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二十章 低估

第二十章 低估

  当这两个名字出现时,现场着实是安静了一阵子,一个所有人都没有猜到的对阵,王重和墨问对总决赛的态度显然都是绝对重视的,大家都搏了一手,其实,针对的也都是格莱这个点。

  王重微微一笑,让格莱打了整整一个赛季的先锋,最后一场决赛时才变阵,就是搏一下墨问的性格,对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稳重,真的宁可放掉墨灵和奈皮尔两大王牌,而上墨重,光是这一手,这气度和底蕴就绝不是前面的任何人能比的。

  让巴伦首战,王重的意图就是想要兑掉墨灵,但如果对方不派墨灵,那巴伦也可以搏一搏,但是怎么都没想到墨问会派一个最弱的墨重。

  看台上早已知道天京排布的萝拉和夏尔米,都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而台下的马东更是直接呆逼了,让格莱当了那么久的先锋,坦白说,就是为了总决赛麻痹对手这么一下,这居然都不上当?

  这墨问怎么这么怂?墨家不是号称刚中之王吗?

  博弈已经开始,斗力,还要斗智,对面的墨问,可绝对不是只有匹夫之勇,而现场和天讯在经历了短暂的安静之后,也是瞬间炸开锅来。

  上帝,这两边都是套路!

  谁给我说王重是耿直BOY,第一场必上格莱来着?

  谁给我说瞎子是老实司机,绝对没有心眼儿来着?

  这俩货特么的欺骗了全世界!

  天极的粉丝固然为墨问看透了格莱的排布而大声叫好,可本该郁闷的天京粉丝却也同样兴奋无比。

  因为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个结果似乎并不坏。

  一边是一直被认为墨家最弱的环节,另一边则是强势崛起的巴神!

  巴伦打墨重?

  绝对有戏!

  比起王重对墨问、格莱对墨灵,这说不定也是有着同样机会的一场,这是歪打正着!

  “巴神加油,干掉墨重!”

  “绝对的机会啊,天极的唯一弱点,巴神看你的了,你可是干掉卡巴尔的男人!”

  “干掉卡巴尔只是个意外吧。”

  “那倒不至于,只能说卡巴尔并不够S+的档次。”

  卡巴尔的脸都涨红了,额头上青筋爆现:“台下那个!”

  他站起身来指着巴伦,魂力运转咆哮,震得一大片看台都在微微震颤:“干翻墨重!拿出和哥单挑的实力来,就是一只手的事儿!”

  众人也是哄笑,到了决赛,显然很多人都走出了失败的阴影,完全进入享受战斗的过程。

  旁边的弗拉基米尔则只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巴伦或许是很优秀,进步也很快,以他之前突飞猛进的速度,这几天说不定又已经有所提高也未可知,这个新手,是绝对有能力和S+的普通主力单挑的。

  但,人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墨家,曾经是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防御者。

  双方已经入场,似乎是因为开场一直到现在的喧嚣消耗了观众太多的体力,亦或许是受看台上那两个重装沉稳的气势所影响。

  喧闹的现场逐渐安静了下来,嗡嗡嗡嗡的议论声不绝,但尖叫和嘈杂已经少了许多。

  四周看台上那些嘈杂声、议论声,在巴伦的世界里完全被隐没了,他甚至感觉周围无比的安静,曾经在雷帝赛区预选的时候,自己就见过墨重,那时候感觉对方无比的高大、无比的遥不可及,让自己崇拜,回想一路走来,大半年前的自己脸重装最基础的技巧都不会,刚进入学院,可现在,竟然能站在联邦最大的舞台,在最后的决赛中,在万众瞩目下和如此优秀的重装战斗,决定比赛的走向胜负,简直做梦一样。

  咚咚、咚咚……

  有力的心跳声在巴伦的意识里回荡着,跳动的速度比起平时要快得多,巴伦有些意外,自己已经经历过那么多,还以为已经不会紧张,已经能控制自己情绪了,但,心跳怎么还是这么快?

  不,这不是紧张。

  巴伦能感觉到,和曾经上台时手忙脚乱的那种加急心跳不同,此时的心跳虽快,却无比的稳定、无比的有力、无比的……让人感觉振奋!

  这是兴奋,是渴望,与强者交手的兴奋,对战斗胜利的渴望。

  这是自己想要变强的心声!

  巴伦深吸口气,闭上眼睛,心神慢慢收拢,那急剧的心跳声消失了,现场的声音瞬间灌入耳朵。

  ‘嗡嗡嗡嗡’……

  “巴伦加油!天京加油!”

  满场的议论声低噪声中,夹杂着一些天京粉丝和巴伦粉丝的喊叫。

  战神归来!

  巴伦眼睛猛然一睁,心神一凝,上台时的各种小心思在这瞬间消散,一股气势猛然从巴伦身上荡开,握紧的拳头相互狠狠一撞,已经完全恢复的他,要为天京拿下第一战!

  澎湃的力量,全盛的意志,彻底恢复的巴伦,在决赛场上将要打出真正意义最巅峰的一战,蓄积已久的力量在双腿间爆发,整个身体魂力环绕,犹如重型装甲,肌肉也鼓胀了足足一圈。

  而对面墨重的脸上露出一个淡然的笑容,左腿往后微微一撤,地上划开一个半圆弧线,没有恐怖的声势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发作,可只是摆出起手姿势,已经有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这是?墨家内家拳法的起手式?看似没有任何刚猛之势,却让人感觉沉稳如渊,而且,时机把握得简直恰到好处。

  起手式刚成,巴伦的冲击已到。

  轰!

  沉闷的震响声,巨大力量的碰撞让整个竞技台地面都仿佛为之一震,无数的碎石被震得往空中抛起,巨大的冲击波朝四周荡开,狠狠的冲击到四周的防护罩上,虽然对防护罩无损,可那可怕的震荡却着实是吓了不少观众一跳。

  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磁场在两人相撞处猛然撑开,力量的碰撞、魂力的碰触,电弧在那圆型的能量磁场上游走,声势骇人,巴伦眼神一凝,整个身体扩散的魂力猛然一收,聚合、再发力。

  靠山崩!

  墨重整个人被撞出五六米,巴伦如同推土机一样再次弹出,连续发力,满状态的他感觉到浑身的力量,他要撞爆对手。

  面对巴伦的攻击,墨重依然很稳,张开双臂,但是下一秒,整个人再度被撞飞出去,划开五六米,再度站定,张开双臂,巴伦有点莫名其妙,对方这是什么意思,自己的靠山崩像是碰上了同样的双重力道,对手也懂得二重劲?

  没有更多的犹豫,巴伦又一次冲击,而这一次墨重的眼神中闪过精光,双手交叠拍向巴伦的肩膀,双方一接触,一道道割裂的圆弧炸开,巴伦感觉自己的二度发力像是沉入了棉花里面。

  下一秒,墨重整个人同样撞向巴伦,轰……

  巴伦整个人倒飞出去完全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

  墨学棉手+八极崩!

  墨重的脸上充满了自信,对付别人或许不行,但是这种半吊子出家的巴伦,想要拼战技,墨学是祖宗!

  先使用对方的二重劲,然后再用棉手去破解,反身一击更强有力的八极崩更有杀伤力,带有更强的蓄势和回劲,在墨家,确实是弱的,但是放在CHF的战场上,重装之间的细节战技比拼,墨重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像对上巴伦这种并不拥有神奇天赋的类型,论扎实和韧性,又有谁比的上墨重呢?

  两个重装进入了最基础的肉搏状态,二重劲的对拼,在细节上,巴伦擅长的卸力之术,对于墨重只是基础,在天极战队,墨重就是传统意义的重装,蓝领存在,需要承受各种攻击,在耐打方面,墨重绝对是一流好手,巴伦的整体招数,不外乎靠山崩、卸力技巧和重力异能,而这三样在墨重看来无疑不算是问题。

  场面完全被墨重压制,双方的二重劲对抗之中,墨重明显占据上风,两个重装到了这一步其实都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杀手锏或者异能,就是拼基本功和意志,巴伦很坚持,但墨重同样坚持,对于胜利的渴望谁也不比谁差。

  这一次巴伦并没有爆发出神奇的意志,两人在全场给力的加油声中对轰二十多分钟,最终墨重凭借更细腻的战技,最终耗倒巴伦,取得了第一场的胜利。

  韧性较量,墨家先下一成,对于天极战队来说,也是顺理成章的,他们对于巴伦的分析和特点已经非常透彻,而且战斗中并没有挑衅或者激怒对手的任何举动,也就压制了天京那种触底反弹的拼命模式,真正的玩命,和所谓的拼命完全是两种概念,在缺乏外界刺激的情况下,巴伦也确实没有创造奇迹。

  这一点,天极战队无疑做的更好,不要低估人的情绪,脆弱的人类之所以能够统治世界,并应对各种挑战不是说人类有多强,而是一旦触及灵魂底线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才是真正可怕的。

  一个真正的强队要学会控制对方的情绪,掌握对手的弱点。

  无论是天极的支持者还是天京的支持者其实也都知道,关键都不在这一战,只是天京支持者有点惋惜,多好的机会,可怎么说呢,真的没办法,墨重并不弱,只是被墨家其他大神的光辉掩盖了。

  并没有过多的犹豫,天京的已经给出了第二战的名单,艾蜜莉尔。

  “是阿萨辛那个小丫头。”

  “感觉有点弱啊,其实就算不上王重和格莱,也可以让斯嘉丽出来拼一把呗,上一场里,这个副队长的表现还是值得期待的。”

  “靠……天极竟然上奈皮尔·墨?”

  又是一个看不懂的布阵,天讯和现场都是目瞪口呆。

  按理说,对付艾蜜莉尔,完全用不着奈皮尔·墨这样的王牌选手,半远程半近战的墨尚就足以搞定了,毕竟艾蜜莉尔之前的表现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而天极那边,墨问的安排也是让奈皮尔·墨相当无奈,坦白说,他很不喜欢和女孩子打,特别是这种实力明显差好几档的,会有种欺负女人的罪恶感,但是没办法,墨问的话在天极战队里就是圣旨,谁知道这位老大怎么想的?

  看到对方出战的人选,原本表情还算镇定的艾蜜莉尔也是忍不住紧张起来了,这次CHF之旅让她体会了许多,也经历了许多,虽然一直没有亮眼的表现,也没有巴伦和斯嘉丽那样蜕变般的提高,可艾蜜莉尔却已经在逐渐走向成熟,本以为,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不会再让自己心里泛起波澜,但,这可是在几天前刚被确定为CHF第一刺客的刺客之王……

  王重笑着拍了拍艾蜜莉尔的肩膀:“别紧张,享受决赛的舞台吧。”

  艾蜜莉尔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王重说的话对艾蜜莉尔总是相当有用,是啊,享受决赛,无论胜负,尽力就好,万一出现奇迹了呢?

  艾蜜莉尔已经就位,严阵以待,可对面的奈皮尔·墨则是嬉皮笑脸,不停的拿手捏着他自己那夸张的小丑鼻子,还绕着竞技台乱跑,冲四周观众卖萌,发出‘嘟嘟’的声音,这货才是在真正的享受比赛。

  艾蜜莉尔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奈皮尔·墨的移动脚步,可对方即便只是在非战斗状态下的移动,都能让艾蜜莉尔看出其中的恐怖之处来,之前就曾无数次将奈皮尔·墨视为学习对象时观看的视频,懂得那种看似摇摇摆摆的移动方式,杂乱无章、无从判断的随意,可结合起现在这明显非战斗状态下的步伐,竟然也暗合此道。

  什么样的人才可以把训练融入到生活中?

  刺客的基本之道是快狠准,强求这种飘忽的移动本是不可取的,但若是能将之练到本能的地步……只能说,对方已经将刺客的基本之道融入了骨子里,已经不在乎浅显的‘快狠准’这三字真言了。

  随意的动作看似漏洞百出,但真到你去攻击的时候,才会发现那破绽完全不存在,这样的方式,你学都学不来,隐藏于暗处的刀锋、让人混淆的判断,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二合一,求一张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537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