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十四章 储物戒指

第十四章 储物戒指

  “我靠!敢情让老子早点恢复,目的就是从老子这儿弄水果去讨好你月儿姐姐?!你给老子去死!老子吃光都不留给你!”大青蛙瞪大眼睛直接扑到张仲军,用爪子猛踏着张仲军。

  “哎呀,师兄不要这么小气嘛,月儿姐姐确实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果子啊!最多到时候我让你吃月儿姐姐做的蛋糕哦。”张仲军嘻嘻哈哈的躲着大青蛙的践踏。

  “别想收买我,老子啥美食没吃过啊!不稀罕你月儿姐姐做的蛋糕!”大青蛙继续怒吼践踏。

  “我月儿姐姐做的蛋糕是最好吃的!师兄你没吃过才敢说大话!等我吃的时候,师兄在边上流口水都不给你吃,馋死你!”张仲军不满的嚷道,并且翻过身来践踏大青蛙。

  只是这么闹着闹着,大青蛙突然不受控制的噗的吐出一枚戒指,两个打闹的家伙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这在白玉地板上叮铃作响转动着的金属戒指。

  大青蛙立刻哭了,妈蛋,自己好不容易藏着的晋级奖励,居然因为打闹时被张仲军这货打了几拳踩了几脚就忍不住吐了一份出来,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啊!

  一看那戒指,大青蛙就知道这是啥玩意,故意绷着脸推开张仲军,一边说着:“好了,我给你说说这瞬移大法该怎么施展。”一边伸出爪子准备去抓那枚戒指。

  只是张仲军这货,已经眼明手快的一下子拿起那枚戒指,一边细细把玩,一边好奇的问道:“师兄,这东西黑不溜秋的,是啥玩意?也是法宝吗?具备什么功效啊?”

  “不是什么好玩意,给回我,那不是给你的!”大青蛙有些气急败坏的来抢,但张仲军这货意念一动,边上当雕像的一名重骑,刷的抽出佩刀,刀光一闪,张仲军的手指上有了一丝刀痕,一滴血珠冒了出来,然后不等大青蛙反应过来,张仲军就把血珠染在戒指上。

  大青蛙目瞪口呆的看看那名重新恢复雕像姿态的豆兵重骑,再看看正捏着戒指雀跃蹦跳欢呼的张仲军。

  忍不住变出雪茄吞吐一口,有些呆滞的嘀咕:“我靠!怎么感觉张仲军这货只是外表纯良,内里其实很腹黑的?居然没等老子反应过来就让豆兵帮他弄破手指滴血认主?而且这货为毛就如此确定老子吐出来的东西,就是给他的?为毛确定直接滴血就能认主?真是腹黑啊!完全看错他了!”

  “哇,师兄,这是传说中的储物戒指啊!居然有十立方的空间存在,真是太好了!谢谢师兄送我宝物!师兄,这储物戒指会不会和豆兵一样,里面的容量将会随着我的实力上升而上升啊?!”张仲军兴奋难耐的围着大青蛙又蹦又跳的叫喊着。

  “别做白日梦了,你说的那种戒指才是真正传说中的宝物,你这戒指的容量是固定的。好了,别疯了,坐下来,我把瞬移大法传授给你。”大青蛙撇撇嘴说道。

  说真的,大青蛙只是不爽自己压制住的晋级奖励就这么给张仲军弄去了,至于那戒指的价值,对于肚子里几乎装了一个世界的它来说,连个屁都算不上,所以它的心态可谓是极短时间内就恢复过来了。

  “哦。”见到师兄正经了,张仲军自然也乖巧起来了。

  大青蛙把瞬移大法告知张仲军,张仲军才明白过来,这法术的原理很简单,施展技巧也很简单,只要能量或者说元气足够就能施展,只是没法控制出现的位置,除了这个缺点外倒是逃命的好法术。

  还有一个不是缺点的缺点,那就是必须是大能才能施展,至少练气九重都没法施展,这也是为何要大青蛙为主,张仲军为辅的原因。

  当然,大青蛙没有告知张仲军的是,要是没有张仲军这个练气一重的引子,引动这瞬移大法,大青蛙根本就没法施展,它的能量在被那诡异契约坑了后,已经所剩无几。

  而这也是为毛施法过后,大青蛙和张仲军都会掉级的缘故,能量不足只好通过掉级来补充了。

  “你先开始施展这瞬移大法,咱在后面跟上,全神贯注,不可有一丝走神,然后祈祷咱们运气鸿天,要是直接把咱们传到毒雾沼泽下面,咱还没事,你就绝对挂掉了。”大青蛙两个爪子按着张仲军的肩膀说道。

  “放心师兄,我一定不会走神的!我们绝对能够出去的!”张仲军坚定的说。

  “好,那么开始吧。”大青蛙看了一下空荡荡的白玉平台,毫不留恋的说道。豆兵都重新变回豆子缩回张仲军眉心,大青蛙弄出来的那些桌子椅子,吃剩的水果和酒水,也全都被收到张仲军的储物戒指内。

  而张仲军点点头,开始施展。

  这瞬移大法,按理是瞬间施展的,毕竟这是逃命法术,不能瞬发的话,还能逃啥命。但谁让张仲军现在才是练气一重?所以他准备了好长一段时间,大青蛙都等得有些焦急了,才终于开始施展出来。

  而这法术一施展出来,张仲军立刻惊恐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元气居然急速被抽离出去,实力开始削弱,不用几息功夫,就已经从练气一重缩到炼体九重。

  到了炼体九重,那退缩的感觉就更恐怖,几乎是一息退一重!眼睁睁看着自己实力急速下降的感觉真的是超级难受。

  就在张仲军以为自己会被吸成人干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师兄按住自己肩膀的两个爪子传来了一股热流,他的修为不再掉了,刚好停留在炼体五重的地步,显然那瞬移大法开始从自家师兄身上抽取元气了。

  也许是过了几息时间,又或者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张仲军和大青蛙身上都突然冒出一道暗淡的光芒,再然后嗖的一下子,他们就这么消失。

  白玉平台失去了看护,立刻被阻隔在外的毒雾笼罩下来,白色的地板,马上被染绿,更进一步变黑,几乎和沼泽融为一体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1939604.html