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四十章 勇!

第四十章 勇!

  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符文手印瞬间在王重的双掌间缠绕、聚拢,与曾经用魂力聚集的符文构架不同,那些本该是淡金色的符文印记,此时正透着幽光的暗紫色,将整个符文构架映照得无比深邃,王重和格莱名动CHF的音波战技!

  “低~~”

  嗡嗡嗡嗡~~~

  只是眨眼间,第一个音节已经从王重嘴里吐出,精妙的符文纹路在王重的双手间组成了立体的图形,场边的副裁判约瑟夫已经悄无声息站到了王重对立面的防护罩后面。

  这两人对铸魂期来说都太强,用紫焰力量代替魂力所施展的低音炮,威力上也肯定会有更大的不同,约瑟夫已经做好了防护罩会被轰破,自己则要及时出手替场外观众抵挡那音波冲击的准备。

  约瑟夫的动作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所有人的注意力此时都还正集中在台上王重的动作中。

  他的符文构建快极了,那紫色的立体符文构架显得格外的妖娆惊叹,几乎是第一个音发出的瞬间,紧跟着就是第二个音节,仿佛完全连贯。

  “音~~”

  嗡嗡嗡嗡~~~~~

  紫焰的力量在震颤,带动着整个符文构架都在晃动,澎湃的音波力量已经扫向墨问,但是墨问还是那么纹丝不动,静静的等待着王重完成,要知道低音炮这种音波符文战技是可以以弱胜强的,超级难防御,可当墨问这样的时候,没人觉得他狂妄,没人觉得他在装逼。

  那扩散、漏斗状的立体符文阵在晃动中猛然被撑大了几倍有余,瞬间就活动起来,每一条符文结构都活跃到了极限,发出震颤和嗡鸣。

  地面一阵晃荡,四溢的一圈圈音波迅速从活跃的符文阵中荡开,震动着地面,让人感觉那音波将整个竞技馆都震得不停的颤抖!

  如此剧烈的震荡和力量传递,攻击还未轰出,符文护罩却已经开始表现出颓势和‘恐惧’,护罩表面运转的流光在瞬间就已经闪耀起来。

  观众们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在王重对立面看台的,已经有不少观众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也就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让人来不及反应,否则恐怕这些观众已经要惊恐的准备逃生了。

  墨问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可那样的皱眉,却明显不是因为王重的力量太强,而是……太弱!

  他以为王重有什么新颖的大招,没想到真的就是“一般”的低音炮,魂力上的些许改进,在这场对决中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重并没有受对手的影响,力量全神贯注,当符文阵彻底形成的瞬间,音波战技的蓄势也到了巅峰。

  第三个音节脱口。

  炮~~~~~~~~~~~~~~~~~~~~~~

  轰隆隆隆隆~~~~~~

  暗紫色的符文阵瞬间膨胀,无法抑制的力量从那聚拢的中心处迸发,汇为一股粗壮的音波光束,朝着墨问冲射!

  而就在此时,墨问也瞬间动了,魂力陡然燃烧,蓦然张开了嘴:

  吼~~~~~~~~~~~~~~~~

  惊天的咆哮从墨问口中发出,如同万兽之王的怒吼,不同于低音炮的那种聚束攻击,这吼声和音波的轨迹完全是无差别范围扫射,但却带着无与伦比的锯齿,层层叠叠,以墨问为中心,朝四周狠狠冲击扩散开!

  墨学——狮子吼!

  音波的速度何其之快,还没等人们听到声音,锯齿状的狮子吼音波就已经与低音炮的光束交碰。

  大概只有龙梅尔和VIP席上那些大人物能看到,高度浓缩聚集的低音炮光束冲过了狮子吼最外围的第一层音轨,可紧跟着就是第二层第三层……

  层叠浪般的扩散式音波就像永无止息,锯齿状的音波轨迹就像是一柄柄锯斧,每一层音波冲过,低音炮的光束就会明显的暗淡上一圈,并且就像是被捅破的气球,无数的流光随着那些被‘锯’开的漏洞处宣泄出来。

  整个过程只是电光火石一瞬间,低音炮的冲击波就已经被完全冲垮,庞大的能量消散在空中,无数残留的光点弥漫在场内,与此同时伴随着的,则是整个竞技馆防护罩的彻底崩溃!

  狂暴的力量瞬间席卷全场,余势不止,甚至冲上了站满观众的看台,四道弥漫着庞大气息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了看台的四周,约瑟夫、周牧……四位副裁判长的身前都横立起了巨大的魂力屏障,堪堪将整个竞技馆四周看台完全防护住,毕竟是传奇战士,能让传奇战士不得不去维护,也真的没谁了……

  可看台实在太宽了,即便是四大副裁判长也只能防御一面,恐怖的音波在无法冲破的魂力屏障前改变了冲击的方向,朝空中轰隆隆的冲去,竞技馆顶部虽然是空的露天圆顶,可还是有一些横支出来的建筑或是梁壁结构,受到音波的冲击,大片大片的被震得粉碎,掉落下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四位副裁判长的保护,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而在地面上,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竞技场也是彻底完蛋,不要说再重组防护罩的问题,连同安装在竞技馆地下的防护罩发射器,都已经被震得粉碎了,连同整个竞技台的地面都像是被刮起了一层,原本的坑凹不平被彻底犁了一遍,变得平整,只在表面上留下一层层扩散的锯齿状波纹,如同音波扩散时的轨迹。

  原地没动的墨问,恍然神一样,不可抵挡的站在那里,天京独树一帜的音波战技被迫,而且是以一种碾压的方式,很残暴,无差别攻击,也就是说墨问根本懒得证明轰对手,直接轰恐怕就轰碎了。

  而王重……王重呢?

  人们惊恐的发现,王重竟然消失了?!难道是遭遇了竞技馆上空那些被粉碎的建筑同样的下场,被震成得灰飞烟灭?

  乱糟糟露出地基的场地一阵哗啦的晃动,一只布满血迹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紧跟着地面微微一蠕,被破开,露出半截身子,双手撑着地面,王重花了足足两三秒才从被深埋的地坑里爬了出来。

  他浑身到处都是被那锯齿音波冲刷后留下的血痕血迹,幽暗的紫焰已经消失不见了,似乎被彻底的击溃,体表的魂力反应也接近于无!

  一道异常平静的视线投射了过来,带着深深的失望。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力量,你,不配和我交手!”墨问说道,声音中透着一种冷,他感觉到王重体内蕴含着强大的潜力,所以才解开封印,对于一个强者来说,最怕的就是失望。

  一个多月的期待,等待着进入英魂期的最强一战,能让自己奠定一个更好的基础,铸就最完美的英魂,结果酝酿了这么久,就给他看这个?

  现场死一般的宁静,包括一向最热闹的天讯,此时也都没有任何一个弹幕、任何一点杂音。

  数十万的现场观众,数以千万计的天讯观众,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装逼。

  不,这不是装逼。

  能把嘴强王者逼入如此绝境,异能、战技、符文乃至神奇的紫焰,这些曾经让无数人惊叹、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东西,在这里统统都没有卵用。

  天下无敌,舍我其谁!

  “呼……”卡洛琳已经失去了感慨的力气,她看到了三个墨问。

  第一个是之前和自己交手时的墨问,那时候只是感觉很强大,但并非不可战胜。

  第二个则是解开眼罩前,以五行体和王重对攻的墨问,这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那种难以逾越的压力和阴影。

  而现在则是第三个,一个让高傲如卡洛琳,都没有勇气去超越的墨问!

  此时所感受到的差距已经不止是努力和天赋所能够得上的了,那种遥远的距离甚至已经让人生出了神和凡人的区别。

  以他这样的状态,何止是简单的越阶?即便是在真正的英魂期、即便是现在联邦英魂期中最猛的那几位,都未必能降服他!甚至有可能会落败。

  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哪怕是在高手最多,环境也最恶劣、最能逼迫人极限的黑暗时代,这样的人也只属于是传说和臆想。

  不可思议的神化五行体,超越了墨家历代五行体在铸魂期所能达到的极限。

  这里的神化概念,可远远不仅只是量变的问题,是质变,而且不是单一的异变,而是金木水火土同时质变神化!

  五行体本就已经很难了,觉醒后能在铸魂期就达到完美的纯熟,即便是因为墨家有对五行体太多的研究,也仍旧是不可思议的事。而完全神化,那更是连想都不敢想,也没有听说过!墨家某些天魂期的前辈或许能做到,但坦白说,天魂期已经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到了那一步再做到这点,完全已经没有意义了,也没有哪个天魂期的高手吃饱撑的,还在研究基本的变异。

  所以它难,只存在于理论。

  这也就是墨家,这也就是墨问!

  出生就是超人的天赋,又诞生在墨家,这里恰恰有着最多的关于五行体力量的记载和修炼经验,再加上庞大的资源、最优秀的训练、无数超越层级的陪练,以及数之不尽的机会……

  这种种种种,聚合在一起,才能成就出一个墨问来。

  以前都听说墨问在机动部队给英魂期的战士上课,坦白说,大多数人除了觉得新奇之外,更多的还是看淡。

  感觉有点吹,或者说,他只是去讲述一些墨学,技巧方面的东西,毕竟这种理论玩意和战斗力无关,这不过是墨家栽培墨问的一种方式而已。

  可是现在再回头看看,想法就会改变了,传言不但没有夸张,甚至可以说简直是太谦虚了!

  至于王重,……卡洛琳能感觉出来墨问有很高的期待,可是王重只是一个草根,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奇迹,配上更多的期待。

  所有人都深深的震撼着,发不出声音,也忘记了出声,只是有些失神的看着下面竞技场上的两人,墨问的脸上依旧平静,看着受伤的王重,语气虽不客气,可眼睛里却仍旧还保留着期待,他可以一击就杀了对方,但结果呢?这次的封印解开等于什么都没做,要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解开封印的机会,等于说他失去了晋级英魂期前最宝贵的机会。

  王重是CHF中唯一能给他机会的人,墨问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需要一个人来帮自己去找到真正的答案,让他看看,铸魂期的神化五行体,极限究竟在哪里?!

  “啐!”

  一身的伤痕,王重扭头吐出一口混着血泡的唾沫,他的伤势或许比看到的更重,但他的眼神,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坚韧和斗志。

  嘴强王者还没有放弃,只是这份坚持却显得更加苍凉,嘴强王者自从爆发以来,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劣势?

  王重的身体也像是瞬间重新启动,魂力缓缓燃烧起来,滚滚的银色魂力裹住受创的伤口,流血立止、创口表面甚至在魂力的滋养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结痂。

  他的支持者们几乎忍不住要欢呼起来,嘴强王者的战斗力似乎并没有减弱啊。

  哗!哗!

  王重双手随之一伸,神化蓝焰和神化地狱火瞬间从他的掌心中腾起。

  观众们立刻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不同于之前初次融合两种异能时的生涩,这次的融合奇快无比,两股火焰几乎是在王重胸口接触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发生了质变,化为那紫色的火焰。

  而与此同时,巨大的魂力和紫焰气息也已经瞬间从王重身上弥漫开,凝势、聚物,化虚为实!

  散发着幽静光芒的紫焰瞬间在王重的手中凝结出了新的武器。

  那是一柄巨大的擎天战斧,但体积却比正常的擎天斧还要更大,那由紫焰所形成的斧刃熊熊燃烧着,一改之前紫焰的宁静幽暗,变得狂野而霸道,连同四周的空气都被那紫焰烧得扭曲、噼啪作响。

  再混合在王重那浑身都张扬无比的紫焰中,让此时的他看起来如同一尊魔王临世!

  失败是从放弃那一刻开始的,只要还活着,只要还在战斗,就一定有机会!

  轰!

  超绝霸道的气势猛然展开,王重凌空而起!

  诺拉白眼睛瞪的滚圆滚圆,不止是他,所有人明白,这恐怕就是王重的最后的招儿了,对于诺拉白来说这是一份荣耀,他的战技,或许只是五分之一,却也足够骄傲的,只是哪怕是鲁莽的诺拉白也知道,难!太难了!

  (二合一,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676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