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斗战狂潮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木子的生日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木子的生日

  王重似乎又回归了平静的生活,去蓝黛儿那边试试菜,周末的时候去会会老张顺便接收一下来自卡奇尔塔的消息,不过去霸族上课的时间倒是又缩减了,不全是因为阿鲁迪巴导师那事儿,主要是最近对新战斗体系的研究正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当初最顺手的是十字轮,王重对十字轮的理解也是最深的,铸魂期的时候还停留在单纯对武器的理解层面,去研究五孔的操作方式和原理是催动十字轮的基础,而现在,则是摆脱出十字轮这件武器本身的限定,提纯其中无限旋转奥义的精华。

  十字轮的奥义说白了就是螺旋,而要想达到无限持续的目的,则需要螺旋结构的内部达到一个极致的稳定,将旋转中的摩擦阻力阻隔到最低。十字轮是靠精确的武器内部结构来达成这种稳定的,但也正因为机械的极限,让十字轮的威力只能恒定在两百格拉索,超出就会溢出,反而破坏本身的完美。

  如果是重新打造一柄新的魂器十字轮,以承受更多,看起来似乎可行,但实际上并没有可操作性。机械的极限并不是自己擅长的方面,何况依靠武器始终还是借用外力,王重想更进了一步,利用纯粹的魂力操控来组成新的十字轮斩。

  得益于之前修行细胞宇宙学时对魂力的细致运用,如今王重对魂力的操控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细腻程度,这是完成新十字轮斩的基础。

  一丝丝细腻到极致的魂力从他的双手中不停的释放,首尾相连,相互拉扯,就像是一个梭子般不停的旋转。魂力正在源源不断的注入,形成了一个螺旋的圆球,王重尝试着将这圆球压扁,形成轮盘状,可强行改变已经稳定的结构很容易就散架散掉。

  他在尝试中继续改良,加入了一个用以对称的符文法阵,内部呈顺时针旋转,后续的外部力量则呈逆时针,两股不同的螺旋之力在逆向的过程中形成一股新的拉扯力。

  这次不是压扁,圆球在这种内外的牵制中从被慢慢的拉扯开,保持其稳定的同时,如同抽丝剥茧般,圆球改变了形状,就像是一个飞碟……

  王重知道,自己距离成功已经很接近了。

  对沙拉曼达的黑铁锁链法像研究也是在同步进行中,虽然涉及的东西更加玄奥,但这是已经完全成熟的体系,只是借用黑铁锁链的力量体系去研发一个更合适的发挥方式,相对于新十字轮斩来说其实反倒要更简单一些。

  两项研究都已经到了最后的实践阶段,王重对此是充满了期待,不过一次照例在老张那里收取消息,经历了这次的事儿,王重会定时去那边接收一下,防止有什么大事儿,不过没等到宫益,却等来了木子。

  是木子主动联系王重的,事实上,除非是这家伙主动联系,否则别人想找他也找不到,听他的说法,在一个叫做生死之界的地方,发现了上次在金字塔中石板祭坛式样的布置,怀疑可能有类似石板的物品,问王重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这也是一下就吊起了王重的胃口,神秘的黄金石板给自己带来的好处是旁人无法想象的,无论是自己的火焰能力还是黑暗能力,都是随石板而来,王重隐隐觉得那其中说不定蕴含着这片宇宙中真正究极的力量。同时,轮回酒也是王重现在所急需的,和蓝黛儿那边的合同已经签了,人家就等着现货呢,仅仅只有这次从地球上带回来的十罐根本就不够前期的运营推广。

  “轮回酒啊?那是必须在生死边界才能酿造的东西,嗯,或者说是制造吧。”木子回答得倒是相当干脆:“正好这次去的就是生死边界,你想要多的,过来的时候就多带几个大罐子,那个很容易,我帮你弄就是了。”

  这自信的小口气听得王重是真的心花怒放,大罐子?那可都是圣币啊!

  和木子约好了碰头的时间地点,这次倒是没去找奥斯卡开团,流浪旅团一帮老团员前几天才刚接了个任务离开,还没回来呢,找走私贩子又太麻烦,时间也不固定,再加上木子的‘几大罐’有点刺激到王重,这次也是奢侈了一把,直接花500买了个单人拓荒令,饶是王同学财大气粗也是经不住有点小肉痛。

  再度踏足第五维度,心情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无论是以前刚知道这片神秘的维度空间,亦或是前几次出城,对第五维度王重始终都还是抱着一种对未知神秘的敬畏,但来来回回的次数多了,了解得越多,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而已。

  碰头的地点还是在上次的金字塔,老地方,老坐标,大家都方便,这次倒是没叫艾俄洛斯,艾俄洛斯忙着闭关,他面对的难题比王重和木子要大多了。

  和木子见面,带上一堆好吃的是必然的事儿。王重出城前还专门去办事大厅买了一个空间手环,上次和艾俄罗斯、木子他们闯童话秘境的时候,木子可是对王重的储物手环羡慕不已,虽然他的生死棺也有类似的功能,但似乎用来装吃的有点膈应,而且这样的神器用来干一些充当背包之类的杂事儿有点暴殄天物。

  在圣地里,简易的空间水晶和空间手环是主流,使用期限大概也就在一年左右,价格倒是不贵,有持久型的大师作品,那是王重只能仰望的,后面的一串零足以让王重毫无食欲,但是一个便捷的空间手环还是可以买得起的,加上精致的花纹很是漂亮,联邦的审美还是遗传到了圣地。

  上次看到木子盯着自己储物手环时那羡慕劲儿,王重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这次正好。

  对木子那是绝对的舍得,手环的外观样式也相当好看,王重还特意挑了一个表面镌刻了一条精美银龙作为装饰的款式,带在手腕上相当的美观,这都不算,整体还用一个精美的礼盒装着,上面绑上了漂亮的丝带,当然圣地没有便宜货,基本上王重的箱底也花的七七八八了。

  “送我的?”木子也有些奇怪,这么细致有点不像王重的风格。

  “没错,”王重笑呵呵的递过去:“你还有几天过生日吧?就当提前给你生日礼物了。”

  木子微微一愣,他可不记得有和王重说过自己的生日,事实上,他应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

  “你怎么知道?”

  “这你就别管了,不拆开看看啊?”王重哈哈大笑。

  真正的朋友总是能注意到你的一些细节和小事儿,那是对你用心,事实上木子很早的时候就说过自己的生日,只是那天有点凄凉,王重自然不会去提起伤心事儿。

  木子有点发愣,虽然只是生日礼物这简简单单四个字,却给了他太多的触动,让他忍不住眼眶有点湿润,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也是第一次收到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

  打开礼物,木子第一次露出了畅快的笑容,其实黝黑的皮肤,洁白的牙齿,虽然是个小光头,但木子真的是个小帅哥。

  “这东西的空间符文阵是不稳定的,使用期是一年,再贵的我就买不起了,凑合着用吧。”王重说道。

  木子认真的戴上,“谢谢。”

  “客气啥,行了,我们准备一下要出发了。”王重自己是个孤独的人,所以最了解孤独的人,在某些日子选择淡忘,但实际上内心是渴望朋友的。

  (三更送到,伙伴们,求十二月份的第一张保底月票,感谢!)
  浏览阅读地址:/douzhankuangchao/8768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