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吞并

第一百七十七章 吞并

  约定的聚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好朋友间联络一下感情,这是上次任务回来之后夏尔米行使女人的特权,强行制定的规则,用她的话来说,感情这东西还是需要维护的,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日子过着过着也就少了,多珍惜眼前的友谊,能聚一天算一天。

  当时说的很是豪迈,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那是因为任务时的岩浆人领给新人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坦白说,一个B级秘境都能遇到这样的危险,以后如果真去接触a级s级呢?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壮大自身以强行改变自然的规则,去追求永生、追求普通人类不敢想象的力量,与天地对抗,无论多强大的修行者都有随时挂掉的可能,何况是一帮还走在修行起步时的小小英魂。趁着命还在的时候多聚会几次,也免得某天有人突然离开的时候会留下一些让大家难以弥补的遗憾。

  这六个人在地球时基本都属于是呆在天南地北,连进入chF也都只是成为彼此的对手,却没想到来到圣城后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走到一起,见识过了圣城的冷酷无情,大家都是格外珍惜彼此之间这份儿来之不易的友谊,最近几个人相互间的交情都是坐火箭一样直线上升。

  皇后酒吧里也没别的,各种各样的酒水肯定不缺,这时候才刚过中午,酒吧刚刚开门不久没什么生意,舞池里也没有爆炸的音乐,只有一脸没睡醒还在打着哈欠的酒保,以及几个人胡吹海吹的声音。

  王重其实也挺享受这样的氛围,悠闲的下午,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聊聊和修行无关的事儿,这大概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放松方式了。

  “闹到最后还是我垫了底,”夏尔米端着酒杯插着腰,一只脚都已经踩到了桌子上,说这话时的口气也一点都不像是垫底的样子,底气十足:“不过好歹还是赶上了,作为咱们六个人里最后一个达到英魂中阶,我觉得你们是不是都应该表示一下,给个红包什么的?”

  “必须的啊!”奈皮尔相当豪气:“作为咱们旅团的未来火力手必须重点培养,我建议我们一人至少也得给一千红包!”

  夏尔米一脚就踹了过去,奈皮尔这小子的风格已经被她摸得差不多了,他要说一人给一个圣币什么的估计还靠谱,一人给一千?绝逼是说的联邦信用点。

  大家都笑了起来,旁边格莱则是说道:“说到修行,我倒是建议大家在圣徒考核之前,最好能抵达巅峰。”

  “那是王重和你,还有奈皮尔这些高等学徒的事儿吧,肯定个个都盯着你们那二等学徒的身份呢,”夏尔米对此倒是不怎么着急:“像我们这种又没什么等级身份,圣徒考核也就只是当个看客罢了。”

  格莱摇了摇头:“之前和埃尔维斯大导师接触的时候,我听他说起过圣徒考核的一些事情,这是圣城今年才出的新考核,内容可能会和之前风传的有些许不同,反正有备无患。何况越快达到英魂巅峰,才能越快接触真正的修行世界。不要老想着去沉淀和积累,英魂阶段和铸魂阶段终究是有本质差异的。”

  “另外,我觉得大家也不要老催团长开团,赚钱对我们新人固然重要,但还是要适可而止,先打好基础,率先达到英魂巅峰更重要,磨刀不误砍柴工嘛,实力越强,接到的任务等级越高,相对来说完成任务也会更安全保险,效率更高。”

  道理大家都懂,只是没有格莱理解得那么透彻,就算王重也是昨天才在蓝黛儿那里得到了深刻的认知,其他人就更别提了。如果在修行和跟团出任务上选择,估计夏尔米他们是肯定会选择跟团跑任务的,乃至为此耽误一定的修行时间也会在所不惜,但那显然是个错误的选择。

  同样是在录武堂,听的是同样的课,学的是同样的东西,接触的也是同样的人,可格莱就是能比夏尔米和马里奥体会到更多,选择到更正确的方向,这大概也是他频频被大导师看中的原因之一了。

  聚会持续到了傍晚,去路边的小摊撸了一波烤串,大家也算尽欢而散,看着天色还未黑,王重去了一趟湖边,反正今天放假,一来去看看老张在不在,趁着酒兴可以和他吹吹牛,二来也是去看看有没有宫益那边的消息。原本也是约好一个星期和宫益那边联系一次的,只是最近忙着修行给忘记了。

  果然,刚到湖边,老张没有看到,但圣城的信号屏蔽一消失,天讯倒是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翻开一瞧,是宫益来的两条消息,第一条已经是很多天前的事儿,另一条则是昨天,消息的字数不是很多,但却字字让王重感觉到沉甸。

  “王重,我们被盯上了,有几个图坦卡蒙的领主想吞并我们卡奇尔塔镇,我正在尽量平衡,但感觉最后还是要靠武力来解决。木子上次跟你们去秘境后已经消失有一阵子了,你能联系上他吗?我们可能需要他的帮助,仅靠红姐和雷诺训练的那些防卫力量以及一点雇佣兵,平时看守镇上的生意还行,但很难和那几个领主正面抗衡。”

  这是一个多星期前的第一条信息。

  一起经历过生死,王重其实还算是相当了解宫益这个人的,即便是天大的难题摆在他面前,恐怕都很难让他露出不自信的表情。作为一个合格的赌徒,无论是在人前还是人后,甚至是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时,他们都会做到绝对的镇定自若,就仿佛好像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然后用最自信的状态去直面哪怕已经知道只有很低胜利概率的结果。

  可宫益这条消息里,每一个字却都在透露着他深深的担忧,能把他难到这个份儿上,王重可以想象,情况一定已经很糟糕了。

  事实上这种局面是刚开始建立卡奇尔塔村时大家就设想过了的,一旦当那笔巨额的赌注资金注入卡奇尔塔,当红姐和宫益的生意经在荒僻落后的沙漠中奏响,迅的繁华以及随后引来群狼环伺,都是在预料之中的事儿。

  只是无论宫益还是王重都没有想到这样的挑战会来得如此之快,现在距离王重离开沙漠,距离卡奇尔塔村建立也才只不过四五个月而已,按照宫益原本的估计,胆小的图坦卡蒙贵族应该会顾及宫益这边联邦人的身份,那至少可以给卡奇尔塔村争取到一年左右的时间来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有木子坐镇,强大的个人实力让宫益过于乐观估计卡奇尔塔面对挑战时的能力了,哪想到木子这家伙说消失就消失,他身上虽然有天讯,但常年都是属于不怎么使用的状态,除了木子要找人的时候可能会动用一下之外,别人想要联系他估计得等到天荒地老了。

  王重的脸色此时已经微微沉了下来,随即又迅点开了昨天的第二条消息。

  和第一条消息时的详细说明不同,这条消息只有短短九个字。

  “危急,救援!卡奇尔……”

  看得出来这条消息明显并没有完,但字里行间那种急迫的语气,即便是只有九个字都已经能让王重感觉到火烧眉毛了。

  在遥远的图坦卡蒙,宫益多方斡旋,散步了不少声东击西的消息,拖延了很多时间,可是最终还是拖不过去了,无论是木子还是王重都没有找到,这一关看来需要他们自己闯了。

  卡奇尔坦一下子变得风声鹤唳,各大势力的人都在周边的绿洲上等待消息,这个时候谁也不像被殃及池鱼。

  对于宫益和红姐来说,这段时间并没有放弃,他们努力的寻找着盟友,并不是完全没有愿意帮助他们的,但是,要么是带着比卡斯特罗更深的恶意,要么就是些浑水摸鱼,想借机捞一笔的小势力,极度不靠谱。

  没有战斗,就没有尊严,没有死亡,就没有立足之地。这就是图坦卡蒙的生存之道,也是他们能在沙漠当中与天地魔兽争夺生存空间的基石。

  剩下的就是等待。

  随着一支军队将卡奇尔坦包围了起来,卡斯特罗最后通牒的时间也就到了。

  而在此之前其他贵族的探子,就像是被戳破了的泡泡一样,魔法似的全都消失不见了,但谁都知道,他们就隐藏在那些茫茫的沙丘之中。

  雇佣来的佣兵团公然宣布了他们的中立态度:他们可以为雇主应付所有的危险,但是,不包括在帝国的土地上面对抗帝国的领主。

  赔偿,不存在的!

  帝国本来就是也野蛮人,坦白说,宫益他们早起展的这么顺利还是得益于联邦人的身份,但问题是,在遭遇攻击的情况下,并没有联邦的大人物声。

  因为十天的时间看似是给机会,其实就是卡斯特罗的缓冲,他并不是白痴,如果没有大人物话,那就意味着宫益等人只不过是联邦来的投机者,这种人早些年确实是如鱼得水,但现在也别把帝国的人当傻子。

  “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雷诺气得额头青筋炸开,要不是有魂力的保护与作用,他的大脑已经充血得可以爆开了。

  “这才是帝国,我们以前太天真了点。”宫益到没有说什么,佣兵团只是威慑,他们并不会送死,尤其是这种情况下,坦白说,没倒打一耙就算不错了。

  在此之前,红姐已经在安排小姐妹的退路了,想走的都可以走,而且还可以拿到一笔安家费,意外的是,没有人愿意走,这些女孩子都是宫益和红姐买来的奴隶,再做奴隶的时候,她们并不认为自己是人,可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她们从联邦的圣人那里知道了做人的尊严。

  除了这里,她们去哪儿都摆脱不了奴隶的身份,而这份经历和技艺,更是会成为更加悲惨的玩物。

  生不如死。

  她们选择和绿洲共存亡,不要低估了女人的决心,尽管她们没什么战斗力。

  卡奇尔坦的居民们没有离开,他们无处可去,几十个男人站了出来,拿着他们祖辈传下来的武器,加入到了宫益他们当中,还有雷诺训练的那些年轻人们,这点是图坦卡蒙绿洲人的性格,为保卫家园而战是荣耀。

  年轻人跃跃欲试,中年人则是已经交代好后事,坦然的接受命运。

  傍晚,风停了下来,太阳收起了它的灼热,黄昏,是沙漠一天当中最美的时刻,也是最适合厮杀的时间,包围着卡斯特罗的军队在金色的夕阳中开始了他们的推进。

  宫益叹了口气,“我的错,以为这些人是可以谈判的,盲目于展,却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卡斯特罗给他们投降的选项,看似有机会,其实以宫益的了解,这头答应了,对方也会慢慢想办法把他们都干掉,卡斯特罗贪婪的性格在沙漠里也是出了名的。

  “老宫,其实我们都是应该死过几次的人了,活到现在都算赚了的。”

  “也是,我这个人总是想着赢,生活中总有抓不到好牌的时候。”

  “哈哈,干他娘的,想要干掉我们三个,他们也要一副好牙齿!”雷诺就更不怕了,经历了诅咒之地,三人都有长足的进步,一个疯狂的英魂巅峰的高手,破坏力不容小觑!

  宫益是把情况在天讯上说了,但没有反复,因为王重除非找到木子,否则也帮不上忙,如果没办法,宁可不要来,宫益已经做好了善后准备,如果他们全部战死,会有人把信交给木子,大家相逢是缘分,王重有大好未来,没必要陪他们送死。

  三人的魂力完全释放,威慑沙漠,那是灵魂上的压制,虚空当中,似乎有三尊神,在施展他们的神威,正前进的领主军队顿时有些混乱起来,不少人的脚步开始打颤,整齐的队伍变得不那么和谐起来。

  “哼!”

  轰!

  猛然,沙地一阵狂卷,沙丘炸开,高大的人影从沙幕当中走了出来,恐怖的灵压就像海啸一样卷向了宫益三人。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36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