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五十三章 流放

第五十三章 流放

  “哼……”军人的眼中透过一丝不屑和嘲弄:“开始吧!”

  嗡嗡嗡嗡~~~~~~~~~~~

  随着白大褂掌心按下,本就符文闪耀的传送阵光罩猛然高旋转起来。

  外界的景象和声音瞬间就被高扭转的光罩所隔绝,化为白茫茫的一片,在那飞扭转的光罩上,各种各样的符文在高的运动下化为了一道道流光,组成了一幅幅奇异的画面,有着各种玄奥和规则在其中蕴藏。

  王重竟在那瞬间感觉有所领悟,这些符文的显现和组合,竟然酝酿出极为神秘的一种域场在若隐若现中。这是一种规则的显化,十分深奥,蕴含至理,也只有对符文了解到一种极度深入的境界才有可能感受到,而这种深层次的规则显化,恐怕是连明维度传送机器的人都不曾知道的,准确的说,这些技术并非完全来自于联邦。

  这样的领悟来得太突然,也太震撼,可还没等他静下心来观看,一道可怕的扭光从天而降,光柱中传来巨大无比的拉扯力和牵引力,伴随着强烈的粉碎性力量,所有人在瞬间都感觉到那种全身都已经被撕裂般的痛苦,仿佛自己已经被那可怕的扭光给绞成了碎片。他们都痛苦的捂着头,女人恐惧的声音像杀猪般叫起来,可就连声音都被这扭曲的光芒绞碎,传到其他人耳朵中时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他们甚至还能看到彼此的身体都被拉长、绞碎,化成无数残渣、碎片,脸都已经碎掉,在一种奇异力量的包裹中,不停的分裂、又强行聚合,就像是化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方格子甚至是组合数据,聚散无形。

  然后嗡鸣声达到极致,所有人都看到彼此的身体‘碎片’被强行拉扯着、吸取着,将自己的血肉、身体、连同意识全都拽得光飞起,冲向一个茫茫不可知的未知空间之中!

  王重感觉自己的身体也碎掉了,甚至,这种感觉都只是透过心眼来直接观看到的,而并非来自于神经的感知。

  此时还在传送通道中,可以感知到有一根茫茫冲天而起的能量光柱,仿佛穿透过了无尽的空间,跨越虚空,指向某一神秘遥远之处。

  通道中开始时还能听到其他人那支离破碎的痛苦嚎叫声,可现在已经听不到了,只能看到无数的身体残渣碎片在通道中被输送,自己也是一样。

  估计其他人这时候早都已经晕厥,或者根本就无法形成意识,只是因为王重的灵魂意识无比强大,即便是在这恐怖的扭光中也并未受到影响,才能得知,此时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反倒是轻松了不少,没有了刚开始那种被绞碎的痛苦。毕竟是单靠灵魂体就能出窍神游第五维度的猛人,甚至灵魂之强大,还曾让木子和艾俄洛斯那样的强者都为之惊叹。

  时间飞逝,并没有耽误上太久,整个传送过程约莫四五分钟,前方已到目的地。

  当看到光柱出口的那一瞬间,传送就已经完成。

  那是一个孤零零的符文法阵,约莫六七米方圆,和传送台上的符文法阵一模一样,想来是和那边完全对接的,既可接收,也可以送。

  嗡嗡嗡嗡……

  只是完成了一个意识,身体便已从光柱通道中涌了出来。

  那种剧烈的、仿佛要被撕碎般的身体疼痛感知立刻恢复,将王重疼的全身冷汗直流。

  他咬牙硬撑着,身旁的其他几人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能看到他们的身体被无数碎片在极短的过程中被组合起来,然后一个个趴伏在地上,全身不停的颤抖,那个彪悍的女人、小萝莉连同先前出声那个男人都在哀嚎,出无力的呻吟声,痛苦的身体卷缩起来。另外一个壮汉则是咬着牙,斗大的汗珠从他头上滑落,身体虽然在颤抖,却愣是没有叫出一声。

  这可不是灵魂出窍那种舒服的传送方式,王重也是默默承受,身体中各种疼痛、酸麻、无力的感觉,让人几欲晕厥,如此足足过了十多分钟才缓和过来。

  身体的各种不适渐渐消散,在适应,王重从地上挣扎着坐起身。

  有过第五维度的降临经验,自认为算是对这边十分了解,可此时此刻的感受却和之前来到第五维度世界完全不同。

  曾经的灵魂降临,让王重感觉自己比现实中要更强大得多,灵魂身体的韧性比之肉身还要更坚韧,力量在第五维度是本质,可现在,感受到的却是急剧增加的重力。

  这里的重力起码是地球的七八倍左右,这几乎已经快接近平时训练时的重力极限了,除了重力爆表,这里的温度也相当高,感觉应该平均在五十摄氏度左右,普通人如果被扔到这里,只需要短短一两个小时肯定就要被高温蒸得脱水甚至死亡,新人类的适应能力虽然更强,但如果长时间呆在这样的环境也绝对难以承受。

  天空中有着亮度惊人的光芒,微微抬头,眯着眼睛能感受到一个类似太阳的星体,那太阳相当的大,强烈的光亮更是让人根本无法直视,但似乎距离这块大地很近,大地的高温显然源自于此。

  四周是一片滚烫的沙漠地带,视力在这里并不能及远,有无数热腾腾的气浪在地平线上升腾,扭曲着远方的景象,让人看不真切。

  这是什么地方?从之前那个彪悍女人说的话中,似乎是某个流放之地。

  王重意识到这试炼绝对是有问题的,连他都听说过赐福之地,这里跟赐福之地绝对没一毛钱关系。

  如果这次的事件是某方势力想要弄死自己,何必要这么麻烦?而且,联邦所谓的放逐、流放政策,一般都是剥夺其平民或者贵族身份,放逐到城外任气自生自灭,大多数的结果就是成为难民营中的一员。像现在这样花费诺大的代价,将‘犯罪’之人通过维度传送,给弄到这诡异的地方,如果说只是流放,实在难以让人理解。

  不过,身边这些人似乎知道的都比自己更多,或许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某些线索,王重并不着急,朝旁边看了过去,这是一个相当诡异的人员组合。

  有一个中年壮汉,脸上有着一条长长的刀疤,从他的额头直拉倒嘴角。恐怖的疤痕让人已经看不出他原本的长相,只给人相当凶悍的感觉。他宽厚的肌肉和躯体蕴含着极强的生命力,魂力反应层次很高,落到此地后,身体表面便有一层淡淡的银色魂力笼罩。

  这是一个英魂期战士,面色十分冷峻,也是几人中第一个完成身体恢复,完全清醒过来的人,实力不俗。

  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穿着十分妖娆的女人,看五官本该有相当的姿色,可似乎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好好照顾她那张‘脸’,灰扑扑的脸孔上,曾经浓妆艳抹的粉末反倒成了糟蹋她那张脸的原凶,被抹得东一条西一杠。一头长长的金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有些成束的粘在一起,油腻腻,十分难看。

  她身体表面同样有淡淡的银光闪耀,竟然也是英魂战士,不过魂力的力量反应级别比起刀疤脸似乎要弱上一些。

  不止是她,在两人旁边另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也是英魂期,身体表面都有淡淡的银光覆盖,更有意思的是,连同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竟然也是英魂级的强者,身体表面同样有银光素裹,散着淡淡的光辉,她的英魂级力量反应明显是四人中最弱的,但小小年纪能达到这一步,确实让人惊讶。

  也不算不正常。

  chF中那些所谓的天才都是铸魂期,那几乎都是因为在强行压抑自身境界,如果要一路高歌猛进,正常情况下,天才少年在十三四岁就已经能突破英魂了,比如雾里之类。

  而对于各大世家以及一些对培养英魂战士有相当经验的财阀来说,更是完全可以让孩子在觉醒魂海后的短短一两年时间内就做到,只需要稍微淬炼一下身体,提高一下适应力,然后一颗药丸就能解决的事儿。

  当然,这种属于根基相当浅薄的,几乎没有太多战斗力,是专门为一些贵族人士,想要延长寿命而设计。毕竟迈入英魂期后,身体构造会有一次大幅度的改变,寿命通常也都是普通人的一倍左右。很多贵族掌控着大量的财富,也根本不用战斗,小小年纪就会在父母的安排下服用药丸成就英魂,可以悠闲的享受漫长的生命,毕竟越早成就,延长的寿命也就越多,眼前这小萝莉显然就属于此类。

  此时几人也都已经醒转,大家似乎都对这个地方有一定的认知,并没有表现出太过诧异的表情,而是各自抓到地上的一个背包。

  王重也有一个,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十个透明的方瓶,瓶子中有不同的东西。

  这种玩意王重在金刚维度基站里见过,是联邦军方常备的高浓度压缩品,一半是食物,一半则是压缩清液,一瓶食物加一瓶压缩液体的量对普通人来说足够吃上一个月、补充一个月的所需水分了。即便是胃口更好的新人类,各自五瓶也足够撑上两三个月。

  女人第一个拿起压缩液的瓶子,却不是喝,小心翼翼的挤出一些在手上。

  固态的压缩液在这四周足足六十度的高温下迅融化,豌豆大的一点点,竟然化为足足一捧清水,然后被她直接往自己的脸上抹去。

  西装男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这里高温天,对水分的消耗可不能正常度量,这或许是你救命的水。”

  “靠这个吃饭,老娘的脸就是命!”女人凶狠的说道:“那帮兔崽子,送过来的这几天路上没给过我一口水,简直是畜生不如。”

  西装男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挤出米粒那么大一点,扔到嘴里,干燥的嘴唇顿时滋润了不少,让他从传送的剧烈消耗中缓过劲来。

  顶着头顶这恐怖的太阳,就算是英魂期的战士也会受不了。

  旁边小萝莉开始抽泣,小脸上写满了恐惧,这里的环境显然有点吓到她了,让她害怕。

  站在旁边的刀疤脸冷冷的说道:“哭得越多,死得越快。”

  冷冽的声音,透着一种让人心悸的气息,小女孩哭声立止。

  “嗨嗨,”女人无惧刀疤脸,彪悍十足,她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在旁边冲刀疤脸喊道:“大男人吓唬一个小姑娘有意思吗?”

  刀疤脸冷哼一声说话,而是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此时大家都缓过劲来,除了小女孩,其他几人看起来还算镇定,也没有急着离开,对这里的了解显然比自己这个完全一头雾水的家伙要多得多,王重没有急着问,而是静静等候。

  那边女人洗完脸,去尽脸上的粉末尘埃,五官看起来倒是相当清秀,她喝了一小口水,比她洗脸时要节省得多。可动作言行可就没那么淑女了,透着一股浓浓的女流氓气息,大咧咧的擦擦嘴。

  旁边西装男干咳一声,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第一个开口:“大体情况大家在来之前应该就都已经了解了,到了诅咒之地,再想出去可没那么容易。想要活下来,我们几个必须精诚合作,都先做个自我介绍,让大家相互了解一下如何?”

  诅咒之地?王重的眉头暗皱。

  和第五维度世界中祈福之地相对应的诅咒之地,曾经在天讯一些管制资料上见过零星的描述,虽然只是相当浅薄的描述,但已经让王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情况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更恶劣得多,十有八九是赵家鬼家看自己不顺眼,而且跟议会那边达成了某种协议,这其实并没有太出乎王重的意料。

  刀疤脸并没有回应宫益,面无表情,甚至都没有转头,他在眺望远方,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旁边女人倒是十分爽气:“老娘先来。”

  她捋了捋额头上那粘糊糊的头,刚才终究也还是没舍得用这救命的清水洗头:“曹红,经营幸福产业,叫我红姐小红都可以。有个胖子仗着他家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是鬼家的人,在我那里白玩不给钱,被老娘亲手切了,没想到他还真跟鬼家有关系,结果就把老娘弄到这里来……”

  (昨天头痛犯了,抱歉。)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7832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