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二十一章 蛇舞

第二十一章 蛇舞

  天讯的另一端,图魔·阿萨辛也在看着,身为刺客之王,他更能体会到现在小艾蜜莉尔的想法,这一场,想赢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儿,只是图魔并不失望,脸上反而荡漾着淡淡的笑容,奈皮尔·墨所做到的,图魔也经历过,遇上这样的对手,对艾蜜莉尔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就看她能学到多少,体悟多少,这绝对王重送的大礼,这个年轻人的心胸和格局真是超乎想象。

  其实这点是图魔想多了,对于王重来说,这比赛是天京全体的,他只是希望艾蜜莉尔能够成长,只要她有足够的信念,今天哪怕是失败也会得到很多,她收获的将会是未来。

  噌!

  比赛铃声响起的瞬间,先出手的是艾蜜莉尔,异能加速的冲刺让她看起来就像一道带着火焰的飓风,眨眼间便已逼近,超快的移动速度和迅疾的出手,寒光闪耀,极具侵略性,对比起来,奈皮尔的动作看上去似乎就慢了许多,但问题是,即便是看似如此之‘慢’的动作,艾蜜莉尔的快也根本无法跟得上节奏。

  每一次看似缓慢的移动,可移动的距离却总是比全力冲刺的艾蜜莉尔更大,这不是不快,而是已经进入了刺客的另一种境界。

  影舞!

  摇摇晃晃的影舞基础步伐,那是升级版的变奏,变得让对手无法把控,产生视觉的错觉,艾蜜莉尔的匕首寒光在空中不停的挥闪,划出光亮,可却连一次匕首的碰撞声都没有,也没有沾到对方半片衣角。

  都不用奈皮尔·墨主动出手,光是那摇晃的步伐,就已经让艾蜜莉尔有种头晕脑胀、重心不稳的感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艾蜜莉尔的内心深处升起。

  不行,打不过,太厉害了,不是一个级别,是不是认输……

  本以为已经坚定的内心,在强大的压迫中再次混乱起来,各种各样的杂念从脑子中不可抑止的冒出来,刺客最讲究的就是专注,一旦心生杂念,手下就更慢了。

  艾蜜莉尔一个完全无脑的突进,被对方的影子晃了个空,早已被带偏的重心在满脑子杂念的影响下竟然没有掌控住,扑通一声跌到在地上。

  这……

  奈皮尔·墨从头到尾还没有出过手呢!

  小丑同学已经出现在几米外,也是相当无奈,坦白说,这压根就没有战斗的感觉,才晃了几步就晕了,眼前这个刺客小丫头,连让他在内心里生出一丝战斗的意愿都很难。

  他下意识的本来是想去扶一下,然后一拍脑门,这特么是在决赛场呢……

  选手区里无数明星选手都是有些感慨,尽管已经不在赛制中,可天极的强大还是让许多人感觉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也有看不过去的。

  “墨问有点狂,奈皮尔其实可以压倒最后。”

  “我觉得,这是在为团战准备,这是最后的决战,没人轻易放弃,如果万一,双方进入团战,一个全盛状态的奈皮尔就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想的有点远吧,再说了,奈皮尔·墨留到后面打斯嘉丽难道就会被消耗了?”

  “我感觉,墨问就是随便排的,刺客对刺客而已……反正只要留下墨问和墨灵针对王重格莱就好,其他就随意了。”

  “天极,高手太多。”

  选手区还只是感叹,可现场却已经响起不少哄笑声,大多数是来自天极战队的,也有些天京的粉丝,喜欢天京的人有很多,对艾蜜莉尔这个长相甜美的小萝莉抱有好感的也很多,但坦白说,没人在意她的输赢,她一出场就知道是兑子了,面对天极,除了格莱和王重,其他人都要靠天。

  “呵呵,天京这个小刺客差得太多了,也就跟着王重他们才躺进决赛吧。”

  “嗨,小艾,差不多得认输得了,让我们赶紧开始伟大的第三场!”

  “阿萨辛……可惜,如果是影魅·阿萨辛,或许可以奈皮尔·墨掰掰手腕吧。”

  “第一场就被斯图亚特淘汰的圣蒙哥,还说个卵。”

  “就算是他也没戏的,所谓刺客家族,阿萨辛其实也就这样了。”

  艾蜜莉尔慢慢从爬起身来,四周的哄笑声和玩笑声显得有些刺耳,诚然,奈皮尔·墨的强大有目共睹,即便是再怎么爆发,自己也很难创造奇迹。

  可,这一路走来的努力,还有罗的牺牲,他临死前对自己的期望,这一切,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在面对强敌时卑微的匍匐认输?

  不。

  决不!

  自己不该有杂念,也不该有卑微,既然已经丢人丢成这样了,那还有什么在乎呢?

  自己就是一个任性的小丫头,就是艾蜜莉尔!

  艾蜜莉尔的背脊挺直了起来,脸上不再彷徨,从家族特训后回来的冷漠、在CHF赛场上逐渐沉淀下来的表面的冷静,在这瞬间消失不见了。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并没有露出一副准备决然拼命的模样,而是小眉头一皱,这世界上最委屈的小萝莉表情跃然于脸上:“奈皮尔前辈,怎么可以对女孩子这么狠呢,一点情面都不留,我会哭的!”

  台下本还着急的马东东瞬间张大了嘴巴,周围的队友全都瞪大眼睛,这也可以?现场卖萌?

  这似乎是艾蜜莉尔曾经的状态,但只有对这两个月来艾蜜莉尔的各种变化都无比了解的大家,才明白这个突然开始撒娇的小丫头究竟又经历了一种怎么样的转变。

  这、这这这,这不科学啊!那个从集训回来后就一脸苦大仇深的小艾呢?

  台上的观众倒是在瞬间哄堂大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们是感觉不出来艾蜜莉尔和平时有多大的不同,反倒觉得这才是一个小萝莉应有的表现。

  “小妹妹就应该这样!”

  “带小丑鼻子那个,欺负小女孩好玩吗?”

  “让让人家啊!”

  奈皮尔·墨是真的哭笑不得,这也算是欺负女人?自己刚才都没有动手啊!面对如此可爱的小萝莉,让让是应该的,只是……还是要赢啊,这可是总决赛。

  当然,反正怎么也能赢,给人家留点面子好了,可是,这不出手都能把对方晃摔倒,这面子还怎么留?

  奈皮尔·墨停下摇摆的身体,小丑鼻子皱了起来,单手托着下巴,相当的纠结。

  这绝逼是一个非常非常考验自己智慧的问题,可就在奈皮尔停下脚步的瞬间,火光却已经闪耀了起来,艾蜜莉尔知道靠大意和怜悯是没用的,墨家不会这么天真,奈皮尔·墨更没那么好骗。

  但,只需要对方这稍稍一瞬间的分神,就已经是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或许没太多意义的机会。

  可只要是机会,这就足够了!

  没有人看得起自己,就像以前也没有人看得起斯嘉丽和巴伦一样,但,他们就是创造了奇迹,迸发的火焰异能瞬间炸开,瞬间形成一波莲华。

  无数的火星四溅,像飞刀一样疯狂激荡穿射,而蕴藏在这火浪莲华的中心处,一朵更细腻、更耀眼的莲华也随之绽放,这是王重曾经对付影刃时用过的里外莲华,艾蜜莉尔或许在技巧上还没有达到王重的地步,可借助异能的力量,也做到了同样的效果。

  千鸟——火舞莲华。

  噌噌噌噌~~

  火浪乱舞,可显然,这样的突袭击只会在奈皮尔的意料之中,能在墨家之中,显然都不会是善男信女,至于火舞莲华这样的攻击,根本不算什么,即便是加上这种程度的火焰异能组成多一层的莲华,对他也完全构不成威胁。

  两道寒光一闪,双匕首出现在奈皮尔的手中,而也就在此时,旋转的刀锋、层叠的刀浪、绽放的莲华和奔腾的火海,瞬间湮没一切,将奈皮尔·墨覆盖,整个竞技台都感觉被一朵巨大的火莲花所覆盖。

  当当当当当当……

  密密麻麻的匕首抨击声在竞技台上连成一线,火光消散、寒光隐没,艾蜜莉尔的胸口在起伏,奈皮尔·墨却是轻松自如。

  看台的选手席上全都是一片静默,对这些明星级高手来说,这样程度的火舞莲华不算什么,就算是异能加强版也一样,但两百多刀的爆发攻击竟然被奈皮尔·墨用匕首,用最简单的拆招,全部拆解开,这优势……真的是天大,闭着眼睛都能赢啊。

  第一次刺客绝非浪得虚名!

  而且不止是快,还有那份轻松随意,这才是最可怕的。

  图魔的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以前的艾蜜莉尔,即便是经历了家族最严酷的特训,即便是罗牺牲在她眼前,看似带给了她心灵上的冲击和变化,但实际上并没有本质的蜕变,她始终还是个孩子,遇到绝境会绝望、遇到困境会无助、遇到失败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去心甘情愿的接受。

  她认为自己在蜕变在沉淀,可实际上,那些都不是刺客的本质,刺客不同于别的任何职业,接手的一切任务,往往都是超越自身的极限,如果抱着失败也能接受,只想着去汲取教训和沉淀心灵,那样的刺客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蜕变和提高。

  只有遇强则强,在绝境中也始终保持冷静和绝对的自信,时刻都将胜利摆在第一位,为了胜利忘记一切甚至不择手段,那才是真正的刺客!

  而此时此刻,图魔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艾蜜莉尔的斗志并没有被这狂风骤雨般的反击所吓垮,反而,更加昂扬。

  轰!

  艾蜜莉尔的刀锋只是微微一转,莲华再起,虽然仍旧很华丽,可同样的招数,在这个级别面前连续的施展,何况它第一次施展时对奈皮尔也根本毫无杀伤威胁可言。

  奈皮尔·墨也是好笑,但他并不打算继续纠缠了,让对方打完一套绝杀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并不仅仅只是心软和对方是女孩子,也要考虑到场面,这是CHF的决赛,不但要赢,还得要有墨家的威望和统治力,对于弱者,太残忍总会引起一些所谓‘爱好和平者’的反弹。

  小丑的鼻子俏皮的跳动着。

  噌!

  盛放的火舞莲华在奈皮尔·墨的眼里毫无美感可言,无论再来多少次都是破绽百出,一眼就能看到对方攻击的节点缝隙。

  寒光猛然加速,只是一刀杀出,就像卡进锯齿齿轮的缝隙中,旋转的火舞莲华瞬间停止。

  可奈皮尔·墨的眉头也同时一挑,旋转的莲华并没用触碰到他的刀锋,艾蜜莉尔的眼中跳动着火焰,所有的莲华花瓣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两道带着长长火焰尾巴的疾射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杀奈皮尔·墨的眉心。

  变招之巧妙,早已算定一切,借着奈皮尔·墨的下冲之势,这两刀将避无可避!

  陷阱。

  小丑笑了,身体一晃,那摇晃鬼影般的失重感再起,明明下压前冲的惯性,在瞬间已被神妙的步伐自然折向化解。

  就像正以百公里时速高速冲刺中的武装铁轨,非但在瞬间停止,甚至还在瞬间开启倒车模式,从前冲变成后退!

  无解的影舞!

  一切都只发生在霎眼间,必中的两刀落空,奈皮尔·墨闪电般拉开距离,可两道寒光如影随形,伴着火焰的律动和加速,艾蜜莉尔这次竟然跟上,前方寒光顿时闪耀,那是奈皮尔·墨的刀芒。

  小丑的脸上只有那嬉皮笑脸的随意,撤退中依然是引诱,只是瞬间已成必杀。

  这一刀避无可避,同样是对对手惯性的利用,可艾蜜莉尔示敌以弱的招儿这么轻易被破,对方随手布置的杀局,却比她精心策划的陷阱更凶险万倍!

  这一击绝对是平时的艾蜜莉尔躲避不了的,但是这一刻的艾蜜莉尔已经完全沉浸在战斗当中,无我无他,身体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致命的一击竟然被躲开了,艾蜜莉尔似乎找到了一点诀窍!

  天讯另一头的图魔的眼神变得凛冽,终于出现了,场中寒光闪耀,仿佛换了个人,奈皮尔·墨和艾蜜莉尔碰撞到一起,四柄匕首在眨眼间开始了疯狂对攻。

  那双泛着朦胧色彩的眼睛毫无光彩可言,却有着另一种诡异的感觉,让人看不真切,明明一直处于绝对优势和压制的奈皮尔·墨竟然是连连攻击落空,每每匕首将要刺中,都总是被艾蜜莉尔那神乎其神的身体弯曲扭动躲开,就像……像蛇一样,滑不留手!

  阿萨辛家族之所以能成为两大刺客家族,他们跟布鲁克斯讲究手上的技巧不同,成名之处在于步伐,一个可以媲美影舞步伐的存在——蛇舞!

  但这个步伐让男性练起来事倍功半,真正能完成的,只有女性!不止是步伐,更是一种灵性和天赋,但是自黑暗时代之后,阿萨辛一直阳盛阴衰,没用杰出的女性统治者,蛇舞都快要消失了,即便是号称刺客之王的图魔·阿萨辛,也没能练成,而偶尔在家族历史上出现的一些杰出女性,也往往出现这样那样的意外,比如马东的母亲,曾经就很受家族看重,也很有类似的天赋,却最终因为下嫁一个管家而丧失了继续修炼的动力和机会,这也是阿萨辛家族当初那么不待见马东一家的原因之一。

  这或许就是命运,也是他们一直被布鲁克斯压制的原因,导致整个家族都逐渐没落,可现在,这样的命运诅咒似乎要被打破了,不,是已经被打破了!

  最初那一下只是下意识的思维迸发、记忆的复苏,可当形成了惯性和思维的延续时,艾蜜莉尔越来越纯熟,但是整个人看起来依然像是没有意识一样。

  是意外的爆发吗?不是,这世界没有任何意外。

  (或许有一天艾蜜莉尔长大了会走妖娆路线……)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543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