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七十九章 震感

第七十九章 震感

  只有一天的离开时间,他去了阿萨辛在天京新买的住宅,也去了自己父母的老宅,可看到的都只是联邦冰冷的封条,阿萨辛的人仿佛一夜之间就从这个城市里蒸发掉了。

  他没有找天京学院的人,海曼他们帮不上忙,只会带来灾难,只有钱多多。

  胖子最近似乎混得不错,肥头大耳红光满面,作为天京学院战队的投资人之一,和阿萨辛又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他并没有被牵连,十大家族说凶狠也凶狠,但并不会无限扩大,不给所有人留活路,就等于不给自己活路。。

  面对马东,胖子也只能叹气,虽然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告诉了马东一些情报。

  王重现在是生死不明,联邦虽然对外的说法是送他去了更好的历练之地,可马东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至于自己的家族,图魔已经死了,是公开处决的。阿萨辛树倒猢狲散,早已不复存在,联邦抓了很多人,但也有一部分逃脱,成为现在榜上的通缉犯,比如艾蜜莉尔,而马东的父母也受到牵连,据说早在十几天前,图魔刚被处决的时候,马东的父母作为阿萨辛最直系的核心成员,当时就上了第一批被剥夺公民权后放逐的名单中。

  简单说,阿萨辛完了,没人愿意和他们沾上边,在地球上,谁也无法逆转。

  钱多多算是很够意思了,他准备了一些食物,但是马东并没有要,因为于事无补,至于钱,……被没收了天讯,没了公民资格,联邦信用点已经毫无价值,疯狂的骂了一通胖子,最后还把钱多多摁倒,狠狠打了一顿。

  马东是疯笑着离开的。

  地上的钱多多没有反抗,因为他懂,他够朋友,马东也够朋友,这是让他和阿萨辛划清界限。

  马东在城里漫无目的的走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显得疯疯癫癫,直到晚上的时候,才被负责执行判决的卫兵将他粗暴的扔到了城外。

  剥夺公民权,放逐者,被套上了这两个头衔,生命之墙那安全的保护、城市中的温暖就再也与他无关,曾经的阿萨辛少主,风光的天京战队领队已经不存在了。

  他就这么在城外疯疯癫癫的走着,累了就倒下睡觉,饿就忍着,直到有一天忍不住了,就在垃圾堆里翻找吃的,边吐边吃边笑……

  可是,不是每一个建立在垃圾堆旁的难民营都那么好招惹,他被痛殴过几次,直到七八天前来到这个只有几十个变异人聚集的垃圾营旁,饿晕头的他抢了一个变异人挖到的蟑螂,顺便还把那个不服的变异人狠狠揍了一顿,于是他就在这里扎了根,至少,这里没有能打得过他的人。

  垃圾堆旁逐渐安静下来,有找到收获的变异人,也有没找到的。

  找到的那些满足的离开了,至于没找到的,特别是之前挨了揍的,都是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裹在毯子里、卷缩在地上的背影。但他们也只敢瞪上两眼,最后失望的离开。

  垃圾堆又恢复了平静,只能听到夜晚轻轻的风声在吹响。

  距垃圾堆数里地外有一辆越野车,车顶上架着一个大倍率的望远镜,几个男人坐在车里百无聊赖的样子,其中一个刚刚从望远镜上下来。他揉着酸疼的眼睛:“换班换班,天天盯着这狗一样的玩意,又不是脱光的舞女,真他妈是受罪!”

  “情况怎么样?”有人问。

  “嘿,还不就那样,打了一架,抢了个罐头。”那人鄙夷道:“什么天京的新贵,也就是条睡在垃圾堆旁,和乞丐们抢食的疯狗罢了。诶,你说上面是不是闲得慌?这样一个垃圾,监视他做什么啊?”

  砰。

  一只脚丫子踹到他屁股上,虽然不算很重,可也将他踹得跌了个狗吃屎。

  “上面的决定也是你能评价的?”一个脸色凶悍的独眼龙冷冰冰的说道:“做好你该做的事儿,再他妈废话,老子废了你。”

  那人跌得不轻,可爬起来时却不敢发火,满脸堆笑,伸手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昆哥教训得是,你看我这臭嘴,惯的破毛病,我抽!”

  车里其他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独眼龙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昆哥,你说连他们阿萨辛的族长都已经被砍了,咱们还监视这废物干嘛啊?”趁着独眼龙心情不错,另一人也是好奇:“您老见多识广,反正这里闲着也是闲着,给咱们分析分析,让咱们涨涨智慧呗。”

  “就他妈你们这帮犊子还智慧?”独眼龙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终究还是说道:“教你们个乖,阿萨辛虽然已经倒了,可还有不少余孽没有抓到,这样一个有能力建维度基站的家族,你敢让他们的余孽逃出去死灰复燃?”

  “斩草要除根,他们肯定还有一些秘密的藏身之所,上面的意思,这小子也算阿萨辛的核心之一,没准儿会自动找过去,那就是给咱们带路了,否则你们以为会这么轻松把他放出来?”

  “而且,知道为什么放他出来那天,让他一直在城里呆到晚上才驱逐出城的吗?就是想看看他会不会去城里某些阿萨辛的秘密聚所,谁知道这小子疯了……”独眼龙呸了一口:“没用的玩意儿,浪费了老子立功的机会。”

  其他人恍然大悟般点头:“还是昆哥见多识广,这种弯弯绕绕的主意,打破我脑袋都想不明白。啧啧啧,上面那些人也真是人精啊!”

  “对了,那小子不是找了个胖子吗?”

  “这鬼东西,那是障眼法,胖子已经调查过了,没啥关系,也是分不清局面的白痴。”

  “昆哥,车里的补给不够了。”有人提醒。

  独眼龙看了看后备箱,又窜起身来瞄了瞄望远镜中的情况。

  镜头中,马东正裹着毯子睡得死沉。

  “趁这小子睡觉,回去补给一趟吧。”独眼龙突然笑了起来,他挥了挥手:“看样子得在这里守上一段时间了,他妈的,也不知道这小子是真疯还是假疯,有得耗!”

  轰隆隆……

  越野车的发动声,即便是在宁静的夜晚中也不会传递得很远,辐射因子对各种物质的干扰几乎是万能的,光线和声音。

  可是,声音却还有另一种传递的方式。

  那是来自地底的震动感,无比的轻微,但在这种距离下,微乎其微。

  可,马东一直昏睡着的眼睛却是此时猛然睁开了。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001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