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屁股挺翘

第一百八十四章 屁股挺翘

  “在圣城修行,要按部就班,不止是我所教的,几乎所有导师的指引都是经验之谈,如果有人认为可以无视,那就已经用不着来听课了。还没有学会走就想飞的那种人,通常都会摔得很惨,甚至摔死!好了,继续上课!”不咸不淡的话语显然是把王重当成了典型的反面教材。

  王重没有反驳,忘记了作业确实是自己的疏忽。

  四周响起一些低低的议论声,还有偷笑声,王重倒是无所谓,台上的阿鲁迪巴则压了压手,制止了这低声的喧哗,观察已经结束,课程还要继续,武器的重要性以及作用,霸族的理解和其他两大势力是完全不同的。

  “…………这就是我们霸族在英魂期的主要战力。当然英魂阶段的武器掌控也分为了几个步骤,初步的使用是摆脱铸魂期的习惯,从繁琐的各种低级战技中解放出来,……那就能达到人器合一的境界……”

  王重显然并没有受之前那点小插曲的影响,阿鲁迪巴对武器的理解正是他现在所急需的。

  导师说的没错,英魂期对武器的理解和铸魂期是完全不同的,从繁琐的低级战技中解放出来,掌控武器的本质,化繁为简,这才是形成英魂期战力的关键。

  这个理论和自己正在研究的两大战技方向有着惊人的吻合,就像自己想要将十字轮的螺旋精华从武器中‘提炼’出来,放弃武器本身,去彻底掌握当初拉弗格设计的螺旋理论,甚至在那基础上更进一步,才能形成自己的东西,那才是自己所真正需要的。对了,自己或许可以……

  一丝灵感来袭,这玩意来得突然走得也会突然,可不容错过,想着想着,王重就又走了神,导师的话只是一种引导和启发,现在他满脑子都沉浸到了对十字轮螺旋理论的解析中,之前遇到的困难在新灵感的刺激下有了松动的痕迹,他又想到了另一种具体的可行方法,让他喜不自禁。

  只可惜,这样的欢喜和走神显然再次刺激到了阿鲁迪巴导师的神经。

  认真的人,往往很耿直。

  “王重!”

  王重还在琢磨他的新螺旋理论呢,完全没有听到阿鲁迪巴的吼声,而整个阶梯会厅则是瞬间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四周的空间犹如凝固,就算是只死苍蝇恐怕都能感觉到彻骨的冰寒,可王重仍旧还没半点反应,完全已经神游天外,阿鲁迪巴的脸色已经完全铁青了,旁边墨灵忍不住悄悄踩了王重一脚。

  “……啊?”王重这才满脸懵逼的回过神来,可是已经迟了。

  阿鲁迪巴是强压着火气离开的,他怕自己不走的话会忍不住直接弄死这个白痴。

  这大概还是第一次阿鲁迪巴连课都没上完就离开,四周射来一束束带着强烈敌意的目光。

  坦白说,如果不是王重有那个二等学徒的身份让很多人眼馋,把他养猪一样等着几个月后晋级赛,否则恐怕现在就会有人想要出手弄死他。

  墨灵则是有点哭笑不得,这课堂上唯一会产生和其他人不一样感觉的,大概也就只有墨灵了。看到王重无辜又带点尴尬的笑容,墨灵无奈的摇头,这心态也是真的好,得罪了导师,还能没心没肺的微笑的出来,或许真正的强者就是如此吧。

  王重当然不会在意这些,早就习惯了,眼光并不会杀死人。

  这如同一堆鹌鹑在鄙视空中老鹰的眼神:看,那个飞在天上的家伙个子真小!

  老鹰是不会在意鹌鹑在想什么的。

  只是有点可惜阿鲁迪巴导师的课,估计下次是不会让自己进教室了,王重觉得其实这位导师还是挺有水平的,对自己帮助不小。

  王重也没有和墨灵闲聊,匆匆告了个别,还想要趁着先前课堂上那丝灵感,回家继续完善自己的新战技去。

  这边前脚刚走,那边后脚就有人找过来了,里奥找的就是王重,只可惜他不知道王重的名字。

  这哥们最近是真惨,两个眼眶黑漆漆的,一看就是有连着好多天都没睡好觉了,没办法,睡不着啊!他这段时间是真的拼了命的在满圣城找那个炼制了一堆破玄晶的该死新人,可一直都没有找到。

  墨菲那边给他的十天期限早已过去,那位老板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里奥在炼金工坊的职务已经被彻底卸除,按理说找王重这事儿已经不归他负责了,但里奥并不甘心,自己在圣城拼死拼活这么多年才换来的地位,就因为那区区五百圣币、就因为一次小小的贪心、就因为一个炼制狗屁玄晶的狗屁新人,就他妈全没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放弃找人,一开始是在霸族这边蹲点的,可那段时间王重对霸族的课程爱理不理,一个星期也来不了一两次,让里奥次次扑了个空。这一个多月来他已经扩大了搜索范围,修道院、录武堂都已经挨个蹲遍了,还是没有半点线索。细细想来,如果说那个炼制玄晶的年轻人属于三大势力,那最大的可能终究还是霸族,或许是自己一开始那段时间漏掉了。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他又折返回霸族,几乎是吃喝拉撒都在霸族定点,还真就不信这邪,只要能找到王重一定可以在墨菲那里将功补过。

  只可惜这运气啊,要不是遇上王重深居简出,要不然就直接是撞上这次王重返回地球的空档期,可怜的里奥,曾经墨菲工坊的负责人,大弟子,在霸族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导师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存在,可现在被踢出工坊,曾经那点地位瞬间烟消云散。甚至这段时间为了打探消息,把他存了多年的积蓄几乎都花掉了,仍旧还是打探出个屁来。

  今天似乎又是照例无果的一天,委屈着自己和那些新人套着交情,还花了些钱,结果除了听到一个挺二逼的、敢得罪阿鲁迪巴导师的名字——王重之外,连个稍微有点像的屁股都没瞧见,这种八卦关自己屁事啊!

  他依稀记得那个年轻人的屁股好像挺翘的样子,没办法,时间太长,他感觉自己对那个人的脸都已经模糊了,也只能借着一些破碎的印象来拼凑,打探消息的时候想要向别人具体形容一下也形容不出来,和人家说自己要找的是一个屁股很翘的男人?这会让别人误会的,别提有多憋屈了!

  自己真他妈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里奥有点想哭。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68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