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结怨

第一百七十六章 结怨

  “像圣城中比较强的一些界师,几乎都是出自修道院,对灵魂和奥术的主职业研究,让他们积累了许多关于灵魂和维度奥义方面的经验,而这两方面正是界师所最需要的特质,结界和灵魂以及奥术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系。”

  “而我们霸族则是炼金的摇篮,圣城的炼金工会,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出自我们霸族,其中最强悍的那些大师,像克苏恩大导师、墨菲大导师,都是我们霸族的一员!我们霸族研究身体、改造身体,特别是熔炼系,对各种炼金物质的接触以及需求,是其他任何职业都无法相比的,而这也正是我们的优势所在。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已经对炼金有一定的了解了,或许有的人会畏惧炼金的高门坎,认为资源耗费太大,不敢入手,但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而我也绝不允许在我的学生中出现!”阿鲁迪巴环视着周围的所有人:“你可以因为你有别的天赋而去接触其他副职,但如果是因为畏惧前期的困难,那就麻烦滚出我的课堂,霸族从来不会收留畏惧困难的废物。”

  四周一片宁静,但能看得出不少学徒的脸上都荡漾起一阵阵兴奋的红潮,阿鲁迪巴总是有本事在不经意间调动起学员们的情绪来,将他们凝聚在一起,给予他们属于霸族的荣耀感。

  “当然,这样的困难不会是永久。”阿鲁迪巴顿了顿才又缓缓说道:“炼金这行当,只要能入行,轻易就能将你前期的投入给赚回来,也是三大职业中获利率和需求量最大的职业,你永远都不用担心你的产品没有市场,只要确实是合格的好东西。”

  “最后就是录武堂,美食家是他们的标配,”说起录武堂,阿鲁迪巴的脸上明显带起了些许笑意,坦白说,霸族的人历来就相当看不起录武堂,这是早已深入骨髓的认知:“美食家的入门门坎相对另外两大副职来说会稍低一些,当然,也不要因此而小看美食家,任何一个美食家都是用毒的专家,也都是一个成熟团队的必备标配,同时,美食家还会衍生出独特的美食毒师以及美食药剂师,他们在制毒和炼制药剂方面的能力相当出色,我们炼金师中也会有衍生的炼金药剂师,不同在于材料和炼制方法,所以毒性和治疗极度上有一定差异,当然这是很偏门的,以后你们会有所了解。”

  “三大副职的详细情况就是这样,但选择主要还是看你们自己,并不是说霸族的学徒学习炼金就一定有所成就,也不是霸族就不能出一个优秀的界师了,只是相对而言会稍难一些,而且也因人而异,因此副职方面你们用不着立刻就做决定,这关乎到你们在未来漫长修行岁月中的资源来源基础,总得什么都尝试一下,具体操作具体实践,才能挑选出最适合自己的,我就不再多说了。”

  “今天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选择自己的武器。”阿鲁迪巴一边说着,一边从讲台下拿出了一颗红色的水晶:“相比起副职的选择,我相信这个更重要一些,对各位来说也会更迫切。”

  “这么说吧,虽说率先达到巅峰魂力才是新人该干的事儿,有的新人可以在短短一两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达到英魂巅峰,但那必然会耗费大量的资源,你们认为这些资源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吗?那得你们自己拿命去拼取,否则就只有日复一日的慢慢积累,等着漫长的三五年乃至更多时光被消耗吧,那你们失去的会更多。所以,理论上的率先达到英魂巅峰为最佳选择,但事实上这是有一个前提条件的,那就是你得活到那个时候才行,选择一柄适合自己的武器无疑可以大大增加你们在旅团中的存活率。”

  阿鲁迪巴的话音刚落,原本无比安静的会厅里顿时就响起了不少兴奋的低语声,交头接耳是不敢,但兴奋时暗自嘀咕几句还是可以的。

  武器的话题在新人里早就已经不是新鲜话题了,而是有相当多的人都在热议,在摸索。毕竟大多数新人现在已经加入了旅社,不管在各自旅团中的地位高低,但已经听说过了太多关于那些各种高大上魂器的传说,一柄好的武器是圣徒能在任务中存活下来的关键。

  在场的新人中有不少都已经在考虑自己的第一件魂器了,但阿鲁迪巴所讲的方向显然并不是指武器的档次:“和你们选择副职一样,并不能只挑着看起来好的,而是要选对适合你的,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你的力量。”

  武器的选择在三大势力中也是有着相当标志性的界限,甚至比副职的界定还要更加明显。

  修道院的圣徒们往往都会选择远程武器或是奥术魂器,例如某些法杖或是卷轴、容纳水晶之类,像奥斯卡那件‘特里森的灾祸马甲’就属于是奥术魂器,这主要是取决于修道院的修行方向,注重灵魂力量和奥术研究注定了他们的武器专属。

  而霸族则以近战冷兵器为主,将武器只是看作身体的延伸,说到底霸族还是更依靠身体。至于录武堂,阿鲁迪巴说起这部分的时候直接就用了‘可以无视’之类的字眼儿,看得出来阿鲁迪巴确实是相当看不起录武堂。

  确实也不好交代,录武堂的武器选择显得比较杂,远程武器、奥术武器、近战武器乃至一些热武器都有涉猎,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而在大多数强者的眼里,没有特点也就意味着平庸。坦白说,录武堂在他们眼里其实和地球联邦的区别并不是很大,无论是霸族还是修道院,个别激进分子甚至会将录武堂排除在所谓的圣城三大势力之外。

  讲台上的红色水晶是阿鲁迪巴准备的道具,据说具有一定的迷幻效果,只要专注的用双眼凝视上大约两三分钟,水晶就能根据每个人的意念波动,来判断出你究竟适合什么样的武器。

  课堂上的所有人很快就进入了测试中,王重也尝试着做了一下,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样的武器,他自己心里其实也没谱。要说最顺手的话,应该是十字轮,但坦白说,十字轮始终打着拉弗格的个人标签,而不属于其他任何人,而且王重对它的喜爱更多还是因为它的复杂,以及它在两百格拉索这个铸魂档位上的无限次叠加,那很适合当时魂力过低的自己,但现在已经迈入英魂,体内强大的魂力基础或许已经让战斗的本质发生了许多改变,而十字轮就功效来说只是纯粹的物理叠加,即便在英魂期还能有不俗战力,但却未必还能继续适应更高层次的战斗,特别是最近两次秘境任务中的感受,让王重更加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就像蓝黛儿说的那样,自己不应该还局限在铸魂期的思维上,应该跳出来看看新的世界。

  可等王重满怀期待的坐了测试,结果却有点无语,也不知道是自己对幻象的抗性太高,还是这所谓的武器挑选法不太适合自己,盯着那红水晶看了半天,连把菜刀都没看出来,完全就没有产生任何反应。

  倒是坐在王重旁边的墨灵一脸惊喜的样子,闭着眼睛的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战斗的方向。

  “什么武器?”王重有点好奇,他记得墨灵在CHF上用过一次那种九环锡。

  “拳套。”墨灵回过神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拳头,用力的捏了捏,拳头是他最熟悉的武器了,水晶的选择并没有让他失望,相当契合他的内心想法:“你呢?”

  王重摸了摸鼻子,然后摊摊手:“空气。”

  墨灵愣了愣,隔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但显然误会了,他脸上露出一丝了解的笑容,并没有继续追问,王重会的实在太多了,看来也有容易挑到眼花的缺点。

  下课的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只是一个尝试,阿鲁迪巴并没有让每个人说出自己的选择,只不过却给所有人布置了一个课后的作业:“给你们两个周的时间,下一次课上,我要见到你们每个人的武器,无论是买的,还是自己弄的。”

  下午是流浪旅团新人组的一个小聚会,之前就已经约好了,墨灵和王重正好可以一路,刚从授课大厅里出来,身后就有人急急忙忙的追赶上来:“老王!小墨!”

  一听这莫名其妙的称呼,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诺拉白这家伙最喜欢干的事儿似乎就是帮人取绰号了。

  “最近挺忙啊,听说你们跟了那个流浪旅团,还出任务了?哎呀呀,赚了钱要请客啊!”诺拉白的嗓门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可显然问这几句话并不是他的目的,他一边大嗓门的同时,一边则是压低了声音快速的说道:“霸族可能有人要找你麻烦,老王,你好像得罪人了,自己小心。”

  王重和墨灵都是反应极快的类型,霎时间心领神会,和他没营养的客套了几句,很快就分道扬镳。

  诺拉白在霸族新人里算是混的不错的,这家伙大大咧咧的性子挺对得上霸族有几位师兄的胃口,有这几位师兄另眼相待,在霸族的待遇自然和其他新人有所不同,维度人的圈子也会接纳他,如果说霸族中有什么消息,那新人里第一个知道的肯定就是诺拉白,他要说霸族中有人想要对付王重,那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没道理。”从霸族那边出来,墨灵皱着眉头,王重在霸族虽然不怎么受欢迎,可也不至于被人讨厌,这家伙来霸族课堂的时间绝对是所有新人里最少的,也没听说他有和谁结怨:“会不会是因为新人晋级赛?”

  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件事是王重和霸族其他人会产生交集的地方,可这还有足足好几个月呢,再说,晋级赛不过是弱肉强食、取而代之的事儿,要说有谁因此早早的得罪了谁,那也绝不应该是站在被挑战方的王重。

  王重也有点搞不明白,但圣城这地方,有着各种古怪习惯的人很多,往往正常的社交,一不经意间就已经得罪了人,也或许是因为上次那个奥山堂本的事儿,听说他是炼金工会的一个干部,而炼金工会显然和霸族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管他呢,麻烦真要找上门,自己接着就是了,之前就没怎么在意,现在更不会。

  王重倒是不大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和墨灵随口聊了几句就已经轻描淡写的撇开。

  到了皇后酒吧,格莱和夏尔米几人早都已经到了,之前跑那个任务显然让这帮人活的滋润了不少,一个个红光满面,在圣城只要有圣币,很多事儿还是很容易解决的,至少对大多数新人所面临的档次来说就是如此。

  奈皮尔又换回了曾经小丑的装束,这身打扮似乎最能让他感觉到自在,之前在这边受家族和录武堂几位师兄的管束放弃了一部分自我,而现在流浪旅团的存在却是让他摆脱了这些管束,经济只要能独立,在圣城其实还是相当自由的,何况本身又是二等学徒的身份,上了大导师的观察名单,家族方面也不好过分逼迫,最近倒是让他彻底放飞了。

  旁边马里奥和夏尔米则是一副如胶似漆的样子,简直就是在现场虐狗,夏尔米的胸好像又更大了,据说女人的胸和魂力成正比,看来最近进步不小……至于前段时间拉个小手都还羞羞涩涩的马里奥,现在则已经完全是一副久经考验的样子,坐那里搂着夏尔米的样子简直不要太熟练,无论修炼成果怎么样,但只要夏尔米在,对马里奥来说哪里都是天堂。

  每个人都总是感觉有一些变化,唯独没有什么变化的大概就是格莱了,坐在那里安静的喝着啤酒,时不时的附和一下夏尔米他们说的笑话,相当悠然自得。有时候王重都挺佩服格莱那种对自我的认定,天天在录武堂那个大染缸里泡着,却从没有被任何人影响,这确实也是一种很强大的本事。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31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