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二十九章 被动的蒲公英!(三更完毕,求月票)

第二十九章 被动的蒲公英!(三更完毕,求月票)

  而是有主裁龙美尔,副裁约瑟夫等人正聚在场边商议着什么,这几人都保持着天讯的通讯状态,看几人的表情和态度就知道肯定是在议会方面的高层联系,时不时还看向台上已经站立不稳的格莱,彼此间也在激烈的争议着。

  什么情况?比赛结果有争议?

  毫无疑问,这是对格莱身份的界定,如果是异端,那格莱这场就不能算赢。

  而另一方面。

  就在龙美尔他们还在争议的时候,台上一直处于摇摇晃晃状态中的格莱,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格莱倒下的瞬间,着实是引起了不少骚动,天京战队的人已经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但却被赛场的负责秩序的英魂战士全部拦了下来。

  胜利后本该属于天京的欢庆时刻,在这一刻却是显得无比的沉重和压抑,主持人做出了解释,裁判组要对格莱的身份进行判定,请所有观众保持秩序,安静的等待。

  比赛暂时终止,双方进入一个临时突状况的停战期。

  天极的备战区中一片风平浪静,墨问如同老僧入定般坐在那里,身后战队的所有人也都束手而立,包括被抬下去的墨灵,并没有让组委会的治疗团队接手,天极的后勤有足够治疗的能力,甚至更好。

  而天京这边却只能焦急的等待着,命运并不由他们掌握。

  此时遥远的帝国那边,所罗门正在面带微笑的看着天讯里生的一切,这一步是他觉得走的非常有趣的一步,以诺则在吃着棒棒糖,非常的专注,有点意外,“咦,蒲公英怎么失手了?”

  所罗门微微一笑,“没有,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的布局终于要开始了,接下来才是最有趣的,也是最关键的环节,对格莱,对天京,对天极都是如此,大概卡洛琳心里正在嘲笑自己吧。

  这个女人很聪明,但有的时候总是有些过于自信了,联邦人那骨子里无法控制的优越感。

  马东等人都在跟组委会交涉,但都被组织了,裁判组正在讨论,同时也要征询天极方面的意见。

  “为什么啊?那么艰难才赢的比赛,凭什么还要商议?”

  “为什么不判格莱胜出?”

  现场看台上的‘嗡嗡嗡嗡’之声一直不绝于耳,大多数都是义愤,也是不解。

  “因为血族的身份吧,血族毕竟属于禁忌血脉,而且,格莱的血族身份出现得太突然了。”选手席中倒是不乏有明白人,此时也都是议论纷纷。

  “这就要看组委会怎么裁定了,另外,也取决于天极是否会申述。”鬼心影淡淡的说道:“如果他们以禁忌血脉的理由申述格莱违规,那格莱十有八九就会被取消比赛资格直接判负。”

  “没后台啊,像亚当·莱文那样的,可就没人去申述他,狼人血脉也是禁忌血脉之一。”

  ……

  血族?那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而且,在当年被联邦驱逐的异族中,血族是最强大也是最难以掌控的血脉。即便是相比起拜拉迪恩正在研究的,属于禁忌的‘狼人’血统,血族也要更强、更凶残,那是完全没有理智可言的怪物,也从来没有被人掌控、被人驯服过。

  今天在赛场的格莱却不同,在血族力量爆的同时,他完美的掌控了,和墨灵最后的三连击中,格莱明显保持着绝对的理智和意识。

  一个有意识、有理智,能掌控自身力量的血族……

  卡洛琳则是皱了皱眉头,格莱那一瞬间的停滞导致重伤,绝不是什么力量反噬,应该是所罗门安排的蒲公英起作用了,谁能想到天京战队里的米拉米竟然是蒲公英成员呢?无论所罗门用了什么手法,帝国这几年对联邦的渗透不容小觑,可是这似乎并没有达到最终天极取得胜利的效果,这一场应该还是被天京拿下来了,在公众舆论,以及天京支持者的状态,以及天极的性格,这次过关可能性高达九成,而且,一旦过关,拥有血族血脉的格莱绝对会成为级香馍馍。

  “第四场,天京,格莱胜!”

  龙美尔直接宣布了结果,现场仍旧还是安静中,并没有立刻欢呼,所有人都盯着龙美尔,期待能听到格莱安然无恙的消息和这次事件的解释。

  “裁判组对格莱拥有血族血脉进行了决议,从他个人的档案以及战斗的表现,这一种完美可控的血脉力量,属于联邦一级血脉,按照联邦宪法,鼓励一切对联邦展和安全有帮助的力量,”龙美尔简明扼要的说道:“经过组委会投票,比赛结果有效,这一结果也得到天极学院的认可,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当话音一落,那些提心吊胆,担心天极会用下三滥手法的人也彻底送了口气,全场给予最热烈的欢呼,其实是双赢,墨家的口碑进一步爆棚,相比鬼家和赵家动小动作,甚至阴人,墨家更衬托的无比大气,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直冲云霄,献给格莱和天极战队,而且他们即将迎来万众瞩目期待已久的大决战,真的是一波三折,终于等到了。

  急救队已经介入,格莱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势确实很严重,墨灵最后时刻的反击也是势若万钧,两人都没可能参加团战了,望着昏迷的格莱,米拉米有些失魂落魄,她最终还是做了,可是却还没有完成任务,如果她不做,她要死,她的家人也要死,最关键的是,真正是帝国间谍的不是她,而是米拉米的父母,她只是被动继承,在这个时代也是正常的,当年被家族驱逐的恨,导致米拉米的父亲在黑暗世界寻找机会,然后得到了帝国的召唤,双方一拍即合,所以米拉米的家庭在远离火焰城之后还能在天京站稳脚跟,并不断壮大,以至于家族那边也改变了态度,这几年开始缓和,但是他们觉得很正常的事儿,却不知道米拉米的父亲有多么的恨。

  (伙伴们,三更完毕,求第一张保底月票,chF即将结束,为王重和天京加油!)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610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