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轮回之梦(二合一)

第一百六十二章 轮回之梦(二合一)

  美食家的东西都是相辅相成的,有毒的肯定同时也是大补,前提是你能扛得住其中的毒素成分,那对修行倒是特别有帮助,对于自己的未来修行计划,至于境界经验和灵魂方面,他并不担心,相反他走在很多人的前面,只是如果锤炼肉体却很难,美食家的东西其实是炼体的好方法,蓝黛儿的测试菜虽然难吃,可是材料都是非常昂贵的。

  事情的本质上,只要扛得住,是双赢的效果。

  推开门的蓝黛儿穿着的是一条浅蓝色的睡裙,长长的金被她很随意的用一根皮筋扎在脑后、高高束起,露出那洁白如藕的脖颈来,往下是深不可测的致命沟壑,但显然导师大人并不在意这个,修行一路,看穿皮囊是必经之路,这也是什么霸族有相当一部分人完全改变了形象一样。

  “竟然敢放我鸽子。”蓝黛儿的手直接就冲王重的耳朵揪了过来,一脸的不爽:“说好的事儿,居然让我从中午十二点等你等到下午两点,足足两个小时,听说你当了一个小旅团的副团长,想造反吗!”

  “没有的事儿,”王重义正言辞:“我是为导师大人准备一份礼物才迟到的。”

  王重又不是傻叉,和马东混了那么久,怎么都学了几招散手,而且感觉在圣地还是很好用的。

  “礼物什么就算了。”蓝黛儿给他那一脸正气的表情给逗乐了,这小子很少有拍马屁的时候,但偶尔一脸正经的拍马屁那种样子,就算是蓝黛儿再有什么不爽的时候,看到这模样也准能笑出声来:“赶紧的赶紧的,桌子上的菜全都凉了,再多放一会儿都得变味了,我还等着你的肚子给我反馈呢。”

  “每次一到这边就有已经做好的一大桌子美味佳肴,”王重的心情又变好了起来,居然随口和蓝黛儿开起了玩笑:“真是让人有种操劳一天后回了家的感觉。”

  “啧啧,胆子不小了,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敢调戏我的,上一个坟头都长草了。”蓝黛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王重露出个夸张的表情,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我不信,导师是个好人。”

  好人?蓝黛儿哭笑不得,在圣地,好人都死光了吧,活着的都是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朝着一条不归路前进,不过这个意外的试菜工确实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一些圣徒要么是怯懦的,要么就是想从她这里捞点什么的,当然偶尔有不开眼自以为是的,下场不会太好,这个王重很特别,有点坦然,甚至已经明白了试菜的好处,很有分寸,很有心胸,有点男人样。

  大多数人长期接触毒药之类的东西,即便有解药、即便身体能消化能分解,可终归是会残留一些隐患,最后厚积薄般爆出来,因此很少有人能在这一行干的长久,除非是天生就对毒素有着强的抗性,那反倒是能在长期和毒药的接触中,将身体的抗毒功能进一步的激出来。

  王重绝对就属于是这一类型,现在试菜的工作对他来说几乎已经不会再有太过激的不良反应,大多数不良反应都是当场的,而且很快就能恢复过来。摆脱了毒素的威胁,剩下的就全都是纯粹的补益了。甚至感觉越毒的东西其实越是大补,身体中的魂力在化解那些毒素的同时会更加高高效的运转,而各种珍贵食材中原本就蕴含的大量能量则是在不停的补充着他的魂力,就像是一个自己提供能量再自行运转的永动机,让身体永远不知疲惫的高修炼着、积蓄着。

  两人现在对相互工作状态都已经比较适应,交流起来比较轻松,自然也就有了一些见缝插针的自由时间,这种时候往往是王重询问一些关于人体结构的好时机,又或是聊一点放松的话题。可今天他似乎并没有什么新问题,转而十分大胆的批判起蓝黛儿的餐厅。

  “我觉得包厢的装修风格可以变一变了,太老套。”

  “我觉得装菜的盘子可以改一改了,那么大个盘子就装那么猫屎大点东西……”

  “喂喂喂,”蓝黛儿对这节奏相当不适应,瞪着眼睛叫停:“今儿这是怎么了?试个菜唧唧歪歪,不就是去我的餐厅消费了一次,还给你打了折,用不着苦大仇深的像个怨妇一样怼我吧。”

  “谁叫你们餐厅这么黑呢。”王重笑嘻嘻的说道:“不过说真的,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餐厅的酒水可以换一换了。”

  “越说越没谱,我又不是酿酒的,圣城能买到的酒,我那餐厅可都有,你自己舍不得点贵的……”

  王重一拍巴掌,总算给引到了正题,试菜的勺子都直接放到一边了:“导师大人,试试我的礼物,绝对给你飞一样的感觉!”

  话音未落,只见王重手里已经多出了一个普通的酒瓶子,只是当王重拔开瓶盖,一股浓烈的酒香瞬间就透过空气散布开来。

  作为一个美食家,酒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虽然蓝黛儿自己不擅长这方面,但绝对是懂行的,光是酒香就引起了她的强烈注意。

  不需要王重解释什么,蓝黛儿一把抢过酒瓶,轻轻抿了一口,可就是这小小的一口,瞬间就让蓝黛儿沉醉了。

  酒香和入口的口感并不算是最顶级那种,比这更醇厚的酒多的是,可却都没有这口酒的那种韵味,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唇齿之间回味着,这种感觉……

  她看到了一个英俊的男子正向她走来,手里捧着鲜红的玫瑰,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能嫁给我吗?”

  索罗!

  蓝黛儿瞬间就迷失了。

  索罗是她的未婚夫,向她求婚那天她答应了,那是蓝黛儿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可也正是这天,索罗接到了旅团外出的任务,最后回来的时候却连尸体都没了。

  情感对于修行者无疑是奢侈的,残酷的,然后一切幸福感都消失,美食成了她唯一的追求,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填满内心的渴望,越是想创造好的东西,剩下的却只有空虚和……无边无际的孤独。

  很多时候,蓝黛儿并不知道,这么一直下去是为了什么,过去的都回不来了,又有几个修行者知道自己的未来?

  至圣导师,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至圣导师。

  蓝黛儿知道自己不是,她只是想用修行来抹平思念的痛苦,可是时间带来的只有麻木,她不想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美食可以提醒她还活着,但这样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蓝黛儿一口接一口的喝着,不知什么时候晶莹的泪水已经挂满了脸庞,左肩的肩带花落,春光半露,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视觉冲击,性感、真实、成熟……又让人怜惜。

  酒空了,蓝黛儿的眼神也恢复了过来,自始至终她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但是她不愿意放开这真实的感觉,虽然无比的性感美丽,但王重的眼神中只有欣赏,这个年纪冲动是有的,可是从小王重就和一般人不同,冲动和理智混杂在一起,是一种很特别的滋味,最重要的是他能看到。

  在蓝黛儿的泪水充满了孤独和绝望。

  蓝黛儿根本没在意被占便宜这点事情,“这酒叫什么?”

  “轮回。”

  “酒好,名字也好,你回去吧,今天我想一个人静静。”蓝黛儿嘴角带出一丝笑容。

  王重起身,他一个学徒,显然没必要在导师面前班门弄斧,可是刚起身一把被蓝黛儿拉近,香风起来,胸口接触一大片柔软,一个柔软湿润的红唇贴了上来,王重的脑袋也是一嗡。

  “小家伙,这是给你的奖励!”

  那性感的声音直透灵魂,直到离开好一会儿,王重都还晕乎乎的,那所谓的冷静和镇定,在那一刻都有些崩溃。

  孤独……同样也是王重的本质,而在看到蓝黛儿流泪的那一刻,似乎有一颗种子在芽。

  天京新城开区,给天京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座新城的开区,曾经的天京城,正在翻天覆地的生着变化,土生土长的天京人都快要不认识他们曾经熟悉的家园了,一座座高楼建设起来,这些大楼是由一个又一个零件一样的建筑框架组成,建筑的过程就像搭积木一样,不仅工期快,还有着远胜传统建筑的坚固属性。

  新区的建设,对天京人最大的冲击,就是工作变多,每一个人都有用起来,具体下来,就是大家的日子变得好过了。

  谁都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谁,为什么新区会在天京?

  天京的街头巷尾,已经没有人敢议论这一切,荣耀,变成了禁忌的话题。不满的人,早已经让监狱里面人满为患。听说再有人因此被抓,就不是监禁了,而是放逐,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和死刑又有什么区别?

  天讯中,随着十大家族的管控,联邦不轻不重的一些配合,chF大赛的热度也很快的消散下去,一些新的热点霸占了天讯各种搜索的排行榜。

  王重仿佛被人遗忘了,偶尔有人提到,或者布chF大赛的视频,也通常都是应者聊聊无几。

  反倒是对阿萨辛家族的报道,一直不断,阿萨辛一族的秘辛被扭曲夸张的报道出来。

  灭门残案,与恶霸奸商为伍,欺压平民,惨无人道的手段……仿佛全世界,就只有阿萨辛一族在作恶多端,全天下的坏人,都和阿萨辛相关。

  艾蜜莉尔轻轻的拔动着天讯的新闻画面,双眸淡然,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所有的新闻中,总会有一个人成为报道的焦点。

  赵重新,赵家大长老,联邦议会议员,同时,也是剿杀阿萨辛一族的负责人,在图魔·阿萨辛束手就缚之后,又是他亲自上阵担当刽子手,执行了图魔·阿萨辛的死刑。

  “阿萨辛家族的覆灭,是他们纠由自取,有句古老的谚语,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类毒瘤,吸收着联邦的养份,却做着和恶魔无异的事情……”

  新闻视频中,赵重新义正辞严,看上去道貌岸然,然而,其实这才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恶魔。

  他也是艾蜜莉尔的下一个目标。

  “主人。”

  幽影一般的身影,跪在艾蜜莉尔的身后。

  死刑宣告青鸦。

  阿萨辛家族,曾经图魔之下的最强刺客,在图魔死后,死刑宣告便是阿萨辛家族唯一的顶级刺客。

  但此时,她跪在艾蜜莉尔的身后,低垂着头,毕恭毕敬。

  艾蜜莉尔微微一笑,缓缓地转过身,淡淡的扫了眼死刑宣告空荡荡的左手,“伤好了?”

  死刑宣告的头垂得更低了,“是的,主人。”

  一个月前,死刑宣告的左手还是他的惯用手,直到她拒绝了艾蜜莉尔的召唤,刺客的忠诚,从来不谈论血脉,黑暗,唯有实力为尊。

  于是,艾蜜莉尔来了,然后,她需要换一只手做惯用手了。

  她没有一丝的恨意,因为失去左手的那一天,她看到了未来,在艾蜜莉尔的身上,她看到了阿萨辛家族在黑暗之中那广阔的未来,对于她这种将一切献给了黑暗道路的人而言,这才是毕生之追求,为了这个,她可以献出一切,生命从来不是一个刺客在意的。

  刺客是一种信仰。

  “主人,时间到了。”

  “那么,走吧。”

  艾蜜莉尔站了起来,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青鸦,她的英魂力量很特别,很强大,但也有致命缺陷,而青鸦则是她的有力补充。

  青鸦娇小可爱的身体,随着她站起来的动作,既像是幻像,又像是极的生长,她飞快的长高,雪白的肌肤被拉伸撑大,淡棕的色素飞快的覆盖了原本的肤色,头也在变着颜色,深褐的颜色飞快的取代了她原本的色。

  嘶啦,外衣撑破开来,散落在地上,里面的内衣,是弹性的面料,一片傲人的饱满。

  (二合一,求一张月票,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624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