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别人不懂,但是他可非常清楚

  不可能!

  这可不是普通的寒气凝冰,没有任何火焰可以在自己的维度冰晶中存在,没有任何异能……

  除非……

  轰!

  不等弗拉基米尔将心中那个可怕的念头转完,冰晶中的火焰猛然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在那极冰的深处如星星之火般迅速燎原,熊熊的火焰将原本模糊的王重的身影照亮,在他的身体里爆发,在这维度冰晶的极冰深处燃烧。

  乳白色的火焰,温柔的火焰在燃烧,仿佛有一首战争交响曲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响起,是的,王重没有放弃,他们不知道那白色的东西是什么,但是火在烧,王重没有放弃,他还没有输!

  炽天使之城的选手脸色终于变了,一个个表情如同痴呆,怎么会这样?不是神使,是神直接降临了???

  弗拉基米尔的脸色终于变了,能够对抗极冰的火焰只有一种,那是存在于传说之中,只存在于维度世界的绝地之中,那是连天魂期高手要仰望绕道走的地方。

  至尊火焰!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这是绝对不会于世界上的东西,也绝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人类黑暗时代开启直到现在足足四五百年的时间,从来没有任何一例出现!

  看台上无数的天京观众已经激动的捂住嘴,有的则干脆捂住心脏。

  墨问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但心神却是全神贯注,但是明显的,这位墨家的代表人物也感受到了强烈的近乎恐怖的压力!

  意外,确实是意外,非常的意外!

  这个王重……

  没有持续的挣扎和颤抖,就像不属于同级别的对抗。

  仅仅只是火光燎原的那一瞬间,一股可怕的能量降临。

  维度冰晶瞬间炸裂!

  炸开的碎冰如同无数炮弹一样四散打出,砸在四周那刚刚才紧急加固了一次的防护罩上,打得整个防护罩乱颤、发出‘砰砰砰砰砰’的剧烈震响!

  就连弗拉基米尔也不得不直接竖起足足四五面冰墙来遮挡。

  冰如雨落、漫天炸响!

  而在那被崩碎的原维度冰晶中心,在那无尽弥漫的白雾蒸汽中,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直冲云霄的凤鸣!

  而听到这声音的传奇战士脸色都一下子苍白下来,表情变得极为古怪,这个声音,他们知道,但绝对不可能存在!

  一双乳白色的翅膀,绚丽绽放!

  现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挤满了足足二十多万人,原本负责看门的守卫、监票、场外的观众,能挤的都已经挤了进来,肩磨着肩、脚踩着脚,被场中的传奇吸引,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那绚烂的翅膀、雪白的羽毛……

  不像是物质一样的存在,似乎由纯粹的能量构成,每一片羽毛看起来是那么美,那么温柔,像是有生命一样。

  呼……

  乳白的翅膀只是仿佛无意般的微微煽动了一下,布满全场的所有寒气、冻气、冰霜,那些砸落镶嵌在护罩和地面上的大块冰晶、碎渣……瞬间蒸发,甚至连蒸汽形态都没出现,就直接清空,哪怕是不懂的人,也感受到王重身上那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

  弗拉基米尔一成不变的脸上终于动容,一脸的不可思议、不敢置信,别说他了,就算是台旁的隆美尔、约瑟夫等传奇战士,就算是VIP看台上的一众大佬,都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存在的!

  连天魂期都从没有人拥有过的力量!

  怎么可能在一个铸魂期的身上出现?!

  汗,从弗拉基米尔的脸上一滴一滴的滑落,滴淌在地上……

  他能清晰的听到汗滴滴落在地面上时的声音,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听到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流过的脉动声。

  这大概是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如果说弗拉基米尔有什么克星的话,那就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不可能再地球上出现的火焰至尊体。

  而那乳白色的翅膀所代表的炙火,就是可以焚烧一切的究极火焰!

  没有人可以抗衡,甚至没有人可以接近,如果按照降临论中的火焰维度至尊理论,这样的火焰,只需要一点,就可以毁灭整个斯图亚特城!

  静!

  静!

  静!

  现场除了安静,还是安静。乃至天讯,数以千万计的观众,也都是鸦雀无声。

  很多人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火焰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样子?

  舒展着乳白色翅膀,悬停在半空中的王重,仿佛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圣洁而高贵的光芒,如同神的化身!

  卡洛琳脑海里一片空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拥有炽天使究极火焰,就算是天魂期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鬼心影、萝拉、夏尔米、艾拉西……太多太多的人都犹如木雕般风中凌乱……

  唯一能在此时做出反应的,大概就是炽天使的人了,帕帕达已经跪了下去,身旁的欧丽等炽天使成员也都哗啦啦的跪了一地,用那种虔诚到近乎盲目的姿态,五体投地的祈祷,激动的表情让他们的脸色潮红得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咕噜……

  太神奇、太疯狂、太难以置信。

  ……不!

  弗拉基米尔的脸色猛然一凝。

  不对,不可能!

  如果真是究极的至尊炙焰,在降临的瞬间,恐怕整个竞技场就都随之毁灭了,如此近的距离,他也会被瞬间蒸发,怎么可能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这绝不寻常!

  弗拉基米尔的眼中重新凝聚起璀璨的色彩,其实比他更早的是墨问,只是短暂的失神之后,就反应过来,这不可能是真正的究极火焰,只是形似,或者是力量投影,又或是类似某种祝福的东西。

  而在半空中,王重则正陷入一种奇妙的感知中,他轻轻感受着那乳白羽毛带来的温暖,很柔和、极纯净,一如当初在第五维度世界见到过的火焰至尊。

  这里面凝聚着火焰的究极形态,确实凝聚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但这仅仅只是感知,他的力量、炙白的火焰翅膀,只是一个投影,来自维度世界的投影,是火焰至尊体的祝福。

  这股力量,并不属于自己,也并没有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但却足以清扫一切抵触的力量,火焰至尊体的尊严不容侵犯。

  (二合一,,伙伴们,周末愉快,炎炎夏日,多喝水,多运动,求一张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402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