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迷路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迷路了

  炼金术的用途十分广泛,在各种领域都能用到,说简单点,整个圣城的运转几乎都和炼金脱不了关系,小到一个盛放药剂的瓶子,达到圣地的防御体系,即便是圣地,人类本质的运营机制依然没有过时。

  王重觉得这玩意挺有意思,自己未来在圣地的修行是肯定绕不开炼金的,要么是花费大量的钱财直接购买,要么就是自己也懂炼金了,本是想琢磨琢磨,可魂海里的辛巴对这个已经是完全跪伏状态。

  “这都是什么破炼金元素表啊?就七千多个元素单位?!”辛巴当时的口气大得吓人,表情兴奋得不行,一脸已经完全做好了装逼准备的表情:“简直就是一堆没见过世面的傻帽!不是我吹牛逼,伟大的辛巴足以在这个破圣地当个炼金科目的圣导师!王重你放我出来,伟大辛巴的光芒绝对足以照耀着你!”

  要是不说这话还好,说了这话王重可真不敢放他出来了,圣地并非不能接受异族,比辛巴看起来更古怪的存在都有很多,但问题是经过圣地的检测,辛巴大概就不是辛巴。也不完全是怀疑辛巴吹牛逼的本领,就算它说的是真的,王重敢保证,第二天就能被圣地的圣导师把自己和辛巴一起抓去切片儿了,在这样一个被绝对力量统治的世界里,和平只能是表象,王重丝毫都不怀疑如果有必要的话,这里瞬间能变得比联邦更加黑暗。

  这种事儿还是低调点好,今天过来这边逛也是打算买套炼金设备,只可惜接连在这边看了好几家炼金铺子,最基本的一套炼金设备的要价都高得吓人,竟然要上千圣币,实在买不起,也只能望而兴叹,听说在圣地里有可供租用的炼金设备,比如炼金工会之类的地方,王重决定等正式加入霸族之后再去转悠转悠,让辛巴给自己露一手,万一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呢?就算不拿出来赚钱,以后自己修炼还有许多需要用到炼金术的地方呢。

  一路逛下来,天快黑的时候已经到了最尾端区域的边缘,街道已经消失,周围是一片美丽的花园,有着一条碎石小路通往远方,再走过去就是禁止进入的大导师区了。

  这样的花园隔离带王重也见过好几次了,昨天往另一个方向闲逛的时候,走到尽头处也是这样的布置,昭示着圣徒与大导师之间截然不同的身份地位,泾渭分明。

  这边的行人就相当稀少了,虽是通往大导师区域的路,可大导师们往往都是坐着坐骑高来高去,不会直接走这些小路,学徒们更没谁会没事儿跑这边来瞎逛。

  远远的能看到那边的封禁地带,有蓝色的符文能量罩隔绝了大导师区和圣徒区,那符文能量罩闪烁着淡蓝色的荧光,平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但偶尔起风时吹拂到上面,整个能量罩就会产生一定的反应,显现出一些符文符号在其中流转。

  但凡是和符文有关的东西都是王重的最爱,对这神奇的防护罩,王重是相当感兴趣,除了能看到、能识别你的天讯身份之外,你根本摸不到它的存在,可却能阻隔一切,而且还让你感觉不到能量的流转,诺大的覆盖了整个学徒区域的能量罩,竟然就像没有消耗似的。坦白说,这样的符文技术对地球人来说有点太过惊世骇俗了,前两天晚上他还特地到学徒区边缘去研究过那里的能量罩,对比现在的大导师区域能量罩,似乎并不完全相同,理应更加强大才对,王重十分好奇。

  他朝那边走近过去,想要一睹大导师区域能量罩的风采,可眼看着距离那能量罩边缘还有数百米距离,冷不丁儿的,像是身体触碰到了什么东西,感觉在本该是空无一物的空间,接触到了一层淡淡的能量波纹,就像是结界,穿透过去踏入那结界,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片小小的湖泊。

  这里竟然有一个隐形的空间?

  王重吃惊,他往后退了一步,眼前的景色变回之前花园草坪的模样,再往前踏一步,景色一变,湖泊又出现在眼里。

  再退,再消失,再前进,再出现。

  这显然是一个被类似幻境手段屏蔽的空间,但却不同于普通的障眼法,即便是王重动用号称能看破一切虚妄的心眼,竟然都丝毫无法在外围看出这片空间的异常,要知道,哪怕再突破英魂之前,自己的心眼只要催动起来,也可以看破魅魔的幻境,可现在在明知此处布置的情况下,竟然仍旧看不破这区区障眼法。

  王重啧啧称奇,不愧是圣地,随处一个小小的布置都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果然是学无止境啊。

  他干脆踏进这片空间,只见前面的湖泊水声荡漾,四周有清风微拂,甚至带着一点暖暖的暖意,温度适宜。

  湖边有些大石,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糟老头正坐在石头上优哉游哉的钓鱼,王重走进来的瞬间他就已经察觉到了,看穿着打扮应该还只是个学生,可竟然能踏足这片空间。

  老头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但很快就收敛了回去,这世上怪人怪事儿太多,早就见惯不怪了,反正这又不是私人领地,谁进来关自己屁事儿。

  “喂!”他饶有兴趣的冲王重招了招手:“小伙子,迷路了吗?”

  “前辈好,不好意思,没打扰您吧。”王重笑着说道,看地方并没有介意也就走了过去,“我好想转迷了。”

  老头儿顺手抓起身边的鱼竿递过去:“会钓鱼吗,我这里有几种鱼竿,要不要试试?”

  “这个,真不会。”

  “靠,”老头儿眼睛一瞪:“年轻人就是没情调。”

  王重也是好笑,还有这么有趣的老头,好想真生气了的样子:“钓鱼不会,但是我会烤鱼。”

  “切,烤鱼谁不会!”老头眯着眼睛,不怎么感兴趣。

  “我的手艺还不错,而且有好酒,酒绝对好!”王重可不敢吹逼,毕竟圣地可是有维度美食家这个职业,可木子的酒绝对好东西。

  “听起来不错,但是别光说不练啊。”老头不信,把一个鱼篓扔了过来:“给老头子露一手?做好了就当我请你,但要是做不好,你可得赔我鱼!”

  “您老自己当评委啊?”

  “说的什么话,年纪轻轻这么小心眼,你要真能做好吃,老头子我还能坑你?”

  “哈,”王重哈哈大笑:“那就献丑了!”

  看的出来老头也有点寂寞,有人陪着说话也挺开心的。

  扔过来的鱼篓里有三尾鱼,长得十分奇怪,嘴里有牙,鱼嗜上还长着两只光滑的小爪子,个头虽小,力气却贼大,而且滑不留手,王重伸手进去搂,一不小心差点被它蹦回湖泊里去。

  “没见过吧?海纳米,好歹是三阶维度兽,小心给溜了。”老头在旁边笑着说道:“可别看这里只是一个小湖,连着圣地下面的地下河呢,宽阔得很,要钓这小东西可不容易,老头子媚眼儿抛尽,三叉裤都差点脱了,勾引一天才来这三条,这要拿到市场上,少说也是上千圣币一尾!”

  王重的脸瞬间就黑了:“您老讹我呢?烧烤摊上一千联邦币的海纳米,您老给我说上千圣币一尾?”

  “哈哈,还知道价格。”老头哈哈大笑:“那种烧烤摊是仿生的,能和我这的真货比吗?。”

  “你一会不会故意说不好吃让我赔钱吧?”

  “说的什么话,你看我像那种讹人的人吗?”老头儿义正言辞,一脸正气:“污蔑老人家可是不道德的,做人要厚道!”

  “不过,没事,我的酒肯定比鱼好。”王重笑着说。

  几句自信过头的话让老头一脸期待,比起聊天显然对所谓的原味烤鱼更感兴趣,不停的催促。

  但真等王重上手,等那鱼香飘散,老头就有种干瞪眼儿的感觉。

  怎么说呢,烤鱼的香味只能说还算过得去,而且整个过程和手法都相当的粗犷,甚至可以说有点不讲究,老头自己虽然不太懂得如何去做,但那条舌头和那个鼻子却是早就成精了的,直到鱼烤熟了递过来,只是尝了一小块,老头儿就感觉哭笑不得。

  好好三条海纳米,鲜是够鲜了,外焦里嫩,烤的手艺也还将就,可味道呢?这嚼嘴里能淡出鸟来,忙活一整天的收获,这是被糟蹋了啊,居然相信一个毛头小子说什么本味烤鱼。

  赔钱什么的只是开个玩笑,再说看这小子那穷酸样,真让他赔他也赔不起。

  老头瞬间又嫌弃又心疼又郁闷的样子,王重笑呵呵的从身后小背包中摸出一个小酒瓶递过去:“前辈,我这烤鱼要就着这酒,才有味道。”

  老头将信将疑,接过那酒瓶,拔开塞子嗅了嗅,眼睛一亮,抬头就是一大口。

  嘴里残留着那原本淡淡的、平平无奇的鱼鲜,可此时一股辛辣的滋味顺着他的喉咙灌了下去,这股辛辣竟有着极强的兼容性,混合了喉咙里本无味的鱼鲜清香,竟将酒的辛辣和鱼的鲜味揉合在一起,瞬间在口腔中呈现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受来,既抹去了些许辛辣中的呛喉,却又保留了烈酒的刺激和痛快,结合那清淡的鱼香,简简单单两种滋味交杂,混若天成,简直不要太爽。

  (伙伴们,假期即将结束,求一张双倍月票支持,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297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