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世界,名为主宰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世界,名为主宰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果不跟上,她和马里奥或许真的会掉队,想想萝拉和斯嘉丽,两人一个有家族做靠山,一个有好导师,她有什么?

  格莱和奈皮尔才刚刚确认了王重追出去的方向,两人正要出发,突然,就在那个方向的天空,陡然变得一片昏暗,黄一道浓雾般的黄沙漫天的朝着这边滚滚而来,沙暴!

  在沙漠中没什么比这个更恐怖了,即便是蚂蚁军团,又或是人类的高手,在大自然面前依然渺小。

  烈风比沙暴更先一步吹了过来,狂暴的风,呼啸的席卷着空气,高大的沙丘在这股暴力的烈风之下,哀嚎着移动起来。

  远处,卡奇尔坦部落的人已经开始撤退躲藏了,没人比他们更了解沙暴的威力,这不是勇气就可以抗争的,只有躲避。

  格莱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情,但是,滚滚如雾海的黄沙已经在狂风中席卷而至,瞬间淹没了所有人的视野。

  自然的伟力面前,人类只能退避三舍。

  “先退,等沙暴过去!”

  格莱只能转身,大声招呼着大家朝着卡奇尔坦里面撤退,就算他坚持去找王重,这种伸手只见黄沙的环境下,原本方向感就很差的他只会迷路。

  很快,所有人都退回到绿洲当中,像子弹一样的沙子肆意的轰击着墙壁,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但是格莱的脸色却变了,虽然他不知道沙暴到底什么样子,可是这个沙暴的威力不太对,最关键的是里面带有魂力的气息。

  而人类战士想要借用天地之力,必然要进入天魂期,……摩尤斯难道已经进入天魂期。

  在场的所有人都脸色大变,宫益更是懊悔无比,如果早知道有天魂期的高手干预,他早就认怂了,这完了,把王重给害了,无论如何,没人可以战胜天魂战士。

  “王重,不会有事的!”夏尔米突然大声叫道,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才是最担心的,事实上,就连格莱都有些神情不定。

  他们小觑对手了,圣地固然高手如云,但是,这不代表地球上就真的是一片空白,相反,有一部分不愿意受到束缚的高手,是隐藏在地球上的,联邦可能还好点,但在三大帝国,这样的高手决不再少数,圣地可以傲视天下,他们显然不配。

  而现在,是王重一个人面对这个恐怖的怪物!

  四面都是沙暴,狂风席卷起了沙丘,辅天盖地的黄沙在空中打着旋转,沙成了浓烟一样的沙雾,向着四面八方吹去。

  王重站在沙暴的边缘,很神奇的,四周都被沙暴所肆虐,但就像是龙卷风的风暴眼一样,这片方圆之中,一片宁静,他感应着带着红姐的沙拉曼达火精灵王的情况,他们被沙暴困住了,在沙拉曼达的保护下,暂时还算安全。

  王重深吸口气,转过身,看着这片方圆之地,此时,整片沙地中,是无边无际的沙兵,摩尤斯消失了,不仅是人,连他的气息,他的魂力反应,也一并消失的无影无踪。

  轰隆隆!

  数以百计的沙兵同时朝着王重杀了上来,这些沙兵之间互相配合着,这就是一支配合无间,训练有素的精兵战阵!

  王重双手不断释放着金色轮盘,魂力形成的十字轮不断的扫荡着冲过来的沙兵,一排排的沙兵倒下,但是更多的沙兵站起来,伴随着摩尤斯的狂笑,他并不着急,这样的猎物折磨死才有意思,而且也防止对方狗急跳墙。

  任何圣地出来的强者都有可能有一两手杀招,对于经验丰富的摩尤斯来说,耐心是必须的,当初弄死那个天魂花了他一个月的时间,比的就是谁更有耐心!

  嗖嗖嗖……

  漫天的沙矛在魂力的坚持下雨点一般射向王重,大有一种万矛穿心的感觉。

  方圆法像的恐怖之处就在于,魂力消耗降到最低,同时操控时对于心神的消耗也最低,正常人根本无法控制这么大的范围和这么多的沙兵,这相当于分身了,像奈皮尔,也只能操控一个分身。

  这就是天赋的差距,当然摩尤斯必须依托于沙漠,这是他的主场,一旦换到其他地方,他的法像就会大打折扣,所以他也是不会去的,甚至要远离绿洲,防止对手会有什么奇怪的逃生方法,但在这里,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轰轰轰轰……

  王重的拳头快的跟光速一样,闪电般的攻击,没有任何逃避的硬抗,狂暴的攻击,伴随着一声爆吼,低音炮的力量粉碎了所有的攻击。

  紧跟着整个人杀入沙兵之中,魂力如盾,猛地挡住一圈穿刺,旋即,身子如同闪电撞进沙兵的阵形当中,掌如刀,腿如鞭,肘如锤,都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杀招,只要一击,这些看似恐怖的沙兵,就像遇到烈火的蜡人一样,猛一软就化成了一摊沙。

  只是一会儿,这些沙兵就被一扫而空,看似强大,却只是傀儡而已,王重对自己的魂力和体力相当有信心,到达一定程度,就不是依靠数量可以获得胜利的。

  只是沙兵之中并没有摩尤斯。

  对于方圆法像,只是一种称呼,王重在圣地的图书馆中看到了这方面的记载,这种人在圣地中自然也有,基本上都会到达吞噬着的级别,这也是王重要低调的原因,正常情况下,任何法像都会有弱点,虽然王重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但也要小心,同时对于对手的资料太少太少。

  只是没有想到,在图坦卡蒙可以碰到一个这样的敌人,而且,他的方圆之地偏偏还是和沙漠环境共鸣的“黄金沙漠”。

  这也是摩尤斯低调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力量,或者说,知道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他的黄金沙漠之中,这也是摩尤斯为什么将王重引到这里的另外一个原因。毕竟在卡奇尔坦那边人多眼杂,在成为天魂期前,他不想让人知道这个秘密!

  只要他进入天魂期,就将不再有对手,哪怕对手再强,甚至也是神之眷顾者,但只要站在沙漠之中,他打不过,也可以轻松的远遁千里,沙漠就是他的无敌不败之地,地球有沙漠,维度世界也有沙漠,这就是摩尤斯的野心的凭依所在!

  “垂死挣扎而已,在神的力量面前,你只有匍匐的份儿!”

  轰隆隆,摩尤斯的声音从黄金沙漠的四面八方响起,不仅仅是空气在传播他的声音,沙粒震动,就连地下也轰隆隆的传来厚重的回音,好像地狱在鸣号。

  无尽的沙兵不断的拥上,就像关不掉的高压水龙头,王重再一次陷入沙兵的层层包围之中。

  然而,无尽沙兵中,一具看起来完全一样的沙兵,正冷冷的看着战场中的王重,王重正准备出手,忽然发现身体无法动弹了。

  脚被什么抓住了,与此同时,沙子都跟活了一样迅速的覆盖到王重的身上,无数的流沙开始裹挟了上去。

  摩尤斯阴冷的笑声响起,这就是幼稚,沙兵都只不过是引子,操控沙子的力量已经到极致,他最喜欢的就是制作活的木乃伊!

  沙子拼命的想要王重的七窍里钻,虽然魂力可以封住,却无法挡住无数的沙子压了上来,万钧之重。

  在这里他有无数的方法干掉对手,真不知道这些圣地的蠢货何来勇气,他连天魂期的存在都能拖死,区区一个英魂期竟然也敢和他叫板,杀了这家伙,在回去把绿洲的全杀了。

  摩尤斯出现在沙漠中,王重已经被沉到了沙子底下,制成木乃伊活埋。

  摩尤斯吐了口唾沫,“就凭这种程度,也配谈力量,你见过的老子都见过,你没见过的老子都掌握了。”

  “咦?”摩尤斯忽然发现那个愚蠢的法像竟然还在,保护着昏迷的红姐。

  这是什么情况?

  摩尤斯皱了皱眉头,正当他打算解决这个法像生物的时候,在他的方圆之地,在他的黄金沙漠,他的国度,他的神域之中,出现了一颗他无法操控的沙砾。

  很平常,很不起眼的一颗沙砾。

  但是,却让摩尤斯双眼浮现出愕然的震惊,在他的黄金国度的沙漠当中,怎么可能出现他无法控制的沙子?这里的每一颗沙,其实都是他法像的一部分,介于虚与实之间的一种特殊控制状态。

  “我的世界,名为主宰。”

  王重的声音很轻,却清晰得在整个方圆之地当中响起。

  象由心生,言出法随!主宰的规则展开,天地棋盘的网格向着四面八方延展,这轻轻的声音,就变成了天边的传来的轰雷,越来越大!

  主宰……主宰……主宰……

  黄金的沙漠变了颜色,仿佛天空压了下来,天与地近如咫尺,空中,密密麻麻的电光撕开了一道道裂缝。

  黑白颜色正在覆盖沙漠本身,在占据这片空间的同时,新的规则在侵蚀之中蔓延。

  一个沙丘换换升起,王重再次出现,不远处,沙拉曼达已经单膝跪地,这是本源的力量和威望。

  这才是真正属于神的力量。

  摩尤斯全身颤抖着,前一秒,他还是高高在上的神,端立于他的神国中央,操纵着一切,下一秒,从一颗小小的沙子开始,他坠落了。

  因为此刻,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方圆世界,是怎么一点点被王重的世界覆盖,侵蚀,吞食,然后将吃食下的剥离了出去!他的沙漠规则被对方的展开的世界规则撞得粉碎,就像是鸡蛋碰到了石头。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当方圆法像碰上方圆法像,绝对是猎食界最残酷的竞争。

  首先是品阶的对抗,如果高品对上低品,直接碾压,甚至较量的机会都没有,如果品阶可以抗衡,才是其他层面的对抗。

  很显然,摩尤斯被碾压了,如同沙子一样的卑微。

  “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世界,你的法像?”

  摩尤斯指着王重,第一次,他感觉到了慌乱!

  因为,他的骄傲,他的自信,他的野心,他之所以是蝎子王,一切的根源,就在于他的方圆之地的法像世界。

  然而,现在,他最大的根源,在别人面前,被碾得粉碎!

  “不,你是……”

  陡然,摩尤斯眼睛瞪得巨大,愤怒的颜色也被震惊所覆盖,世界的对抗中,他败了,彻底的败了,所以,他能“看”到,王重展开的这个世界的本质!

  方圆之地的本质,是通过特殊的法像,通过与不同环境的契合,从而塑造一个小世界!

  然而,王重并不是什么塑造。

  他是主宰!

  如果说,摩尤斯在他的黄金国度中觉得自己是神的话,那么,王重在展开来的主宰世界当中,他就是神。

  完全不需要任何依靠,王重所在,皆是王地!

  “看来,你对力量真的一无所知。”王重说道,他的声音仍然很轻,但是,传到摩尤斯的耳边,却是轰天震响,仿佛是一记低音炮打在他的头上。

  “不!这个世界,不可能有这样的法像,不应该有这样的法像,天道怎么可能容忍你?”

  王重笑了笑,“或许天道打瞌睡了吧。”

  王重没有出手,也不需要出手,他的法像正在剥夺对方的法像,这是最本源的对抗,这种经验和滋味非常美妙,或许是对自己法像的最大滋补。

  摩尤斯疯狂的朝着王重扑去,全身所有的魂力凝成一团想要拼命,可是属于他的领地已经越来越小,直到全部消失。

  冲到一半的摩尤斯全身一震,便整个人定在那里一动不动,黄金沙漠最后一点规则,就在刚刚,被主宰剥脱了下来,力量,从来都是需要代价的,越是强大,当失败的时候,反噬也就越大。

  轰!

  一道道狂风猛地从四面八方冲向摩尤斯,无数的沙子发疯一样的冲进摩尤斯的身体之中,伴随着摩尤斯瞬间的惨叫,彻底变成了沙漠的一部分。

  生于沙漠,埋于沙漠,还有他的野心。

  王重看着,然后长长的吐了口气,看似轻松,这里面对抗的滋味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是一份宝贵的经验。

  这种方圆法像的对抗,而且同一类型,是非常危险的,在不了解对手的情况下,谁先出招谁先被动。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58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