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针见血(二合一)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针见血(二合一)

  这和其他新人那种连跟团都没资格的,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也让最近因为跑团跑任务而一直沉寂的所罗门,突然就以一种君临天下般的气势席卷了整个圣城新人圈、乃至整个维度旅社,相比起卡洛琳那种纯粹的话题性,这样的成就显然更具冲击力,让所罗门现在已经坐稳了圣城第一新人的交椅。

  除此之外,唯一在新人中长盛不衰的话题就是半年学徒战了,现在已经只剩下两三个月,不断可以挑战一些享有特权的学徒,也可以做圣徒晋级测试,可以说,新手保护期结束,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一旦被人击败,其学徒等级和福利就将被人取而代之,大多数人肯定都是在盯着王重这块肥肉的,但显然僧多肉少,其他二等乃至一等学徒显然也都会成为目标,目前已经上榜的大多数一等学徒和二等学徒都是在积极的准备中,也有许多人在商讨着到底是格莱更容易对付还是奈皮尔更容易对付,或者,圣城土著里的那个怀德·亚历山大,甚至是跟随导师外出后就一直没有在圣城露面的斯嘉丽,都会成为无数人瞄准的目标。

  可唯独只有卡洛琳和所罗门,新人们在谈论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基本都是一种仰望或敬畏的状态,可以想象,到时候激烈无比的排位赛中,几乎是不可能有人敢去挑战这两位的了。

  王重对此倒是一无所觉,细胞宇宙学的第一步修行已经把他彻底难倒了。

  什么事儿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其实就第一步冥想的理论,王重已经是理解得相当透彻,对微观世界也通过微镜有了第一个初步的印象,只需要将魂力完全铺开,达到一个极致时,便可以通过意识去感受这微观的世界了。

  可问题是,极致不是说说而已的两个字。

  王重一直都对自己的魂海有着相当的信心,在命运石的锤炼下仿佛无穷无尽,可仍旧还是填不满这近乎无底洞般的消耗,魂力铺得越散越细致,就意味着对魂力的要求越高,不止是需要量大,还需要品质、对魂力的掌控等等各方面的结合。

  一个星期的修行下来,能感觉到魂力的极限峰值在这种不停的极限压制下更加稳定,对魂力的操控也达到一种更加细致的程度,能从魂力中感受到更多细微的变化。

  可对整个第一阶段的目标来说,仍旧还是感觉力不从心,而且王重能清晰的感受到距离成功之间的那种差距并不止是一星半点,号称霸族第一神坑的神书,起手的难度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王重第一次产生了怀疑,当然并不是怀疑自己曾经坚信的东西,也不是在怀疑细胞宇宙学的可操作性,而是怀疑自己,会不会是自己的方法错了呢?或者,自己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这样的想法在王重的脑海中越发的强烈起来,有的人遇到困难或许可以勇敢的直面,迎头而上,这样的人固然很令人敬佩,但他们成功的几率却未必有多高。可还有另一种人,遇到困难时既不会放弃也不会选择在一根筋上吊死,寻找自己的错误,寻找更正确的路,那才是真正勇敢的智者。

  足足一个星期的深度冥想对精神的消耗简直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就算是王重都要大喊吃不消。这和平时的辛苦修行不一样,身体没有动,却比任何修行都要更疲惫得多。

  从打坐的姿势站起来时,脑子居然会有差点快要晕厥的感觉,吓了一跳的王同学赶紧平复魂海,同时揉了半天额头才感觉好了一些,他决定给自己放一天大假,去湖边找老张钓钓鱼,弄点海纳米补补身子,然后再回家好好睡上一觉什么的。

  可刚准备出门,天讯那边就传来消息,随手点开,女人的声音简直能把耳朵给直接震聋掉:“你这小子到底死哪去了?赶紧给我滚过来!”

  是蓝黛儿导师,声音听起来相当的不爽,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

  王重翻看了一下之前的记录,居然有四五个未查阅的消息都是蓝黛儿发过来的,时间在最近三四天内不等。

  瞬间就能理解,如果手下员工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突然消失了一整个星期,随便换了哪个老板都肯定会火冒三丈的,以王重对蓝黛儿的脾气了解来说,只吼这么两声已经算是相当客气了。

  王重有点哭笑不得,看来自己这几天的修行实在是有点太过魔怔、太入神了,愣是没抽空看一下天讯,否则回个信息请个假应该也没这些事儿了。

  得,也别想着钓鱼了,王重赶紧给那边回了个消息,洗个澡,换下那一身汗臭的衣衫,风风火火的赶了过去。

  导师区这边,王重也算是来过很多次了,相比起圣徒区,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安静,私密性极高,景色也是圣徒区不能比的。

  导师应该是圣城中最特殊的一个群体,既不算是统治阶层,也不算是被统治阶层,刚好处于这两者之间,他们并没有突破天魂,但实力往往都是相当强悍,圣城旅社圈子中最有名的几位吞噬者,其中就有五六个都是现任的导师,这批人才是圣城真正的中坚力量,也是圣城的未来,能晋级导师的几乎都是有一定把握突破天魂的天才,说一千道一万,自身实力和专长是硬货。

  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追求和目标,而且每个人都在朝着这个目标拼命的前进,不会浪费每一分每一秒,也懂得如何最大化的利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对比起圣徒区某些自甘堕落或是失去斗志、不求上进者,幼稚和成熟的对比,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王重其实很喜欢导师区的这种感觉,会让人充满斗志,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坦白说,争夺什么一等学徒二等学徒的,就图每个月那一两百圣币的收入,对王重简直是半点吸引力都没有,但如果是有机会晋级导师,王重觉得自己可能会更有兴趣一点。

  每次看到蓝黛儿,带给王重的感觉都会不一样,这是一个很有内容的女人,尽管看起来很年轻,但却和青涩的斯嘉丽、萝拉她们完全不同,生活和经历的历练造就了她睿智的风韵,岁月犹如流水,荡洗去的是张扬的光芒和起落的尘埃,留下洞察世情后那种不动声色的冰雪聪明。即便只是很随意的打扮,可举手投足中总是在不经意间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才独有的性感和芬芳一种由内到外而散发的芬芳。

  她脸上的表情似笑又非笑,能让王重感受到她的不满,但却又并不表露出发火的一面:“居然无视我的召唤,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你是想要飞啊?”

  “没有的事儿。”面对这样的蓝黛儿,王重也是无奈,要敷衍她的话肯定是被一眼看穿:“忙着修炼啊,一下子入了神,真没留意天讯。”

  “哦,”蓝黛儿白了他一眼:“我看你也没什么进步嘛,倒是这一脸苍白,就跟营养不良似的,闭的哪门子关?进来。”

  客厅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对这些味道已经相当熟悉的王重,光靠鼻子就能嗅出又是一餐虫宴,圣城的美食家们似乎对虫子有着格外的偏好,浓缩的才是精华,这话已经不是王重第一次听蓝黛儿说起了。

  进了客厅往沙发上一坐,蓝黛儿倒是没急于开工,反倒说道:“工作先放一边,就你这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几天没睡觉了?小心一会儿试出问题,你到底在修炼什么?”

  “细胞宇宙学。”王重倒是没有隐瞒,这事儿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圣徒中知道的人就有很多。

  原以为蓝黛儿会嘲讽一下,可没想到那边只是皱了皱眉头。

  满桌子的佳肴都已经冷掉了,蓝黛儿却没有去看上一眼,能从王重的言语中感受到他修炼中的困境,蓝黛儿收起了之前随意的表情,细细询问着王重修行的大致方向,看得出来她是真心想要帮忙。

  王重说的时候,蓝黛儿大多数时候都是保持着沉默,有她能理解的地方,但也有她不太了解的部分,

  坦白说,蓝黛儿是知道细胞宇宙学这本书的,毕竟这个神坑在圣城太有名了,但她却并不会和其他人一样嘲讽,事实上会嘲讽王重的大多也都只是些圣徒。但凡是能在圣城出书立著,并且被图书馆收录的,最起码不会有理论原则上的错误和问题,蓝黛儿是个对学术方面保持着相当严谨态度的人,对不了解的事物绝不会妄自加以批判和否定。

  她对细胞宇宙学是不太了解,本质说,她是不建议的,但以王重目前的阶段了解一下也不是坏事,有一点是确定的,她了解英魂境界。

  “你的节奏错了。”

  表情专注的蓝黛儿会透着一种和平时那种随意截然不同的韵味,但王重已经没心思去欣赏了,蓝黛儿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让他感觉最近遇到的困境突然间就有了答案。

  “我也曾经历过地球的修行,很明白联邦修行者对铸魂期的理解和修行方式,并不注重魂力的提升,甚至进行各种刻意的压制,力求在铸魂期积累更多,以便突破英魂时能有一个更好的法像和基础,这其实无可厚非,即便在圣城也一样,但英魂期和铸魂期是完全不同的,英魂期最重要的其实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巅峰,只有达到人体魂力的极限,达到一万格拉索才能开启一些身体的奥秘,才能让你真正明白这个阶段究竟是如何运用力量、如何感受天地的,因为一万格拉索和一千格拉索,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不止是体现在力量的差异上,更有其他各方面的影响,一个小孩子是无法明白大人的感觉。”蓝黛儿说道,一针见血。

  王重一愣,恍然大悟,他的节奏是铸魂期的节奏,本能的代入了英魂期,并没有把精力放在魂力提升上。

  铸魂期是技巧的提炼,英魂期要学习感悟的方法,而魂力的强弱必然会影响感悟的效果,小孩子的视野,和大人的视野显然是不同的。

  “是的,天魂的突破也需要一些积累,也会有类似突破英魂时,积累越多法像越强的界定,但是别担心,天魂的突破并不是靠魂力,你完全不同担心进入英魂巅峰后会一不小心就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踏足天魂期,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即便是所谓的天才,可很多天才一辈子到死都还是停留在这里,如果你能在踏足巅峰的时候就‘不小心’迈入了天魂,那么恭喜你,你是史上第一人。”蓝黛儿显然是感觉到了王重的变化,忍不住笑道。

  走弯路倒不怕,怕的是没必要的弯路,王重很有意思,但这个错误犯的太明显了。

  “平时没怎么去霸族听课吧?三大势力讲坛上的东西虽然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但至少大部分都是有用的,你应该多去听听。”蓝黛儿的话中其实并没有调侃的成分,只是在很细致的讲述一个道理:“听说你们这届新人里已经有不少突破中阶乃至在进军巅峰了,他们肯定都得到了导师的指引或是家族指引,事实上每届新人中的优秀者,都会在一两年内完成从初阶到巅峰的跨越,最长的也不会超过三四年,在这期间,提升魂力就是他们唯一的修行方式,没有必要的话绝不会去涉足副业、不会去涉足太多关于战斗或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而等踏足巅峰之后再回过头来补充这些的话,那可不是事半功倍,而是会以几何倍的速度去完成所谓的积累。”

  蓝黛儿的每一句话都在王重的脑海里转,其实一些学长的话也没错,修行副职对未来很有好处,但任何一种选择都是因人而异的,对于那些没有根基的人来说循序渐进肯定是好的,可王重虽然没有背景,但他的能量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对他来说,完全可以选择最直接的方式。

  “我是不太了解细胞宇宙学,也不了解里面的理论,但就大方向而言,你显然已经走进了地球下界的错误惯性思维中,还停留在铸魂器对修行理解的死胡同里,这或许就是你遇到瓶颈的原因,说一点个人想法,细胞宇宙学看看就好,别当真。”

  蓝黛儿说得很细致,王重听得也很认真,这一席话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昨天母校校庆,重回大学校园,现在的小伙伴们玩的真high,青春果然是世界上最美好的)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04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