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三十八章 睁开眼的墨问

第三十八章 睁开眼的墨问

  棋逢对手!

  两人的战意在交手中正不停的攀升,已经越来越进入状态,无论是力量的爆发还是运用,两人都仿佛没有极限似的在不停的提升中。

  并且,闪电般的拳脚里也已经开始出现了战技的影子,并不是那种花哨的虚招,在彼此的心眼下,虚招根本就无用,战技也有纯粹力量的运用,比如二重劲乃至三重劲,比如圆劲乃至阴阳劲,力量的运用可以让破坏成倍增加,而双方更深层次的较量,则是各自在武道上的战斗本能,两人都是打发了性,连格挡、招架之类的动作都嫌太累赘,用各自最极限的攻击对轰。

  圆劲和阴阳劲遍布全身,混合着本就夸张无比的魂力和肉身防御硬抗。

  狂暴的肉搏战中,两人的拳头同时砸中对方的胸口,将对方砸飞,而下一秒,一抹五彩和一抹暗紫已经在空中闪耀。

  只见冲破尘嚣而出的墨问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柄长剑,剑身上五彩光芒在交替闪耀,化虚为实,五行剑!

  而对面的王重,手中则是多出了一柄霸气无比的长刀,暗紫色的火焰形成的刀刃不停的燃烧着、释放着,显得无比的狂傲不羁。

  噌~

  轰!

  刀剑交碰,狠狠的冲击在一起,一股恐怖的冲击波瞬间从刀剑交碰的位置处,朝四周冲开、荡漾!满档能量的防护罩仿佛再次感受到了威胁,发出嗡嗡嗡的轰鸣和震响。

  而在交碰的中心处,刀与剑在瞬间错身,明明只是能量聚合所凝聚的假刀假剑,交碰拉措的时候竟然在彼此的刃面上摩擦出闪耀的火光。

  呲~~~

  刺耳的声音回荡,彼此的身影同时滑出眼角的余光,画面似乎稍稍一慢,随即便是一个迅疾到难以想象的转身。

  五行剑剑势一抖,巧妙的在半空中画了个圈,就如同扭了下屁股,惯性回拉,从墨问的腋下回撩刺击,快若闪电,作为墨家的第一人,墨问显然不可能不会武器!

  而紫焰刀则是刀势冲起,以霸道制技巧,带着王重的身体整个倒翻回旋,当空砍劈,王重的刀法在前面的战斗中也是验证过的狂放。

  轰!

  轰轰轰轰!

  场中霎时间刀剑纵横、冲击波、震荡波不停的在两人交手中心处荡开,刀剑仅仅只是一接,两种力量却在一瞬间已经有数十次的碰撞,紫焰刀疯狂的想要吞噬掉五行剑,而五行剑则是拼命的想要劈断对方的刀身,而越是如此激烈碰撞,纯粹能量聚合的刀剑之势本该越来越微弱才对,毕竟是巨大的消耗。可足足持续两三分钟的攻防,数百次交手,两人手中的刀与剑非但没有丝毫的衰弱,反而越来越闪耀、亮眼!

  场中弥漫的尘嚣已经让人看不到两人的身影了,可那五彩的剑光和暗紫的刀芒却是清晰可见,在尘嚣中穿梭。

  轰隆隆!

  一声炸响,刀光与剑芒闪耀到了巅峰,剧烈的碰撞似乎让这两个变态级的怪物都终于有些承受不住,被狠狠弹飞开,可还没有等人们看清他们被弹飞的落点位置,更为恐怖的波动就已经酝酿了出来。

  只见一直以快狠为主、忽略虚招战技的五行剑,竟然在空中迅速的画出了一个圈,并不是那种剑尖所画的圈,而是以剑柄为轴,在瞬间仿佛孔雀开屏一样展开了数以百计的五行剑剑影,呈现一个完美的剑圈状。

  随即,剑圈旋转,剑影凝聚,无数的剑影剑气在瞬间组合重叠,形成一柄巨大的剑影!

  此时的墨问嘴角泛起一个弧度:墨学·万剑归一!

  而在他的对面,那柄原本长不过两米的紫焰刀,竟也在瞬间放大,紫**炎不断翻腾,放佛万马奔腾一样,魔火拥有着无限的焚烧,而火焰之中加入了三叠浪的技巧。

  炎焱狂浪斩!

  王重和墨问的气势不断攀升,庞大的气场有若实质的冲击在一起,双方都是寸步不让,气势交替攀升,战技的凝聚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感觉已经接近魂霸技能了。

  当气势到达一个临界点,王重和墨问几乎同时爆发出狂吼,完全没有顾忌的力量倾斜。

  杀~~~~~~~~~~~~

  恐怖的魔炎狂刀与万剑叠一的神剑只是在启动的瞬间便已经跨越距离,疯狂的抨撞在一起。

  轰隆隆隆隆~~~~~~~~~

  力量在交碰的瞬间就已经爆炸,无数可怕的气流在封闭的防护罩内倒卷着、冲击着,席卷着尘嚣和碎石,甚至还有圆桌般大小的碎裂的石头!

  砰砰砰砰砰砰~~~~~~~

  防护罩只是瞬间就彻底被白雾、气流和尘嚣所遮盖,完全看不到其中的情况,只能听到那无数碎石打在防护罩上时,那种如同枪林弹雨般的噼啪声。

  级别已经提升到极限的防护罩正不停的闪耀着金光,无数的符文纹路在防护罩的表面呈现,如流光般四处乱窜。而整个防护罩也开始发出有些不堪重负的嘎吱声,本该圆润的地方甚至都已经被里面那可怕的气流给冲击得完全变型了,也就是在周牧的操控和极限的能量供应下勉强维持!

  防护罩在震颤,地面在晃动、竞技馆在颤抖!

  无法给王重和墨问这两个人的战斗定义,至少对普通人而言就是如此,英魂级的力量原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见识到的,联邦在这方面的管控相当严格,观众只感觉自己看到的,不亚于一场神迹!

  不管天讯上还是现场中,所有人都已经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盯着防护罩中那一阵阵尘嚣和倒卷的气流。

  声音停止了,似乎已经有了结果?

  那到底是谁胜谁负?坦白说,这两人无论谁胜出都有可能!

  烟尘很快就消散,而当所有人看到场中的情况时,都是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原本的竞技台,虽然已经在之前的战斗里被打得四分五裂,但至少竞技台一直都在那里,可现在,就像是经历了一次小范围的核爆,整个竞技台都消失了……

  地面出现一个规整的大坑,深达两三米,宽则足有七十米、长足有四十米,看起来就像一个完全凹陷进了土里的足球场,整块地面都垮塌凹陷了进去!

  这……这是什么破坏力?

  别说普通观众,就算是卡洛琳等人也都只能感受到一种恐惧和心悸,这两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横了,说真的,这种程度的对抗,无论是来自对手的攻击,而是自身对于这种力量的承受反噬,都不是他们所能担当的。

  这还能活吗???

  在那凹陷的场地两边,两道人影一动不动的站着……

  两个人手中的刀与剑都已经消失,这CHF最极致的力量碰撞,震撼着每个人,但是却无法摧毁对战双方的防御,一个战士,在施展力量的时候,第一考虑并不是摧毁对方,而是自己能否活下来。

  王重身上依然笼罩着淡淡的魔焰,暗紫而深邃,透着一股幽静平和的光,而墨问的身上……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捂着嘴,墨问身上透着五彩的五行体特征已经消失了,甚至,体表都没有再形成魂力反应。

  还有,同样是回震的力量导致地面的崩塌,可墨问所站立的位置明显更深一些,地面的凹陷也更严重,乃至包括整个对拼过程中所形成的力量沟渠,沿着地面的痕迹也是往墨问的身后延伸、直透到场边防护罩的边缘。

  而反观王重,脚下的崩塌只是力量的沉陷,可是他的身后却是平平整整,明显没有遭受力量的波及。

  也就是说,刚才那一招王重拼赢了?

  竞技场中鸦雀无声,仿佛都能听到台下那两个人略微开始沉重的呼吸声,静止不动,处于对峙中的两人,墨问的胸口微微一颤,嘴角竟然溢出一丝血迹。

  受伤了,怪物一样的墨问,竟然也会受伤?

  难以置信、难以想象,即便面对卡洛琳也只是轻描淡写、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对方最强攻击的墨问,竟然受伤了!

  沉静的现场,大多数观众或许还沉浸在防护罩那极不稳定的担忧中没能爆发出来,可在天讯上,所有的嘴强王者支持者们都快疯了,那个吊打了卡洛琳的墨问,在用出更强的力量后,还是要跪倒在王者哥的面前!

  天下无敌的王者哥,宇宙第一的王者哥,帅到没朋友的王者哥!

  “王者哥一百个6!”

  “一百个就够了吗?先定个小目标,给我敲一亿个6!”

  “宇宙无敌大魔王!壮哉王者哥!”

  “滚!魔王和我们王者哥有什么关系?这明明就是战神、是天使!”

  “嘴强王者万岁!身为王者粉,太幸福了!”

  疯狂的天讯、疯狂的支持者,而也直到此时,现场的天京支持者也随之忘乎所以的爆发出来,不怪他们反应慢,现场观战的震撼远远不是天讯看视频可以比拟的,各种各样疯狂的喊叫声瞬间荡漾在场内场外。

  “该死!该死!该死!”天讯另一边的鬼浩已经快要发疯了,手里的天讯被他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啪!

  天讯被摔得四分五裂,鬼浩的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怒火和寒意,尽管知道还没有结束,可他已经看不下去了。

  那个狗一样的东西,竟然又变得更强,出尽了风头。

  凭什么?凭什么!区区一个狗都不如的贱民,没有任何特殊的资源和背景,凭什么能这样光芒万丈?

  妒火已经冲昏了鬼浩的头,疯狂的想要发泄,也在此时,房门微微一晃,一个幽灵一般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到了鬼浩身后。

  “少主。”那幽灵淡淡的说道:“暗部的消息已经反馈,找不到他的养父母。”

  “两个普通平民而已,竟然说找不到?你们暗部都是吃屎的废物?!”本就处于疯狂中的鬼浩怒吼道:“去查他们在天京的工作记录、武装铁轨的登记记录……找到他们,一定要给我找到他们!我要这家贱民死,一定要他们死光死决!”

  这些最基本的侦查手段,暗部还需要他来教?问题是,更多的侦查方法暗部都已经试过了,可仍旧查找不到任何线索,王重的养父母就像凭空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能让鬼家的暗部都无力侦查,这对平民夫妇,恐怕绝不仅只是‘不简单’而已。

  只是面对狂怒的少主,显然理由是没用的,他只要结果。

  幽灵的脸上面无表情,点头称是,悄然从房间中隐没,留下那个气得已经头脑昏聩的无能之辈在房间中怒吼。

  这小片角落里的癫狂,映照的却是王重的辉煌,此时的总决赛现场已经是一片山呼海啸之声。

  天京战队的众人,马东、斯嘉丽、艾蜜莉尔等等,以及看台上的萝拉,此时也才长长的吐出口气,那颗已经紧张得快要爆炸、快要蹦出嗓子眼儿的心脏,总算是得到了片刻的安宁,但选手区和一干大佬都显得格外平静,这算什么?

  只不过赢了半招而已,这些观众太着急了。

  墨问擦了擦嘴角的血,深深的吐了口气,这种滋味真是太难得了,和卡洛琳一战也受过伤,但跟眼前这种硬碰硬完全不同,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对手。

  现场很快安静下来,天讯上也平静了,因为怎么看墨问都不像是受重伤的样子,如果没有受重伤,那接下来……王重还有没有招儿不知道,可是墨问肯定还有。

  天极战队的选手区所有队友都非常淡定,眼神中带着一丝期待,不可思议的魔火,可是想要战胜墨问,还差点火候。

  不停起伏的胸口似乎是因为内伤和消耗的关系,但也绝对有着兴奋的因素。

  “你是第二个。”墨问的声音异常的平静。

  声调四平八稳,但在这崩塌毁坏的现场,却回荡出一种让人为之窒息的压迫,并非是来自魂力层面、也不是气势气场,而是一种精神的意志,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准备要从黑暗中苏醒过来。

  “……够资格让我解开封印的人。”

  尾音很重,仿佛终于在那种平静中酝酿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只见墨问的双手慢慢的抬起,绕过了脑后,双手五指捏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同时扯住在绑在脑后的眼罩带子轻轻一拉,金色的符文阵从眼罩上浮现,似乎上面真的有某种封印。

  (二合一,求一张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674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