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战后收割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战后收割

  卡奇尔坦……

  沙暴停了下来,雷诺却陷入了昏迷,卡奇尔坦部族那边又来请示下一步该做什么,一下子,千头万绪,受伤同样不轻的宫益虽然担心王重,但是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处理事情。

  格莱他们是快要急上火了,他们想要出发去找王重,却被卡奇尔坦的老人们给挡住了,沙暴后的沙漠,完全变了模样,刚才战场上的痕迹,此时已经烟消云散,没有向导,没有准备食水和骆驼,进入沙暴后的沙漠,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别说英魂期,天魂期都没用,除非是渡劫成功的。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直到一个小黑冲了进来,“有人回来了,红姐姐回来了。”

  几乎一瞬间,所有人都冲了出去,这个时候格莱反而是最慢的,忍不住会心一笑,这都可以?

  “王重!”

  奈皮尔第一个看清楚王重的身影,猛一下跳了起来,甩下手中的水囊,冲了过去。

  在看到王重之后,所有人心中瞬间变得清凉,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

  夏尔米接手过红姐,扶着她去医疗室了,每个人都用力的和王重抱了一抱,感情其实都是通过战斗建立的,像夏尔米等人虽然以前对王重有好感,但也是通过不断的战斗才有了“战友”的感觉。

  这是生与死才可以验证的。

  王重并没有立刻离开,原本以为接下来还会有麻烦,但是没有想到,卡奇尔坦绿洲在短短几天,已经威震图坦卡蒙帝国。

  一个能够消灭蝎子佣兵团,能够剿杀摩尤斯的势力,在图坦卡蒙,绝对称得上顶尖这两个字。

  卡斯特罗怂了,当得知摩尤斯战死的消息,据说是吓得屁滚尿流,立刻派使者和谈,无尽的卑微,要知道盯着屁股下面座位的人同样数不胜数。

  宫益等人也不是没考虑过,趁机干掉了卡斯特罗就算结束了吗?

  不,这在沙漠中才是刚开始,而且他们是外来者,这让一切变得没有回旋余地,王重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他们接下来的时间依然需要依靠自己,一个领主的底牌是什么?

  他们也不敢说,但可以确定,摩尤斯肯定不是唯一的。

  另一方面,图坦卡蒙帝国的王族,大多数时候都不太管理这些沙漠中贵族之间的打打杀杀,对于帝国的王而言,这些打杀其实是在放贵族大领主们的血,对于他的统治是大有益处的,但是如果赶尽杀绝的话,恐怕会引来王族的立场转变,跟一个帝国作对是不明智的。

  不过宫益当然不会轻饶了对手,趁火打劫绝对是他的杀手锏!

  卡奇尔坦不在是一个部落,一个小小的绿洲,他要建城,卡奇尔坦城!

  同时一个礼物也引起了王重的注意,足够的注意。

  黄金石板!

  圣地的新人很难得回来一趟,毕竟造价昂贵,而对于修行到一定阶段的人,可能对现实世界已经丧失兴趣也不会想要回去,蝎子王的战败让对手完全丧失抵抗,风声鹤唳,但时间还剩下不少,大家都不想浪费。

  难得回来一趟地球,夏尔米想要趁这十几天机会回老家看看父母,图坦卡蒙主城那边有直接传送联邦的渠道,虽然途中折腾一点,可是哪怕能回去一天也是好的。这拜望老丈人和丈母娘,马里奥自然是要跟去的,临走的时候那一脸忐忑和莫名的兴奋样,看得其他人都是笑而不语。

  墨灵和奈皮尔则是听说了王重在沙漠的历练经历,也想趁这机会去走上一趟,看看能否有何感悟,大家约好半个月后再回卡奇尔塔碰头,黄金石板是答应的赔偿条件之一,只是石板并不在卡斯特罗手中,但他许诺在两个月之内一定会送到,这个时间虽然纠结,但是宫益也尽力了,石板虽然属于领主,但现在却不在领主手中,无论对方是真是假,现在也只能选择顾全大局,宫益肯定会盯着,因为难得王重会对一个事物这么感兴趣。

  王重则是留在卡奇尔塔,战后的小镇需要重建,也需要防备重建期间会否有余孽来搞破坏,还要顺便肃清一下周边的一些残余势力,有的是事儿做。而更重要的是,上次那一战让王重也是体悟良多,有些无比迫切的念头已经在他的脑海中成型。

  魂力的提升和法像的威力固然是自己现在仗以纵横的资本,但这样的资本能持续多久呢?

  坦白说,王重已经越来越感觉到曾经铸魂期的战斗方式,在现阶段开始显得疲软。

  拉弗格无限轮斩是不错,但那依然是铸魂期的技巧,运用到英魂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看得出传说也是有限制的,毕竟相比圣地,或许拉弗格并不算什么了,但是以他的天赋,却在铸魂期创造出这样神乎其神的技巧依然值得佩服和尊敬,只是王重需要改进。

  不仅只是十字轮,包括自己的二重劲、三重劲、鬼影步、以及其他各种战技技巧,在铸魂期时都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极限的效果,或是攻击翻倍、或是速度与身法无比契合的配合,但当魂力基数大大提升之后,这些所有的技巧所能达到的增幅都会变得越来越小。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十块钱可以容易的翻一百倍,买一双手套去工地搬砖,赚取一万的报酬是可以的,可如果把一万变成一百万,这难度就立刻不同了。

  相比起英魂期来说,铸魂境界的一切都已经显得毫无价值,甚至就连王重在CHF上曾被许多地球上的大佬看重的大五行体,在圣城人的眼里也只不过就是个无用的躯壳,所以当时的看台上才会有的大佬激动,而有的大佬却无动于衷。激动的肯定是一辈子呆在地球的土鳖,无动于衷的,则一定曾在圣城见识过了完全不同的世界。

  确实,大五行体的基础很高,即便放到圣城也属于是身体基础最强的几种天赋之一,但问题是,修道院和录武堂不需要这样的身体天赋,修行方向都不同,而霸族?随便一个熔炼系的圣徒,只要合理的改造一下身体,有着太多办法和前辈积累的经验路径,轻易就能超越所谓的大五形体,这也是王重进了霸族之后却完全放弃对大五行体继续研究的原因。

  不是它不好,而是不实用,没价值,说好听点,可能是没有找到使用的方法,但在圣地决定主流的世界里,谁敢冒险?难道就自己牛,可以无视伟大的圣地建立的体系?

  唯一在铸魂阶段保留下来还有用的东西,大概就是战斗的意识、意志以及一些本能上的反应了。

  现在的自己或许还能靠着这些战斗意识和棋盘法像的逆天平衡功能称雄一时,但如果持续这样下去,当魂力进一步提升,曾经的战技会彻底成为无用的东西,法像的过度使用更会给自己造成依赖思想,那只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弱。

  而且今天的战斗也提了个醒,连图坦卡蒙都有这样的天才,圣地之中呢?很显然,方圆法像,他不是唯一的,是不是最强的,现在还不好说。

  居安思危,如果想要继续保持强势,站在同阶的巅峰,那创造出新的属于自己的英魂战斗方式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儿了,现在的圣徒中,像所罗门、卡洛琳等人都已经开始在尝试接触这方面的创造和战斗适应,自己起步已经慢了一拍,可不能再拖了。

  圣地只是给方向,想要有引导,就要大导师认可,显然王重是不太指望了,而且他的修行路线给其他人都不一样,就算大导师也一定能指点他,连艾俄洛斯都不会说什么,像蓝黛儿时不时能给他一些思路和想法就很好,而方向确定,如何提升自己,就要看王重自己的思考。

  所以卡奇尔塔镇上关于建设方面的事儿,王重是半点都没参与,这里的环境很适合他静下心好好的思索一番,光是努力是没用的,思考总结,并理出思路才是最重要的,举一反三,进一步的发生质变,随着魂力的提升,王重也感觉差不多了。

  刚刚经历过大战,难免有一些不长眼想浑水摸鱼的,这点丝毫不用担心,在联邦都有,更何况是胆大包天,弱肉强食的图坦卡蒙,而这些都是王重冥想间隙练手的。

  无论对手是什么来历,有什么招儿,都被一个带着小丑面具的人轻松灭掉。

  很快嬉命师献身图坦卡蒙的消息就传了出去,毕竟那面具实在太惹眼了,而这实力又是绝对的恐怖。

  区区一个新兴的小镇,却坐拥着如此恐怖的强者,谁还敢招惹?

  短暂混乱的几天之后,宫益等人的重建工作开始变得顺利起来,而且周边的势力都开始释放合作友好的倾向,当然宫益是那要拿捏他们一番,简单说,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在沙漠中的势力只要有这样顶尖高手坐镇就会让任何对手投鼠忌器,宫益也故意放出消息,至于王重和嬉命师是什么关系他显然不需要知道。坦白说,宫益有些庆幸,遇上王重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儿,而曾和他共生死共患难,则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明智的赌注。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只是短短四五个月时间,就可以让一个原本还和自己差不多,甚至弱不少的修行者变强到这样的地步,要知道,不到半年前,这家伙还只是一个小小铸魂……他已经开始在期待,或许曾经那个只属于是自己理想中的构图,在王重的帮助下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真不知道是圣地太牛,还是王重太牛,但宫益觉得,如果圣地都是这样的存在的话,那其他人真不要活了,王重带来的其他人虽然也很强,可距离王重还是有点差距的。

  王重在尝试将自己用得最顺手的十字轮进一步提升,摆脱曾经拉弗格对十字轮的限定,那就意味着必须要超越,不是从力量层面,而是从拉弗格对十字轮无限螺旋旋斩的理论理解上超越。同时,他也在进一步的研究自己的法像,沙拉曼达的火焰锁链具有一些奇特的力量,可以传导和融合,但实战效果却很难发挥到实处,王重在考虑将这一点利用起来,或许可以从自己的符文上入手。

  脑中已经有一些思路在逐渐定型下来,不停的战斗中也实践了很多东西,虽然并未完全成功,但至少有两个大致的方向已经确定无误,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完善。

  卡奇尔塔现在已经彻底稳定,也让王重不得不提前停止下来,在卡奇尔塔休息了两天,期间宫益尝试着联系过马东,可两边的联系就像宫益和身在圣城的王重一样,并不能及时回复,遗憾的是直到拓荒令的时限已到,王重也没能和马东在天讯里面对面的聊上几句,但至少已经知道马东那边的一些大概情况,相对应该还算安全,而艾蜜丽尔的爆发让他有些意外和小惊喜,阿萨辛的暗杀反击则是让王重也出了口胸中恶气,总的来说都是一些让人愉悦的消息。

  来的时候是空着手,走的时候则是个个都装了个盆满钵满,唯一惋惜的就是石板并没有到,当然为了石板,哪怕在来一趟也是值得的。

  格莱、奈皮尔、墨灵等人的空间水晶里几乎都塞满了东西,地球上的稀罕东西,比如什么高阶符文武器之类在圣城或许不值一文,但一些土特产在圣城还是有一定价值的,王重的空间水晶里则是多了十几罐轮回酒,那是木子上次留给宫益他们的,这玩意在地球上并不能真正卖出它们的价值,王重既然要,宫益自然是尽数搬来。

  而最后归队的马里奥和夏尔米则是不用宫益去张罗了,两个人的手环空间里现在就连一只蚂蚁都已经挤不进去。听说热情的丈母娘差不多把整间屋子都给马里奥塞进了他的空间水晶中,虽然不是什么在圣城里很值钱的东西,但至少两个人未来几年内是不会缺家乡口味的调剂了。

  回到圣城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蓝黛儿,宫益塞自己空间水晶里的那些土特产可以给导师分派一点,也算个礼物,是个念想嘛。更主要的是流浪旅团那笔借贷拖不得,王重这边暂时也没有多余的圣币,只有找人借了,当然,不是白借,用带回来的十罐轮回酒作为抵押,这是回来之前就已经想好的。

  轮回酒的生意已经是王重和蓝黛儿第二次提上议程,有了之前那次接触,这次的交流就相当顺利,蓝黛儿给轮回酒进行了一个大概的估价,如果运营得不错,应该可以卖到一千圣币一瓶左右,甚至更高,毕竟面对的都是圣城一些高端客户,而且轮回酒属于绝对的垄断商品,只是这东西卖的速度不太好说,毕竟不是谁都会这么认货。

  当然由于轮回酒只是提供一种精神回忆,本身不带有任何效果,只有蓝黛儿的渠道才能卖上价儿,知道王重缺钱,蓝黛儿先付了五千圣币给他,只是王重这个败家子只能用来还债,真是来也空空去也空空,王重似乎真的跟金钱没什么关系。

  (月末,求月票,谢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63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